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学术之风何日能正
2016-07-04
字号:
    今年上半年我遇见了一件蹊跷事。

    一朋友来电和发邮件告知我:有人抄袭我的文章。

    这是我今年3月21日09:54:24,在草根网刊发的题为《发展单行道路的利与弊》的短文。对方是同日14:28:03,以《开展单行道路的利与弊》为题,发表在中国××网上,不料却被我朋友无意中发现了其踪迹。

    我的开场白是:我国城市交通拥堵困局多年来始终不能得到有效缓解。

    对方首句话为:我国城市交通拥堵困局多年来一直不能得到有用减轻。

    拙文结语段是:同“窄路密网”理念一样,发展单行道路一定要紧密结合中国国情和务真求实,有关职能部门理应在认真做好科学调研、广泛听取市民意见和规范听证会、可行性论证制度的基础上,作出正确决策。单凭拍脑袋和行政手段,是无法顺利通过实践检验这道关卡的。

    袭文结语段为:同“窄路密网”理念相同,开展单行路途必定要紧密结合我国国情和务真务实,有关职能部门理应在仔细做好科学调研、广泛听取市民定见和标准听证会、可行性证明制度的基础上,作出准确决议计划。单凭拍脑袋和行政手法,是无法顺畅经过实习查验这道关卡的。

    两篇文章,段落数量、乃至语句数量完全一致。稍有差别的,就是少量的修饰语。

    我闻悉后没当一回事。现在喜欢干抄袭和剽窃勾当的人又不是一个两个,你若要去追索,必须要支付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最终换来的往往是不了了之。

    朋友嗔怪道:“对方可是一位著名经济学家,国家××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据我所知,他在中国××网发表了很多文章,估计是一手攫取别人的作品,另一手将其变成讲课捞钱的素材或是转化为参与高层经济决策的科研成果。面遇此类侵权行为,你若放任自流,就是对国家和人民的极大不负责。”

    朋友的话敲痛了我的脑袋。

    于是我按照中国××网醒目刊载的此位经济学家助理的手机号码,先后发了两次短信。因为我不相信专家会做“如同亿万富翁去超市私拿一瓶矿泉水”之类的丢人格事,一些很别扭的修饰语句更不像是出自一位资深专家之手。因此我只是提出了要与专家对话以及想了解事实真相的要求,但对方无任何回音。

    无奈中,我打了助理的手机。她听了我的述说,似乎显得有点不耐烦,叫我直接去找专家本人。我说我没有专家的联系渠道;助理答,她与该专家也无联系。从“助理”言中我能听出,“助理”根本就不认识此专家。他们之间应该是一种生意场上的关系。

    这学术界,可真乱的。

    热心的朋友不知从哪个网上寻觅到了专家的邮箱。我写了一封满载着礼貌用语的信,同时还携带了拙文被抄袭的证据,目的是想咨询专家:这到底是咋回事?并希望这位知名学者、博导、有贡献的经济学家,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然而,这封邮件很快又因邮址有误,而被退回。

    我不得已,向中国××网反映了此事。直至今天,专家的署名文章仍在中国××网上向我微笑。

    我孤立无援,我的朋友也无语了。

    我已多年未爬格子。对学风日下的现状只是稍有耳闻,例如评职称、搞学术研究、甚至是开评审会,都是以利益群体或个人的经济收益为中心。发表学术论文,更是需要金钱的先行。如果是厂家生产设备,除应无偿供用户使用、让其挣钱外,还需要再向用户垫付运输、保险以及设备鉴定等附加费用。市场经济时代不会容忍此等荒唐事存在。这种在国内已经生了根的、美名为“与国际接轨”的新惯例,是否与改革开放和反腐倡廉的国情相吻合,是否有助于繁荣学术创新园地和大批国际科技领军级人才的脱颖而出?

    知识在不断贬值,铜臭仍持续扩散。除了始终坚挺的权力稿以外,只要有适量的金钱投入,即使再烂的文稿,也能经过包装修饰,大大咧咧地出现在一些名牌期刊上;没有钱,即使你写的是不朽之作,可能连三流期刊都不会让你挤入一字。

    抄袭剽窃屡禁不止,有偿代笔生意红火,不正学风正在肆无忌惮地羞辱着科研工作者的才学、创新成果和尊严,少数信誉很差的南郭先生,更是四处钻营于高校、学术界和决策层,败坏着知识分子这一高尚纯洁的称号,侵蚀着社会正义和进步的根基。这应该引起国人的高度警惕,更需要全社会的齐抓与共管。

    学术之风,何日能正?人们拭目以待。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老曹那是“同情你”,他对你表示“失望”,白吃了多年的“馒头大米”。

    或者说,你的影响力连老曹这儿都树立不起来,你这么长时间不是“白喷”了?
    2016/7/10 15:52:51
  • 星宿老转,你今天的表现,非但证明你平时伪装的私德是“纸糊的”,而且还脱离了”网络平台口水战”的规则底线,此说明你的“公德”也很烂。

    有本事,拿出你的“干货”和你“钦跌”玩玩,看你能不能摆脱每次“落荒而逃”(断网)的命运。

    如果你没有长进,说明你这些天白吃了馒头大米,你钦跌俺怀疑这些日子你是不是吃屎过来的?
    2016/7/10 15:48:22
  • 垃圾们要“投降”,明说哈。
    2016/7/10 15:27:11
  • 77楼转型灯: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管理员先生:

    本网“奇正相生”评论员 自一年半前“出监”以来,
    稍有短时收敛之后,
    即又旧病复发甚至变本加厉:“孔二”“邓二”满天飞,“装癌鬼”“尼玛逼痒”随便吐!

