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取用
2016-09-11
字号:
    一、引言

    固定资本的折旧费是不是积累基金?这是马克思当年创作《资本论》时的一个重大理论问题。1862年8月20日,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写道:“假定机器平均使用十二年……在这十二年 中,总不是每年都要以实物形式替换机器的1/12的吧?预定每年用来补偿机器1/12的基金将怎样办呢?这笔基金实际上不就是用于扩大再生产的,同收入转化为资本的一切情况无关的积累基 金吗?”

    1862年9月9日,恩格斯在回信中说:“关于机器损耗……我确信,在这个问题上你走入了歧途。要知道,损耗期并不是一切机器都是相同的。”

    1867年8月24日,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信中,再一次谈到这个问题:“和许多年前一样,有一点我必须再向你请教一下!

    固定资本譬如说要在十年以后才能以实物的形式得到补偿。在这一期间,随着用它生产出来的商品的出售,它的价值一部分一部分地和逐渐地流了回来。只有固定资本作为实物(例如机 器)已经报废的时候,才需要把这种逐渐增长的流回用来补偿固定资本(修理这类事情除外)。但是在这期间,资本家掌握了这些相继流回的东西。

    我在好几年前(按即上面引用的1862年8月20日马克思致恩格斯的信)曾写信告诉你,积累基金就是这样形成的,因为资本家在用流回的货币补偿固定资本以前,在这一期间已经使用了这 种流回的货币。你曾经在一封信中有些粗略地表示反对这种看法。……

    你作为一个厂主一定会知道,在必须以实物的形式去补偿固定资本以前,你们是怎样处理那些为补偿固定资本而流回的货币的。你一定要回答我这个问题(不谈理论,纯粹谈实际)。”

    恩格斯随后于1867年8月27日给马克思的信中,详细地举例说明厂主对固定资本的补偿基金即折旧费的使用问题。恩格斯前一天即26日给马克思的信中写道:“这件事的经济意义我还不完 全清楚:我不懂,厂主怎么能用这种方法长期欺骗其他瓜分剩余价值的人,或剩余价值的最后消费者。”

    从《资本论》和马克思的经济学手稿看,此后马克思再没有回过头来研究这个问题。这是经济科学中一个没有被阐明的重大问题。

    后来的经济学家也作过努力,但也并未从实质上有所推进。

    机器等劳动手段是固定基金主要的物质担负物。折旧费的运用,本质上是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取用。这是形成社会再生产整体面貌的重要因素,是对社会实际生产发生重要影响的因素 。那么,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能否被用作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而不是用于维持简单再生产所需要的固定基金的正常更新呢?如果能够这样取用,取用的量又能有多大?我们就来讨论这些 问题。

    二、固定基金总规模不变且分布均匀时蓄积价值的取用

    假定社会生产企业全部固定基金的更新周期都为十年,并且没有变化,存款货币或纸币是货币的实际形式。因为社会生产是连续不断的推移过程,如果需要更新的固定基金的量是按年平 均分布的,在简单再生产的条件下,那么就是每年更新全部固定基金的十分之一,全部固定基金将每隔十年更新一遍,随之新的更新过程又开始了。所以,社会总产品中每年都有一部分是代 表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而同时,每年都有全部固定基金的十分之一,要以新的实物形式实行更新。因此,平均说来,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量就总是和需要再生产的固定基金的价值量相抵。 那本来也是很明白的:虽然每年都有许多固定基金仅只有价值的转移,体现在年产品上,但不需要有固定基金的实际更换,因为固定基金是要连续使用十年方才有必要实行更新;可是,另一 部分固定基金却需要以新的实物形式进行更换,新生产出来的准备替换用的固定基金的价值,十倍于被替换的固定基金一年的转移价值,其缺额部分,正好由其余不需要在实物形式上实行替 换的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抵补。也就是说,在以上的假定条件下,从整个社会的角度看,为了保证再生产的正常进行,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不可能被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而只能用于 维持简单再生产所必须的固定基金的正常更新。

    以上所说是假定,全社会企业的全部固定基金的更新周期都为十年。再假定历年分批投入使用的固定基金近于连续均匀的流。画成示意图如下。

    

    上图中1-10组是年初过程开始时现存运行的固定基金,它们分别处于特定的寿命阶段。当一年的过程结束时,从转移价值的角度讲,1-9组都分别被使用消费了一年,因而每组当年的转 移价值都等于自己原值的十分之一。第10组则有点特殊,因为从年初到年末该组实际平均只走完了路程的一半,从年初开始该组不断有固定基金到达10岁的寿命终点。所以该组当年的转移价 值平均只等于这些固定基金原值十分之一的一半。与此相联系,另一半的路程是由新诞生的第1组完成的。年初过程开始时新1组尚隐藏不露,过程结束时新1组则占取了原1组的位置,新1组当 年的转移价值也只等于自己原值十分之一的一半。就是说,当年退出生产领域和当年投入使用的固定基金,平均计算它们都只被使用了半年。从固定基金更新替换的角度看,当第10组寿命结 束时,新的第1组就形成了,其他各组的役龄都分别大了一岁,这就是固定基金的循环再生产过程。

    因为按照这样的假定,固定基金的更新是连续不断且均匀分布的流,因而任一时点现存固定基金的役龄结构都是一样的。这现存的10个组,每组的平均役龄为0.5岁、1.5岁、2.5岁、3.5 岁、4.5岁、5.5岁、6.5岁、7.5岁、8.5岁、9.5岁。全社会平均计算,现存固定基金平均役龄等于(0 .5+1.5+2.5+3.5+4.5+5.5+6.5+7.5+8.5+9.5)÷10=5岁。也就是说,社会全部固定基金 的现值只等于其原值的一半。但是,就营业初创时说,每一企业的固定基金都是全新的,由此自然产生一个问题:营业初创时全新的固定基金,怎么会成了现在那样平均来看处于寿命中段状 态呢?这些固定基金是怎样地被消费,其转移价值到那里去了呢?

    现实的社会生产,归根结底是由长期的积累逐步造成。如果我们把考察的焦点集中于再生产的扩大部分,这实际上也就是分析营业初创时固定基金的使用和价值转移问题。假定每年再生 产因此而扩大的绝对量相等,并且只就新增加的固定基金进行考察,例如每年需要新增加投入企业的固定基金的价值为40,固定基金的更新周期也是十年,再假定这样的扩大再生产是连续进 行十年,劳动生产率不变。每年这样新增加投入使用的40固定基金,在生产消费的过程中,也将有代表转移价值的产物出现,而且随着社会再生产的逐年扩大,这一部分转移价值量也不断增 大。同样假定,这样地用于积累的新增固定基金,从年初到年末是均匀地投入使用的,所以平均计算,当年投入使用的固定基金,是被消费了半年。当这个新投入的固定基金的价值等于40时 ,因为其使用寿命为10年,当年的转移价值就等于40÷10÷2=2。在此之后已经投入使用的新增固定基金,一直到第9年,每年的转移价值均等于40÷10=4。而第10年则意味着,一部分使用的 固定基金前后相继地到达寿命的终点,所以相应的固定基金也只平均被消费半年。又因为新增加的固定基金在这十年里一年比一年累计增加,所以这样增加的固定基金逐年的转移价值就如下 列所示:

    (l)2;(2)2+4;(3)2+8;(4) 2+12;(5)2+16;(6)2+20;(7)2+24;(8)2+28;(9) 2+32;(10)2+36;(11)2+36+2……1-10年,转移价值量合计等于200。所以, 如果转移价值的体现物是新的投资所需要的固定基金实物形式,那么在连续十年的扩大再生产过程中,固定基金的全部投资量,将只需要等于这全部新增加的固定基金原值的二分之一,原值 的其余二分之一是游离出来后被作为新的固定基金而使用了。而从第11年开始,不需要新投入增加的固定基金,就能够按新形成的400规模维持这些新增固定基金的简单再生产更新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价值的游离呢?因为在以上所说的第1-10年,虽然每年都需要新增加投入固定基金,但这部分固定基金在被消费的过程中,同样有代表转移价值的产物出现,并且此项 转移价值量还逐年增大;而在这十年中,这些新增加投入使用的固定基金都还不需要进行更新,因为这部分固定基金的使用年数都小于十年。也就是说,在这十年里,这部分固定基金只有价 值的转移,而不必实际进行更新,这就是发生价值游离的原因。但从第11年开始,情况就不同了。那时候,如果再没有新增加投入固定基金,那末过去10年增加投入使用的固定基金,就一方 面既有转移价值出现,另一方面这部分固定基金需要逐年进行更新,并且两者在价值量上正好互相抵消。

    从上面的分析得到结论:新投入使用的固定基金的价值量,要大于其每年生产上被实际消费的量,两者的差额是生产资料价值的特殊蓄积;在再生产的连续进行中,这个蓄积的生产资料 价值的一个部分,事实上总是会被社会取出来作为其他的用途,或是体现为扩大再生产所需要的生产资料,或是体现为消费资料,那将表现于两大部类的实际比例关系和产品形式。另一方面 ,这个蓄积的生产资料的价值又不可能被全部取出来用之于其他的目的,平均计算,能够取用的量等于全部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

    上面是就整个社会生产进行分析,若从单个劳动手段的角度看,实际也是如此。同样假定固定基金更新年限为10年,劳动生产率不变,那么头一年生产开始时,劳动手段是全新的,到年 底劳动手段的价值有十分之一转移到产品中去了。现在劳动手段的价值只等于原值的十分之九。以后每年都有劳动手段原值的十分之一转移到本企业的产品中,直到第十年底劳动手段报废更 新。在这个过程中,劳动手段的实际价值不断减少。这十年里价值的减少过程请看下图:

    

    从这个示意图可以看得很清楚,劳动手段更新周期的长度无论怎样,平均说来对于每一劳动手段也是能取出其原值的二分之一,作为扩大再生产或其他的用途。由此进一步得到结论:对 于整个社会说来,无论是属于简单再生产还是扩大再生产,也不管每年再生产扩大的绝对量是否相等,平均计算,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二分之一总是能够被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

    由以上所述可知,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一部分,可以用之于扩大再生产。但固定基金的生产,在开初只能来源于常年劳动,来源于积累,因而归根结底只有积累才是扩大再生产的唯一 源泉。

    另一方面,既然固定基金的一部分转移价值可以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而不必用作维持简单再生产所需要的固定基金正常更新,是根源于价值的特殊蓄积,所以,首先必须有实际 的蓄积,然后才能够被那样取用。对于每个具体企业说来,假定企业的劳动手段是同时进行更新的,那末,只有在劳动手段有价值的转移,但还不需要实际更新的时候,这种转移价值才能够 被取作他用;一旦劳动手段实际需要更新的时候,为进行劳动手段更新所需要的价值量,就十倍于该企业劳动手段一年的转移价值量。从整个社会的角度看,如果固定基金更新量正好等于固 定基金的转移价值量,那么为了维持正常的再生产,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就不可能被取作他用,而只能用于维持简单再生产所必须的固定基金正常更新。如本章开头所举的例子,虽然每年有 十分之九的固定基金只有价值的转移,而不需要实际进行更新,但另外十分之一的固定基金却必须进行更新,而用来更新的固定基金的价值量,十倍于被替换的固定基金一年的转移价值量。 因此从整个社会看,两者就正好抵消。也就是,从整个社会讲,这时候能够取用的固定基金蓄积价值,实际已经等于零,这一点我们必须认识清楚。

    前面所讲到的几处计算,结果本身都是精确的,为便于理解,我们再作如下说明:

    关于社会处于简单再生产时的计算。假定在同样长度的短期间,更新的固定基金的量都是相等的,固定基金使用年限为十年,则每一瞬间社会全部固定基金的平均役龄显然等于零年与十 年之和除以2,即全部固定基金平均役龄等于固定基金的更新周期长度的一半,而固定基金的平均净值等于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

    关于新增加的固定基金的计算。假定固定基金使用年限为10年,在每一短期间新增加投入的固定基金量都相等,这样的过程是进行了10年。这些新投入使用的固定基金的役龄是随着过程 的进行而增长着,但只要最早新增加投入的固定基金的役龄小于10岁,这些固定基金就都不需要进行更新,从而在这期间,这些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就可以取作他用;到了第10年底,这些固 定基金就达到了维持简单再生产时的情况,即这些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已被取作他用。

    就单个劳动手段进行考察,在假定劳动手段使用年限为10年时,每件劳动手段在其被使用过程中的役龄必然是从零岁逐步增长到10岁,因而在这一过程中劳动手段的平均役龄等于劳动手 段更新周期长度的一半,与此相对应,该劳动手段在使用期间的平均价值是等于自己原值的一半,即它的原值的另一半被取作他用了。

    三、固定基金总规模不变但分布不均匀时蓄积价值的取用

    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一部分,事实上总会被取作他用。这是确凿的事实。但为什么总是会被取作他用呢?因为不管固定基金是否需要更新,只要它在使用中被消费了,就会有代表其转移 价值的产品出现,具体是什么产品则依生产本身的性质而定。作为转移价值的体化物只可能有两种形式:要么是生产资料;或者是消费资料。如果那是取用的蓄积价值,那么前者是用于扩大 再生产,后者则是用于生活消费。因此,问题不在于固定基金的蓄积价值是否会被取用;事实上,平均计算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一半总是会被取用。关键是用到了什么地方,是怎样按照整个 社会的实际情况,恰到好处地运用好这个能够取用的蓄积价值。另一方面,不管人们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取用都是表现于两大部类的实际比例及其具体产品形式。

