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随笔:草根从春到秋
2016-02-15
字号:
    序言:随笔就是随笔,本着文无定法为要旨,写自己想写的生活和生活的方式。选取四季写作和思考的四个片段,诉说着一个草根与文化的纠结。

    一、春,稚嫩的书声

    山里的春夜总是宁静而干净,春夜里更是如此感觉。抬头眺望,在楠竹和山脊和合作下的的剪影很奇特--纯粹得要命的浅蓝,似乎看得透亮春夜的天穹,也似乎感觉上天也没有那么的空寂和遥远。在竹叶的婆娑的枝头间明月如洗,星星呈亮,也许是山中的缘故,总有种距离天更近的感觉。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绝非诗仙的诗意,而是某种现实的写照,倘若独处一隅,听佛教的音乐,思道家的语录,行儒家的道德,着逍遥的围棋,也是一种惬意人生吧!

    昨夜的雪雨,狂风,惊雷,有种惊天动地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和平地上是完全不同的,那是一种洪水漫天的恐怖,而非喧嚣热情的洋溢。但是清晨起来,还是感受到昨夜春雷的恣意和洒脱。小径上,操场上满地的褐色的柏树子,几张漫卷的早已枯黄的竹叶儿,间或几只不知名的鸟儿从林隙间惊惶地掠过。

    山里的清晨。间或有雷声清脆地炸响,推窗而眺,细雨纷纷,轻雾弥漫、继而,山色开霁,整个山区的镜像逐渐清晰起来:清新的山风、透亮的云雾,俊朗的山脊,俏丽的山田,掩映在松柏林中的公里,间或有几间农舍。

    有学生到寝室给我说,他离开家门的时候,看见一只小野猪,足有三尺长短,他竟然抚摸小野猪的脖颈间棕色的猪毛。我听后,先是一惊异,尔后不免担心,便不免告诫他注意野兽出没等诸多安全事宜……因为雷雨,他家的蜂巢穴竟然被打下来了,他送来今春的第一口蜂蜜。看着小玻璃瓶中黏糊的新鲜的蜂蜜,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指导学生写有关于家乡的山和水的练笔,点燃他们,我希望他们写作从开始起就应该重视,而且必须重视“真实”。所以,这个班级的孩子在习作中更注意了对生活的观察。比如他们这一次谈到了许多的野趣,应该被他们发现,应该被他们写出,也应该只属于他们的“自然的”世界。(对这个话题我其实有很多想法,我们的孩子不能在阅读和写作中从小开始“欺骗、伪造”,他们应该用最初的文笔写出真实的“世界”。也许,最优秀的文出来不属于华丽的美,而来自淳朴的真……)

    我的饮品里有茉莉花茶、有耀林龙井,有云南小磨咖啡,有巴西咖啡等,同样也有学生送给我我品尝的野茶。浸泡一杯野茶,一股清新的来自大自然的味道便充赢心田……这里提及到的野茶树、野苹果树,野猕猴桃,毛桃子等等都是那样的真实。现在的物质生活变好了,这些留守的孩子“不在意果实,更在意花开”。是的,现实生活让我们变得更直接,更在意结果,但是在孩子的世界里,也许更在意萌芽的创意,更在意花开的灿烂。

    而我来这里支教,自然更是在意让他们萌芽更纯粹而透亮,更在意他们花开更淳朴,更在意让山里的孩子在苦涩中品出些许甜美来。倘若让我给孩子们小学毕业出什么作文题目,我肯定是这样的主题:“甜美而苦涩的童年”。

    此刻山里的清晨,寂静的校园开始欢腾起来:校园的一角传出了钢琴声,教学楼操场上传来儿童的嬉闹声,而教学楼内则传出了稚嫩的诵读声……

    二、夏,三峡夏日写意

    三峡的夏季十分炎热。但是每到黄昏之后,反倒十分凉爽。因为,三峡的江岸水汽荡漾、水声阵阵,间或有丝丝晚风从下游的峡口吹拂而来;所以,在这样的夜晚,大家都喜欢在江边的河床边玩耍:纳凉休闲、畅游江浪、谈情说爱。特别是有明月或者繁星的江岸,更是好去处。听江山清风絮语、看山间月升起、感夏季花鸟语……

