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批判刘亚洲的错误历史观
2016-05-04
字号:
    刘亚洲是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国防科大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2013年人民日报名家笔谈谈过《坚守神圣的“党性”》,组织国防科大摄制过《较量无声》,去年5月15日,还在《解放军报》上刊发过一篇长文,深刻反思甲午战争,并以史为鉴,力挺军队改革,顺便对部队文工团宋祖英演唱《好日子》现象进行批评。我应该相信他有神圣的党性,坚强的军魂,真挚的民族情感,启迪民智的自觉,也相信他有许多真知灼见。但是,我觉得刘亚洲的历史观、文化观、宗教观存在严重的错误,以他在朝野军民学中的重大影响力,其错误尤其需要批判。

    刘亚洲错误的历史观、文化观、宗教观散布于其公开发表的许多文章,这里仅就《中国: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批判其错误的历史观。

    《中国: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早可见于博客中国刘亚洲的专栏2006年1月5日,晚可见于博客中国精英的专栏2016年5月1日。时间跨度超过十年间,被转载数不知几何。博客中国精英的专栏中近日把他翻出,难免让人产生种种想法。

    《中国: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仅仅看标题,就可以看出刘亚洲对中国历史的概括性论题是多么的荒谬。如果中国的历史是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那么是否可以说,中国历朝历代,从后往前溯,一代恶过一代,一朝恶过一朝呢?比如:中华人民共国比中华民国恶,中华民国比清朝恶,清朝比明朝恶,明朝比元朝恶?中国的历史是中国人创造的,尤其是中国人中的精英创造的,中国的历史是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那么中国人中的精英是否改善从恶一代恶过一代呢?比如是否共和国的上将刘亚洲恶过民国上将韩复渠上将呢?之所以拿刘亚洲与韩复渠比,是因为刘亚洲为文化人出身的高级将领,查民国上将中的儒将,率先冒出一篇帖子的便是韩复渠。

    《中国: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开头,刘亚洲表明态度:“我是中国文化的继承者,也是中华文化的批判者。过去,我首先是它继承者,其次才是它的批判者。现在,我首先是它的批判者,然后才是它的继承者。”不错,不能无批判地继承,也不能无继承地批判,先继承还是后继承,先批判还是后批判,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继承优秀的精华的部分并予以升华,对流传下来影响甚大且阻碍社会进步的糟粕予以批判、改造,化腐朽为神奇。对于已经沉淀下去甚至趋于湮灭的糟粕则任其沉淀湮灭,不必刻意搅动使沉渣泛起。不能用今人的知识高度来苛求古人。

    “西方的历史是一部改恶从善的历史。中国的历史则是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这是刘亚洲崇西呲中历史观的高度概括性表达。如果说“中国的历史是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经不起推敲,把“西方的历史是一部改恶从善的历史”与“中国的历史是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对比更为荒谬。用抽象的善恶来叙述,岂不是西方从中国的现代到中国的古代,同时中国从西方的现代到西方的古代,世界在进行或完成一轮中西善恶转化,整个世界善恶守恒?

    那么,善恶的标准是什么呢?中西善恶守恒转化的具体表现是什么呢?刘亚洲说:“世界古代西方什么都禁,就是不禁人的本能。中国什么都不禁,独独禁本能。西方人敢于展示自己,既敢于展示自己的思想,又敢于展示自己的裸体。中国就知道穿衣服。给思想穿衣服。穿衣服总比脱衣服容易。”看明白了,不禁为善,禁为恶。以此善恶标准来衡量,世界禁毒反贪也是恶,吸毒贪腐不也是出于本能吗?党纪军纪国法也是恶,党纪军纪国法不都要禁止某些东西吗?以此善恶标准来检验刘政委的中西善恶转化结论也不对啊。比如民初以来,中国妇女不是也越脱越少了吗?清末民国以来,尽管有过国民党的“一个国家、一个领袖”,共产党的“一元化领导”,思想界不也比清、明、元开放多了吗?就拿言论自由来说,刘将军的某些言论与中央领导核心的声音有较大的出入,刘将军不照样步步高升,没有受到限制吗?如果给思想“穿衣服”,那么共产党人坚守神圣的“党性”,人民解放军官兵遵守“军规”也是给思想穿衣服。你共产党人的思想可以冲破神圣的“党性”,解放军上将的思想里可以没有军规?