    请管理员先生 将这位肆无忌惮、毫无教养、低级下流的评论员 再次回炉收监!永世面壁!
    ——以净草根评论园地生态!
    ==========
    星宿老转,看看你自个拉得,比谁都臭。
    2016/7/10 15:23:03
  • 你们这些个傻门废物之“喷派”,尽出“馊主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货”,中国人民“猪队友”,“客观现行汉奸和潜在汉奸”,霉里奸日本的最爱,中国人民的“生死大敌”,钱儿孙儿,星宿老转傻儿,来,墙角有块臭豆腐,“喷死”得了。
    2016/7/10 15:21:33
  • 星宿老转,看来俺“高看”你了,你现在的德行连“垃圾中尘埃”钱二孙儿都不如,原来你儒教阳气都是装逼装出来得,星宿老转,名副其实。
    2016/7/10 15:15:43
  • “喷派”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主观傻逻辑”,这是师门不幸哈,一到实践中立马“现行”,露出“废物底色”。
    2016/7/10 15:12:19
  • “喷派”开始“裸奔”了。
    2016/7/10 15:07:56
  • 星宿老转,这回是“真疯“”了。呵呵
    2016/7/10 15:05:40
  • 一个钱二孙儿,一个老转傻儿,俺哪里捡来的一堆傻宝?
    2016/7/10 15:02:58
  • 俺真是呐了闷了!草原老师这个糊涂虫 竟还好心滴要给尼介绍个对象!
    ——啥样滴对象 才能配得上尼 江之诚这种 纯正滴日货与何老疯狗滴野种畜牲 呀?
    ============
    老转傻儿,俺给你认下个“龟侄子”钱二孙儿,你俩得闲好好唠唠嗑,省得为父操心。

    最好呢,你们傻门师兄弟一块儿地打包解决,比较省事。
    2016/7/10 15:01:52
  • 8、涉及到农发所原所长张晓山的在涉外学术活动中发生的贪污腐败案。据农发所林教授揭发,此案涉及国外资助学会研究活动资金去向和权钱交易,应该查清。
      9、涉及到原农发所科研处处长刘玉满的虚构四个国家研究单位冒充五个国家研究单位领导的招摇闯骗案。此案是虚构事实骗取巨额科研经费和专家待遇的典型案例,极具广泛性,应当抓住典型,杀一儆百。
      10、涉及到刘文璞、杜晓山、潘晨光三位党委书记的长期支撑、庇护骗术案。此案涉及加强党的领导和全面从严治党,应当高度重视。
      11、以农发所《中国农村经济》编辑部搞的所谓“自费出书”为典型的“利用学术资源优势谋取私利”案。此案是教人假公济私诱人公权私用的最早典型案例。
      12、以《刘文璞文集》为代表的粗制滥造学术垃圾案。利用公权生产此类学术垃圾是导致最高学术殿堂的形象和声誉一落千丈的根本原因和永存的证据,不抓个典型查处,难禁此类劳民伤财误国误民之歪风。在《中央八项规定》中也特别提到“要严格文稿发表,除中央统一安排外,个人不公开出版著作”,可见这个问题值得重视。
      13、涉及潘晨光书记的诸多学位、职称等光环的相当典型的权钱学交易案。权钱学交易是造成学风败坏、学术腐败的根本原因之一,而且极具广泛性。通过利用公权搞权钱学交易的“捷径”轻而易举地获得广大平民百姓需要多年刻苦学习和刻苦钻研才能得到的学位和职称,不仅是对广大贫寒学子正当权益的掠夺和侵犯,而且是对正常学习秩序、学术规则和学风的毁灭性破坏。需要抓个典型,严惩不贷,以儆效尤。
      14、巡视组进驻之后发生的抗拒中央巡视案.。农发所党委公然违反《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五)款之规定,就在巡视组面前“对反映问题的干部群众进行打击、报复、陷害”,可谓胆大包天,必须严惩以彰显党纪国法的威严。
      15、巡视期间发生的以疯狂删除举报博文为特点的滥用国家权力案。此案涉及捍卫《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和网络安全,应当通过具体案例的查处扶正祛邪、抑恶扬善。
    2016/7/9 11:34:3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高级经济师。1969年上山下乡。 197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起先后在安徽省地质矿产局所属325地质队、第一水文地质工程地质队、第二水文地质工程地质队、地质测绘技术院、327地质队从事水文地质、党政、行政、企业管理等工作。80年代和90年代多次在报刊上发表论文。一些文章曾被新华文摘等文摘刊物转载。近年来热衷于在工余之后研究城镇化和城市住行等经济发展问题。联系方式:yyjahytjs@163.com <mailto:yyjahytjs@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