    在淡淡的夜色中,三峡的风光更别有情致。此刻,我站在夏夜的三峡的河床至上,看夜色中的高峡平湖之汤汤。

    也许,多数人都十分关注江面上的水波、光影,偶尔有夜行的船只向远方渐行渐远,直至转过山的伟岸的披风中;远处是城市夜色的辉煌,如版画、像童话,车水马龙在长江大桥上流光溢彩,高楼外墙上的霓虹灯线条分明靓丽。空旷的江边不是树木葱葱,就是人头攒动,或歌声袅袅,或舞影瞳瞳……而我,却不尽然,总是极目在山尖,在山尖之上;在水面,在静静的水面之下;在峡谷的尽头,远方的远方……一直到被高大的群山遮挡住所有的视线……

    山脊的剪影,寂寞中充满了力量,逼迫的力量,倔强的力量;特别是在有浪花翻卷的和声合唱中--棱角分明的剪影总会让人想到一些阳刚的属性,伟岸,傲然,倔强,坚韧,个性化十足如男子汉精神,这是最有力的象征。

    是的,三峡之水,在激流三峡的时代,欢快如少女的欢歌笑语,喜悦如少妇坚定而自信;柔美时既可以轻灵的地融汇巫山云雨的浪漫、又可以包容的接纳鲁莽冲动的浩荡的激流。但是,此时此刻江水如少女的驯服,温顺得让所有的“男子汉”们驯服般的爱怜;而夹岸的高山峭壁,像是大地母亲怀抱着酣睡的襁褓一样的;江面在静静地安详和极度的喧嚣中派遣着阵阵清浅的波浪……远处,是一座十分现代化的小移民城市。说小,因为小城大致二十万居民的规模。说移民,是因为这是一座被整体搬迁而来的一座全系新移民组合的城市。

    我们站立的地方,在枯水季节,距离水面是一架十分陡峭的石阶;在储水季节,我站立的地方已经在汪洋的湖水中。这里必须说明一下这枯水和涨水的季节刚好和郦道元笔下的《水经注》的三峡水位枯水、洪水的季节呈现出来的季节恰恰相反。

    远方传来了歌声……那是不知名的歌唱者在面对三峡倾述还是哀求。歌声是那样的哀伤而凄凉,而我的情绪在这静寂中千回百转。

    远方是十分的喧嚣又宁静。峡江两岸,城市和乡村的结合处,高山和大河的结合处,总是这样的奇特。在这里,不需要移步换景的观察和体验;这里,也不需要刻意的寻觅画中的景,这里,更不需要刻意的安排和计划,这里,到处都是山景房,江岸景,按理说是一个十分舒服的文明休闲城市。事实上,这座小城市也正是在这些方面努力。但是,我们看见了硬件的辉煌,物质的通畅,人们的安闲,唯独,我们很难看见一个读书人,一个读报者。城市的图书馆空寂,城市的书店寂寞得毫无人气,就是最简单的报刊亭也以最不容易知觉的方式消失或者改不了内容……这仅仅是一个方面……

    霓虹灯的流光溢彩在水面安静的闪烁,层层的波浪有条不紊地向堤岸推挤。没有风,也有三分凉;些许微风从峡口的远方悄悄漫过来,我们就这样静静的享受着。享受着高峡平湖的湖光山色,恬静而喧嚣的夜色水色,而且是那样的心安理得。

    三、秋,千寻在空灵的境界(读潘若鸿《千寻》之千寻)

    《千寻》为题目,而且是“在路上”大框架下构思的诗歌作品,似乎寻觅的目标很散乱,或者是被世像眼花缭乱,或者是四处碰壁?这些都是每一个人在路上的必然。既然是必然,那么诗人该奉献什么,或者发现什么?或者用什么方式表现什么?

    诗歌的内容,自然很重要;没有实质内容的诗歌也可以成为精品。但,具有细腻情节和内容的诗歌,更有嚼头,更耐看。无疑这一首诗歌具有耐读的品味,仿佛一杯禅茶,温暖、清静、悠闲,心在肉体的几何之外,灵魂在心的象征之内煎熬;前者实在而虚,后者虚而实在……

    诗歌的灵魂,是诗歌最得意最销魂的关键,但是却不是可以用三言两语说开去了,正如恋爱,刚开始状态朦胧,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情景才是最最撩拨人心的。“不可说,不能说,不会说”是诗歌或者文章灵魂的三重境界。犹如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的诗歌的三重境界一样大体一致。诗歌呈现了“千寻”而抵达,错过而邂逅,过往和未来……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当下、正在路上的那种情绪。“爱”的虚像中包裹的一刻永不停息的“执着”--追求至美至善至灵魂的“力量”。