    “西方鞭挞自己的黑暗,所以得到了光明。它的思想在驰骋。我们歌颂自己的光明,结果带来千年的黑暗。”是否符合事实姑且不论,逻辑上与“西方的历史是一部改恶从善的历史。中国的历史则是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的总论题自洽。可是,刘亚洲以下的论述马上用自己的矛攻了一番自己的盾。

    刘亚洲说:“黑格尔说:‘中国无哲学。’我认为中国几千年来没有产生过思想家。我指的思想家,是象黑格尔、苏格拉底、柏拉图,这些对人类文明进程有重大贡献的思想家。老聃,你说他是思想家吗?仅凭5千字的《道德经》能当思想家吗?且不说他的《道德经》有问题。孔子能算思想家吗?我们后人怎么审视他?怎么审视他的作品?他的作品从未为中国人内心提供一个可以对抗世俗权力的价值体系,提供的是一切围绕权力转。儒学如果是宗教的话,便是伪宗教;如果是信仰的话,便是伪信仰;如果是哲学的话,则是官场化社会的哲学。从这个意义上说,儒学对中国人是有罪的。中国不可能有思想家,只有谋略家。中国社会是个兵法社会。我们民族只崇尚谋略家。一个事业上并不怎么成功的诸葛亮被人反复的纪念着。他心胸不开阔,用人也不当。有资料表明他也是弄权者。但恰恰是这么一个人,被抬到了吓人的高度,这也是我们民族心灵的一种写照。”

    如果刘亚洲先生要论证“西方的历史是一部改恶从善的历史。中国的历史则是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给出的论述和论据应该是中国古代如何善,如何通过改善从恶,变得越恶了;相应的,西方古代如何恶,如何通过改恶从善,变得越来越善了。而刘学者这里给出的论述和论据却是中国几千年来没有产生过思想家,而西方则产生了一批对人类文明进步进程有重大贡献的思想家,至于马克思是不是对人类文明进步进程有重大贡献的思想家,刘学者没有提,也许刘学者觉得只有在坚守神圣的党性时才能提马克思,否则将石破天惊。这里刘学者已经暗中将“西方的历史是一部改恶从善的历史。中国的历史则是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这个本已荒谬的历史论题变成更加错误的历史虚无主义,彻底 否定了中国对人类文明进步进程的贡献。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坚定信仰是对党最好的感悟》,内容与国防大学政委的身份基本相称,不似那《中国:一部改善从恶的历史》离谱。可标题中对党的感悟总觉得有点用词不当。
    2016/6/25 23:23:38
  • (三)

    人民军队忠于党,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这个印刻在人民军队灵魂深处的鲜明标记,穿越历史的烽烟始终熠熠生辉,昭示着我们的初心。我们不能走着走着就忘记从哪里出发,忘记为什么出发。

    今天,在改革强军的大背景下,对党忠诚就要带头把自己的理想、激情融入强军梦,把自己的聪明才智乃至生命,无怨无悔贡献给改革强军的伟大事业。对党忠诚,当下首先接受检验的就是:是否积极投身改革、坚决服从大局,是否勇担当,敢作为。

    服从大局投身改革,在口头上说说很容易,困难的是改变我们的精神状态。处在转换更替的十字路口,一支充满变革精神的军队里,往往最先冲决的就是陈规陋习的樊篱,往往最先崛起的是一种精神。1946年,丘吉尔在五角大楼对30位美国陆军和空军将领说,我一直相信美国有足够的人力和物力扭转战争局势,使之转向对盟军有利的形势,但是最让人惊讶的是,美国培养了这么多出色的军事人才。这些将领不仅以出色的指挥才能赢得了战争的胜利,更以锐意变革、开拓进取的精神支撑了美国的崛起。