    需要更新的固定基金的价值量,在不同的年份事实上总不可能完全相等,恰恰相反,可以有很大的差别。这取决于历史地形成的各种情况。例如过去的有些年新建企业数量特别多,或者 是相反的情况等等。各种固定基金的更新年限也存在着或大或小的差别,并且那又是变化着的。社会再生产总是连续不断的推移过程。因此,就实际情况而言,固定基金的更新量和与之相应 的生产量在过去的各个年份是不相等的,今后也还会如此。如果某几年新投入使用的固定基金的量连续地比较多,固然为生产这些固定基金必须花费巨大的劳动,但在这些固定基金投人使用 以后的一些年,一般讲固定基金的一部分蓄积价值就可以被取作他用。而当实际需要更新的固定基金的量比通常年份要大时,整个社会的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不仅不可能被取作他用,而且还 必须有增加的固定基金的生产。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包括:增大这些年份固定基金的生产量,或者对外贸易换回所需要的劳动手段,以上两点本质上是一样的;固定基金的预先储备。当然, 平均计算固定基金的蓄积价值还是被取用了一半。

    对于每一年份说来,怎样才能知道能否取用固定基金的蓄积价值呢?如果能够取用,取用的量又有多大?在固定基金总规模保持不变的条件下,只要把该年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减去该年 更新用的固定基金的价值,得数就是取用的量。正数表明实际取用量的大小,负数则说明该年必须增加生产的固定基金的量--转移价值自然不可能取作他用了。

    因此,决不能只凭全社会每年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绝对量的大小来判断其是否可用于扩大再生产。在固定基金的总规模保持不变的条件下,固定基金每年的消费量实际是相当稳定的,但 是需要更新的固定基金的量,在各个年份却可以大不相同。因此,固定基金转移价值实际是否能够用于扩大再生产或体现为消费资料,就要看该年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是否大于该年用于更新 的固定基金的价值,这是决定固定基金的蓄积价值能否被取用以及取用量大小的实际界限。所以,如果只是看到每年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巨大数量,就说什么:你看,有这么大数量!把这 个转移价值的一部分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不就能解决许多问题吗?这是一种非常片面的看法。按照具体情况的不同,这时候从整个社会看,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可能是可以被用作扩 大再生产或体现为消费资料;也可能无法这样取用,该年更新用的固定基金的价值还显著大于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这时候常年劳动的一部分就要体现为增加生产的固定基金;或者是取用预 先储备的固定基金。就社会生产上使用的全部固定基金平均计算,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取用结果也可以是以下三种状况之一:取用的量还不到蓄积价值的一半:已经超过一半:近似于一半。

    为了对这个问题有更明白的了解,我们举下面较为复杂的例子。仍旧假定固定基金的使用寿命等于10年。为比较接近实际情况,再假定每年初开始更新的固定基金,不是一下子全部投入 生产过程,而是每一时点都有新的固定基金投入使用。其次,更新的固定基金的量在各个年份的分布也不均匀。

    假如过程开始时的情况有如下列:占原值总额2.5%的固定基金在过程进行的第一年里将渐次更新完毕。其余部分,平均已使用了8.5年的占2.5%,使用了7.5年的占5%,6.5年的占5%,5.5 年的占5%, 4.5年的占5%, 3.5年的占10%,2.5年占15%, 1.5年的占25%,0.5年的占25%;它们的净值分别等于自己原值的5%、15%、25%、35%、45%、55%、65%、75%、85%、95%。据此计算全 部固定基金的平均净值率。

    (0.05×0.025+0.15×0.025+0.25×0.05+0.35×0.05+0.45×0.05+0.55×0.05+0.65× 0.1+0.75×0.15+0.85×0.25+0.95×0.25)×100%=71.25%。

    因为再生产是连续不断的推移过程,所以本年度已使用了一年的固定基金到下一年度就是使用了两年,所有的固定基金的役龄就是这样地处于变化过程中。因而就可以依次计算随后各年 全部固定基金的净值率和固定基金蓄积价值取用率,再列出每年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每年取用的蓄积价值,制成下表。因为本表的固定基金原值总额取100,所以表中的各个数据既是绝对额 ,又代表相对额(百分比)。

   

    第一例

    

    第二例

    下面再作一个对照例,反映固定基金的更新量各年均匀分布时的情况。

  

    第三例

    显然,上列各表从第十一年开始就都是重复同一个变化过程。表中各个年份固定基金的更新量是随意假定的,因此读者可以用别的数据代入其中进行运算。

    从计算所得我们可以看到,第一,在假定的固定基金总规模保持不变的前提下,每年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量是相等的。第二,由于不同的年份固定基金的更新量存在着差别,因而有的年 份更新用的固定基金的价值大于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有的年份正好相反,有些年份则两者相等。但十年平均计算,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一半是被取用了。在运行的固定基金总规模维持不变 的条件下,固定基金的更新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再生产的资本主义形式一旦废止,我们当前的问题就会归结到下述一点:已经死灭,因此必须用实物补充替换的固定资本部分的大小(这 里是说在消费资料生产上发生作用的固定资本),是各个依次继起的年度有变动的。如果它在某年非常大(像人一样,超过平均死亡率),它在以后几年就一定会照样更小。消费资料常年生 产上必要的原料、半制品和辅助材料的量--假设其他各种事情仍旧不变--不会因此减少;所以,生产资料的总生产在一个场合必须增加,在另一个场合必须减少。”(马克思《资本论》第二 卷517、518页,郭大力、王亚南译本)上面的话,马克思直接是针对第二部类固定资本的更新讲的,但对于第一部类从而对于整个社会固定资本更新情况的分析都是正确的。第三,当固定基 金的更新量在各年分布不均匀时,不能直接由计算某年全部固定基金的蓄积价值是否被取用了原值一半,来判断该年能否把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取作他用。因为直接决定这一点的,是相应年 份更新用的固定基金的价值和固定基金转移价值的对比关系。比如例一更新顺序6,使用中的固定基金的平均净值率为36.25%,但因为该年更新量为5,转移量为10,所以仍有转移价值5可以取 作他用;相反,更新顺序10,固定基金的平均净值率为71.25%,但因为该年更新量等于25,而转移价值仍等于10,所以反而要有增加的固定基金的生产。但是另一方面,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 能否取作他用,又最终受制于使用中的固定基金的平均价值和自己原值的对比关系。我们从10年平均计算可以看到,以固定基金总规模不变为前提的上列三表,能够取作他用的蓄积价值都等 于零,这正表示该周期内固定基金的平均净值率是50%,亦即平均计算固定基金原值一半的蓄积价值被取作他用了。

    社会再生产总是连续不断的推移过程,因此,如我们从理论分析和实际情形中所看到的,固定基金的蓄积价值的很大部分,事实上总是已经被取用了--这一点十分重要。就简单再生产而 言,如果需要更新的固定基金在各年的分布是比较均匀的,那么,能够取用的蓄积价值实际已经等于零。如果固定基金更新量在各年的分布是不均匀的,那末在需要更新的量比较小的年份, 使用的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固然会大于当年实际更新的固定基金的价值;但相反地,在需要更新的固定基金比较多的年份,它的价值就会大于该年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量。就中国而言,目前 所面临的是后一种情形而不是前一种情形,例如大批陈旧的机器等劳动手段就急需更新。在这种情况下说从全社会看,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还可以用作扩大再生产,那是完全错误的。就对实 际生产的指导而言,则是极为有害的。

