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国未来会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吗?
2016-05-20
字号:
    最近农行经济学家向松祚说,“弄不好我可以非常严肃的警告,中国弄不好有可能出现严重的通胀,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如果我们相信经济还有规律的话这就不是危言耸听。”其理由就是所谓的CPI并不能反映中国真正的通胀情况,或当前中国的这个通胀大部分的构成要素是制造业的产品,没有把真正影响老百姓生活的最重要的几大因素包括进去,或者在里面包括的因素非常小。比如说房地产、教育、医疗,这些因素在CPI里面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的反映。而中国现在这种货币信贷高速扩张所隐含的极其严重的通胀问题,虽然CPI没有反映,但是现实是非常残酷的,何况我们今天的CPI也部分反映了通胀,我们的食品涨了7.4%,如果单看食品这一块,7.4%已经是相当严峻的通胀了。

    首先,对于这个判断对不对?中国是不是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甚至于按照他的这个逻辑,未来中国的通货膨胀是不是会更为严重?对于这个问题,其实包括的意思有,一是真实的居民消费价格上涨较快,名义上的CPI没有反映;二是名义CPI的结构存在问题,需要调整;三是价格问题实际上就是一个货币问题,货币增长过快,消费物价上涨是必然。所以,这几年的信贷扩张过快,必然引发中国消费物价上涨,未来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一定会很高,即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

    其实,对于这些问题,我在2004年就已经十分关注,在之后做了一些研究并写了一系列的文章。可以说,按照国家统计局的解释,中国CPI指数,是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onsumer Price Index),它是反映与居民生活有关的产品及服务价格调查统计出来的物价变动指标,通常作为观察通货膨胀水平的重要指标。而中国编制价格指数的商品和服务项目,主要根据全国城乡12万户居民家庭消费支出构成资料和相关的资料确定。目前共包括食品、烟酒及用品、衣着、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医疗保健及个人用品、交通和通讯、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及服务、居住八大类,262个基本分类,约600个代表品种。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就是运用抽样调查技术对全国550个样本市县近3万个采价点进行价格调查,加工整理后计算出来的。

    但是,就目前这个CPI指标体系来说,存在不少缺陷。首先,这个指标体系透明度不够。无论是CPI指标资料、信息收集和编制的过程,无论是CPI指标的权重等应该是十分公开透明的信息,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透明度则十分低。比如说,CPI的权重,在任何一个发达市场国家,这样的资料在该统计局的网站上都容易获得,但是在中国统计局的网站上则不能够获得,这种数据只能通过公布的数据推算出来。那么,对于CPI信息收集、编制整理过程,离信息公开更是相关很远。实际上国内民众有权利要求了解更多CPI指数体系的信息,有权利要求CPI指标的更加的公开、透明、真实。

    其次,中国的CPI指数体系缺陷主要表现在没有与时俱进上。中国现有的CPI统计样本与体系,大体上还是沿用1992年确定的地域网点和品类权重,但是实际上,二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这种指标体系仍然停留在计划经济观念之下。在现有的情况下,一是居民的消费结构发生的根本性的变化,而这种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必然导致各类消费在居民消费中的权重发生巨大的变化。比如,1992年没有房地产市场,居民住房消费基本上由单位分配,因此居住类消费在居民消费中比重几乎忽略不计。但是,近十几年来,随时中国房地产市场发展,商品房的出现,居民的住房消费与条件与1992年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但是现行CPI指标就是没有反映出居民这种消费行为的变化。曾有国家统计局的官员说,这是与国际惯例接轨,我曾批评他们是选择性的“国际惯例接轨”。比如,美国的CPI权重体系不仅是十分公开的,而且是两年一次就对CPI指标的权重就做出重大修改。

    但是中国的居住类消费,不仅其权重低(美国2006年是42.1%,而目前中国调整了多年也只是比13%多一些),而且其基数低得离谱!比如2006年居民居住类消费总额仅1145元(即三口之家3435元),看上去这个数字每年增长幅度不小(年均增长超过了5%),但实际上由于基数太低,居住类消费不管如何增长都十分有限。而这样一个居住类消费水平与实际房价上涨相差很远。试想,居住类包括了房租(购买过房子人就算虚拟房租,即没有租房也得在统计上计算房租)、建房和装修材料、房贷利率、物业费,以及水电、燃料等与住房有关的居民消费。有人计算过,这样的一个居住类消费指标根本低估90%,从而使得中国CPI根本不能反映居民的实际消费水平及消费模式的变化。还有,食品类消费占居民消费权重则达33%以上,即中国CPI完全取决于食品类的变化,如果食品类价格不上涨,那么中国CPI只能永远处于低水平。这就是为何目前所看到中国CPI过低的关键所在。

