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此景此情此乡愁
2016-02-21
字号:
    昨天回老家拍了一些照片。还第一次学着用手机拍了若干视频。这些照片、视频可以方便地转发微信朋友。我转发了部分并配以解说词。我也想将这些照片、视频、解说词弄成一篇博客 ,让网友分享此景此情此乡愁。

    草根网不能发图片、视频,这里是解说词。

    穿坦背,潺潺流水。

    隐若瀑布,多雨时节就是瀑布。

    神奇穿坦,佝偻着身子可以挑着担子通过。

    穿坦门口。

    从穿坦门口到我的小村子只需走过几丘稻田。荒芜的稻田。

    公厅屋已经倒塌。倒塌的还有厅屋左、右两侧两个堂兄的房子及右侧属于我的两间房子。右侧没倒的几间是我哥哥的,虽然他子孙不少,但只有他一个人独自守着这几间房子。

    哥哥门前的坪里堆放着从倒塌的房子上拆下的木料。

    这里有前后两排。前排的房子现在没有一个人常住。后排常住的两人,一头住着我的亲哥哥,另一头住着我的堂嫂嫂。而上世纪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这里除了住有三十来口本村人之外 ,还有若干外地人借住。

    这里群山叠翠,曾经满山各种古木。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初,衡阳造船厂的采木工来到这里,把巨大的古株树锯成造船用的木料水运至衡阳。一班锯木工就住在前排这户人家里。 如今价值数百万上千万的古株树是免费被采伐掉的。经济损失固然可惜,更令人心痛的是,没有三、五十年长不成那样的古株树了。

    与株树命运相同的还有松树、樟树等。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来自邵阳等地搞副业的人给我生产队交很少的资源费采集松脂。其中两到三人住在我这个小村子。他们没有毁灭这里的松树 。毁灭松树、樟树的是本队及周围数乡的人。六十年代开始小规模的采代松树交森林工业站做铁路枕木或房屋的楼板,后来本乡(公社)缺少木材的地方来了数班人马伐松树锯楼板椽皮,伐 株树做屋柱、门框、窗框。联产承包山林到户后,穷怕了的村民竞相让自己承包的山林兑换成现金。相邻两县数乡眼馋的人们则明火执仗成群结队来哄抢,多的时候一天数十上百人。百年森 林两三年间抢伐一空。曾经满山的古松、古株等再难觅见。

    我无意指责这里毁灭古森林的主人和客人,但我的确痛心。写下这几段文字时止不住泪水和哽咽。幸好老伴出去购物不在身旁,不然她一定惊讶莫名。

    残存的株树。

    新生的幼株树。

    株树的果实是坚果苦株,微苦涩。放柴火灰中煨熟香香的。苦株去壳磨成浆,可做成苦株豆腐。现在无论干湿苦株豆腐,都是餐桌上的美味特产。然困难时期及稍后半温饱时期,苦株被 我们用作弥补粮食之短缺,磨成浆的苦株和米浆掺合一起做成切面晾干,煮食时硬棒棒且苦涩,但能充饥。因此苦株被我们视作宝贝采集。

    (屋后)百年桂花树,因只有花香,不能用作建筑材料得以幸存。

    村前有一块天然石头晒谷坪。侧对门那几间房子是我堂侄的,建成后没进住过一天便闲置起来,因为他常年在县城一带建筑工地打工并当了个小包工头,在县城附近的一个镇子里购房安 家了。对门有水塘和我家及一个堂兄家的菜园。