    每年固定基金更新量的具体计算,如果考虑到各种固定基金使用年限即更新周期的差别,则比较复杂。各种更新周期相同的固定基金分别组成独立的循环系统,每一系统内的固定基金因 实际役龄的不同而处于不同寿命阶段。就简单再生产而言,每个系统内固定基金更新量的变化,都是按自己的周期循环的。由于更新周期不同的各个系统是分别处于循环过程中,所以,每年 固定基金的实际更新量,就是各个循环系统叠加以后的结果。假如那是一个严格不变的总过程,全社会固定基金更新量的变化就仍然会是一个扩大了的循环过程,而循环的周期就是各个独立 的循环周期的最小公倍数。例如,全社会有三大部分固定基金,它们的更新周期分别为4年、10年、20年,它们各自独立地经历着固定基金更新量的循环变化过程,即分别经过4年、10年、20 年,固定基金更新量的变化就又是重复前一变化过程。因为{4,10,20}=22×5=20,所以,整个社会固定基金更新量的变化周期就是20年。

    但是,固定基金更新周期的差别是多种多样的,即使撇开分数不谈,更新年限最长也只取到15年,{2,3,4,……13,14,15}=360360年,这个周期竟长达360360年。由此可见,即使假 定社会是严格地维持简单再生产,但由于各种固定基金的实际更新年限存在着或大或小的差别,而更新周期相同的固定基金,其处于不同寿命阶段的量,也不可能逐年都是相等的,所以,需 要更新的固定基金的量,必定是每年不断变化的,并且,固定基金更新量的变化事实上不可能是循环变化。在这种情况下,简单再生产之所以可能,就在于随着每年所生产的固定基金量的变 化,相应地改变两大部类的比例,或者进行对外贸易。这时候,社会生产的消费资料,或者说社会成员消费的消费资料,其所包含的劳动会有时大于常年劳动量,有时又小于常年劳动量,不 过各年累积计算,新加劳动量又等于或近似等于消费资料所包含的劳动量。

    如果我们再考虑到,各种不同更新年限的固定基金在社会固定基金总量中所占比例的变化,劳动生产率变化对固定基金使用年限即更新周期的影响,那么固定基金更新量的变化当然会更 加复杂。事实上,每年固定基金更新量的变化,就是以上所说的种种复杂因素共同影响的结果。至于人们对此种客观情况的认识正确到何种程度,则是性质不同的另一件事。另一方面,说到 实际的社会生产,需要我们着重加以了解和掌握的则是:具体而详细地进行统计、预测,当前和距当前较近的各年,固定基金更新量分别是多少,现存运行的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取用情况等 等。

    四、固定基金总规模扩大时蓄积价值的取用

    以上我们分析了固定基金总规模不变时蓄积价值的取用规律。那么,当固定基金的总规模发生变化时,尤其是当固定基金的总规模呈扩大态势时,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取用又有那些特点 呢?在此之前,我们先看固定基金总规模不变时,蓄积价值取用状况的条形方块图。

    图中的纵坐标条形指标高度代表固定基金役龄的大小,役龄越大越接近更新期限。横坐标条形指标的宽度代表各役龄组在全部固定基金中的所占份额。当我们取一岁为各役龄组分组的界 距时,显然,各役龄组依次有一岁的高度差。当假定固定基金在不同的年份均匀分布时,各役龄组的固定基金数量也就相等,即各组占全部固定基金的比例也是相同的。图三所示就是固定基 金分布均匀,更新周期相同,固定基金总规模不变时的情形。这时候全部固定基金已经取用的蓄积价值等于其原值的50%,亦即固定基金的净值率等于50%。

    固定基金蓄积价值取用状况

    

    当其他条件不变,但固定基金在各年分布不均匀时,我们取第一例的更新顺序10和更新顺序6,制成图四和图五。

   

    固定基金蓄积价值取用状况

    

    图四和图五分别是固定基金总规模不变时,固定基金循环更新中的不同阶段。其中图四已经取用的蓄积价值小于原值的50%,即现在固定基金的平均净值率大于50%(图四为71.25%)。图 五固定基金原值的63.75%已经被取作他用。之所会造成这样不同的结果,从所占比重大于平均数的役龄组分析,当权数大的役龄组处于较小年龄时,由于这样较多数量的固定基金普遍较新, 固定基金净值和原值的差距也必定较小,即已经取用的蓄积价值相对较少。反之,当所占比重大的役龄组处于较大役龄时,已经取用的蓄积价值则必定较多。并且,各役龄组所占比例偏离平 均比例的离差越大,它们处于幼、老役龄阶段时造成蓄积价值取用量超过或小于固定基金原值50%的程度就越大。但是,只要固定基金的总规模保持不变,那么权数较大或较小的役龄组,其处 于幼小或老龄阶段就必然是循环改变着的,因而就一个周期平均汁算,固定基金的蓄积价值仍然取用了其原值的50%。

    下面我们通过举例,分析固定基金总规模扩大时蓄积价值的取用问题。为使计算不过于繁复,仍假定固定基金的更新年限均为十年。

    设,原循环运行的固定基金总量为100(原值),且各年均匀分布 (即第三例)。在此基础上固定基金的年增长率为12%,连续增长20年。将逐年新增长的固定基金和原循环运行的固定基 金加以合并,结果如下表:

   

    

    上表主项共有10列数据,其中前四列是固定基金的净扩张部分,后6列则是合并循环再生产的固定基金以后,即总规模扩张的固定基金生产总态势和蓄积价值取用态势。

    关于计算方法,上面已指出,当年新增用于积累的固定基金,平均计算只使用了半年,所以当年的消费量(折旧费)也只有半年的转移价值。比如当年新增加投入固定基金10,若折旧率 为10%,当年的转移价值等于10÷10÷2=0.5。第二年以后新增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则全额计算。上半表第4行,新增固定基金转移价值等于16.86÷10÷2+40.49÷10=4.89。

    全部固定基金的净值率,不言而喻是等于全部固定基金的净值除以固定基金原值。按本表已知的数据推算,净值率=1-(循环再生产固定基金已被取用的蓄积价值+新增固定基金累计被取 用的蓄积价值)÷全部固定基金原值。比如上半表周期阶段5,净值率=1-(50+17.34)÷176.23=61.79%。下半表周期阶段3,净值率=1-[(1-0.489)×310.59+17.91]÷436.36=59.52%。必须 注意,这是总规模扩张着的固定基金的净值率。

    第10列则表示,因为假定的更新周期为10年,所以一到10年结束,新增加的固定基金在新的10年里,即在下一个更新周期里,就将转变为循环再生产部分。这时候,新形成的固定基金循 环再生产时的净值率,平均计算仍然等于固定基金原值的50%。计算公式是,循环净值率=(本循环上一年固定基金净值+本年度固定基金生产额-本期循环再生产时固定基金转移价值额)÷循 环固定基金原值总额。比如上半表第8行,循环净值率=(0.4773×310.59+36.53-31.059)÷310.59=49.49%。下半表第4行,循环净值率=(0.4854×964.65+79.22-96.465)÷964.65=46.75% 。

