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现在还需要信仰吗?
2016-03-15
字号:
    对大众和领导层的信仰的丧失,是近二、三十年里,人们忧心忡忡的大问题。

    据说,文革之前,群众与干部的信仰都是比较坚定的。确实,那时的干部、群众的绝大多数,从内心里相信党和政府是为人民谋利益的、党的路线和政策是正确的。但是,就如后来人们所总结的,这是属于朴素的感情,并不是因为对现实的社会与历史有了深入认识。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认识,归结到一点就是:以往,政府是为人民办了好事,所以今后政府也一定是为人民办好事的。--这倒正是表明了信仰的本质:所谓信仰,虽然也总是以以往的社会经验或主观感受为前提,却决不是对所信仰的事物客观分析的结果。

    例如,必须承认,五十年代的干部群众的大多数是信仰共产主义的;但是,不要说大众,就是干部的大多数,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认识实际是非常之肤浅,对此,现在大约不会有什么疑问。那么,这样的信仰还有必要吗?由这样的信仰所建立的社会事业的目标纲领能够长久坚持吗?

    一百多年前的马克思的名言:思想一经掌握群众,就会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其中的“思想”,只能是指反映了自然和社会客观规律的理性认识。但是,对这样的思想的遵循,也只能是后来者理性认识基础上的理性的行动,才有可能演变成经得住历史考验的胜利的事业。

    任何具体的事物或想象的事物,都只能在一定的条件和范围内运动,因而必定有自身的局限性。只有那些貌似勇气十足,实则异常偏狭的人才会说出“无论怎么评价也不过分”之类的话。

    信仰,只有被限制于本来意义的信仰的范围内,才是自然的。也就是,宗教领域才是信仰的真正园地。指望以信仰式虔诚,来保证非宗教的社会事业的进行,处当今之世,离题未免也太远了。

    记得还是四十年前文革正四面开花之时,有人试图以马克思答女儿问中的“怀疑一切!”作为思想武器,很快被人批了一通,以后也没人再提了。我以为直接的原因在于,那时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你能怀疑吗?

    但是,“怀疑一切!”本身究竟对不对呢?这就要看怀疑者的立足之处为何物、出发点是什么了。

    对于宗教信仰者或宗教式的信仰者说来,群体共同的信仰对象,不要说不允许怀疑,不敬之词或不敬之态,也是一种罪愆。这在局外人看来,或许会以为难以理解、太不近情理了;在同一范围的真诚的信仰者的眼里,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怎能亵渎神圣事物!

    相反地,对于世俗的非信仰者而言,神圣的事物早已成了过去,审视事物的本来面目,就是崇高的追求。已有的认识必定是相对的,粗看似乎多么伟大的事物必然有局限的。如此说来,怀疑一切又有什么错呢?怀疑一切决不等于否定一切!

    把马克思当作神仙一样的时代当然早就成了过去,而且事实上那也是马克思最厌恶的事物。但我想,马克思当时对小女儿的回答却不是游戏之词,如文革中某些人的说法。私意却以为,翻译上或许有需商榷之处:是否把“怀疑一切”改译为“审视一切”更符合马克思的原意呢?可惜鄙人不懂外文,希望有好事者去查对查对。但即使这样的改译更好些,却也并不认为原来的译法有什么大问题,——基本还是反映了马克思的原意的。

    回到主题上来。上面的这些看法,是否认为非信仰者就比信仰者高明呢?并不是的。这只是说,当人们以唯物论者自居,尤其是以彻底的唯物论者自居的时候,又怎能理直气壮地要求同道者以信仰式的态度对待世俗事物呢?这样的手段与根本观念的冲突怎能不留下长久的后患呢?例如,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在众多国家的共产党内盛行一时的个人崇拜,对最高领导人的批评甚至成了大逆不道,结果,本当始终不渝地坚持的唯物主义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空洞的说教。