    国防和军队改革既是只争朝夕的事业,也是需要有长远思维和战略大视野的工程。衡量改革使用的是历史大尺度。这实际上是对一支军队战略创造力的考验。真正优秀的军人必须以永远崭新的眼光来看待面临的问题,需要有始终刀口向内解剖自我的勇气。真正的共产党员不是没有缺点,而是敢于给自己挑刺,敢于暴露自己的缺点和问题,敢于改正错误。

    作为军人,对党的忠诚信仰最终体现在敢打强敌的实战上。一支军队的忠诚度最终是要对手来检验。人民军队历史上,何时缺少强敌?在强敌面前,我们这支军队是以敢打、能打、善打,而铸就一座座高耸的山峰!敢打强敌,要有胜敌一筹的指挥技巧,更要有一种血性的硬汉气质,一种打死仗的精神,一种强者的姿态。这种精神气质的根源,就来自于对党忠诚;这种以弱胜强的力量,来自于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伟力!

    改革强军的征程上,无担当不忠诚。国防大学是我国最高军事学府,担负着为国家和军队培养人才的战略任务,必须开风气之先。以改革的劲风,荡涤嫉贤妒能、空谈误国之风,淘汰滥竽充数、琐屑颟顸之辈,打破资格、颠覆惯例,让人才脱颖而出。

    张国春,国防大学信息作战与指挥训练教研部原副教授、战役兵棋系统教研室原副主任。他矢志不移强军报国,带领团队成功研制我国首个实战化大型兵棋演习系统,终因积劳成疾,为强军打赢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去年8月,习主席亲自签署通令,为张国春追记一等功。“宁愿让生命透支,不能让使命欠账”,张国春这种强军报国的使命担当,就是当代革命军人对党忠诚的最好诠释。

    今天,面对复杂的周边局势,面对随时可能发生的下一场战争,我们舍生忘死、奋勇杀敌的精神、心理、气质准备好了吗?我们能打仗打胜仗的整体实力准备好了吗?面对这种诘问,我们唯有把对党忠诚的坚定信仰,把爱党、忧党、兴党、护党的愿望和决心,落实到强军兴军、谋战制胜的实际行动中,踏踏实实攻坚克难,义无反顾披荆斩棘,才能让源自灵魂深处的伟力凝聚为强军伟力,在改革强军的伟大征程上全面迸发。
    2016/6/25 22:59:51
  • 刘亚洲:军人坚定信仰是对党最好的感悟

    对党忠诚,是我军与生俱来的红色基因和血脉传承;是我军所向披靡的克敌法宝和胜利之本;是党员党性纯洁的生动体现和终极本色;是改革强军的源生动力和巨大引擎。

    (一)

    我军是在党的襁褓中诞生,在党的哺育下成长的。

    1927年8月1日南昌城头一声枪响,把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新型人民军队的壮举载入史册。三湾改编,成功地把党的组织植入军队肌体,奠定了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思想和组织基础,生成了我军独特的红色军魂和忠诚血脉。水口建党,“永不叛党”的庄严誓词标志着忠诚被作为终身信条嵌入党员的头脑。古田会议确立政治建军原则,使培育忠诚于党的革命军人成为发挥政治工作“生命线”作用的根本任务。从此,对党忠诚,内化为我军的红色基因和血脉传承。

    翻开历史,我军先后经历大大小小战争600余场,之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屡经挫折愈加顽强,高歌猛进决战决胜,最根本的就是有党的正确领导,靠的是一代代官兵的铁血忠诚。这种忠诚,写在茫茫草地,留在皑皑雪山,镌刻在闯关夺隘的激烈战场。有了对党忠诚,我军官兵方能在极端困苦、生死未卜的情况下,演绎血战湘江、四渡赤水等一幕幕战争绝唱,绘就“七战七捷”“百团大战”“百万雄师过大江”等战史奇篇。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战争年代,面临血与火的考验,对党忠诚,最直接、最庄严的体现就是不怕牺牲、视死如归。李大钊就义前,敌人为摧毁他的意志,竟让他上了三次绞刑架,可李大钊始终信念不改,用生命诠释了共产党员的风范。赵一曼在敌人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下,坚贞不屈,留下了“我的主义、我的信念,绝不更改”的永生绝唱。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黄继光用血肉之躯堵枪眼,邱少云在熊熊烈火中用生命换取战斗胜利,都源于他们有着对党忠诚的本色,进而迸发出源自灵魂深处的伟力。就像红岩烈士临刑前,写下的壮烈悲歌:“请转告党,我做到了党教导我的一切,在生命的最后几分钟,仍将这样!”