    这一问题的实质是:任一时点,生产上使用的固定基金总量,既可以维持原有的总规模(固定基金原值)不变,形成单纯性的循环再生产;也可以呈持续上升或波形上升扩张态势,这时 候现存固定基金原值总额就将相应地增长。新增加的固定基金一旦生产出来并投入使用,实际就已进入了再生产过程。从而,与固定基金的追加生产紧相联系的,是总规模不断增大的固定基 金的循环再生产过程。这里所说的循环再生产包含了两个方面的含义。第一,增加的固定基金投入使用与被消费,从社会的角度讲,随着过程的持续进行,通常这些新增加的固定基金就将被 再生产出来。第二,使用的固定基金的实际役龄总是有大有小,当年寿命到期的固定基金才弃旧换新,而现存的固定基金全都将先后到期更新。所以,固定基金的更新就是固定基金的循环再 生产过程。

    从上表所列数据可知,当固定基金总规模呈扩张态势时,现存固定基金的平均净值率必定大于50%。这很容易理解,如固定基金役龄分组占比条形图所显示的,役龄小的固定基金所占比重 越大,现存固定基金的平均净值率大于50%的程度就越多,亦即平均计算,已经取用的固定基金蓄积价值占其原值的比例就越小。上表中按假设的条件,当固定基金增长率为12%时,现存固定 基金的平均净值率约等于59%。我们下面再来看,中国的乡镇企业和中国沿海快速发展地区之一的宁波市的鄞县企业固定资产的实际资料。

    中国乡镇企业固定资产主要指标 亿元  %

  

    资料来源:中国经济年鉴1991年

    鄞县乡以上独立核算工业企业固定资产主要指标 万元  %

   

    资料来源:鄞县统计年鉴、辉煌的“八五”

    以上引用的实际资料,还包含了货币贬值因素的影响。显然,如果剔除了货币贬值的影响作用,固定资产价值的实际增加量和增长速度都将相应地降低;同时,在货币贬值的总趋势下, 现存固定资产中的幼小役龄组的价值相对减少较多,所以固定资产的实际平均净值率将小于表上所列数值。

    作为一般趋势,从全国及鄞县的实际资料来看,其中最明显的特点是,与经济的快速增长相联系的固定基金总规模的显著扩大,造成固定基金的幼小役龄部分所占比例远高于各役龄组的 平均比例,结果现有固定基金的平均净值率也就变得相当之高,大幅度地偏离50%这一基准净值率。这种表面化的现象,掩盖了终极地看,平均能够取用固定基金原值一半以作他用的客观规律 。在社会生产总体水平还比较低,多年积累后形成的社会固定基金总量还不是十分庞大的时候,尤其是这样。

    因为在固定基金规模持续扩张的情况下,当年新生产的固定基金价值总是显著大于使用的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折旧费),这使人们难以看清固定基金的一部分蓄积价值已经或正在被取 作他用的客观事实。

    另一方面,在现代社会,固定基金的净值率有逐渐降低并向50%这一基准净值率靠近的趋势。其原因一是因为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速度也不断加快。与此 相联系,固定基金的主要物质担负物机器、电子计算机等劳动手段的经济寿命有缩短的倾向,折旧率则相应地提高。而且,这些劳动手段使用期间各个年份不均匀的折旧率--其中头几年的折 旧率相当高,也是经济规律的必然表现。二是因为与社会经济的发达程度相对应,现存固定基金总量日益庞大,当年新增加的固定基金占全部固定基金总量的比例必定呈降低的趋势,它们作 为幼小役龄组对全部固定基金平均净值率的影响必定相对减弱。而现已存在并被使用、消费的固定基金,从社会的角度讲,所经历的是循环再生产过程。无疑,上述情况都使固定基金存量的 平均净值率降低,与50%基准净值率的差距则相应缩小。

    在固定基金总规模持续或阶段性扩张的态势下,怎样计算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取用量呢?和固定基金总规模保持不变时一样,是以生产上使用的全部固定基金当年的转移价值,减去固定 基金当年更新再生产部分。为此,和固定基金总规模不变时相比,当年生产的固定基金总量中要先扣除固定基金的积累部分,就是扣除全社会固定基金原值的增长部分,余下的才是循环再生 产部分。以上半表第5行为例,当年的转移价值总额为16.68,本年度生产固定基金28.88,其中18.88是净增长部分,10是更新再生产部分。当年取用的蓄积价值等于16.68-(28.88-18.88) =6.68。再如下半表第6行,当年的转移价值为58.02,当年生产固定基金96.83,其中循环再生产部分31.15,当年取用的蓄积价值等于58.02-(96.83-65.68)=26.87。上半表十年合计取用固 定基金蓄积价值86.82,下半表十年合计取用固定基金蓄积价值269.14。

    现在,我们联系社会生产总量,考虑一下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取用对社会再生产影响量的测算问题。已经证明,平均计算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必定会作为蓄积价值被取作他用,那末,在 社会的再生产中,这个量有多大呢?固定基金转移价值的实际体现物就是使用这些固定基金企业所生产的产品的相应部分,因而取作他用的固定基金蓄积价值,既可以体现为生产资料产品, 也可以体现为消费品。但是,当我们设定了某一年度的积累率,那就可以认为从全社会整体讲,当年取用的固定基金蓄积价值不体现为消费品,而是只体现为扩大再生产所需要的生产资料包 括非物质的生产资料商品。

    设,社会的全部存量生产资料中,固定资产和原辅材料、在产品等存货平均比例为60:40。现在需要我们关注的是积累用的固定基金,这包括新增加的用于积累的劳动手段;替换用的新式 劳动手段价值超过被替换劳动手段原值的部分。那末,新积累的固定基金的蓄积价值的取用有怎样的规律呢?我们从本章第一节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新增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取用以固定基金 的使用寿命为更新周期,对连续等量投入的新增固定基金的蓄积价值每年的取用量,最小时等于当年新增固定基金原值的5%,最多时等于当年新增固定基金原值的95%。平均计算,每年取用的 蓄积价值等于当年新增加的固定基金原值的50%,我们就按50%的平均取用比例计算。这意味着积累基金来源增加了,因为每年新增投入使用的固定基金都是全新的。请注意,这是指用于扩大 再生产的新增固定基金而不是指为了维持简单再生产而更新的固定基金。假如常年劳动的22%体现为扩大再生产所需要的生产资料,每年的固定基金蓄积价值的平均取用量就等于:常年劳动1 ×积累率22%×固定基金占比60%÷2(当年新增固定基金平均使用半年)=6.6%。所以当年实际用于积累的量是等于(22%+6.6%)×常年劳动=28.6%常年劳动。这是说,当年新增加并投入使用 的固定基金及新增原辅材料和在产品的价值等于全社会当年新创造价值量的28.6%,其中的6.6%是从固定基金的蓄积价值取用的。显然,蓄积价值年平均取用量的大小,主要取决于每年新增加 投入使用的固定基金绝对量的大小,两者成正比例关系。