    是的,在路上,才是真的状态;唯有千寻之后的抉择,自觉而本能地--彼岸,永远在彼岸;不能停息的唯有追寻的力量和气魄。

    “秋雨荡兮,逐秋叶兮;秋雨飘兮,叶高蹈兮;秋雨摇兮,树枯槁兮;秋雨潇兮,风呼号兮”用这种并列递进的形式做开头每一节诗歌,构思老套,但是富有新意。

    新意在于--在风雨之中,秋叶之“飘落,高蹈,枯槁,风号”--其中的层次感的逐步加深、加重。更巧妙的是其中细节的刻画显得十分生动、形象,对数据的应用有种妙不可言,却又清清楚楚的效果。比如第三节内的从“一滴雨的距离”模糊诗化,到“等了426天又37分钟”,“他们又错过了三毫米

    ”的标准量度。这些方式的运用,真实、虚指、隐藏、公开……诗歌的语言和架构,是“这一诗歌”和那一首诗歌最突出的区别;也就是唯有区分辨识度的作品,才会被记忆,那只传唱。既是外在的,也是内置的;既是时代的,更是创新的。多数进取的诗人都努力从“包装,装潢”开始革新,乃至创新。如此种种,构成诗歌最美的境界。当然,每一个部分足够精彩的话,都足以让这一首诗歌不朽。

    《千寻》选择的词汇和表达方式明显的带有中国文化古典的底蕴和标识--楚辞和唐诗宋词的意境迎面扑来。这是优点也是缺陷,这是特色也是败笔。

    此刻,我已经置换,我已经不是单独谈论“这一首”诗歌,也不是面对诗人的你--你带着古典中国诗风的味道走进“我是诗人”的行列,不会让人诧异,但是多少会让人想起“杨柳岸,晓风残月”或者“枯藤、老树、昏鸦”的那种熟悉而陌生的唐突。当然,不能不说,这一首“在路上”为主题的诗歌,构思十分的巧妙;化用或者或用了最熟悉的“秋雨,树叶,枯枝,书房”等经典意像,而且出了新意。最可喜的是诗歌中有情节,有情趣,有情感,有情殇。

    细节之一,“你挑动炉火裹紧大衣,蘸酒”;细节之二“电话又放下,终于没按下那个绿键”;细节之三“一些雨,情急中拍我的窗求助”……这些细节,很好的表现了那种“寻寻觅觅”中急切的情绪和期待中的追求的过程。在路上,我们在意的不是风景,而是在意“自己成为别人的风景”;在路上,我们在意的不是彼岸,而是彼岸还在彼岸之外那么遥远。瓜果永远只有在树枝上最惹人怜爱,而路上的一切,这过程,让他不再孤单;不再失落。尽管是《千寻》在路上,但是我们分明发现他已经寻觅到最宝贵的东西……也许,更多了一种认同。至少恍恍惚惚发现,我的“那一滴雨”和你的“这一滴雨”之间的桥梁--中华文化血脉中的源代码的薰陶--像珍藏了几个世纪的美酒一样的醇香、甘甜。尽管当时已惘然,但是骨子内的那种神通,几乎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

    在路上,每一个诗人都不是寂寞的,尽管以寂寞的近似于禅的方式修炼,但是却是千寻在空灵的境界中。诗歌,不是用来解读的,而是用来细品的,仿佛禅之茶一饮而尽后的痛快,那种一气呵成之舒畅,一刹那间的醒悟……周身都是通电的那种愉悦。正如诗歌中说的“一些我醒着。一些梦撬开我”。

    尽管诗歌写得如此千寻百转,挠痒般舒坦,但是整体格调上,情趣婉转谦逊了些,独创性不足--诗歌跨越创新的步伐不够坚决。也许,对于我个人而言,我印象最深的恐怕是“秋雨”中的那一滴雨。之所以特别的敏感,因为,我读出来不一样的情绪,更因为我前不久写了一个长篇散文《那一滴雨》。对雨情有独钟……读着你的诗歌,想象着树叶(书页)在翻动,在雨(中)呢喃、叹息、歌吟;细腻的情绪被刻画出--栩栩如生,又无名惆怅--错过,就是过错;擦肩而去,总比迎面碰壁更让心纠结。

