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文明对话运动,将催生一场学界革命
2016-05-07
字号:
    “学界革命”一词,并非是为博人眼球的一种夸张说法。我是很严肃地在使用着这个词组的。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若是对长期以来学界传统不具有极大的颠覆性,若是不足以对我们普遍沿袭的整个现代学术体系造成全面地解构与彻底地重组,若是不能生出一种新的学界基础平台和更好的学问统系来,我们便不应该使用极具颠覆性和震撼力的“学界革命”一词!

    很显然,能给这个世界的学术理论界、甚至整个学界带来一种大颠覆、一场百年风暴、一次系统性“革命”的,她自身首先便需是“伟大的革命者”或是有着策动时代大革命能力的、深刻持久的大运动。

    文明对话,这个近几十年才自觉起步、目前虽还只是少数人倾力推动的初生小道(或眼下充其量只是一种风云乍起的国际范围内社会运动),其实,她已完全满足了这样的条件,已展现了持续拓展、终成大道的广阔前景,必将会成为一种名符其实的、深刻持久的人类大运动!从时间跨度上来看,至少应在百年、甚至几百年以上;从量度级别上来看,也应丝毫不亚于近现代以来西方所掀起的这一轮思想、文化、工商、科技全面革命!

    我们说,文明对话运动,立足于非民族、非国家、非个人的人类文明,全然开新了一种不同的理路与界面。这跟早前影响整个世界三五百年的取向与理路截然不同,却有着近乎同样的、甚至足以改变全球格局和缔造新文明的异乎寻常之动能与可能。

    纵观人类自觉看待与研究自身的历史,我们便会发现,关于文明(中国周秦及以前的时代,还多爱用一种最宽泛意义的“人文”概念)的思考与系统论述,最早与最高屋建瓴的辉煌期,反倒是在两三千年多年的中国。等到了宋元以后的后半段,理想消退与格局变窄的学人们,虽延续了文明的某些基本理路及世俗化的末道传统,却没能坚定地延续中华文明固有的天下文明宏大抱负与开阔视野,搞出系统的、明确的、像样的、具有普遍感召力和可行性的文明思想与道统理论来。

    如此一来,在近现代的世界历史中,或者说人类开始升级到以系统建构学术体系、进而积极自觉地审视我们自身的历史新阶段之后,“文明”这个概念及其所代表的全然不同理路,也就未能引起整个东西方学界、尤其是主导几百年世界学术之西方的充分关注与重视,更不要说立足于人本与社会文明化的文明世界大发展了。这也难怪,以往长期执拗分之道理念理路的西方,无论其深刻影响精神意识的哲学、宗教、科学、文化,还是直接体现社会现实的个体、种族、民族、主权国家等,都是在一种割裂与极分的建制、统系下演化推进着的,其注定是难以为“文明观”、整个文明体系的发展提供优质土壤与充足养分的。

    要说起来,今天的“文明对话”思潮与运动,那是以始于西方史学、哲学界的“文明观”或“文明史”思潮,为源头和基础的。而这个并未占据西方主导地位的潮流或派别,又跟昔日的文艺复兴运动、思想启蒙运动那是一脉相承的。当追溯到这一步时,我们也会发现,这其中又不乏从中华文明观及文明大道理路那里得到了很大的启示,进行了一番学习与借鉴。

    现在,人们通常将这一大派或这一不同的理路,称为“文明史观”、“文明史”派、“全球史”派或“文明观”等。其实总体上,就是主张用文明视野而非种族、国家的视野看待及书写历史的一部分学人。不过,由于,这一不同的理路,缺乏强劲持久的现实动力与社会大潮之助推,始终并未在西方取得过主导性的地位,甚至在拓展向所有社会科学乃至整个思想学术体系的过程中,显得步履蹒跚、进展迟缓。

    一个具有典型性的例子是,人们一谈起历史、或只要翻看一下各级学校的历史教材,便会发现,人类的历史,要么被描述成西方的或西方中心论的历史,要么便是被肢解成了一个个国家的国家史了。在西方实现与西式学术理路下,文明,即便是被常常提起,也根本无法成为梳理所有历史素材的基本理路与总体依循。在有了“文明史观”或全球文明史派的不懈努力后,虽说在历史界、尤其是历史理论与实践前沿地带,这种情景有了一定的改观,但关于文明的研究及以文明视野推动历史的重建,还差得很远。更不要说以文明视野更新整个西方哲学学术知识体系了。

