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关于经济政策的若干思考(上)
2008-04-28
字号:

  中国经济政策的选择必须要有一个基本的逻辑的基础。我们可以将这个基础定义为,稳定持续地提高生产力水平。

  中国经济政策的选择必须要有一个对国际形势的判断。我们必须在信息采集、分析、判断的基础上,明确全球经济变化发展的趋势,从而确立与之相适应的策略。

  中国经济政策的选择必须进行方法的优化。我们必须在方向上、路径上、方法上、时间上恰到好处,确实做到系统的、可控的、有效的实施经济管理。

  一,关于经济政策选择的逻辑基础。

  迈克-尔-波特(Michael E.Porter),在《国家竞争优势》一书中深刻的指出:“政府制定产业政策的主要目标是:发展提高生产力的人力资源和资本。”

  首先必须要正本清源。生产力的含义是什麽?可以确定地讲:不是(国内生产总值)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GDP是一个营业额的概念。营业额的增加一般而言是好事。但是,GDP与生产力提高没有必然联系。贱卖资产就可以提高营业额,但是并不能提高生产力。一定的营业额增长速度,有利于增加就业,但是并不必然可以增加总国民福利。所以,以GDP为发展指标的国家经济发展策略,在战略上是错误的。

  那麽,什麽是生产力指标呢?应该是全部净资产回报率(Rate of Return on Common Stockholders 缩写ROE)。ROE又称股东权益报酬率。ROE的稳定持续增长,意味着生产力水平的稳步提高。也意味着国家竞争力的稳步提高。GDP的局限性在于,作为营业额指标,它无法真实表达财富的变动。一间商店,销售额(GDP)增加,成本费用也增加,不一定赚钱,甚至会赔钱。资产的价格重置和内部交易均表达为GDP增加,但是实际财富并未增加。更为严重的是,由于通货膨胀和汇率变动因素,GDP很难真实还原,常常会显示出迅速增长。这对经济政策会形成强烈的误导。

  波特的深刻之处,在于他抓住了要点:人力资源和资本。这两个要素是决定生产力的核心问题。这就是美国敢于放弃传统产业的原因所在。事实上,就算拥有自然资源和传统产业,没有人力资源优势和资本优势,生产力水平是无法提高的。相反,GDP的增加只能是转移或输出财富。俄罗斯和中国就面临这样的困境。

  政策选择的逻辑基础十分重要。逻辑基础错了,政策一定出现偏差。

  发展是硬道理。硬道理不是GDP。而是ROE。当经济政策依据GDP进行长期战略部署时,国民经济必将陷入严重失衡。

  中国现在的经济问题,印证了中国经济政策选择的逻辑基础错误。

  中国经济政策的调整,必须由改变经济政策的逻辑基础开始。

  二、关于国际经济形势的判断。

  1,美国发展的思路。

  英美的思想家们十分明确经济发展的内在逻辑。美国始终不渝的高度重视“发展提高生产力的人力资源和资本”。从历史角度观察,英国和美国从来不将经济增长指标(GDP)纳入国家发展战略。事实上,美国的ROE一直处于很高的水平(接近20%)。中国的ROE仅为美国的十分之一。有趣的是,在1978年之前的二十几年中,中国的ROE水平并不低(估计在10%附近)。

  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人力资源”。人力就是人创造价值的能力,包括了智力和体力。其中,最根本的是智力。智力不是一般意义的聪明。就国家整体智力而言,意味着高素质移民流入、教育水平、信息技术、资讯流动速度等的总体能力。

  美国不遗余力地发展资讯技术不是偶然的。科网股泡沫是一次伟大的实践。美国实际上已经牢牢掌握了“人力资源”载体。不仅如此,美国高度重视人口政策。酝酿多时的美国移民法案在2007年5月17日推出,它将成为美国41年历史上对移民体系最重要的修改。美国康乃尔大学兼职法学教授,移民问题专家斯蒂芬?耶尔-劳尔说:“这个移民法案是一个里程碑(landmark)式的协议”。新的移民政策,将加快吸收全球最优秀的人才(人力资源),形成新的资本增加(无偿流入)。新移民政策对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极为可怕,人才与资本的双流失,将不可避免地带来经济衰退,阿根廷就是一个现实的例子。中国必须反思30年来的人口政策和组织人事制度。中国不能长期无偿输出人力资源。“发展提高生产力的人力资源”是极其重要的经济政策。