    由蓄积价值取用的积累基金,因为确实在当年形成了相应的新增生产资料,所以就它本身而言,是完全真实的。但是,如果我们始终统计的是全社会的固定资产净值,那就不存在积累基 金的增大现象了。因为真正讲来,积累反映于固定资产的,就是其净值的增加。而从全社会的固定资产的原值来看,投入使用以后的新增固定基金净值的减少则是必然的,这也正是固定基金 的蓄积价值的一部分会被取作他用的秘密之所在。只有当它们也转变成了循环再生产过程中的使用的固定基金的时候,平均而言,它们的净值才等于自己原值的一半。

    五、补充论述

    (一)为什么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必然会被取作他用

    分析社会仅只维持简单再生产,并且假定每年固定基金的更新量都相等时的情况,可以得出结论:社会全部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已经被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但是尽管如此,以后 的社会简单再生产仍然每年都能够正常进行,即为维持以后各年固定基金的正常更新,决不需要这些已经被用去的固定基金一半原值。这些是确凿无疑的事实。但是,就营业初创时的情况而 言,每个企业的固定基金都是全新的,而分析社会再生产扩大时增加的固定基金的使用和消费情况,就是为了回答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为什么能够被取作他用,是怎样地被取作他用的,即简 单再生产时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被取作他用是怎样发生的。

    以上假定固定基金更新量每年都是相等的,或者为扩大再生产新增加的固定基金量每年都是相等的。接着需要分析的就是,固定基金更新量在各个年份不相等时,或者固定基金增加量在 各个年份不相等时,可以用于扩大再生产的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是否有所变化,而分析单个企业或单个劳动手段的使用、消费情况就能回答这个问题。通过这样的讨论,也就逐步解决了固定 基金在被消费中,它的原值的一半必然会被取作他用是否是一个一般规律这个问题。另一方面,既然证明了平均计算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必然会作为蓄积价值,被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 ,那么不言而喻,平均计算取用的量既不会少于原值的二分之一,也不会多于原值的一半。

    如果人们把折旧费的全部或大部分都用于扩大再生产,而不考虑使用中的固定基金急需更新的情况,即折旧费很少用于固定基金的正常更新,以陈旧的劳动手段能够继续被使用为满足, 那又会怎样呢?这样做的真正后果是延长了劳动手段的平均使用年限,但劳动手段最终还是要更新的,所以,结果只是劳动手段每年的实际消费量及与之相对应的转移价值量随之减少了。但 是,这样做将不利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必须指出,劳动手段的消费情况及其转移价值的取用,取决于劳动手段的社会平均使用年限和使用这些劳动手段的企业的具体产品形式。在这个问题 上如果不能从货币的价值符号形式和计算货币形式以及劳动手段名义上的折旧计算中解脱出来,那是完全走入歧途了。

    考察社会再生产必须以简单再生产为基础,从简单再生产出发。无论就资本主义生产而言还是就社会主义生产而言,这一点都是极重要的。一般讲,现实的再生产总是包含着再生产的维 持部分和再生产的扩大部分这样两部分,其中再生产的维持部分又是社会生产中的最大部分,而每年再生产的扩大部分又将过渡到简单再生产。于是,再生产的扩大部分转变成了规模已经扩 大了的简单再生产的一部分,这新的基础则是新的年度的社会生产的现实出发点。因此,那种认为社会主义下的再生产是扩大的再生产,所以似乎简单再生产可以忽略的看法就是错误的,从 理论上讲和实践上讲都是如此。而从理论上讲,此种忽视表明人们不善于对社会再生产进行科学的抽象。

    使用中的固定基金的消费和更新是属于简单再生产部分,它们的实际已经使用年数即其实际年龄是多种多样的,这表明,它们的蓄积价值的很大部分已经被取作他用;对于以后的各个年 份,这些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能否取作他用,以及取用量的大小,则取决于这些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和其中需要更新的固定基金量的对比关系。相反地,作为再生产扩大用的固定基金,则其 蓄积价值的一半,随着再生产的连续进行,是会被取作他用的。举例说,如果每年这样新增加的固定基金价值50亿元,固定基金使用年限为10年,则10年中固定基金新增投资量就是500亿元。 但是到第10年底,这些固定基金的实际价值即净值只等于250亿元,而不等于500亿元,在这10年中,另外250亿元是以使用这些固定基金的企业的产品形式,被取作他用了。所以,我们先分析 简单再生产,然后分析再生产的扩大部分,这样的论述决不是随意的举例,恰恰相反,这是对实际再生产进行中固定基金蓄积价值取用情形的描述。

    必须再次强调指出,所谓平均计算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会被取作他用,而不是用于维持简单再生产,这是讲,确实会被那样取用。就单个劳动手段进行分析,也是如此。因为,随着劳动 手段使用年数的增加,它的净值就逐渐减少,这和始终要保持劳动手段原值不变是绝不相同的;但后面这种情况事实上是决不会发生的。所以我们说,平均计算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必然会被 取作他用,而不是用于维持简单再生产所需要的劳动手段正常更新。

    单个的劳动手段在其被使用的过程中,它的净值由10/10→5/10→0/10,然后再由0/10→10/10,这后一种情况表示新劳动手段代替了报废的劳动手段,因而劳动手段又回复到了全值状态 。但是这所表明的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那样就表明了劳动手段的转移价值不可能被取作他用,而只能用于劳动手段的正常更新呢?这样的理解并不反映客观事实。因为劳动手段在其被使用 过程中处于全值状态实则只是一瞬间的事,而在别的瞬间它的价值只等于原值的0/10、1.1/10、1.2/10……9.8/10、9.9/10、10/10,平均计算,它的净值正好等于自己原值的一半。如果一件 劳动手段在每一瞬间它的净值都等于原值的5/10(这在事实上是不可能的),那么劳动手段原值的另一半是被取作他用了,大约是不会有什么疑问的;但是,只要略作思考就可明白,劳动手 段净值处于从10/10→0/10,再从0/10→10/10的不断变动中,和劳动手段的净值始终等于5/10,其实两者本质上是一样的。

    从现象上看,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能否用于扩大再生产,不是只要看固定基金更新量和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量的对比关系就行了吗?但是如果仅限于此,那我在这方面就基本上没有提供 什么新东西,因为关于这一点,实际上人们早就指出了;而更重要的是,如果仅仅这样讲,那就并没有回答以下两个问题:(l)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能否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而不是 用于维持简单再生产;(2)如果能够这样取用,取用的量又有多大。而仅仅承认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能否用于扩大再生产取决于固定基金更新量和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量的对比关系,那就仍 然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不可能被用于扩大再生产。因为人们会说,固定基金更新量小于固定基金转移价值量的情况会被固定基金更新量大于固定基金转移价值量的情况 互相抵消,所以,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不可能或不应该被用于扩大再生产。但这种看法却是错误的。我则是要证明,平均计算,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必然会被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而 决不是用于简单再生产所需要的固定基金正常更新。也就是说,必须既从质上又从量上证明,固定基金的一部分转移价值,必然会被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力面。只有在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 ,再谈固定基金更新量和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量的对比关系,才能弄清事情的真正性质。后者(即固定基金更新量和固定基金转移价值量的对比关系)是受前者(即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会被 取作他用)的制约,而决不是相反。换句话说,对于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能否被用于扩大再生产这个问题说来,固定基金更新量和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量的对比关系,只是事情的直接现象或 表现,但在这个现象的后面,隐蔽地存在着更深刻的关系,事情的本质就是:平均计算,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必然会被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而不是用于维持简单再生产所需要的固定 基金的正常更新。而且,为了考察简单再生产,也要以平均计算固定基金的净值已经只等于其原值的一半为前提,事实上马克思就是这样假定的。以上所说就是为什么我们花了许多篇幅论证 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

