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长江水患与综合管廊
2016-07-11
字号:
    2016年的雨情有可能被媒体送上百年一遇之宝座。

    连天的暴雨,给长江中下游地区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圩区破坝、农田受淹、房屋倒塌、灾民被困以及城区内涝等危情,频频告急。武汉地铁站内出现瀑布奇景,火车站变码头,道路成汪洋;南京地铁一号线安德门至天隆寺轨道出现1米淹水,南京南动车组出库方向咽喉区围墙倒塌,致使24趟高铁动车延误、停运……

    一场灾难使各级决策者痛定思痛,加大水利基础设施投入的呼声,在沉寂了十多年后再度爆发;综合管廊的公众关注率,更是强势崛起。

    地下管道是城市的良心工程。地下综合管廊迄今已有180多年的建设历史,国内第一条综合管廊始建于1994年上海市浦东新区张杨路,然而工程落成后却出现新尴尬,许多管线有廊不入,大部分预留空间成了闲置摆设。

    近年来国内城市建廊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由于综合管廊是一项费钱费力、难管理难协调、难以显现短期政绩以及是为后人谋福祉的里子工程,因而至今仍无法成为城市经济的新亮点。

    综合管廊未能大面积推广的原因而应归咎于落伍的理念、滞后的法规以及部门与小团体利益的作祟。眼前这场罕见的雨情和水灾,已经无可争议地折射出城市建廊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预计灾后不久,国内城市将出现一个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新高潮。

    在此,我们理应保持清醒的头脑,对地下综合管廊发展一定要理清思路。有几个问题须引起国人、尤其是决策者的重视:

    一、建廊能否根除洪水灾害?

    以往的传言中,长江三峡大坝能抵御千年一遇的大水灾。实际上,三峡大坝的强大,只是表现在对上游水灾的独特控制力上;面对中下游流域径流水的泛滥和肆虐,鞭长莫及的三峡大坝却多的是一种力不从心的神情。

    如今,国人把根除城市内涝外患的重任全压在地下综合管廊身上,并将建廊视为抵御洪水灾害的最有效手段。这同样是期望过高和不切合实际。

    事实上,地下建廊是一个集给排水、电力、通讯、燃气、供热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综合工程,其抗洪覆盖面以及排水能力究竟有多大,能否抵御武汉、南京、合肥今后可能会出现的更加“百年一遇”的洪水灾情?这需要有关专业部门进行科学测算和论证。

    二、建廊会不会形成一种垄断格局?

    建设地下综合管廊,有助于提振城市经济,造福市民,故应多方位、多渠道吸引社会资金,在规划、设计、施工各环节,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不能让其形成一种排斥竞争、只会涨价、不愿惠民让利的垄断格局。

    例如:建廊需要动用土地资源,而土地不足恰恰是我国城市经济发展的短板。因此只有通过竞争,促使各竞标单位下大力气寻找破解道路、城市建筑、地下管廊“三争地”难题的最佳方案,采取切实有效措施,严防建廊成为地价、房价上涨的助推器以及城市交通的新拥堵源。

    当然,一个城市只能有一个地下综合管廊系统,因此在管理运作方面,如何引入竞争机制、建立优质高效以及政企分离的服务系统,是摆在各城市面前的一项重要研究课题。

    三、建廊能否与城市“住行”等民生工程相结合?

    开发地下综合管廊,是单骑奋进、孤军作战,还是与城市宜居、交通治堵以及海绵城市、雨污分流、地下空间开发等民生工程有机相融、联合作战?

    如果单独开展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不仅成本高,阻力大,且与城市“住行”等民生工程相互掣肘,最终必然会形成一种效率、质量和效益“三低”的悲剧。

    我国城市多年来面临着房价高企、职住分离以及交通拥堵、治堵低效等困境,其实只要能改变思路,查实“宜居难”、“畅行难”的内在病理,因病施医,对症下药,中国城市完全有能力破解多年未决的“住行”难题。

    各城市若能形成合力,创新开发技术工艺成熟、且有助于工业化、集约化生产的“地下综合管廊+地面畅行路网+地上路房合一过街住宅楼”等“三合一”民生工程,就能以最低的成本,获取最优的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

    四、建廊是赚钱工程还是赔本工程?

    建廊成本高昂,每米造价至少10万元。从我国城市发展的需求量来看,近期至少有数万亿元的市场容量。

    开发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工程,必须注重效益。各城市若是单纯从争投资、抓GDP的欲望出发,建廊必然会因缺乏盈利动力而沦落为一个低水平建设以及无序管理运作的赔本工程。

    在市场经济时代,不赚钱的投资项目、尤其是超大型长线项目,是无法保持强大生命力的。如果地下综合管廊多采用政府财政投入、设计建设和后期维护均由政府承担、使用单位免费入廊等运作模式,就必然会成为城市经济发展的致命伤。

    相反,各城市若能坚持法制先行,认真抓科学规划,尊重经济发展规律,就定能改变以往地下管网各自为战、重复建设、相互牵绊、耗损浪费以及堵路扰民的乱局,同时也必将会培育出一个能赚钱、惠民生的朝阳产业。

    五、决策程序是否应更加科学化、民主化、规范化?

    从长远看,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工程的开发规模将远远超过三峡大坝以及当年的四万亿。

    不知从何时起,数万亿元超级工程的决策程序开始变得简单和快捷。例如高铁、城市地铁等项目,均未能象长江三峡大坝一样经过规范、透明的决策程序。

    据悉,1966年毛泽东在林一山关于修建三峡的报告上曾经作出这样的批示:“需要一个反面报告。”

    凡是重大投资项目,必须履行科学、民主的决策程序。政府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难以听到不同的意见,论证决策程序过于简约化、行政化,就势必会降低政府的廉洁度和公信力,甚至会影响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进程。

    为了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子孙后代负责,为了免走大跃进式经济发展弯路和早日实现中国梦,建议应尽快探索和完善一套适合中国国情的科学化、民主化、规范化的决策程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你这套系统已经过时了吧。
    未来的城市应该建立起综合的水力管理系统。
    即使是污水,也会像的垃圾一样分类处理。
    城市雨水也是宝贵的资源,可利用空间非常大,现在利用率几乎为0.
    2016/7/14 12:55:12
  • 现在建设中的环境这一项,只考虑污染,把老天爷晾一边去了
    2016/7/11 14:37:3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高级经济师。1969年上山下乡。 197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起先后在安徽省地质矿产局所属325地质队、第一水文地质工程地质队、第二水文地质工程地质队、地质测绘技术院、327地质队从事水文地质、党政、行政、企业管理等工作。80年代和90年代多次在报刊上发表论文。一些文章曾被新华文摘等文摘刊物转载。近年来热衷于在工余之后研究城镇化和城市住行等经济发展问题。联系方式:yyjahytjs@163.com <mailto:yyjahytjs@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