    在特殊的历史阶段,对党忠诚,有时可能会遭受各种磨难,甚至还可能会被误会、被错待、被冤枉。能不能经受得住,这是鉴别对党忠诚的分水岭。

    1938年11月,中共六届六中全会闭幕后,组织上找时任军政委的李先念谈话,分配他到八路军一二九师当营长,问他,从军政委降到营长,你有什么意见吗?李先念坚定地回答,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不久,毛泽东把李先念找去,问他,听说要你到一二九师去当个营长,有这个事吗?李先念作了肯定的回答。毛泽东说,这太不公平了。毛泽东又说,你到高敬亭那里去当参谋长怎么样?李先念表示听从主席的安排。随后李先念受命去新四军第四支队当了参谋长。

    革命前辈就是这样,对党忠诚绝不是挂在嘴上,而是深入到骨子里,落实到行动上。

    和平时期,对党忠诚面临的情况更为复杂。既有生死抉择的考验,又有各种艰难困苦环境、急难险重任务的考验,还有思想战线和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个人利益得失的考验。只有经得起各种考验,才能算得上一个真正的、忠诚的、合格的共产党员。

    当前,改革强军战鼓催征,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任务繁重而艰巨。习主席改革强军战略思想和战略部署,充分体现了新时期党领导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意志和要求。对党忠诚,是改革强军战略举措落地见效的根本保证和强大动力。能不能切实做到与党政治上高度一致、思想上高度认同、心理上高度依赖、感情上高度融合、行动上高度自觉,是检验每个共产党员党性质量至关重要的试金石。
    2016/6/25 22:54:26
  • 在刘亚洲看来,中国古代的老子、孔子、庄子不是思想家,近代的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不是思想家,现代的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不是思想家,外国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也不是思想家,只有黑格尔、苏格拉底、柏拉图这些人才称得上思想家。
          但在刘亚洲心里,中国一定有唯一一个思想家——刘亚洲。
    2016/5/20 12:02:27
  • 内揵第三

        君臣上下之事,有远而亲、近而疏,就之不用,去之反求,日进前而不御,遥闻声而相思。事皆有内捷,素结本始。
        或结以道德,或结以党友,或结以财货,或结以采色。
        用其意,欲入则入,欲出则出,欲亲则亲,欲疏则疏,欲就则就,欲去则去,欲求则求,欲思则思。若蚨母之从其子也,出无间,入无朕,独往独来,莫之能止。
        内者,进进说辞;捷者,捷所谋也。故远而亲者,有阴德也;近而疏者,志不合也。就而不用者,策不得也;去而反求者,事中来也。日进前而不御者,施不合也;遥闯声而相思者,合于谋待决事也。
        故曰:不见其类而说之者,见逆;不得其情商说之者,见非。得其情,乃制其术。此用可出可入,可捷可开。
        故圣人立事,以此先知而捷万物,由夫道德、仁义、礼乐、计谋。
        先取《诗》《书》,混说损益,议论去就。欲合者,用内;欲去者,用外。
        外内者必明道数,揣策来事,见疑决之。策无失计,立功建德。治名人产业,日捷而内合。
        上暗不治,下乱不寤,捷而反之。内自得,而外不留说而飞之。
        若命自来,己迎而御之。若欲去之,因危与之。环转因化,莫知所为,退为大仪。
    2016/5/20 8:50:37
  • 反应第二