    在考察固定基金时,通常都假定其使用寿命大于一年。但是,以年为单位对社会生产进行分析,其实只是一个具体的方法,这样运用的长度单位本身决不具有任何神秘意义。因此,需要 回过头来稍为仔细地分析一下这个问题。我们知道,一般讲,劳动材料随着它们进入生产过程,其价值也就全部转移到了产品中;而固定基金的主要物质担负物劳动手段,即使其使用寿命小 于一年,它的价值也是与其被磨损的程度相对应,逐步地转移到产品中去的。诚然,当固定基金的使用寿命小于一年时,如果它们是在年初投入使用的,则在一个生产年度内,它们的价值就 将全部转移到产品中;可是,这一事实并未消除这一类固定基金(劳动手段)与劳动材料在被消费时的形式差别,作为固定基金,即使它的使用寿命小于一年,它的价值也总是逐渐地向所生 产的产品转移,在这些固定基金的使用期间,其价值也将逐渐减少;而到需要更新时,这些固定基金的价值就等于零了。这就表明和其他寿命大于一年的固定基金相比并无根本性的差别。因 为这一类使用寿命小于一年的固定基金也是为持续进行的生产过程所必须的,任一时点,它们同样必须作为使用的固定基金而存在;并且同样地,在不同的时点,和其所处生命阶段的差别相 对应,分别作为新的、半新的、老旧的固定基金而存在。所以各种使用寿命小于一年的固定基金,其平均净值也等于自己原值的一半,它们原值的另一半将作为蓄积价值被取作他用。由以上 所述得到结论:固定基金的概念规定,和固定基金的物质担负物的使用寿命的长短,实际并无根本性的联系。决定某些生产资料在生产过程中作为固定基金而存在的关键是,这一类生产资料 是整个地被使用,并在其生命期间以完整形态存在着,它们是逐渐地被消费的,与之相联系,它们的价值也是逐步地转移到产品中去的。因此,生产这类生产资料所花费的劳动,必然会因此 而分离成两大部分:一部分转移到了使用这些固定基金时所生产的产品中,另一部分仍然存在于继续使用的固定基金中。作为固定基金的物质担负物,主要是各种劳动手段,尤其是使用寿命 长达多年的各种劳动手段,其次还有某些材料,如象马克思所指出的,改良土壤时所使用的各种化学成分。劳动手段的绝大多数,其使用寿命都大大超过一年,这一点是没有疑问的,因此, 必须把注意力重点放在这一方面;不过,使用寿命小于一年的劳动手段数量也相当多,例如某些容器、辅助性工具等等,但大多数单件价值较小。此外,固定基金的概念规定,和使用这些固 定基金时所生产产品的生产期间的长短也没有什么关系。即使所生产产品的生产期间长于使用的固定基金的寿命,也不会影响固定基金的概念规定,因为这种情况并不会改变劳动手段和某些 材料在它们借以进行的生产过程中的特有存在形态,和它们被消费时价值转移的特点。

    商标、专利权等无形资产的价值存在和转移的方式,很大程度是与固定基金类似的。

    (二)企业的具体产品就是消耗的固定基金的直接形态

    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直接体现,就是使用这些固定基金的企业的产品,而整个社会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总体现,就是各个生产企业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体化物的总和。因为具体的产 品既可以是消费资料也可以是生产资料;作为生产资料则既可以是原料、辅助材料,也可以是劳动手段,所以说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实际体现,取决于社会生产两大部类的比例关系和产品 的具体类型。所以,使用的固定基金的平均净值的统计结果,就表示着这些固定基金的被消费情况和与之相应的转移价值取用状况。

    实际上,我们是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直接体现物是什么?人们或许会觉得是多此一举,但是,恰恰是在这样基本的问题上,许多人是走入了歧途。固定基金的转移 价值的直接体现物是使用该固定基金的企业的产品一部分。例如,机床厂的产品是机床,罐头厂的产品是罐头,水泥厂的产品是水泥,生产计算机的企业的产品是计算机,等等。而这些产品 中的相应部分就是这些企业的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实际体现物,产品的货币表现不会改变这种客观事实。正如马克思所说:“把价值的纯粹象征性的表现--价值符号撇开,价值只是存在于 某种使用价值中,存在于某种物中。”(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228页,人民出版社l975年版)因此,如果代表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这一部分产品被消费了(包括生产消费和生活消费), 作为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直接体现物,它们当然是已经被取用了。在这种情况下,货币就只是起着媒介作用,甚至还可以纯粹是计算货币。说转移价值仍然以货币的形式存在着,所以固定 基金的转移价值也仍然现实地独立地存在着,这表明没有看到事情的本质。以简单再生产为例,全部固定基金的净值已经只等于其原值的一半,而另一半转移价值虽然仍以货币的形式存在着 (其中很大部分仅仅是以债权的形式存在着),但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实际体现物却已经被消费掉了。在这里,单个企业为劳动手段的正常更新,卖出代表劳动手段转移价值的产品以后, 逐渐沉淀、增多的货币,其实只是对现实和未来社会生产中别的企业的一部分产品的要求权,而各个企业都经历着这样的过程;同一时刻,它们分别处于特定的循环阶段。结果,整个社会每 年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仅能够维持简单再生产所需要的固定基金正常更新,而不能用于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

    在什么情况下才可以说货币本身就是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直接体现呢?这就要假定社会是简单货币流通,即货币形式就是贵金属货币。在这种前提下,固定资本的转移价值的一定部分 ,才直接是以货币的形式存在着--是名符其实的货币商品。而这些贵金属货币作为固定资本的转移价值实际地存在着,就只是因为它们作为固定资本的转移价值并没有被消费掉(撇开货币的 磨损问题)。但这时候,它们除了执行货币的职能之外,也就不具有其他的使用价值;货币作为货币资本而起作用,不会使事情的性质有所变化。这就是说,除了作为货币而起到的特殊使用 价值之外,固定资本的这一部分转移价值不可能被取作他用。如果情形真的是这样,那么相应的一部分社会劳动实际是被束缚和浪费了。