    一个外甥和我来菜园寻找我年轻在家时种的一棵梨树。据这个外甥的父亲说,那棵梨树结的梨子格外大且甜。菜园已如此荒芜,何况菜园旁边山坡下的梨树,早已荒死不见影儿。

    菜园旁边的稻田荒芜被水冲刷,长出这种喜欢生长在水边的竹子。

    青翠欲滴。

    荒芜的水塘。

    塘坝口塌陷出一个大缺口,有人架了个双木桥。有圈圈的是棕树杆。

    棕树。

    棕树叶可以用来捆秧苗。棕皮可以用做绳索、蓑衣、床垫。棕皮做的床垫既透气,又暖和,软硬适中。我家的家具用品换了一次又一次,八十年代做的一套棕皮床垫却一直在用。当年干 农活需要大量绳索、蓑衣,一斤棕皮可卖几毛钱,人们对棕树剥之太甚,以致于长到还没有二尺高,人们便开始剥棕皮了,棕树越往上长,树杆越细。我也曾用可能的机会到处寻觅可剥之棕 树。

    从我家的菜园可以看到村子的一小部分。

    从塘侧边看村子及后山。

    更近点看村子。村子前面象圆盘似的天然石晒谷坪。那立变压器的地方曾每户一小块自留地种着瓜菜等。

    一个堂兄家另辟屋场建的房子。我大侄儿的房子建在其后面。

    魂牵梦萦,却已不习惯于在这里生活。今天大家回到这里,只是为母亲誔辰九十周年,吃过午饭就走。子欲养而亲不在,母亲去世十年有余,父亲过世更早,三十七年了。与父母相会只 能在梦中。

    鸣放烟花祭奠。村子周围全景。

    午饭后,大妹夫父子回家去种桔子树,一个外甥和一个侄子送他们回去顺便帮忙种树。小侄儿的儿女急着回县城。一个外甥和小侄儿一家从穿坦背走,那里的路远,但路面便于开小车, 我们来时乘的车就停放在那里。我们顺道去二妹家玩一天。先步行一段泥泞的简易公路,到路面好的路段再乘坐甥侄们的摩托。地处边远,所在的行政村班子又不得力,现在是全乡最落后的 行政村,通往这里的公路还没有硬化,这一段路不晴上十天半月,汽车不便通行。不过听说这条路也快要硬化了。

    前面是最邻近的村子,与我的村子相距不到一里。

    这里曾住有几户人家。现在仍然坚守在这里的仅有眼前这位老人,当年的嫂子。

    这丘田是我生产队最大一丘之一,联产承包后分给我哥哥家。种稻积极高的时候种两季。近两年已经抛荒,年前改作鱼塘。全生产队原有二百余亩稻田,现在有的退耕还林,有的任其荒 芜,还在种植水稻的不足十亩。

    路上偶遇这位是我的一个堂兄,七十多岁了,是少数仍留守的村民之一,在放羊。

    我们堂兄弟成人的八个,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最小的了。兄弟三人合影。

    小妹提议我们五兄妹也在这里合个影。

    小妹及其夫君。

    大侄孙和堂兄的羊儿。

    老伴、三个妹妹及大侄嫂。

    这里比较险峻,前面是邻村民小组的一垅田。修这条简易公路要占用他们的部分稻田边角。十年前,哥哥脑溢血术后卧床不能理事,母亲在小妹家突然病故。为把母亲的灵柩从二十里外 的小妹家运回老家安葬,我几次回老家请人帮忙。一次恰遇村支书来我这个小村子与邻村民组的人协商占用稻田的补偿款。所需钱不多,千元左右,我承诺由我一个人出了。

    二妹就嫁在本行政村。我们很快就到了二妹家。二妹深信旅游区建成后,这里会成为黄金宝地,不在城镇在这里新建了房子。中间一层已装修好,作老两口和三个儿子的卧室及客厅。底 层作大餐厅,可一次性接待上百客人。顶层将来作游客的住房。屋顶上可晒稻谷。三个儿子都还单身着在外打拚。但愿二妹的“中国梦”早日成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谢谢曹老师!也祝我们草根网全体博主、评论员等网友们元宵快乐,身体安康,阖家幸福!
    2016/2/22 11:02:2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昔孔子述而不作,其开创的儒学却成为中华两千余年的显学。现有曹耀成,湖南某县一中学数学老师,既无对现有理论的权威解读,更无新创宏大理论体系,愿以孔子为师,在草根网开博拿偶有的思想情感与网友交流。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