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经济学难不难?
2016-04-03
字号:
    对于这个问题,中国的一些以经济学家自命的人早已作了回答:经济学并不难、经济学就这么几条。我是持相反看法的:真有创见的经济学是很难的。那么经济学到底难不难呢?人们或 许以为,经济学难也好,不难也好,跟大众甚至学者又有何干系?是否真的如此呢?对于这些问题,不妨观察一下实际状况。

    现在的经济学,已经分化成了诸多门类。属于应用型的经济专家中,有两种人是很受一些大公司器重的。一是公司财务管理专家、二是社会经济和行业走势分析预测专家。有的还被冠以 某某大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的头衔。尽管其中也有一些人干得算不上成功,就如从事其他行当的人必定会有失败者一样;总体而言,要成为这样的专家必须有真才实学,决不是发发空洞议 论、吹吹牛能成事的。世上也绝少甘受愚弄的傻子公司。这样的专家的学业基础是什么呢?是会计学、金融学等应用经济学。

    当我国的一些企业力求在各重要方面达到世界先进企业的层次,邀请在国外大公司或重要公司任职的财务管理等专家来讲课,是相当重要的举措,也颇受业内人士的欢迎。绝大多数人自 然也承认,这样的讲课者的学养和专业水准,显著高于中国同行。国内从业的人士要达到或接近相同水准,须付出巨大精力。与此种现状密切关联,人们也普遍承认,国内包括会计学、金融 学、管理经济学等学科的应用经济学,与先进国家相比明显处于较低水准。无疑,当今世界,各门应用经济学处于快速发展中。国内的经济界实务人士,真能够称得上基本掌握了高水准的应 用经济学并用于指导实践,也决不是轻易能够达到。

    社会生产和社会生活发展、演变至现在,对于社会各领域的众多专业人士(包括现代管理人员),掌握相应的应用经济学,已经是要掌握的基础知识的重要方面。换言之,发展很快的应 用经济学已是范围很大的普通大众要掌握的基础知识。至于无论那一门应用经济学的研究上,真有新的学术成果,难度更是可想而知。

    上面所讲的经济学,是经济学中应用性很高的学科。其重要特征是:这些学科所涉及的知识,与具体的操作和经营问题密切相关。会计学、金融学、经济统计学等学科是如此,管理经济 学、市场调查、企业兼并或资本运作等更专门的领域,操作性就更强了。同样地,绝大多数人也不会认为,这样的应用经济学不需要深入探讨,只是大路货而已。

    学术性更强的经济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研究成果是可供观察的重要例子。不管人们是否认为迄今为止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奖成果都够得上顶尖水准,其中的大多数属于经济学的 独创性成果,当不会有重要异议。不必多说,这样的学术创新是极难的。学者和普通大众中发出的感慨:中国人多少年之后才可能有获奖希望!也是看到了经济学的真正创新之难。事实上, 当今中国号称经济学家的众多人士,学术上从其正面意义看,至多是向别人传授一些常识,其间往往夹杂着自己的种种谬误。那里有什么属于自己的学术上创新之见。

    如果真是把经济学作为科学来对待,事情原本就是如此。就如对待其他各门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一样,谁又能说出使人信服的经济学并不难的理由呢?

    那么为什么又有一些人认为“经济学并不难”、“经济学就这么几条”,并且这类看法也得到大众中一部分人的共鸣呢?

    第一种情况是,人们将经济政策人为地拔高为“经济学”。普通大众确是既有资格也有能力对大多数经济政策进行评价,并表达自己的取向和态度。经济政策及其变化既事关大众的切身 利益,经济政策也确实重要。经济政策也与经济学有某种联系。但是,这决非意味着可以抹平“经济政策”与“经济学”两者客观存在的界限。

    第二种情况是,当人们实际只是初步搞懂了经济学的某几点原理,甚至还只是了解一点经济学的皮毛时,却以经济学的行家里手自居。虚假的名人效应使一些人自感已经真够得上经济学 家了,普通大众中一些人目空一切的作派,更使这类人飞扬跋扈。