        古之大化者,乃与无形俱生。
        反以观往,覆以验来;反以知古,覆以知今;反以知彼,覆以知己。
        动静虚实之理,不合来今,反古而求之。事有反而得覆者,圣人之意也,不可不察。
        人言者,动也;己默者,静也。因其言,听其辞。言有不合者,反而求之,其应必出。
        言有象,事有彼,其有象比,以观其次。象者,象其事;比者,比其辞了。以无形求有声。其钓语合事,得人实也。
        其张罝网而取兽也,多张其会而司之。道合其事,彼自出之,此钓人完全之网也。常持其网驱之,其言无比,乃为之变。
        以象动之,以报其心,见其情,随而牧之。己反往,彼覆来,言有象比,因而定基。
        重之袭之,反之覆之,万事不失其辞。圣人所诱愚智,事皆不疑。古善反听者,乃变鬼神以得其情。
        其变当也,而牧之审也。牧之不审,得情不明;得情不明,定基不审。
        变象比,必有反辞,以还听之。欲闻其声反默,欲张反睑,欲高反下,欲取反与。
        欲开情者,象而比之,以牧其辞。同声相呼,实理同归。或因此,或因彼,或以事上,或以牧下。此听真伪,知同异,得其情诈也。
        动作言默,与此出入,喜怒由此以见其式,皆以先定为之法则。以反求覆,观其所托,故其此者。
        己欲平静,以听其辞,察其事,论万物,别雄雌。虽非其事,见微知类。
        若探人而居其内,量其能,射其意也。符应不失,如塍蛇之所指,若羿之引矢。
        故知之始己,自知而后知人也。其相知也,若比目之鱼;见形也,若光之与影也。
        其察言也不失,若磁石之取针,舌之取燔骨。其与人也微,其见情也疾。
        如阴与阳,如阳与阴,如圆与方,如方与圆。未见形圆以道之,既见形方以事之。进退左右,以是司之。
        己不先定,牧人不正,事用不巧,是谓忘情失道。己审先定以牧人,策而无形容,莫见其门,是谓天神。
          
