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当我谈疫苗时,我谈些什么
2016-03-25
字号:
    最近,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在微信圈引起轩然大波。从各种真真假假的信息中滤出干货,可知涉案的疫苗制品在出厂时毫无问题,只是在运输、贩卖的过程中没有被冷藏,可能失效。失效并不等于有毒,所以那些令人恐惧的涉案疫苗能致命致残的传言,完全没有科学根据。

    虽然问题疫苗对人的危害被不实传言过度放大了,但案中有人非法经营是真的,有疫苗制品可能失效是真的,甚至以讹传讹造成的社会恐慌也是真的,幸亏各路专家及时提供了正确的信息,才使事件的社会危害得到遏制。然而,这样的恐慌要是再来几次,没有哪个社会能够承受得起。因此,我们有必要梳理恐慌背后的深层根源,搞清楚其中的偶然性和必然性。

    首先看到的是,这次涉案的疫苗属于自费疫苗(即二类疫苗),而不是国家提供、强制接种的免费疫苗(一类疫苗)。免费疫苗基本上都由国企生产,疾控部门接盘,全程垄断操作,称得上是计划经济的“余孽”。自费疫苗的运营则是市场化操作,接种点可以直接从厂家要货,是块有利可图的“肥肉”。既是人见人爱的肥肉,想不出问题都难。

    由此可见在人命关天的疫苗生产经营上,计划经济确实比市场经济稳当。在刷爆朋友圈的一篇随笔中,着名作家郑渊洁说到,在自己孩子上学时,他一听说学校要收费给孩子打疫苗就马上心生警惕,结果一查,背后果然有猫腻。当然,市场化经营不是不可以,关键是监管要跟上。可是说到加强监管,在当前的中国似乎有点不合时宜。虽然美国的次贷危机已经让地球人都见识了放松监管会酿成多大的祸害,中国的潮流却是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要简政放权,外加事中事后监管。问题是,在类似食品、疫苗等性命攸关的事情上,只要放纵市场的逐利本性,事中事后监管能管什么大用?

    显然,下一步要拷问的,是市场经济本身。虽然西方的主流精英们已经成功地给我国顶层精英的头脑中植入了市场迷信,但反观他们自己在2008年危机及后来几年的表现,手忙脚乱不得要领,怎么看都不像真懂市场经济的人。真懂市场经济的人在哪里?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马克思就是。我们的顶层精英不知珍惜,相关后果已经、正在、即将一一显现。

    马克思当然不会对市场经济的诸多好处视而不见:“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这是《共产党宣言 》中的一句话。但是,马克思比当代主流精英高明的地方,就在于透过市场经济繁花似锦的表象,看到这种经济体制绝对不可持续,最终必定要被取代。理论上可以从许多不同的角度证明这个命题,比如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的角度。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是马克思发现的、伴随市场经济发展始终的规律。这个规律至今仍未得到主流学界的公认,因为根据统计资料,这个规律并不清晰。

    事实上,统计资料分析并不是总结规律的唯一途径。统计资料只能收集到市场竞争中存活企业的数据,因利润率下降而倒闭的企业不会在资料上留下痕迹,从中看不出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规律并不奇怪。

    感知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规律的最佳途径是实践。只要亲自在市场经济中创办一家企业,马上就能感受到利润率下降的巨大压力。同一年创办的一批企业,几年后就会有大半倒在利润率下降的压力之下,幸存的企业也往往伤痕累累、面目全非。比如有的企业家最初是搞电脑软件的,赚到钱后玩房地产,玩砸了又进军保健品,大赚后转战网游,最后进入资本市场做投资,每次转身都是惊险的一跃。又如上市公司格力电器,过去一直秉持专业化理念,专心致志造空调,在空调行业做到全国第一。但在利润率下降的压力下,专业化理念是不可能坚持太久的,格力后来也不得不走上业务多元化的道路,最新的消息是大手笔进军新能源汽车,尽管此前跨界涉足造车领域的家电巨头们尚无一成功。这里说的还只是在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商战中幸存的将军们 的生存状况。

    利润之于市场经济,正如食品之于人类社会。如果一个社会的食品产量逐年递减,人类必然会走向灭绝,而且这个过程必然伴随着人类之所以成为人类的诸多道德底线的不断突破,包括 “不能吃人”这个低得不能再低的底线。市场经济在平均利润率趋向下降规律的作用下走向灭亡,也是一个不断突破底线的过程,正如马克思说过的:“大量分散的小资本被迫走上冒险的道 路:投机、信用欺诈、股票欺诈、危机。”不过,马克思大概没料到当代中国人会搞出毒牛奶,西方国家会出现恐怖主义。走笔至此,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刚刚发生了连环恐怖袭击,导致几 十人丧生。也就是说,不但市场参与者会突破底线,对市场绝望的失败者也会突破底线。