  美国的金融寡头清楚地知道“提高生产力的资本”的含义。换句话说,就是使资本进入高附加值产业。美国的金融资本以极快的速度发展,水银泻地般渗入到全球高附加值资产当中。中国的优质资产已经有相当大的比重为美国金融资本持有(应该超过1万亿美元)。中国资本退出本国优质资产后,正在迅速转换成为贬值资产(美国国债)和低附加值资产(劣质股权)。中国必须认真吸取日本教训,当年日本投资者将“剩余资本”大规模投入低附加值不动产,如帝国大厦等,资本“不能提高生产力”,最终沉没。中国现在积累了规模巨大的“剩余资本”(1.65万亿美元),其去向值的高度关注。中国巨额“剩余资本”是源于僵化的汇率政策,是甚为滑稽的“剩余资本”。顺便提一句,美国启用鲁宾、保尔森等金融寡头管理国家经济,绝非偶然。

  这里还需要解释一个概念:什麽是未来的高附加值产业?那就是能源革命带来的新型农业和新型工业。

  很多人奇怪,美国财长保尔森先生为什麽如此高度重视环境问题。美国人已经将环境问题列入各种国际对话的首要问题。特别是中美战略对话的首要问题。美国将在各种国际立法中逐步推动建立具有强大约束力的环境法案。保尔森等甚至推动建立“世界环境银行”。这将为美国由能源革命延伸出来的新型农业和新型工业奠定坚实的国际法基础。今后,企业的环保标准,产品的环保标准,将成为进入国际市场的门槛。环境问题,将会是继知识产权问题之后,美国人的另一只大棒。中国粗放型工业及其产品将面临严峻的挑战。例如,我们刚刚建立起来的、庞大的汽车制造业,就将面临污染零排放的挑战。

  美国最大的化学品公司杜邦公司已经成为提供种子等生物产品的生物工程公司;美国最大的制造业公司通用公司,将成为全球主要的生物能源和太阳能设备供应商。已经牢牢占据科技制高点的美国资本,正在迅速占领新兴的高附加值产业。这当中也包括了中国的单晶硅和多晶硅等战略产业。

  要注意这个趋势,在牢牢占领科技和法律制高点之后,美国将运用基因工程、纳米技术、新能源技术等高科技手段,重新恢复传统产业。

  2,美国经济发展的趋势。

  回到具体的经济政策层面。

  美元不断的减息行为,导致美元汇率的贬值,导致全球资产和商品的重新定价。重新定价的含义,就是资本实现重新配置的过程。

  请注意,自然资源开发和不动产的升值将会冻结和沉没次发达经济体系的资本。从而历史性的降低次发达经济体系对于“发展提高生产力的人力资源和资本”的投入,从而无法提高全员劳动生产效率,从而彻底失去未来高附加产品的基本定价权,从而失去在本世纪内优先发展的权利。其中,房地产的高昂价格将大大提高劳动力生产成本,极大的沉没社会资本,降低经济体系的整体效率。

  美国次级按揭风暴,本质上是美元资产价格的价值回归。次按风暴对美国经济影响有多大呢?一个人有63元钱,丢了0.7元,这到底有多严重呢?拥有63万亿美元资产的美国,承受7000亿美元的次按损失并无任何问题。相反,次按风暴引发金融资本重置,使非盈利性资产(包括国债)规模得到有效压缩,国民信贷消费规模将受到合理制约,资本将重新流入高附加值资产。就GDP而言,美国可能会有下滑(所谓的衰退),但是ROE将会继续提升。最迟不会超过18个月,美元将结束贬值周期,重拾上升轨道。事实上,美国人即不介意GDP,也不惧怕CPI,他们减息和注入流动性的目标指向,是顺利完成资本重新配置。

  美元贬值将相对降低本土资产和人力资源价格,从而“发展提高生产力的人力资源和资本”,强化竞争优势。最终,美国将确保强美元的历史性地位。用不了多久,美国金融资本就开始新的一轮“抢粮、抢钱、抢地盘”。中国的优质资产仍将是美国金融资本掠食的重点。不存在美元崩溃的可能性。也不会出现替代性国际结算货币。