    2016/5/19 20:59:07
  • 捭阖

        粤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为众生之先。
        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知存亡之门户,筹策万类之终始,达人心之理,见变化之朕焉,而守司其门户。
        故圣人之在天下也,自古至今,其道一也。
        变化无穷,各有所归。
        或阴或阳,或柔或刚,或开或闭,或驰或张。
        是故圣人一守司其门户,审查其所先后,度权量能,校其伎巧短长。
        夫贤、不肖,智、愚,勇、怯,仁、义有差,乃可捭,乃可阖,乃可进,乃可退,乃可贱,乃可贵,无为以牧之。
        审定有无,以其实虚,随其嗜欲,以见其志意。
        微排其所言而捭反之,以求其实,贵得其指阖而捭之,以求其利。
        或开而示之,或阖而闭之。开而示之者,同其情;阖在,而闭之者,异其诚也。
        可与不可,审明其计谋,以原其同异。
        离合有守,先从其志。
        即欲捭之贵周,即欲阖之贵密,周密之贵微,而与道相追。
        捭之者料其情,阖之者结其诚也。
        皆见其权衡轻重,乃为之度数,圣人因而为之虑;其不中权衡度数,圣人因而自为之虑。
        故捭者,或捭而出之,或捭而纳之;阖者,或阖而取之,或阖而去之。捭阖者,天地之道。
        捭阖者,以变动阴阳,四时开闭以化万物。
        纵横反出,反覆反忤,必由此矣。
        捭阖者,道之大化,说之变也,必豫审其变化。
        口者,心之门户也;心者,神之主也。
        志意、喜欲、思虑、智谋,皆由门户出入。故关之以捭阖,制以之出入。捭之者,开也,言也,阳也;阖之者,闭也,默也,阴也。阴阳其和,终始其义。
        故言长生、安乐、富贵、尊荣、显名、爱好、财利、得意、喜欲为阳,曰“始”。故言死亡、忧患、贫贱、苦辱、弃损、亡利、失意、有害、刑戮、诛罚为阴,曰“终”。
        诸言法阳之类者,皆曰“始”,言善以始其事;诸言法阴之类者,皆曰“终”,言恶以终其谋。
        捭阖之道,以阴阳试之,故与阳言者依崇高,与阴言者依卑小。
        以下求小,以高求大。由此言之,无所不出,无所不入,无所不可。
        可以说人,可以说家,可以说国,可以说天下。为小无内,为大无外。
        益损、去就、倍反,皆以阴阳御其事。阳动而行,阴止而藏;阳动而出,阴随而入;阳还终始,阴极反阳。
        以阳动者,德相生也;以阴静者,形相成也。以阳求阴,苞以德也;以阴结阳,施以力也。阴阳相求,由捭阖也。
        此天地之阴阳之道,而说人之法也,为万事之先。是谓圆方之门户。
    2016/5/18 20:41:13
  • 《明医论》云:“疾之所起,自生五劳;五劳既用,二脏先损;心肾受邪,腑脏俱病。五劳者,一曰志劳,二曰思劳,三曰心劳,四曰忧劳,五曰疲劳。五劳生六极:一曰气极,二曰血极,三曰筋极,四曰骨极,五曰精极,六曰髓极,六极即为七伤,七伤变为七痛。七痛为病,令人邪气多,正气少,忽忽喜怒,悲伤不乐,饮食不生肌肤,颜色无泽,发白枯槁,甚者令人得大风,偏枯筋缩,四时拘急挛缩,百关隔塞,羸瘦短气,腰脚疼痛。此由早娶,用精过差,血气不足,极劳之所致也。”
        “忧畏者,生死之门,礼教之主,存亡之由,祸福之本,吉凶之元也。”
        “养性者,失其忧畏,则心乱而不治,形躁而不安,神散而气越,志荡而意昏。应生者死,应存者亡,应成者败,应吉者凶。其忧畏者,其犹水火不可暂忘也。”
        “太上畏道,其次畏物,其次畏人,其次畏身。故忧于身者,不拘于人;畏于己者,不制于彼。慎于小者,不惧于大;戒于近者,不悔于远。”
    2016/5/10 22:02:42
  • 观此文,老曹有进步,恭喜下!~呵呵
    2016/5/10 21:51:05
  • 中国的战略界,不好好学习人类战略灯塔的毛泽东思想,不学习“易道辩证逻辑大道”之“全真 毛泽东思想”,自作聪明地写什么西式框架下的“破书”,能有什么出息?

    另,刘文所讲到的军事“技术”和“信息化运作样式”的进步,和中国毛泽东战略思想的先进,是为两个不同层次的问题,后者一般处于主导地位。
    2016/5/10 21:07:32
  • 刘意识到中国的文化问题,但是没有说清。

    刘看到西方文化的长处,但是不知其短处。

    既不知己,也不知彼,由此必然方向不明,遑论解决方案?

    刘主要是一个“半武化文人”,和阿乔、金一南等差不多。
    2016/5/10 20:58:42
  • 刘匍匐在邓文盲脚下,除了对儒教的认知有清醒外,对西方和中国文化的认知都很偏狭,更不要说全面和辩证了。

    具体讲,就是逻“辑逻不清”和“知识结构”贫乏,受困于马克思西化辩证思维框架下,易道战略思维较差。

    刘和阿乔一个样,这样的人在中国的战略界处于普遍现象,根本在于没有“逻辑体系”依托,如此的所谓辩证法就是“然并卵”!

    须知,“马克思辩证法”只有在毛泽东易道战略体的逻辑体系支撑下,才能发挥作用。

    离开毛泽东战略思维之逻辑体系,缺乏必要的全观的知识结构和多维的一线战略实践经验,基本限于儒化思维框架下,非但是中国主流学界的通病,也是很多战略界人士的通病。
    2016/5/10 20:55: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昔孔子述而不作,其开创的儒学却成为中华两千余年的显学。现有曹耀成,湖南某县一中学数学老师,既无对现有理论的权威解读,更无新创宏大理论体系,愿以孔子为师,在草根网开博拿偶有的思想情感与网友交流。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