    第三种情况是,一些人对某些重要经济原理采取庸俗化解说,却还极度自负地认为这是高水准理论的体现。例如,一位被捧为“中国当代顶级经济学家”,就认为“大学学费要提高,通 过提高的学费,以增加更多的奖学金和助学贷款,来解决穷人上学的问题。”且不说“高学费反而有利于解决穷人上学”,究竟是真天真还是假天真的天方夜谈;从学术上讲,更需关注的是 这种看法隐含的前提:教育产品也需完全彻底地以市场价格出售。

    诚然,商品价格与供需状况的密切关联,是市场经济的突出标志和基本背景;绝大多数种类的商品价格在市场竞争中自然形成,是市场经济的本义。但是,尽管大多数教育产品也是由消 费者购买的,迄今为止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史明确无疑地告诉人们:教育领域、教育产品从来就不是以典型的自行承担盈亏的公司方式运行的。除了国家的财政类型补贴之外,发达资本主义 国家来自外部的个人或其他社会主体的巨额捐款,是这些学校支出来源的极重要部分。西方一些大学每年募得高达数千万、数亿、甚至数十亿美元的捐款,这样的资金来源状况,必然会对收 取的学费额的确定发生重大影响。确凿无疑的事实表明:现当代社会,试图单纯调节学费高低、以纯市场化方式形成教育产品价格(学费),来实现教育的理性发展和合理布局,完全脱离社 会实际。实际上,任何重要的原理和社会秩序、社会规则的产生,都取决于事物本身必然的演变趋势,因而也必定有自身的边界。不管人们起劲地挥舞的是老教条还是新教条,试图以某一贴 药方包医百病,难以逃脱失败或碰壁的命运。就这个问题而言,市场机制的廉价说教者,是把一般经济原理和总体趋势,等同于解决具体经济问题或社会问题的政策方案了。

    第四种情况是,人们以相当有限的、狭隘的常识和经验来评判自己几乎不懂的经济学。从思想资源讲,其中有些人使用的是早已过时的旧教条,另外一些人所得意的是新教条。虽然如此 ,其中的一些人却厚着脸皮,摆出一付什么都懂的救世主架式。

    第五种情况是,即使人们所讲的并非全然不对,往往也不过是一些常识或老生常谈而已。其实,社会的实际进程、大众和经济实业界人士的实践,早已远远地走在了他们的前面。以著名 经济学家自居的名人们,其学术研究却并无什么重要成绩;其中的大多数人,本来就和学术研究不沾边;很大程度也脱离了社会实际;发发空话、大话、耸人听闻的话,倒真成了其特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祸乱之根,私欲不满,而不公者为甚。亡国之变无不为天下不公而起,无不为德行崩坏而生,世之历次战争大多利益之争。公者,公私分明公平者也。

    公者并非共产,私者并非无公。
    公能平抑私祸,私能填满不公。
    公为私有保障,私有才能充公。
    公多私少难管,私多公少难公。
    公者自有公理,私者天下为公。
    公平人类伦理,私歪人心不公。

    故,今之为国者,当以经济治国方略为主,巧施物欲之政,妙动经济机关,此乃当今治国之法宝也。

    社会财富公私分明、蓝白灰黑贫富合理,乃社会稳定基础、国之繁荣基本、世之和谐基石。

    无为之治久远,则有为之政少出。有为之政老道,则无为之治悠长。

    惜哉!华夏远古之无为之治睡之甚早而至今未醒!神州社会有为之政出之甚晚而至今未现!致使当下社会国大滋昏而无法唤醒,当下之世罪孽深重而难以拯救。

    圣人有知,不可不说。

    理学出世,恰到好处。

    政经之德,国之大德。

    经济之政,世之要政。

    民主管人,精图管事。

    精图经济,迫在眉睫。

    经济精图者,务必含俊伟于平凡之间,隐申韩于黄老之内,藏儒于表、熟理于心,果敢施政—削平冒进,理智精图—平抑营生。

    精图得道之人,大智大勇,救世之主,当今世界之真圣贤也。
    2016/4/6 16:50:31
  • 圣人眼目清白,精图一计出台。天下暴政只此,法度当中例外。
    山高容易崩倒,树大自遭风雷。营生还需人管,经济治人心黑。
    财富冒进凶险,过限务必削尖,削尖理论德行,理道当中显见。
    仗义疏财风光,着削自该荣耀。为民献出真爱。理道德行修好。