    但是,甚至在资本主义社会的较早期阶段,事实上也基本不会产生这样的结果。因为在假定流通货币就是贵金属货币的条件下,虽然社会固定资本转移价值的一部分体化物会是贵金属货 币的形式,但就其数量而言,实际是比较有限的。这是因为,社会对贵金属货币的需要量并非决定于固定资本原值的大小或其转移价值数量的大小,而是取决于贵金属货币流通的一般规律。 但流通的贵金属货币总量不可能显著超过商品流通所实际需要的量。如果实际流通的贵金属货币已相当充足,那也就失去了取用的固定基金蓄积价值体现为贵金属货币形式的必要性,从而各 流通当事人也就难以形成对追加流通手段的需求冲动。此时取用的固定资本蓄积价值就仍将体现为社会所需要的生产资料或消费品。其次,如果在社会生产逐渐扩张的过程中,取用的固定资 本的一部分蓄积价值,确实是体现为贵金属货币了,那末与此相对应,也就等量地减少了原先必须占用的其他价值来源,比如相应地减少了由剩余价值转化为贵金属货币的数量。还必须指出 ,正是随着社会生产的迅速发展,贵金属货币的职能范围日趋缩小,以至实际落到近于被挤出流通领域。

    所以说,在这个问题上必须就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实际体现物进行分析,这是极重要的。就再生产问题而言,货币所起的只是媒介作用。以货币计量的大量债权,本身并不是现实的价 值,不是现实的财富,只是对一部分现实的财产和对未来的社会生产中一部分产品的要求权;与之类似,人们所握有的纸币也不是实际的价值,不是实际的财富。当然,我们这样说,决不是 无视货币的重要作用。要注意,我们现在谈的是再生产问题。

    但如果要切近企业生产经营实际来分析这个问题,那也是容易理解的。从单个企业各种固定资产存量价值的变化情况讲,撇开固定资产报废时残值因素的干扰,也不考虑折旧年限与固定 资产实际使用年限的差别,显然,各种固定资产由新投入使用到报废,其实物价值即其存量价值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减少的,运用银行业务习用的积数法,很明白,各种固定资产在使用 期间的日平均存量价值等于这些固定资产原值的二分之一。

    另一方面,货币形式当然是重要的。相应数量的货币资金,将分别成为消费品或生产资料的购买手段。就各企业而言,企业对因固定资产尚不需要更新而提取的折旧,自然不会让它闲着 。通常,仍然是作为企业总的生产资金的一部分。这些折旧基金运用到那里去了呢?折旧基金现在成了企业的资金来源之一,既可以用于企业的技术改造,也可以用于扩大生产规模的需要, 还可以用于职工的工资福利性支出。而与各个企业折旧费的具体运用方向相联系的,是社会两大部类实际比例关系的形成。非企业的其他类型社会主体对货币资金的运用及其影响与之类似。 从全社会整体看,最终的结果表现为各个企业产品的实物形态是生产资料还是消费品。

    (三)马克思考察固定资本更新问题的一个前提条件

    前面论证了,平均计算固定基金原值的一半,会游离出来被用作扩大再生产或其他方面,而不是用于维持简单再生产所需要的固定基金正常更新。如果我们再引用几段马克思的论述,那 是有助于对问题的理解的。

    马克思指出:“每一年对那种需要在这个或那个营业,这个或那个产业部门实行补充替换的固定资本说来,都是死年;就同一个资本来说,也因固定资本不同部分有不同寿命期间,所以 总有这一部分或那一部分固定资本要实行补充替换。如果我们是考察常年的再生产--即使它是按简单的规模进行,那就是,把一切的积累撇开不说--我们也不能事事都从头开始。当前的一年 乃是许多年的流程中的一年,而不是资本主义生产最初诞生的一年。所以,投在第Ⅱ部类无数生产部门内的不同资本,势必会有各式各样的年龄。和各生产部门从事的人每年都有死亡者一样 。每年都有许多固定资本在该年达到寿命的终点,必须由积累的货币基金,用实物实行更新。”(马克思《资本论》第二卷498页,郭大力、王亚南译本)因此,就每一确定的年份而言,有的 固定资本是刚刚投入使用,或投入使用不久,有些则已经使用了多年;有些还可以继续使用一些年,有些则已经要实行补充替换。结果是“每年都有许多固定资本在该年达到寿命的终点,必 须由积累的货币基金,用实物实行更新。”每年需要这样更新的固定资本,只是整个社会使用的固定资本的一部分。而已经实际使用了若干年数,但还不需要更新的固定资本的价值,当然要 小于自己的原值。这就是说,马克思是把许多使用的固定资本的实际价值已经小于自己的原值这一点当作前提,然后再来考察社会固定资本的更新问题。

    马克思在作了具体分析之后又继续指出:“在这里,作为前提的条件显然是:第Ⅱ部类不变资本的这个固定成分,即已经把它的全部价值再转化成货币,因此要在任何一年用实物更新的 固定成分(第Ⅰ部),应和第Ⅱ部类不变资本的另一个固定成分,即用旧的实物形式继续发生功能,不过要把它在生产过程中因磨损而转移到商品中去的价值损失首先在货币上面补偿起来的 固定成分的常年磨损额相等。”(马克思《资本论》第二卷512页,郭大力、王亚南译本)马克思在这里所作的假定,正好是社会全部固定资本的净值只等于它们的原值的一半,虽然他没有明 确指出这一点。具体的计算,我们在前面已经做了。以上引用的话,马克思直接是分析第二部类固定资本的更新问题。没有疑问,这些分析对于第一部类,从而对于整个社会的固定资本更新 问题的分析也是正确的。

    需要指出,马克思在考察资本主义社会再生产时,假定储藏和流通的货币是贵金属货币,按照这种假定,固定资本转移价值体化物的很大一部分就是贵金属货币的形式。但事实上这种情 况是不可能的,现代社会当然更是如此,而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又数量巨大。所以我们在分析现代社会的再生产问题时,是以流通手段就是存款货币或纸币,黄金储备的作用已大为降低这种 实际情况为前提的。

    固定基金的转移价值的取用,当然是再生产的一个重要问题,特别是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劳动手段在生产资料中占有的地位越益重要,因此,我们分析这个问题自然是非常必要的。

    冯·杜能曾经分析道:“借出的工具到归还之间,怎么能够保持性能不变,价值不变呢?这在个别工具借还之间是不可能的,然而在一个国家中从全部出借的物品来看,却是可以的。如 果有人出租100所房屋,借期100年,条件为租赁者每年建新屋一所,那末尽管100所房屋年年有折旧,但价值不变。在作这样的研究时,我们必须注意整体。本文叙述的仅为两个人之间的行为 ,这仅仅说明一个概况,由此可以一目了然地看清整个国家的运动情况。”(冯·杜能《孤立国同农业和国民经济的关系》第394页,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冯·杜能所举例子,虽然直接涉 及的只是个别问题,却是在马克思之前,对固定资本的全社会更新规律的研究作了重要铺垫,这在学术上十分难能可贵。

    (按:这是2008年出版的拙著《理论经济学》第一卷中的一章)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谢谢编辑先生费心对这篇论文图表的粘贴处理!
    2016/9/11 10:21: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人民解放军服务二十一年,转业后在金融监管部门工作近二十年。四十年来理论研究未曾中断。已出版专著《理论经济学》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