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蚁族、蜗居、房奴:城市化魔咒的颠覆
2016-05-03
字号:
    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找不到我的家。

    在人来人往的拥挤街道,浪迹天涯。

    我身上背着重重的壳,努力往上爬。

    却永永远远跟不上,飞涨的房价。

    给我一个小小的家,蜗牛的家,

    能挡风遮雨的地方,不必太大。

    这首歌的发布于1992年,距今已经有18年了,正值台湾新台币对美元大幅升值,股市暴涨暴跌,房价飞上了天之时。歌词中的青年背着重重的壳寻找向上攀爬之路的艰辛和窘迫,活脱脱是今天北上广深青年们生活状况的鲜活写照。

    高智、高能、低收入、群居,在北上广深很多角落都聚集着这样一群群青年人。蚁族、蜗居是对“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典型概括,使他们成为继三大弱势群体(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

    房价飞涨、货币贬值、居无定所,蚁族、蜗居人正承载着中国有史以来最快速的城市化进程的阵痛,按照目前的城市化速度,到2025年,中国将有大约10亿人居住在城市之中,届时中国将出现两百多个人口超百万的城市。与超速的发展相对应的是人口激增对城市带来的沉重的压力,其中包括土地矛盾、无法承受的高房价、能源及水资源矛盾、垃圾处理、交通秩序等等压力。虽然慕雨对中国完成GDP的发展目标并不怀疑,但GDP和大多数人的生活感受却是两回事,GDP可以通过高科技的利用、重复的建设和毁损、甚至货币的超发等多管道实现,但是,这些被实现了的GDP却造就了人们生活的苦难,所以,是GDOP为人服务还是人为GDP服务,不仅是一个商业伦理的问题,更是一个生产关系、社会秩序能否维系的问题。

    慕雨认为,房价越来越来高,除了货币超发经济结构失衡的主因外,还是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经济秩序错乱、经济景象斑驳陆离的回光返照,具体来说,有以下两点:

    社会资源配置的赢者通吃规则的广泛盛行。跨国企业、国内大企业、行业垄断企业几乎吸纳了产业发展的所有机会,导致了处于二三线城市的中小企业丧失了生存的空间,甚至是衣食住行等基本物质供给,都来自垄断企业的“赋予”。所谓二八法则,是20%的企业占有80%的市场获得90%的产业利润,就必然导致80%的处于二三线城市的企业无法获益或者失去发展机会。既然在当地就业和创业的土壤已经板结,又如何挡住青年人背井离乡奔赴北上广深谋生的步履?

    城乡劳动力供求市场的全面失衡。企业和企业的竞争体现在谁愿意出更高的工资,员工和员工的竞争则体现在谁愿意接受更低的工资。城市工作虽然“绝对工资”水平很低,但相对于农村的种地收入依旧有十几倍的收益。所以,一边是农村土地被抛荒,一边是排队进入城市劳动力市场的农村劳动力大军。中国经济飞速增长的秘密在于,原先在农田创造每月200多元价值的人,现在创造每月万元价值,但是这些万元价值不是流进了创造者的口袋,而是进入企业、政府和国外消费者的口袋。

    不均衡的劳动力供求市场导致收入分配的两极化,造就了1%资金资本供给方和99%消费需求方的错配和对立,这种错配使大量的商品供给失去了需求的接盘者,没有需求,实体投资就日益干涸,而大量的闲置资金要实现资金时间价值就不得不进入房市,于是,房产价格一翘升天,造就了飘零的蚁族部落、蜗居的工薪族群和寻根的房奴阶层。

    这无疑是一种十分典型恶性再分配,将“九九”族进一步压榨,而“一”族则资金进一步过剩,资产进一步闲置,如此循环下去,经济增长的过程就必然是物奴役人的过程,GDP将不再是一个靓丽光鲜的荣耀,而成为恶之花,痛之源。

    近两年,北京市三部门联合发布和修订《出租房屋人均居住面积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并且接连进行集中治理群租房, 甚至设立举报奖励。不论这种措施是出于怎样考量,但就心理层面而言,实则是对蚁族一族的再驱赶和对蜗居一族的精神鞭笞。在慕雨看来,这种以行政管制代替市场选择的行为,不仅是头痛医头、脚痛治脚的又一翻版,而且在客观上造成了歧视弱势群体的社会效应。试问,被鞭赶到城市一隅,被迫成为蚁族,蜗居,房奴阶层的,是整个社会管理体系的问题还是弱势群体们自己的问题?当潜在问题被演绎成刺人眼目的景观后,首要该追究的,究竟是谁的责任?