    记得2011年曾经有一条轰动全国的新闻,在温州鞋厂打工的许兴权先生带着临产的妻子坐公交车去医院,谁知在车上羊水就破了。司机嫌脏,居然把他们撵下车。孩子在路边降生,身上滚满了泥巴。接下来,是又一轮舆论哗然。其中陈方先生的短评《世界已坏掉,我却带你来》,标题力透纸背,一语成谶。

    所以,谈论市场经济而不谈论这种经济必定失败、失败过程必定突破所有底线的,都是耍流氓。鉴于主流精英们目前仍在大耍流氓而不自知,市场经济还会依着惯性往前推进一段,毒牛奶丑闻、疫苗恐慌和恐怖袭击之类突破底线的事件必然仍将发生,只是何时发生、以何种形式发生,带有不可预知的偶然性。

    马克思早就说过市场经济不好玩,至今仍有人不信,那就走着瞧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谈论市场经济而不谈论这种经济必定失败、失败过程必定突破所有底线的,都是耍流氓。鉴于主流精英们目前仍在大耍流氓而不自知,市场经济还会依着惯性往前推进一段,毒牛奶丑闻、疫苗恐慌和恐怖袭击之类突破底线的事件必然仍将发生,只是何时发生、以何种形式发生,带有不可预知的偶然性。
    ============================
    呵呵。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玩权术谁都可以玩玩,但是搞大设计,大布局,就不是不学无术的高小学生所能玩得转的。
    2016/4/1 9:39:39
  • 市场经济,买卖经济。钱成了人们活动的唯一目的。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只要有了钱,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
    2016/3/31 4:18:00
  • 市场经济是不好玩,但卢副教授没有注意到马克思的那一套也并不好玩,前30玩过的,社会经济给玩成僵尸社会了。看问题,马克思很透骨,这也是很多经济学者同有的特征。卢副教授也是其中一员。但论到解决问题,无一不是外行。想做经济学内行,还得过了智能社会主义经济模式这一关!
    2016/3/28 20:39:47
  • 28楼黄先生,
    你22楼的话,与你28楼的话有很大及本质的区别。
    根据你[22楼]的原话 -- 且以美国为例来强调自己观点的表现,我表扬你在"认认真真地乱说",你当之无愧。
    中国大众对美国的了解,无论是好的一面,还是不好的一面,多是道听途说、蓄意或无意曲解、及以诈传诈。你[22楼]开篇那段话,无论你的原意是在表扬或批评美国,就属于这种。
    在[28楼]你对自己[22楼]的原话做了及时、必要、且根本的澄清与修正,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好!
    2016/3/26 10:09:28
  • 在美国,媒体反对政府官员是“政治正确”,有助于提高媒体的知名度,提高媒体的公信力。但媒体歧视黑人,歧视少数民族,那是政治自杀。
    《环球时报》的社评是歧视本国下层的劳动人民,似乎只有中产阶层和富裕家庭才重视疫苗的安全性。而政府的施政是要向全体中国人民负责,而不是社会上面的“奶油阶层”。
    我研究中国民情和民主选举制度的关联性多年,我认为阻碍中国民主制度的是文人阶层,不但文人领导如此,媒体文人也是看不起劳动人民。
    2016/3/26 9:43:09
  • [22楼]黄松明:
    关于疫苗事件,我看了2016年3月24日《环球时报》的社评,标题是"疫苗事件对公众信心冲击不可小觑",社评本身才是大问题,美国大报肯定是开除有关的员工,因为"政治不正确"。
    ***
    黄先生,
    你又忍不住乱说。
    在美国,批评政府操作失误、指责其行为造成公众对其信心丧失的新闻报道(评论)是最安全的。媒体的责任之一,就是对政府行为进行监督。以公共信心为依据报道政府操作失误,是最"政治正确的"报道, 没有任何风险。
    前不久,Michigan 州的一个城市饮用水出现严重的安全问题(含铅过多?), 媒体报道中,把地方政府、州政府、乃至联邦政府(环保部门)数落个遍,要求市长、州长、及联邦环保局长辞职的呼声此起彼伏。主要的论点,"公众对他们的管理能力(或责任心)失去信心"。
    因为 Michigan 州州长是共和党成员,结果,Hillary Clinton及 Bennie Sanders 在 Michigan 竞选时,一致要求这位州长对此事承担责任、引咎辞职。
    一会儿没看住,你就认认真真地乱说。
    2016/3/26 8:26:23
  • 记得2011年曾经有一条轰动全国的新闻,在温州鞋厂打工的许兴权先生带着临产的妻子坐公交车去医院,谁知在车上羊水就破了。司机嫌脏,居然把他们撵下车。孩子在路边降生,身上滚满了泥巴。接下来,是又一轮舆论哗然。其中陈方先生的短评《世界已坏掉,我却带你来》,标题力透纸背,一语成谶。
    **** 摘自本文
    1