  相对应,非美元货币(例如人民币)的升值,将相对提高资产与商品的价格,将极大地提高占有和交易的成本。使有限资本冻结和沉没(流动性紧缩)。形成经济停滞甚至衰退。投机性资本将会在未来18个月内,从高估值货币体系溢出,重新进入美元资产。

  所以,美国经济在完成贬值过程后(18个月之内),将重新进入上升周期。欧洲和日本将长期处于缓慢增长过程。全球经济将会长期处于缓慢增长的过程。并不存在全球大规模经济危机的可能性。

  3,中国的处境。

  中国会在美元贬值和通货膨胀的双重影响下,开始资产和商品价格的重置。这一过程中,各种资源会大规模重新配置。经济发展速度会受到影响。不过,总体上讲,利大于弊。如果借此机遇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中国将迎来经济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当然,如果继续失衡和扭曲,中国经济将陷入滞胀的困境。

  就短期而言,中国仍可保持低成本和大集群优势,中国的制造业地位不会受到严重威胁,无人可以替代。但是,中国的科技和管理进步的速度缓慢,无法冲抵汇率和成本上升带来的竞争力下降;中国总体管理水平低下,产业升级缓慢,也无法对发达国家和地区构成实质性威胁。中国将长期处于发展中国家序列。需要高度关注的是,当汇率和成本快速上升,与资产价格快速上升同步的时候,会引发投机性资本溢出,可能会带来短期波动。中国要高度重视外汇管理问题。

  非常令人忧虑的是中国资本和中国资产的流动问题。由于,中国金融体系错误判断中国资产的价值,我们仍然在将中国优质资产低价转让。由于,中国上市和未上市优质资产总额绝对值被严重低估(不超过5万亿美元),美国金融资本最多只需要2万亿美元,足以控制未来中国资本市场。以区区2万亿美元控制“世界工厂”,这当然是美国梦寐以求的。然而,中国的管理层似乎种了魔鬼的毒蛊。他们仍在继续让中国资本退出资产市场,迅速扩大奇怪的“国家剩余资本”,并引导“国家剩余资本”购买持续贬值或低附加值海外资产。

  很有意思,有些中国的经济学家认为我们有“人口红利”;有些中国经济学家竟然相信“后发优势”;有些经济学家不遗余力推动单边资本化。翻译成大白话,就是我们应该长期出卖廉价劳动力;我们应该长期贱卖自然资源;我们应该贱卖全部优质股权。即长期固化中国经济在国际分工中的角色:包身工的角色。这倒让我想起一句话:买办买办,不卖怎麽办?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关于经济政策的若干思考
    2013/5/31 16:52:45
  • 回68楼卢兄的话,

    2008年确实是机遇的一年.

    国家在宏观战略考量上必须看到关节所在.就拿经济来说:

    一些人老是强调外资贱买国有资产,这里我想强调:要分清这些资产的性质,是可贸易的还是非可贸易的.对于非可贸易部分的投资,我是鼓励的.为什么呢?

    中国太大了,要发展必须国际的参与.中国的发展必须让利与外国,与人同富.
    2008/4/30 13:06:23
  • 此文是应友人之邀,用三日三夜写成。虽然,大部分已经是本人旧有观点,但是阐释和叙述仍然粗糙。有时间,我会将理论部分重新写过。其中一些重要的问题并未展开,也需要做细致的工作。
    此文的主要目的,是想引发大家系统的思考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制度和政策问题。
    2008年是具有转折意义的一年。无论国际和国内经济形势都处于剧烈的调整之中。战略性思考十分重要。

    2008/4/29 16:12:18
  • 卢先生: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从您的文章和回复中,确实揭开了我的许多疑惑,非常感谢您,称您“先生”了。

