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何新:2015年初的一封信
2016-07-08
字号:
    ——关于时局的几点思考(2015-2.15)

    我连续重病后,脑力已残,只能想些片断问题,只能写些只言片语了。

    1、当前中国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必须重建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

    应当注意,经典马克思主义与当前中国社会的资本主义现实严重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例如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与中国资本家掌控资源的现实矛盾,社会主义经济与私有化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相矛盾等。)

    因此,应当从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学说,转型到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新国家主义学说。但是,无法继续沿袭照抄经典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和专政理论。这一学说需要重建。

    意识形态问题如果不解决,所谓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都是空话。

    2、经济问题大可注意。当前实体经济已深陷危机,涉及千家万户,主要是未来社会就业问题会极严重。会影响社会安定。

    共济会制度的根子是一个跨国超级金融组织体。据我观察,它的根子已经扎进中国,因此已能在股票、证券、汇率、银行、期货及互联网经济等方面左右影响中国经济。

    3、此外还应当注意第四个自信即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植根于历史自信。

    百年以来西方文化势力扭曲丑化中国历史文明。同时伪造和鼓吹莫须有的西方历史文明。说其莫须有,是因为西方鼓吹的希腊、马其顿亚历山大以及罗马的历史都是假的。(卢浮宫中的 希腊雕塑基本是近代的伪造品。)

    [ 1835年麦考利勋爵在英国议会说:“ 我曾经走遍了印度的大江南北,未看到过一名乞丐,也未看到过一名小偷。那里拥有巨大的黄金及财富,人们自尊且有崇高的道德观、水准如此 之高,我不觉得我们能够彻底征服这个国家。

    除非我们打断这个国家的脊梁,也就是毁灭她的精神和文化遗产。因此,我提议必须替换掉他们古老的教育系统和文化。如果未来的印度人认为一切都是外国的好,英语比他们的母语好 ,那么他们就会逐渐失去自尊,失去他们自身的文化,他们就会变成我们希望的样子,即成为一个真正被我们所主宰的国家。”

    西方对中国一直正在实施同样的文化和历史战略。]

    我近年出版的书《希腊伪史考》由于是病中编写,显然不够完备和严谨。但该书的基本结论:被西方广泛吹嘘的所谓古希腊文明是假的,是张冠李戴的。这个断论我坚信其颠扑不破,确 凿无疑。

    这方面问题,自然需要有后继者进一步研究。中国人需要全面地重新审视世界历史,重新审视古代中国的世界历史地位。这对于中国人自信地走向未来至关重要。

    4、钱学森晚年的社会科学研究值得关注和高度评价(见于《钱学森文集》)。他对于共产主义的可能性有独特的观点和设想。他认为人类未来会有一个全球化新秩序的时代,而后的时代 是资源共有和共享的共产主义时代。

    5、现在近似世界历史上的战国时期。

    所谓中国梦,中华民族的复兴,如果不与中国设计的世界未来之梦——即全球新秩序的设计配合,则这个主观之梦是难以实现的。一带一路的设计适逢其时,意义深远伟大!

    当前国家现状貌似稳定,实际上问题很多,危机潜伏。我们当前很难设想15年以及50年以后的历史未来局面,但是历史进程的发展和变革节奏明显在加快。

    何新

    2015年2月15日

    此文是2015年初新春,何新养病时候发出的一封重要信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贴一张老哈的旧评也许可以补一下博主因病的大脑损害。

    评论对象: 再看儒家世界观:古与今的开放性融合
    以自由为帽,
    以法制为衣,
    以儒家为带,
    以道家为履,
    以佛家为钵,
    以科技为杖,
    横行无忌.
    2019/1/25 18:52:41
  • 自称脑残的作者的建议:

    1树立符合国家资本主义体系的意识形态理论。

    2避免成为金融全球主义的附庸。

    3建立中国文化话语权。

    4面对未来全球化新秩序把握好中国的定位。

    5在世界历史的新战国时代,中国要如何的走出去,怎么走?