    还有,CPI样本的采集点,目前仍然是沿用1992年确定的地域网点和品类权重。但是,随着国内城市化快速进程,1992年的城市与目前的城市已经有天壤之别了。比如说,当前北京市的城市范围肯定是1992年的城市范围10倍以上了。如果CPI统计样本仅是局限在1992年时点上,不仅这种样本收集缺乏广泛的代表性,也根本无法反映城市居民实际消费生活的变化。如果用这样收集数据及样本来确定CPI,当然会与实际现实生活相差很远。

    再就是对居民消费与服务的样本选择,我们人口比美国多,消费商品品种也比美国多,但是在消费品与服务样品的选择上则不及美国。美国要对23000多家零售商和87个城市商业机构进行采样。要在市场上收集80000多种商品与服务的价格。但是,我们的样本看上去是有确定的类项,但不仅数量少,而且样本信息收集过程中好像居民是不知道的。我曾经对国内这样调查与采样问了不少居民,但是没有一个居民告诉我碰到这种调查过。也就是说,如果不能够让CPI样本采集公开透明及广泛化,那么居民对这种样本收集质疑也就不可避免。

    最后,按照货币主义的看法,价格问题就是一种货币现象,即价格涨跌与发行的货币多少有关。信贷扩张过快一定会造成物价快速上涨。但是,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各国都在采取量宽的货币政策,甚至采取过度量宽的货币政策,货币发行量出现从来没有过快速增长,但不仅没有导致CPI上涨,反之,CPI则是越来越低,甚至于各国央行都担心出现通货紧缩。比如日本。何也?最为重要的是过度扩张的信贷及货币并没有流向实体经济,而是流向各种资产,全面推高资产的价格,而不会推动CPI快速上涨。特别是中国这个问题更是严重,这十几年房价可以成十倍的上涨,但CPI则一直处于低位。这不仅中国的CPI统计体系存在严重的问题,也意味全球的CPI统计指数体系有问题。如果全球各国不重新再造新CPI体系,货币扩张最快速,同样不会反映在CPI上来。

    也就是说,向松祚提出的这个问题,我在十几年前就看得清清楚楚,也做过不少研究,提出了不少解决的办法,即根据中国完全变化了的居民消费结构与消费模式重新来确立中国CPI指标的新体系。只有新体系的确立及具有科学性,才能真正反映消费品价格的变化及趋势,才能让政府公布的指数与居民的感觉相符。但是,十几年过去了,尽管中国CPI指数体系有些许的调整,但是基本上变化不大。这是造成了当前这样的一种现实。货币扩张最快也不会反映到CPI上去,向松祚所认为的中国会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根本就不可能。只能说是他对当前中国CPI体系不了解而已。市场对此要担心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地球人都知道
    2016/5/21 21:54:37
  • 以我所在的二线城市为例,菜价如下:排骨23元/斤,五花肉17元/斤,青鱼、草鱼10元/斤,剥皮鱼30元/斤,基尾虾40元/斤,青菜4元/斤,土鸡蛋1.2元/个,土鸡28/元斤,牛肉40/元斤(大超市的价格更贵,上提10%)。现在看看超市日常生活用品的价格:牙刷一般10元/把,牙膏一般20元/支,洗衣粉一般25元/袋,洗发水、沐浴露30元/瓶,卫生纸25元/提(以上价格按照中位数估计)。按照一家四五口人计,餐餐自己做,两素一肉一鱼一汤,吃得有点儿水准,光准备食材每餐至少需六七十元!每月光买菜至少要花3000元!逛逛大超市,买点儿生活用品,两百元瞬间花光,出来后才发现手里竟没提多少东西。物价飞涨啊!再看看捅鸡局的CPI数字,低得下巴都要惊掉!局里那帮老爷们,在机关食堂里花上一两元吃上一顿,鸡鸭鱼肉都吃腻了,哪知民间疾苦啊!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其原因很多,也很复杂;但钱钱印多了,绝对是最重要的原因!这也被历史上多次通货膨胀的大灾难所证实。为刺激萎靡不振的经济,狂印钞票,今年一月银行信贷井喷,2、3月一线城市房价如坐火箭般暴涨,现在已传导至二线城市;紧接着,菜价、生活用品的价格往上猛跳。这是巧合吗?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央行的货币政策已是进退维谷、风声鹤戾了!你以为国际炒家都是傻子?疯狂做空人民币的行为就没有来头?其实,这一切他们看得最清楚!
    2016/5/21 12:30:42
  • 不早就说过了吗?通胀还是通缩?去问问天太难逛菜场和超市的大妈们,她们会给你最准确的答案。你若作投资,千万不能把统计局的数字太当真。真是“不说假话,干不成大事”啊!
    2016/5/21 11:32:28
  • 现在就通胀、收入与胀价平衡是问题、
    2016/5/20 13:18:0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联系邮件:yixrong@vip.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