    蚁族,蜗居,房奴问题,是城市化车轮快速行进中螺丝的脱臼声,解决的好,城市化进程顺利推进,解决不好,城市化进程将成为陷阱,印度、菲律宾、拉美的城市流民现象就是前车之鉴。远的不说,如果中国人口城镇化率以每年超过1个百分点的速度增长的话,到2020年中国城市还将吸纳从农村转移出的3亿左右的人口。虽然全世界超过一半的起重机都被利用在中国的建筑工地上,而中国每年新建的房屋面积也占到世界总量的50%,可是,不是房屋太少了,而是房价太高了--相对于普通收入群体而言,天价房不是给“人”住的,而是给“鬼”留的。

    房奴问题将会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存在,但蚁族、蜗居问题则急需要解决,慕雨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过程必须是一个经济结构的整体重建过程,但不论怎样构建,承重主体都应该包含以下几件:

    必须打破中低端产业的二八定律,让衣食住行类没有特别技术含量的产业实现企业间均衡化属地优先发展;

    必须保障农村低收入人口的最后生活兜底问题,当前以土地入股方式实现身份置换获得生活保障,就是在以土地流转来提高农业生产水平和生产效率的同时,对农民权益保障的一个相对可靠的举措;

    必须进行深层次的收入分配改革,大幅提高工薪阶层的“绝对收入”水平,以实现在消费环节供需之间的良性循环。

    而对于当下房产租赁市场的供需脱节,不妨通过以下方式逐步解决:

    1、以政府采购的方式低价收购闲置房产然后廉价出租,加大租赁房源的供给和进行市场价格调节。

    2、由银行回收包括地产商在内的不良贷款房产,以低于市场价出租提供租赁房源同时调剂租赁价格。因为银行的贷款大多是以不动产为抵押,回收房产用于租赁,既冲销了坏账,又增加了利息收入,而银行通过跨界经营,还可以大大提高资产保值能力,为银行业的转型升级提供条件和载体。

    鲁迅在小说《故乡》中有一段话:老屋离我愈远了吗,故乡的山水也都渐渐远离了我,但我却并不感到怎样的留恋。我只觉得我四面有看不见的高墙,将我隔成孤身,使我非常气闷。这正是今天的蚁族们的真实心理写照,但是历史的车轮已经碾入21世纪的广阔时代,在地球村中,更容不得那将人人隔离成孤身的墙的存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掠夺百姓是现实.有人要死,就让它疯狂吧.
    2016/7/20 8:42:25
  • 朱正阳:
    //【管中窥豹---博弈中的“重新洗牌”及其它】读侯慕雨《蚁族、蜗居、房奴:城市化魔咒的颠覆》及评论感言:
         打牌、打麻将为讲究公平,每一局之后,都要重新洗牌;为防止舞弊,还要求轮流坐庄;为破解一方顺风顺水“通吃”,还要求换位.....
        当社会有钱人越有势、有势越有钱,贫富悬殊加剧,不平等、不公正随处可见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重新洗牌呢?..... //==