    削尖标准伦理,多余从公本来,穷富均能接受,钱多强制散财。
    公平合理经营,无垄无断无黑。快者精神满足,慢来平衡心内。
    短跑脚前脚后,穷富竞争后先。百业千行自律,家国秩序归焉。
    削尖自然之理,用之天下归正,考验经济智慧,只此一招为赢。

    智慧能力有限,人类不是神仙。物质享受过度,忽略精神层面。
    追求物欲痛快,忘记自己祖先。当初清静社会,恰好人类家园。
    摇篮何等美好,满眼碧水蓝天。地有德行生我,我修德行报焉。
    修行强制控欲,避免生计风险。命运自己把握,谨防文明跑偏。

    中华地广人多,理当修身养性。国之资源薄弱,避免盲目竞争。
    文明来之久远,文化源远流长。理道德行修好,足可礼遇四方。
    浮华实不可取,精神财富无价。虚荣自正归隐,一统太平天下。
    发展平稳推进,特长有序缓图。经济重归理智,永远文明乐土。


    凡此诸多愿景,非无为之治难以保证。

    未来理想社会,无精图之政无法到达。

    营生有德,万物祈福。天下清净,人心自敛。

    政治治国在玄,经济治国易妙。前者持重,后者关键。

    经济玄妙之政,现代治国之首德者也。

    民好管而治政难,经济妙政更亦难。乃精神易满、物欲无边所致,人之本性使然。民多私心,官多私欲,人类社会发展延续之症结所在。
    2016/4/6 16:50:22
  • 今者,人之世,祸大莫过私欲,乱起天下不公。
    贫富差距之大,亘古未曾有见。行行业业招垄,贵贱高低买断。早走一步逞强,迟来水尽鱼干。财豪巨贾多有,饿死穷人路边。
    经济竞争无序,掠夺花样翻新。数字经济游戏,常人难以靠近。纸币发行无数,借贷坑害人民。金融政策倾斜,往往背离良心。
    凶资恶本施威,搜刮百姓资财。财经信息招堵,牵连政治舞台。人本同根同种,不能平等博爱。结党营私取利,善人良心变坏。
    地球趋于拥挤,经济一体社会。邻里盲目攀比,强弱相互挤兑。互通恐难互有,互利难以互惠。冷暖真假实战,无非钱财金贵。

    双手原本财富,而今规则迥异。体力难改贫穷,脑力胜过体力。
    穷人越过越穷,苦人无法翻身。富人越过越富,往往为富不仁。
    商业竞争过度,信息泄露秘密。为商政策不仁,经济德行不义。
    全球经济泛滥,世道终须改变。差距公平尚可,穷富悬殊凶险。
    此为大凶!灾难也

    以上诸多肘制,经济病态出现。人类存惑存疑,其中奥秘难辨。醒而未清者有之,明而不白者多见。再不及时醒悟,社会矛盾显见。悲哀尚可同情,灾难就在眼前。精图之政不出,迟早地覆天翻。
    2016/4/6 16:49:08
  • 今者,人之衣,化工燃热之料多矣,少见真丝实棉之纯料;人之食,不洁器具填料之市品,少有五谷鲜肉之俗物;住之房,冰冷高危之悬楼,取代夯土厚木之草屋;行之车,风驰电掣之铁器,再无靓牛丽马之车辕;人之交流,电波振动之影音,少见劳燕传情之书邮。
    克勤克俭之品渐失,盲目攀比之风日盛。生存条件彻底改变,身心舒服享受无边。为虚荣,积劳遂心者有之,奔波亡命者多见。致使人心浮躁,物欲横流。
    成功者精神日见空废,失败者幸福之感全无。
    悲哉!悲而不觉。