    这样的事情,在美国不会出现。而出现的恰恰是相反的情况:乘客马上下车(如果时间允许且他们要求这样)后,公共汽车直接开去医院, 或还会有警车开道。
    这样的事情,在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俄国、东南亚、及台湾、香港、澳门这些地区,也不会出现,出现的也多会是上面所说的相反的情况。至少我这么认为。
    2
    "市场经济"会给社会带来一些乃至许多的弊病或巨大的问题,但卢博主似乎要"把社会所有的弊病及问题都统统归咎于市场经济"的思维方式,与卢博主反对的"市场经济可以解决社会一切问题"的思路方法一样,都是简单、粗暴、甚至未教化的。
    "...It shows a will most incorrect to heaven,
    ...An understanding simple and unschooled..."
    (Hamlet, Act 1, Scene 2)
    3
    为了让自己的论证具有说服力,一味地把事情简单化、绝对化,是卢副教授论述的一贯特点之一。这么做,就好比强烈要求"本不属于自己的荣誉",结果,倒反而失去了原本"应得的荣誉"。
    卢副教授的这种欠谦恭的思维为方式,在我看来,也是中国大众中存在的一种普遍的思维方式。它是中国当今社会焦躁浮夸的主要原因之一。
    自信与傲慢是有区别的。
    4
    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竞争者Donald Trump也在使用这一简单、粗暴方式来竞选的。不同的是,他的方式不普遍;而如果他能成为共和党总统后选人(我怀疑),他也不会最终竞选竞选成功。
    所谓"或能得逞一时,但难得逞一世" 。
    2016/3/26 6:59:28
  • 关于疫苗事件,我看了2016年3月24日《环球时报》的社评,标题是“疫苗事件对公众信心冲击不可小觑”,社评本身才是大问题,美国大报肯定是开除有关的员工,因为“政治不正确”。
    美国是不可以把民众分成三六九等。
    看看社评作者的话:“因为中国出现了大量中产阶层,还有很多富裕家庭,他们对安全性的要求已同发达社会里所能达到的标准无异,不接受家人健康领域的任何风险”。
    他还说:“但是一些家长通过这件事情对国内免疫接种的安全性产生担忧,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恐怕会有更多人动去国外或者香港给孩子接种疫苗的念头。琢磨这样做的可能性”。
    接种疫苗的服务对象是全体民众,而不是中产阶层和富裕家庭,更不必害怕中产阶层和富裕家庭到外国或香港替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
    这次的疫苗事件之所以能够发生,其中的一个原因是缺乏对疫苗交易的正式记录。中国商业有一种和外国不同的现象,就是普通公司不可以自己开发票,发票必须向政府机构购买,结果商业交易常常是没有正式的记录。像疫苗这样重要的商品,有关的公司应该有完整的交易记录,作为替民众接种疫苗的医院,其来货的途径是要清清楚楚。
    中国应该在各个领域正规化,中国宪法规定中国公民可以自由开办报纸杂志,人民进行政治选举的权利也要保证。
    民间报纸的老板是不会把民众分成三六九等的情况。
    2016/3/25 23:33:16
  • 他们谈的是,兔子应该下台;我们谈的是:这样改下去是错的,兔子必然下台。
    2016/3/25 21:22:32
  • 可见 基层医院根本不是为了人民的医疗健康 而是把人民当做肉 能吃到一口就一口 千方百计创造吃一口的机会 它们有了吃人的心 才有疫苗贩子们存在的生态土壤...;由此类推 学校 为国家培养人才的目标纯净度有几成成色?卫生部 教育部部长要辞职谢天下!
    2016/3/25 19:27:26
  • 基层医院一镜头:

    医生:小孩打好一点的疫苗还是差一点的?好一点的价钱贵些。
    家长:那打好点的吧(心理想:省吃俭用也要把最好的给小孩)
    医生:好的 。注射....打了一支“好”的。
    ...........

    这种好的 就是这次的问题疫苗。
    2016/3/25 19:22:34
  • 自费的人就该死吗
    狂犬疫苗无效是要出人命的
    博主洗地有红包么?!
    2016/3/25 18:11:2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女,1963生,江苏扬州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副理事长,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政治经济学和经济思想史,以颠覆西方主流经济学为己任。电子邮箱:x8b8x8@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