    文明问题,没有获得其在整个学术体系内应有的至高地位、没有达到其应该达到的高度,除了思想理论界难以突破传统主流派的把持之外,更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尚没有形成强大的、足以改变世界的现实推动力(或堪称人类大道浪潮的举世力量)。因为,之前的世界,是一种典型的国与国关系基础上的国际世界。只是到今天,当全球化、区域化联盟(比如欧盟、自贸区等)、国际间合作成为大势所归时,世界性的文明交流对话浪潮,才得以变得日益壮大起来。

    “文明对话”,不是一种孤立的事件或小范围的短期运动,她是立足于和代表着的,是人类现时代及未来几百年以上时间的一种主流大潮,是一种新生势力改变西方主导旧有世界的澎湃力量。“文明对话”所立足与代表这种力量和这场运动,不是短时间就会退朝的,不是走着走着便会不了了之的。其最终是要重建一个新世界的!是要奉献给人类一个不同于当今西方主导下之现代文明的新文明的!是要彻底颠覆和重建一个兼容并蓄、真正属于全人类的文明化学问统系的!

    我们应该看到,这种新学问统系的全盘建立,一定是跟这种文明对话、交流、互鉴、融新的持久浪潮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的。甚至可以说,是文明化及文明对话的持久运动与强大浪潮,直接支配和决定着一个属于全人类学问统系的再生重建进程的。

    具体地,我们可以做一番预见性的推演,看看其在一步步地展开过程中,将会如何助推着中国、乃至全球的学界走出一番新格局、新气象来的:

    第一步,随着近几十年文明对话成为学界的一个热点问题,尤其是以联合国成立“不同(多元)文明联盟”为标志大力推动全球文明对话运动以来,一大批文明对话研讨会、论坛等的纷纷创建,不仅助推与引领了这项自觉运动的开展,也使得文明对话与文明研究的学术群体,逐步、或已经开始由“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

    这种自觉的、国际化的、超学界范围的、遍地开花的、日益壮大的持久运动,因这些国际组织和对话平台的创立建设,而出现了一种自发性与组织性紧密结合的全新格局。无疑,这是更加有效、更能形成合力的。可以说,这种起步,总体上比当年同处初兴期、同样开创了一个大时代的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那是有着不可比拟的极大优势的。有了联合国的这种高位指导与协调组织,有了这多种多样的论坛与平台,最起码,关注与研究文明、文明对话的学人们,便有赖以交流、甚至以文明之学、文明对话问题存身的栖居地了。这是这一运动,得以持久不断拓展与推进的一个基础条件。

    其次,当有着文明古国和当今发展中大国身份之中国,强力推出与全面主导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诞生以后,人类这场“文明对话”运动,便会因其在世界力量格局改变中所扮演的举足轻重角色,而开启一个国与国之“国际世界”转型为“新文明世界”的历史新阶段。

    分别而论:中国高举起了“文明对话”这个大旗,便拥有了这个时代最能赢得全球民心、最能聚拢和平和谐力量的一个法宝(或直白地讲是一种最适合为我所用的、足以抵消与瓦解美西霸权的、极得人心的国际化通用工具);人类“文明对话”运动呢,也会因这样一个日益强大、且急需话语力量之国家的强势介入与积极主导,从而会获得任何社会性国际组织、甚至联合国相关机构,都无法拥有的综合实力与内在能量。换言之,“文明对话”人士与相关国际组织眼下最需要的,是携手与绑定一种更为强大持久的国际同道力量;而中国呢,则正好能够借这一受到广泛推崇的人类新兴运动,历史性地在众多选择多极化道路的国家、组织之簇拥声中“上位”,并于更远的未来,为人类创新发展出一种不同于现代世界文明的新文明世界来。无论这两方面,是否足够地自觉,他们在根本上乃是互补性极强、目标一致的同道。

    我们更应看到,这样一个有着大合之道传统的当今大国加入进来后,不仅相关举办城市,会大力加强文明与文明对话的基础研究、综合资料库、院校研究机构、甚至集中展示展演中心的建设;也会在全国范围、乃至整个亚洲地区,掀起一种传统文化与文明对话运动相衔接、相促动的大潮。这将极大地有助于中国学界与社会,从“社”“资”对立、“中西之争”、乃至发展马列还是重归中华大道等一系列的纷争纷扰中脱身出来,从较低级别的文化建设领域、升级到文明传承开新的全新更大平台上来,为中国给世界贡献一个新文明的图景做出进一步的铺垫。