    所以,当经过了几十年正面的和反面的冲击之后,对于力求客观地认识社会的政党和个人,早就不需要再以信仰来维持对目标的遵循。如果人们不认可某个理论或目标,那只能证明,要末这些理论或目标并未反映社会的必然发展趋势;要末人们并不真正懂得这些理论所阐明的科学。两者的共同点是,人们还没有达到从整体上客观地认识外部世界和人本身。理论上的迷茫反映着认识上的无能,于是,信仰也就有了容身之地,成了精神上的需求品。

    这也并非说,在精神的层面上,信仰者就更值得尊崇。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信仰者和非信仰者的极端、狂热行为都可以成为巨大的破坏力量。

    至于具体的个人,对于事物的认识深度、处理实际事务成功与否,则是和个人长期养成的综合素质和能力、每个具体场合的“临场发挥”相联系的。空洞的唯物论者和虔诚的信仰者,都和重大的实际社会事务隔着很长的距离。个人是如此,某个政党或团体很大程度上也是如此。不然的话,现实的历史也就不是真实生动的历史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5楼试试看: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摘录
    道‘就是中华民族的天根祖气宗源.是中国之所以成为东亚中心主体源由。道始于无极、有文字记载以来.炎黄第一拔中兴、老子为首的诸子百家第二拔中兴..毛泽东思想及其传承开启了第三拔中兴。
    =============
    此乃中华正宗“道统”,道友,顶了。
    2016/3/17 21:06:09
  • 摘录