    评论:博主太谦虚了,这不是脑残能想的出来的。
    2019/1/23 16:26:54
  • “政府、大学、金融是三位一体,这是当前世界的统治阶级”,这个观点值得重视。但我觉得还有文化与宣传机构即意识形态机构,这里也有巨大利益——对于知识分子而言。
      教育机构仍然体现中国一贯的选拔式考试的本质?
    2019/1/23 10:53:24
  • 给黄松明老人一个赞!
    2019/1/23 10:49:38
  • 中国社科理论界比较肤浅,主流学者满足于解释现有政策,其理论缺乏前瞻性,没有科学构架。
    “ 应当注意,经典马克思主义与当前中国社会的资本主义现实严重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所以我搞了个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见草根网。
    2019/1/23 10:27:10
  • 我感觉中共的理论家已经江郎才尽了。他们真是无能至极!
      从理论上讲,已经完全不能够适应现阶段的中国形势中国的实践,但真正有见地的文章与观点,却被这些文化界的利益集团所压制。
      当然,中共的领导人并不感觉到有多么地悲哀!
      你且看看:一年单位要订多少的报刊?但单位上又有几人在阅读报刊!真正有生命力的才士与文章,就这样被这一伙报刊利益集团的所处斩掉了。所以中国的文化,十分地可悲而且危险!
    2019/1/23 10:25:11
  • 何新的有些话是值得思考的。
    2016/7/12 9:35:48
  • 何新同志的这篇文章点到了问题的关键,我深表赞同。目前,中国社科理论界比较肤浅,主流学者满足于解释现有政策,其理论缺乏前瞻性,没有科学构架。
    “ 应当注意,经典马克思主义与当前中国社会的资本主义现实严重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例如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与中国资本家掌控资源的现实矛盾,社会主义经济与私有化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相矛盾等。)

        因此,应当从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学说,转型到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新国家主义学说。但是,无法继续沿袭照抄经典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和专政理论。这一学说需要重建。

        意识形态问题如果不解决,所谓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都是空话。”
           这段话尤其重要,应送达高层。
    2016/7/12 9:03:50
  • [ 1835年麦考利勋爵在英国议会说:" 我曾经走遍了印度的大江南北,未看到过一名乞丐,也未看到过一名小偷。那里拥有巨大的黄金及财富,人们自尊且有崇高的道德观、水准如此 之高,我不觉得我们能够彻底征服这个国家。
        除非我们打断这个国家的脊梁,也就是毁灭她的精神和文化遗产。因此,我提议必须替换掉他们古老的教育系统和文化。如果未来的印度人认为一切都是外国的好,英语比他们的母语好 ,那么他们就会逐渐失去自尊,失去他们自身的文化,他们就会变成我们希望的样子,即成为一个真正被我们所主宰的国家。"
         西方对中国一直正在实施同样的文化和历史战略。]
    *****
    Where did this section come from?
    You cannot just throw out some words in quotation marks and claim that someone said such. It is a basic rule Mr. He Xin obviously does not know, which is a shame.

    (这部分从哪里读到的?
    不能随便抛出用引号引起来的话,就声称某人说过此话。这是一个最基本但何新先生却显然不知道的基本原则。真丢人。)
    2016/7/9 0:10:37
  • 大师本色,忧国忧民!
    2016/7/8 22:08:37
  • 科学社会主义的不科学处就是对劳动价值量的认识错误 量化错误 。兹事体大!我有空写篇文章题目叫科学社会主义要解决劳动价值的科学量化。
    2016/7/8 20:55:30
  • 是的 关于何老的1 我也看到了这个意识形态的根子问题 我已经重建了。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

    关于2 我顺势提出了解决方案 见相关博文

    其它几点未涉及。
    2016/7/8 20:46:1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今日中国知识分子当中,最具争议及传奇性的人物非何新莫属。自从80年代以来,何新先生的文化研究,经济和国际问题研究,他所首先倡导的一些基本观念,已汇为思潮,深刻地影响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和社会发展。受到支持者和反对者的广泛注意。人们可以不赞同他,但是不可能不重视他。何新的学术在80—90年代中国政治与文化这一巨大转变时代留下了深深的思想印迹。由于何新的特殊影响,他一度成为海内外各主要新闻机构追逐采访的对象。采访过他的包括美联社、纽约时报、共同社、ABC、NHK、美国之音、路透社、独立报、费加罗报等世界著名传媒。1994年后,何新主动拒绝与一切内外传媒作直接接触。也不再出席公开会议,讲课讲演。从公众视线中遁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