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导师,您再忽悠真要出大事了
2016-05-22
字号:
    导师常常被人称为大师、国师,他从来也不谦虚一下。导师名字我就不说了,怕吓着人!

    导师有与众不同的本事,就是随便开口忽悠一下,便是“顶层设计”,随随便便忽悠就会成为政策和法律。

    16年前,导师就开始忽悠“股田制”。他说:“公司+农户”,公司租地经营,因为租金是固定的,所以农民收入不能逐步增长,所以“公司+农户”也不能把农民搞富;“股田制”就不同了,因为入股后每月按股份分红,那个钱就不比每月拿的租金少,同时股票还在增值,几年以后,股权转让的话,又是大笔的可观收入。所以说从租地经营到“股田制”是一个飞跃的发展,中国农业走这样一条路就可以发展起来,农民收入就可以提高了,农村市场就启动了,整个中国的市场就启动了。

    导师80年代鼓吹一包就灵、90年代鼓吹一租就灵、00年代鼓吹一股就灵。

    “一股就灵”同样是导师非常随意的忽悠,就像一包就灵和一租就灵一样,根本不值得认真对待的……然而非常诡异的是:虽然导师就这么随随便便一说,还真的成国策了,最近一些年中央不是在强力推行农村集体资产股份制和股田制吗?

    10年前,导师转向开始忽悠“林权改革”——把集体林分给家庭——长久不变,让林权和城市地权一样在银行抵押贷款。导师说:林权确权到私人后,就能在银行抵押贷款了,这就会大大激发农民投资热情和消费热情,这就会促进GDP和内需同时增长……只要林权确定到了个人,好像一切都OK了!

    导师对这方面根本没做任何研究和试验的。其实林地中的90%以上的经济效益是非常差的、甚至是负的,倒是林地的生态功能会越来越强,因此集体或国有林地是不宜确权到户的。到了户,一方面是户主不会管林子的,甚至还会毁林开荒;另一方面,林地也因为没有好收益,林权在银行抵押贷款是很难实现的。正因为这样,日本等国家一直是把私人林地收归国有,而不是国有变私有。

    导师随便一忽悠,温政府还真的搞了林权改革。林权改革后,林权既没有实现抵押贷款功能,又没有起到调动农民种林护林的积极性。导师忽悠的林改众多好处几乎无一实现。

    林改虽然失败,但导师并不关心。

    改革不死,忽悠不止!

    这几年,导师开始公开忽悠土地私有化了。因为习主席划了守住土地农民集体所有制的底线,导师不便直接鼓吹土地私有化,如是改变了策略,忽悠说:只有土地确权了,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才能实现;只有土地确权到户了、土地就可以抵押贷款了;只有土地私有化了,土地继承、转让、交易等就实现了,农民就更加爱惜土地了;只有土地确权了,土地股份制——股田制就可以建立了,就可以搞现代农业了、就可以搞民主宪政了……总之。一切都OK了。

    这些忽悠实际就是在推动变相的私有化嘛!

    农地确权到户了,真的能够在银行抵押贷款吗?银行连小企业都不愿意贷款,怎么会给小农贷款呢。农民少而分散的土地,抵押给银行,如果不还钱,银行拿农民的地有什么用?能够变现吗?能够转包赚钱吗?能够自己经营吗?在东亚,小农的农地从来就没有那个国家真正实现了农地在银行抵押贷款的。日本的农地是在银行抵押贷款的吗?韩国有吗?我国的台湾的农地也不是在银行抵押贷款的。是在农民组织的内置金融中实现抵押贷款的。

    越南的农地私有化30多年了,越南实现了导师所说的“好处”吗?农民的农地能够在银行抵押贷款吗?没有呀。菲律宾土地是私有化的,缅甸是的……他们的各方面现代化水平比中国高吗?

    ……

    中国数千年农地都是私有化的,好吗?导师不在意;越南等国推行农地私有化的“不成功”现实,导师更不在意。东亚农地私有化国家的小农农地不能在正规金融机构抵押贷款,这是个常识和现实存在,导师不会不懂,也不会不知道,但导师假设大众跟政府总理一样,也是不懂这些常识和现实存在的一群笨笨,可以随便忽悠的。

    导师,你别再忽悠了,再忽悠就会把共产党革命成果全忽悠的没有了。再忽悠下去,共产党就完蛋了,中国就要出大事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71楼网上种兰:   这样所有权制度下,每个经营主体有占有权,每个劳动者获得的是使用权。每个经营主体经营有好坏,其中的人获得占有权、使用权即时分配。又因社会共同所有权人身份人人将获得生存生活基础所有权一生分配。
        =============================
      
       现在的承包制,就是农民只有使用权,而所有权仍然是集体的。你的这个体制与承包制有什么区别?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你把我说的最重要点给忘了:事物的“三”:中心核心质。在社会实践的共同所有权制度这个中心核心质之下,农民有劳动使用权,集体有土地集体占有权,国家有国家中人们实践的共同所有权。对于国家中人,每个人所有权、占有权、使用权都是三权齐全的,是不是这样?
    这样的社会主义、实践的制度按排不好吗?为什么要死抱着公、私两分法思想思维不放呢?