    第三,中国一旦举起了文明对话运动的大旗,便一定会在当今国际世界上,引来不同利益集团、尤其是更偏向于维护原有利益格局、更多采取强权霸权而非国际民主之阵营与势力的极大反扑。不要认为这是其的一大弊。这表面看去的负面作用,其中实则蕴含着一种对中华之学重建、对中华之道再兴的极大利。

    就像国家介入甚至主导文明对话运动定是有利也有弊一样,这种更多限于思想、人心、人文、道路选择意义上的反扑,反而会激发爱好和平与有着合之道传统的中国人,从自身的合和传统中挖掘与阐发新的思想理论。至此,中国学术思想界真正的春天便来了,中华主体学问及学问体系的重建便会提上日程,中华之道恢弘而丰富的一整套便必然地呼之欲出了。

    必需说的是,现如今,因为没有迫切问题的直接牵引;或者说思想文化的中西之争,还没有逼到一种有分有合两方国家,必须直接卷进来、不得不挑明根本立场的地步,所以呢,很多学者、文化人尚没有紧迫感和全盘抗争的意识。待到因中方要以主导国身份高举“文明对话”之大旗、而美西意识到这是中国获得及显示强大力量的致命途径时,“西风”之大作劲刮,挑动世界神经之思想理论的围堵围剿,便也会如这些年的军事、经济重返亚太一样,变得现实与急迫起来。所以可以认为,未来中西、尤其是中美思想人文交锋(甚至总体力量全面较量的核心支撑)的一个“核心主战场”,就在文明与文明对话上。而这种更高端核心、却也更远离军事、经济仗的竞争乃至“厮杀”,终归是更趋于和平与文明的,是我等与世界民众之所乐见的。

    第四,随着思想文化领域的“战火”,在世界范围内的不断蔓延与变得更加的炽烈,问题的焦点,便一定会逐渐地集中到究竟是要一个合、不同却大合的世界,还是要一个纷争不断、四分五裂、征战暴行肆虐的世界上来。而这,将使中华文明与中国人世世代代始终依循着的一整套中华之道,成为最终解决人类将向何处去的一把“金钥匙”。

    中华之道一出,不仅需要全面颠覆以哲学、科学为导引和基础建立起的整个西学,乃至整个现代知识体系(因为它们是完全不同两种系统构建,甚至可以说一种是构建、另一种都是不以构建思维与理路发展出的自然道统学问);更需要在理论与实践、思知与行用、上构与下为等方面,做很多很多的事(因为其是知行合一的、全员整体一统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中华的学问统系,需要全面有组织地重建;我们中华既有理路上的大道文明统系,也需要全面分明地铺展开来,更需要新的体系、制度、安排和一大批道化中华学人。一言以蔽之,一种新的学问统系、一个新的人类未来文明,需要开新出一整套利于大道文明与文明对话的学术及实践操作平台、各种作业面来。或许有朝一日,我们现如今的学术科研体制、大中小学教育体制、社科与自然科学分科体制、乃至院墙内闭门学问的学术理路等,统统都得进行彻底地改变与颠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本文被选入《国家文化月刊》2016年5月号
    2016/5/8 10:04:50
  • 朱老师的国学是完全颠覆传统观念的,唯有如此,中华民族才能走出解放之路。《国学通识十二讲》前四讲,基本上把朱老师的主要观点讲出来了,至于一些不明白的地方,那是核心技术要用专题讲解的。当代国学、新共产主义,是朱老师课程的重中之重。每一个朋友、同学都应该免费看完四讲,再决定要不要继续听课。《最核心的朱云川学堂》,也是值得一看的。
    2016/5/8 10:00:57
  • ------以后要有,恐怕也是“出海“、而非下海了吧,哈哈
    2016/5/7 21:05:06
  • 4楼雷渊默:
    -------早已下过,今后恐怕是不会再无需您操这个心了。
    2016/5/7 21:03:48
  • -------中道,在我看来,并非是一味地居中而行或者夹在两者的中缝间穿行。中道,一定是要居中而关照、携领两端两极的。这样,中道才能终成大道。
    2016/5/7 21:01:35
  • 呵呵,老王什么时候下海经商呀!
    2016/5/7 19:53:26
  • 中华之道,中道思想,呵呵。
    2016/5/7 19:41:44
  • 言以蔽之,一种新的学问统系、一个新的人类未来文明,需要开新出一整套利于大道文明与文明对话的学术及实践操作平台、各种作业面来。或许有朝一日,我们现如今的学术科研体制、大中小学教育体制、社科与自然科学分科体制、乃至院墙内闭门学问的学术理路等,统统都得进行彻底地改变与颠覆。
    2016/5/7 19:03: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