    衷心希望我们国家在今年实现的新突破和转机,也不妄国人因圣火而空前高涨的爱国情怀。

    还是希望从卢先生文章里继续得到更多的领悟,写东西实在知识不足,能力有限。
    2008/4/29 15:43:44
  • 阿ken:你好。
    这件事情可能比你想象的复杂。
    2008/4/29 15:01:01
  • 58楼:shadowy :你好。
    叫我麒元就行。不能叫教授。
    改革开放初期的政策是对的。正如我文章中阐述的,是制度和政策没有跟进市场化进程,出现了单边经济行为市场化,从而导致劣质市场化,尤其是劣质的资本化。其结果,是资源严重错配,效率反复下滑。
    我不是左派,我是改革的坚定支持者。但是,我反对脱离制度和政策约束的无序市场化,特别是近于疯狂的资本化。就本质而言,这是对1949年的反动,一言以蔽之,是权力加资本的混乱私有化。
    我不支持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但是,我反对彻底否定建国初期的27年。那是我们的父兄用血汗建立国本的特殊时代。没有那时的工业化,改革开放就没有强大的物质基础。
    西方世界对中国经济史,特别是现代经济史的看法,具有强烈的政治偏见。中国人应该有自己的独立的判断。
    我很希望shadowy 能够写一些中国现代经济史的东西。
    2008/4/29 14:59:28
  • 非常感谢卢教授的指点:

    我只是觉得把现在的问题,放到历史和广阔的现实背景里分析更容易看得清,更理性和更客观。

    您这样说,我又有疑问:

    1、为什么我们轻易地抛弃了49——76的模式呢?
    2、我们的改革开放有没有违背我们改革开放的初衷,畸形地走向了另一个的极端?还是我们的改革开放的思路原本就是错误的?

    再次感谢卢教授!!
    2008/4/29 14:37:00
  • 其实,除了逻辑基础之外,我希望大家注意制度和政策问题。时间非常紧迫了。
    2008/4/29 14:31:09
  • 45楼,易阳:你好。
    提出ROE,不是因为ROE更完美。我是希望,最高领导人和普通民众,终有一天问一问管理层:中国的真实财富(全部资产净值)是多少?过去几十年增加了吗?这几年增加了吗?今后还会增加吗?如果有人告诉他:营业额大幅增长,但是真实财富在减少。作为一个当家人,作为国家的主人,应作何想?
    需要知道,人均GDP高增速极高,但是国民福利迅速降低(资产和商品高通胀)。这一定是制度和政策出了问题。
    中国的经济学家不会发出道德追问,也不会发出技术追问。我何尝不知道,道德追问是危险的,技术追问是艰难的。但是,我们必须要问。
    屈原不追问,写了《离骚》,有用吗?国破家亡去投江。
    我感激大家。但是,我必须自责。我的问题显然没有达到我希望的效果。你们都觉得此文有问题,就是我的工作还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我会继续努力。不过,易阳,希望能够一起努力。毕竟,一个人是渺小的,有限的。
    渴望大家的批评和帮助。
    2008/4/29 14:26:34
  • 46楼,shadowy:你好。
    历史是不能割断的。1949到1976年,也就是改革开放前的27年,中国的ROE维持在10%以上的水平。请记住,应该永远记住,这27年是中国历史上财富积累的高峰期。这还不包括,两弹一星形成的无形资产。
    我从不反对GDP高速增长,绝对不反对。我反对单纯通过内部交易(过度资本化)、出卖资源(俄罗斯模式)、破坏环境的的单纯数字(营业额)增长。如果,可以达到GDP与ROE的平衡,那将是伟大的增长。但是,一定请注意,中国的ROE只有1.7%(2005年数字)。我怀疑,2008年中国的ROE已经是负值。这意味着危机,一旦GDP停顿,将出现全面衰退。
    中国不是一间店,中国不是一间厂,永远不是。尽管很多人认为我们是,但是我们不是。
    2008/4/29 14:03:37
  • 47楼,好见地。
    2008/4/29 13:40:19
  • 卢先生,您好。谢谢您的鼓励。

    学生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目前学识太有限,还没有能力系统地写文章。学生生来就对纯理论,概念等内容头痛,读书时数理化从来不及格。目前写点评论是表达一下自己对近年一些事的看法,也叫发牢骚,让先生见笑了。

    若干年后,学生会写一些金融杂文,还请先生多多指点。
    2008/4/29 10:54: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卢欣,字麒元。祖籍四川,生于山西,就读于东北,工作于北京。现居香港。

本博客内容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任何个人以及网站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署名原创作者名及文章来源或与本人联系!联系方式:evenluxin@hot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