    今者,人自身,劳动撇开锹镐,背扛不用肩膀。种地丢掉牛犁,写字抛开纸笔。手脚不得劳累,腰身难以舒展。遮挡日月之光辉,隔绝天地之灵气。不经风雨之辛苦,少有四季之熏陶。再无暑热之烦,远离冬寒之恼。亲近自然之心少有,贪图享乐之风日强。人之慵懒过分,古人未曾有之。身心自在无比,动物羡慕至极。
    然者,终未见世之男子俊伟奇秀、体健安康,终未见世之女子花容娇美、气血充盈。却只见国人日渐憔容、频发病膏,庸医林立、病院人满。奇症菌毒倍出,富贵病态出现,而强医猛药难以出世不能及时拯救苍生。
    人类肉体开始退化,种族进化受到威胁。
    哀哉!哀而不醒。

    今者,人之处所,环境破坏严重,浪费耗能巨大。
    折损地表而让山河改色,伤害地壳而使水土失真。粪便溺倒江海,毒物弃于田园。肆意排放,污染天空。千植难生,万籁不宁。
    残次充斥,反复耗能。假冒伪劣,残害众生。枪药捕猎,竭泽而渔。翻土开矿,凿山取石。碳煤耗竭,油气破坏。地球家园,岌岌可危。
    可用能源几近枯竭而新生能源难以补给,人类生计朝不保夕。为争利益,起兵内讧者比比皆是。资源之争,刀兵相见者屡见不鲜。
    败家祸国者众,欺世骗民者多。官不能自制,民难以自敛。
    此为大不吉!灾害也。
    2016/4/6 16:48:49
  • 经济篇

    吃喝拉撒繁殖睡,动物生存之本能行为。

    经济,经营生计者也。高级人类精心营生之所以然。

    人类初期,自然随性,伸手拿来,原始生计。

    古代人类,简单生计,随意营生,粗放经济。

    现代人类,政经社会,手段技能,掠夺经济。

    理中道有变,经世济民也。经济乃当下人类五行道中之关键。

    人类经济社会,主要矛盾经济。经济来之有理,道里生克经济。营生关系天人,经济起自科技。经济牵扯政治,政治影响经济。

    经济遵道明理,天地为之一新。经济发展过度,天灾地祸来临。
    经济平稳持续,人心安然自敛。经济过渡泛滥,家国灾难无边。
    不图营生之政,身外财富过度。政治走向复杂,社会问题无数。
    不出难得之物,没有刻薄之政。巧施精图之政,避免物欲滋彰。

    政经之论,国之气血。

    人无气血则死,国无政经则亡。血气失调不强,政经不图不旺。

    政治治国是根,经济治国为本。

    政治搭建舞台,经济人类大戏。

    事物发展,缓急有度。缓而不前,快而不进,自然发展之理也。

    而今,人类营生行为过度矣!经济活动方式冒进矣!

    个人,物欲泛滥显现,私欲纠纷易见。
    族群,超前多想取利,落后不甘迷离。
    社会,掠夺竞争激烈,穷富不公纠结。
    国家,快者经济危机,慢者危机经济。
    经济活动跨越,世之财富骤涨,因何世人富而不觉贵,贵而不觉显,温而不暖,饱而不快,娱而不乐,乐而不爽,平静亦不得安生呼?