    评论对象: 现在还需要信仰吗?
    人不可能没有信仰,中国人也不例外,我们曾经有过全民信仰共产主义理想的经历。但是全世界,包括中国人自己都没明白为什么我们会信仰共产主义。关于这个问题,我的理解是:共产主义离中华之道很近! 《道德经》通篇都是超阶级的理论!
    “道”绝非宗教,又非哲学。“道”是无法解释,还要必须解释,而且是永远解释不清的神奇和抽象之“物”。
    一一一
    道‘就是中华民族的天根祖气宗源.是中国之所以成为东亚中心主体源由。道始于无极、有文字记载以来.炎黄第一拔中兴、老子为首的诸子百家第二拔中兴..毛泽东思想及其传承开启了第三拔中兴。
    2016/3/17 20:52:51
  • 博主的第三段说得很好!短期内真正彻底理解一种新理念的人很少,如果短期内全面信仰某种东西了,那必然是高压强迫!祸患无穷!
    2016/3/17 12:00:22
  • 唯物主义者的信仰,首先是先行者的认识和身体力行。不论是列宁的苏联和中共的建政前后三十年,都是先进分子的生体力行率先垂范舍身忘死牺牲奉献,才有人民群众的追随和认可。信仰的坚定,不是看人民群众,而是看根植于人民群众的中国共产党。不是听说,而是事实。今天的信仰缺失,最主要的还是精英领导层出现了问题。所以党内拜金向钱看,权色交易成了普遍现象。党风如此,何故要强求民风?
    从来只有官员败坏社会风气和践踏社会道德,哪有人民群众带坏社会风气败坏社会道德的事情?
    信仰,不是需要不需要的问题;信仰的变化趋势,反映国家民族和社会的变化趋势。
    2016/3/16 11:56:14
  • 凡是人都是有信仰的,只是倍仰不同而巳,拜金主义是信仰,淡泊名利也是信仰,更不用说各种宗教党派了.人的追求就是信仰,无论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只有动物没有信仰.
    2016/3/15 22:01:25
  • 信仰,就是指对某种主张、主义、宗教或对某人、某物极端信任,并把它奉为自己的行为准则。现在中国人不是没有信仰和因此需要信仰,而是没有较统一的信仰。首先,越来越多的人信仰金钱或资本,牟利赚钱成了他们的行为准则。其次,不少人信仰宗教乃至迷信,这是信仰金钱者因无力赚钱或赚钱失败或赚钱较多想用宗教打掩护。再次,不少人信仰美国或西方,这是信仰金钱的一种延伸。除此而外,信仰孔孟儒教的也不少。而信仰马列毛和信仰共产主义的人越来越少。因为马列毛反对信仰资本,而越来越多的人迫于生计不得不”信仰“资本。
    2016/3/15 20:44:49
  • 当代的社会,不能说是一个缺乏信仰的社会。只是一个信仰什么的问题,精神的,抑或是物质的?显然,当下金钱与美女,权力与资本,大约是许多人所信仰的吧。此外,还有精神方面的,然而,宗教的信仰占了很大一部分。这的确是一个“是近二、三十年里,人们忧心忡忡的大问题”
    2016/3/15 15:33:04
  • 看美国的电视剧,通常主人公不会直接说谎,或者否认谎言,而是一种侧面的方式告诉你他不否认的事情。也许信仰促使他们选择这样做。
    2016/3/15 12:17:48
  • 唯物主义者对唯物主义者的质疑,是不能那样抬杠式的来诘问的。那不是讨论问题的方式。“你能怀疑毛主席吗”,我是要跟你讨论,毛主席那个具体的结论、原则、方法、思想、判断错了。这有什么不可以怀疑的?讨论的?
    2016/3/15 11:57:20
  • 怀疑一切,从哲学上从方法论上,是没有问题的。就像绝对真理和相对真理一样。但现实生活中的具体事项就不同了。你能对人只有吃喝才能生存吗?你如果要抬杠,也可以我天天打点滴也可以活。
    所以只要不抬杠,吃喝才能活,一是指正常地活着,二是本质是需要营养才能活着。如果共产党的干部,都能像范仲淹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如果龙源煤矿的高管们,能在职工连工资都欠着的时候,自己主动不要公司配车且只领生活费,把省下来的钱先让职工活着,那公家的事情国有企业怎么会搞不好?
    改革,实际上就是国企高管阶层贵族化,也就是当年我们批判资本主义国家工会的贵族化。实际上,党的领导层贵族化倾向是社会经济基础在上层建筑的反映。当然,我也承认,这是唯物史观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信仰或使用资产阶级世界观和方法论的,也能给出逻辑自洽的自圆其说的另外一套结论。
    刚刚看了本坛的一篇文章,“取消对穷人的补贴能激励他们上进吗?”,其实社会订立的基本协议如宪法,是贫困分化的基本原因。这就是天之道和人之道的区别。人之道,是人欲的无限放大,是贫困两极分化的动力,而身体是分化的基础。这从《卢梭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中说的很清楚了。
    2016/3/15 11:36:12
  • 世界观和方法论,一般情况下都是有的。只是“自觉”和不“自觉”的区别。对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崇拜,对市场经济的崇拜,对公有制的崇拜,对计划经济的崇拜,等等,其实都是信仰,都是世界观和方法论在这些个问题上的反映。对实用主义对拜物对金钱等,其实也是。就是无政府主义以及虚无主义等等,也是。
    我在自我介绍的位置就说过:“既然人不太可能过鲁滨孙是的孤岛生活,那么所谓个人自由不过是离开一个集体加入另一个集体:推论——自由主义和集体主义都是人类的基本生活方式和普世价值,任何极端都是邪教。 ”这段话,实际上是我在这里读韩德强和秦晖的关于自由主义对话的一文的读后感。见本坛韩德强的文章。
    2016/3/15 11:15:33
  • 对大众和领导层的信仰的丧失,是近二、三十年里,人们忧心忡忡的大问题。==大众和领导层对信仰的丧失,是近二、三十年里,人们忧心忡忡的大问题。====就移动一下“对”字。
    2016/3/15 11:06: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人民解放军服务二十一年,转业后在金融监管部门工作近二十年。四十年来理论研究未曾中断。已出版专著《理论经济学》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