      重新洗牌也避免不了谁谁的牌好牌差,国家设一个大赌局,能够拥有赌牌资格的还是有钱人,那是有钱人与有钱人之间的重新洗牌,没有穷人啥事。因为穷人连起牌的机会都没有。
    2016/5/4 7:37:57
  • 改开以来的当政,为何不竭余力的保驾房地产冲高天价?以民为本指的是部分人还是大部分人?如是部分人,以竞价炒高房价腾飞,无疑是高策,如是指一国人,以民为本的说词无疑是欺世盗名的虚话。
    2016/5/3 21:32:08
  • 博主的建议是在”与虎谋皮”。房泡泡就是房奴主一伙疯狂印钞吹出来的,你还建议它们又低价收购+廉价出租?怎么可能?简单的说,印钞机就是转移财富的工具。房奴主们印钞吹房泡泡,就是利用这套印钞系统抢劫老百姓的口袋,劫贫济富;而低价收购+廉价出租的建议是让印钞机为穷人印钞抵消房价上涨的后果,这就是反方向的转移财富。你自己说这怎么可能?除非变天了,人民当家作主才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中国的出路只有一个,就是革命。
    2016/5/3 21:13:12
  • 有人早就说过,房价上涨是近20年来中国社会贫富、地区和城乡之间急剧两极分化的罪魁祸首,房价上涨的背后是包括政府在内的当今中国第一大强势集团——房地产资本利益集团,其成员包括房地产开发商、房地产投资商或投资者(房东)、房地产中介商、房贷银行、房地产信托投资商和政府。正是这个房地产资本利益集团把房价炒高并由此把中国社会的三大差距急剧拉大的。比如,同样是直辖市,上海的房价是重庆的5倍,这样巨大的世界第一的地区差别,就是房地产资本的一个杰作!参与其中的各级政府难道不感到半点羞愧吗?
    2016/5/3 20:41:25
  • 现在中国房租大涨的是在深圳、广州、上海、北京,正是房地产价格最高的地方,政府那里可以入市购买极高价的房地产来出租,太浪费国家金钱了。
    我在下面的“官僚家族利用新自由主义与宪政模式向右转”的评论中有提到中国的房地产,中国官僚家族的天量财富就是在房地产上,现在他们正在出逃,要把天量财富转移到西方各国的房地产。
    如果数额太巨大,他们就会领教到西方各国的“专政”,把他们购买的房地产变相没收都不出奇。
    2015年是我的心情和健康最差的一年,这两个月已经有所好转,因为我已经看到曙光。中国的“改革开放”,在“改革”方面是注重基层的治理,中国必须发展成为各方面都正常的国家。在“开放”方面,最主要的是向人民开放,重视人民的意见,人民的参与。中国官员现在时兴在就任时向中国宪法起誓,首先当然要保证中国人民的宪法权利。
    下一步就是如何在中国“特色”下,实行中国的民主选举制度。
    2016/5/3 18:58:01
  • //1、以政府采购的方式低价收购闲置房产然后廉价出租,加大租赁房源的供给和进行市场价格调节
        2、由银行回收包括地产商在内的不良贷款房产,以低于市场价出租提供租赁房源同时调剂租赁价格。因为银行的贷款大多是以不动产为抵押,回收房产用于租赁,既冲销了坏账,又增加了利息收入,而银行通过跨界经营,还可以大大提高资产保值能力,为银行业的转型升级提供条件和载体。//==

      善于发现问题不能证明理论家的学术水平高明,善于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才能证明理论家的学术水平高明。
      1、政府低价收购闲置房源不切实际,房地产不会答应。加大租赁房源供给会产生竞争,政府是干不过个体的。因此,政府即便是能够低价购置房源,不过是把政府资金沦陷为房源囤积而已,很快,房地产过剩又会卷土重来,政府收购闲置房源要收购到几时?
      2、银行回收房地产的不良资产以房屋作抵的话,那么房地产的房屋就会高企不下,银行被过渡的抵销了债务,而房地产搞活之后,新一轮过剩重新上演,造成原有房价一路下滑,银行囤积房源得不偿失、苦不堪言,这会为银行带来难以预测的风险。关于银行回收的房子究竟能否用于租赁,那可是不确定因素,与城市那些租赁个体竞争,银行是干不过的。因为银行回收的房子是大套间,商品房来的,能够出得起租金的农民工并不多见,蚁族、蜗居之所以形成,是因为房租便宜。
    2016/5/3 15:05:51
  • 一派胡言!
    蚁族,蜗居,房奴:一群根本不属于大城市的外来户,他们根本就不属于那个城市……
    看看那些城中村的拆迁户,哪个没有几套房产外加大把的拆迁补助金啊!
    2016/5/3 12:04:59
  • 马克思150年前就预见到了资本主义因贪婪而致的各种荒谬,今天,这种荒谬已经令人无法容忍!人类必须回到社会主义道路上来!
    2016/5/3 11:31:06
  • 一方面能够产出很多,另一方面却无法得到,不得不少生产,这是荒谬的。资本主义本身就是荒谬的。
    2016/5/3 11:29:25
  • 如果说早期因为资源无限性资本主义自由竞争创富尚有它存在的合理性,当今,它已经是罪恶的根源了。
    2016/5/3 11:28:31
  • 资本主义的本质就是按资分配,且财富自动聚焦于少数人。
    2016/5/3 11:27: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任上市公司投资总监、产业投资促进会副会长及杂志社长总编。现从事社团组织的大金融研究和实体服务,同时兼多所财经学院金融副教授。传媒策划人,投融资咨询师。主张用宏观的视野看具象、用常识的逻辑解难题,将繁复变简单、将曲折变直接。联系邮箱:muyu500@163.com, 欢迎多元合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