    官者不得其所以,民者不知其所然,仁者纳之,智者闷之,有识之士凄然概叹之,文人学术智囊束手无策。

    为何富而伤人,物者害人?经济发展德行失常矣!而有为之政迟而不出,使然。

    岂非如是呼?
    2016/4/6 16:45:50
  • 所有的经济学说全都是自欺欺人的假说,最多是小部分正确。
    2016/4/3 17:35:57
  • 在中国基本上只有经济学人(学习已有经济知识并教学的人),有极少数经济学者(掌握大量经济知识并能够应用的人),但“经济学家或政治经济学”(能够创新系统经济理论的人)只有一人。

    但对经济话题能发议论的人几乎是遍地开花。
    2016/4/3 11:33:19
  • 至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则是“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分支学科罢了。谈论的是“在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前提条件下,政治如何按照经济规律管理经济”的问题。

    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从教科书上看是包括“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两部分。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局限性,先不说其的理论对错与否,就其研究的这两部分,当今世界各国的社会制度基本上全都用不上。因为现在全世界各国,除了朝鲜古巴外,全都是由两种或两种以上社会制度混合而成的“混合社会制度”。所以应用起来就很不顺手。即在任何国家的即有资本主义成分,也有社会主义成分、还有封建主义和共产主义因素的“混合社会制度”国家里应用都难以做到“自圆其说”。这也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被边缘化的根本原因。即缺乏符合现实的应用性,也就失去了存在意义和价值。
    2016/4/3 11:18:02
  • 政治经济学,只际上是“政治学”关于“管理经济运行体的部分内容”,与“经济学”的有机结合统一。

    这就决定了“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必须是由这两部分组成。即:一是要研究政治如何管理经济活动;二是还要研究经济运行体的内在机理和规律性。

    由此也就可以推出“政治经济学”这个概念的简单定义就是:“政治经济学是研究总结抽象概述政治如何按照经济规律管理经济的跨领域学科。
    2016/4/3 11:07:18
  • 纯种的经济学,是一种冷血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和学问。其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等的实现局部经济利益的目标,其没有政府这个“大公有制组织体”的对自由市场经济的“组织管理、规划计划、调节调控、监督约束”的人文关怀。

    按照“纯种的经济学”的无政府主义的放任自流走法,就好象上海深圳的房价那样可以随心所欲想怎么涨就怎么涨。因为按“纯种经济学”的关于商品交换“供求关系理论、竞争法则的市场定价理论”等,上海深圳的房价大涨是符合经济规律的。但这也就是经济学本身的重大缺陷所在。

    所以,才需要政府=政治参与管理经济活动的“政治经济学”了。于是就有了上海深圳等城市调控房价过快上涨的政治管理经济的经济政策出台了。否则发生的“虹吸效应”的涨价连锁反应就把“去库存”的经济方针打乱了。
    2016/4/3 10:54:13
  • 现在的问题是“理论政治经济学”有重大缺陷,通过这个基础理论指导所建立的“应用政治经济学”也就必然是有缺陷的。而通过这两个有缺陷的理论指导制订的“经济政策”自然而然也就要错上加错了,那么实践结果就是“贫富分化、危机重重”。

    当代所谓的“纯种”经济学,已经完全没有了存在的可能。因为各国政府=政治参与经济管理活动已经完全是一种新常态。否则政府三天两头发政策文件那属于什么呢?所以说,现在只能叫“政治经济学”了。
    2016/4/3 10:34:40
  • 谈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确“经济学是什么?”

    其实,现在谈论的所谓经济学,都是政治管理经济活动过程中的应用“经济基础理论和经济应用理论”制订的具体经济政策措施等的在实践中实施性的东西,连“应用经济学”都谈不上。咱不知道“安倍经济学”这个词怎么来滴。

    叫“学”的东西,肯定是“基础理论或应用理论。比如:“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理论原理”就是经济学的基础理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就是经济应用理论。经济政策就是国务院常务会三天两头下发的各种经济政策文件。

    即是:理论经济学--应用经济学---经济政策--实践。至少是这四个层面的逐次从上到下的指导。然后再通过实践检验这三个层次的对错。
    2016/4/3 10:27:2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人民解放军服务二十一年,转业后在金融监管部门工作近二十年。四十年来理论研究未曾中断。已出版专著《理论经济学》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