    事物都是质一二分,有中心核心质这个事物之”三”的存在,人的思想思维应该也要有这个〝三”,重视这个〝三”。无〝三〞的二分法思想思维都是不正确的,因为它不符合存在事物真实。。
    2016/11/2 5:48:43
  • 回71楼网上种兰:   这样所有权制度下,每个经营主体有占有权,每个劳动者获得的是使用权。每个经营主体经营有好坏,其中的人获得占有权、使用权即时分配。又因社会共同所有权人身份人人将获得生存生活基础所有权一生分配。
        =============================
      
       现在的承包制,就是农民只有使用权,而所有权仍然是集体的。你的这个体制与承包制有什么区别?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2016/6/2 1:52:06
  • 实践出真知,出经验教训。实践多了,经验教训多了,认真科学的去分析总结,相信后来的建设发展会更好。
    西方有人心信仰的上帝,东方发现有宇宙真实的存在模式,是生生万物的宇宙真正的上帝。人类敬畏道法于它,今后的发展会更胜一筹。
    2016/6/1 15:47:12
  • 在这里瞎扯淡、瞎忽悠的不是别人,正是你李昌平!你李昌平如今天天干着把农民当傻子,让农民世代为农的事情!
    2016/6/1 9:43:16
  • 其实用种兰先生的质场理论也能比喻公私关系:
    做强公的向心聚合力才能保持对私的吸引力,私不至被公消灭就要与其保持必要的距离。
    各种私的质(量)大小大同,公控制质大的私距离要近或绳索要粗,对质小的私反之。以此谓之:抑止豪强,扶助弱小。
    2016/6/1 8:59:23
  • 从理论上而言:为了人人所有恰恰要保证公有。否则在私有制的前题下难免兼并、分化的现象早已得到证明。
    公有制的前题下的人人所有:即不架空公有、也不以公侵私,即不平均主义、也不两极分化。如何做到这些考验着人们的智慧。
    2016/6/1 8:02:03
  • 问题是人人所有制从来没有成功的范例---要不就是历史上的土地兼并,要不就是市场竞争下的大鱼吃小鱼。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可不可以做到?
    2016/6/1 7:42:07
  • 走实践的共同所有权制度的社会主义道路,人人成为社会资产的所有权人,消亡的是无产阶级自己,这不好吗?
    2016/6/1 7:33:54
  • 走实践的共同所有权制度的社会主义道路,这所有权不又回到社会毎个人上了吗?
    这样所有权制度下,每个经营主体有占有权,每个劳动者获得的是使用权。每个经营主体经营有好坏,其中的人获得占有权、使用权即时分配。又因社会共同所有权人身份人人将获得生存生活基础所有权一生分配。
    我们这样做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成功了。
    2016/6/1 7:20:27
  • 本人感觉:我们是在探索一条在公有制的前题下人人所有制的道路。例如:农村在土地确权基础上的生产经营合作制,企业的员工持股或合伙企业的兴办的等等模式。
    2016/6/1 6:54:28
  • 问题客观存在着,如何解决它才是关键。
    走实践的共同所有权制度的社会主义道路,它道法宇宙存在方式,是个好的解决办法。
    2016/6/1 6:36:16
  • //小岗的意义是把农村多余劳动力解放了出来。农地确权应该确的是使用权。农地使用权流转,有利于农地集中到使用能人手中,提高农地使用效益。
    这一切的展开,其实缺个实践的共同所有权制度的社会主义。有了这个主义做国家社会的中心核心质,就从根本上解决社会存在问题。坚持实践这个主义,改革发展都会变好,好多问题解决有了根本的保证。//
    为什么会变好?因为它能做到人尽其才,地尽其力,物尽其用,社会的存在公平合理,生生不息。人人获得最大自由发展。
    先前的集体国营,人不得自由,才不得尽发,物不得尽用。强于平等均平,生产力不得解放,社会得到的是均贫。后来的改革开放,人自由了,生产力也得解放了,但人不再是社会的主人,渐成为金钱的奴仆,人人为钱奋斗,财富迅速向少数人富集。它不是个生生不息的经济社会,变成一个生生灭灭的周期循环社会。破解这样二极分化的周期循环社会,不用革命的手段再次打破它,再重建,给它換个实践的共同所有权制度的社会主义这个全新的社会中心核心质就可以了。这样社会不再发生贫富二极分化,生生灭灭的周期循环不再发生,变新为生生不息。这样社会人人都是社会共同所有权人,社会的每一发展进步都会惠及到社会中每个人,人人获得自由发展,人尽其才,地尽其力,物尽其用,社会生产力会极大解放发展。共同所有权制度让社会不再产生一个无产者,也不再发生无产者与资产者的二极分化与对立。它消亡的是私所有权制度的社会主义,实践的是共同所有权制度的社会主义,这不是与当下中国国情非常相符合可实践的吗?
    2016/6/1 5:50: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