    四、冬,三峡深处石门行

    “雪花,让雪花来得更猛烈些吧!”是三峡本土诗人徐庶的第一感,也是我们的第一感。这一天是2012-01-07。

    寒冬的雪花飞,在三峡的景象中自然是少见的。去年春上,中环路旁的花圃上便是一簇簇的雪白的雪花。倒是而今,欧亚大陆却赢来了一场罕见的雪。这种罕见只能是电视上而已,对于三峡的隆冬而言,雪花终究是稀罕物……

    在残冬的季节,写作成为一种困难,三峡地区从来都没有烤火的习惯,有时连思绪也有被冻僵的感觉,而我总是寻觅江面的清凉的画面,在高峡平湖,雾气,成为了一种最常见的风景。雾气,让人困顿和萎靡,兼之寒意无处不在……

    车在旅途,沿着水泥公路,倒也十分的平稳。客车在大山里爬行,而我们也不闲着,大家一起唱歌,轮流到我出节目,我出了一个谜语,谜面是“今天”(猜一个国家的名字),当然这个谜语太简单,然后罚重新来,于是我出了一个哑谜,还是猜一个城市的名字。不过这一回我狡猾了一下,出的是一个哑谜。我解开领带蒙住自己的眼睛,让他们猜谜。当然难不倒大伙。在黔驴技穷的时候,我灵机一动,出了一个诗谜,谜底是猜七言绝句半句。谜面是“人迹板桥霜”。

    出完谜语,我乐哈哈的跑回座位,这才安稳了,不然,站在车头摇晃晃的,不是个滋味。大家一起交流着,观看着,谈笑风生,有点郊游的雅趣。同行的本地电视台美女主播给我们表演了一首本地的歌谣《六口茶》。歌曲很暧昧、很诙谐、很娱乐的气氛中进行……

    男: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妈(噻),在家不在家?

    民间歌谣,总是和生活十分的贴近,爱情成为一种借口,幽默的方式含蓄的取乐取悦都十分逼真的表现了居住在三峡地区的乡民的一种十分常见的娱乐形式,我们这一帮子采风的写手自然地也不例外。歌曲早已备我们的车抛在公路上,但是我的心思满是顺着这种曲调飞扬……乐观和豁达的生活才是生活的的本质。原始,质朴,简单才是天人合一的最好注释,而源于汉代的采风正是对民间文化艺术的一种手机和整理。在我的心目中,没有高雅的艺术和粗俗的艺术区分,所有的艺术都应该成为我们继承和传扬的圆点。下里巴人和阳春白雪同样让人迷恋。相对而言,我更偏爱民风……

    女:你喝茶就喝茶呀,那来这多话,我的那个妹妹(噻),已经上学哒。……

    就这样,车终于在爬上了一个山头,再转过一个弯之后停靠下来。

    在石门乡,一下车,星星点点的雪花扑面而来,但是满目的青翠,看不见严寒和北国的寂寞,更多的是透身的爽……

    雪花,让雪花来得更猛烈些吧!每一次呼吸都是那样的的更清、更凉、更爽。我们贪婪的吮吸着,像孩童似的贪婪……即使行走匆匆,却完全没有山下那种气喘吁吁的呼吸。感受云阳松涛林海的奇特壮观景象;比较其他地方的松树、,这里的松树林更茂盛,更直挺,更高达,漫步林间小路,几乎难以寻觅路径,站在高处眺望四周,视野之内全是松树,沿着我们的视角为圆心,一波一波的向外扩展,最远的处的依然和天相接,很有层次感,柔和感。

    清凉的石门在本地算是海拔比较高的地区,适宜搞夏秋的郊游活动,是避暑的好地方。尽管我们来的不是最佳时机,但是我们还是彻彻底底的看见了一个真正的松的世界。我竭尽全力的思索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里的松涛林海。

    我们坐在石门乡的会议室里,泡着本地的“磐龙茶”,开始了文艺采风活动……

    眺望四野,方圆数十公里范围内都是层次井然的林海,石门乡宛若一片绿叶,在松涛的大海上飘游着。绿叶在这绿的世界里随着绿色的波涛静静的移动着。我们初来乍到飞,辨不清太阳的方位,总有一种迷失的感觉。不过这种迷失,不是穷途末路的恐惧和焦虑,而是随心所欲的那种自然惬意。穿行在原始森林般的松林中,几乎无路可循,原来依稀的小路满是灌木和棘刺掩映着。倘若没有当地人带路,迷失在松林中不会是新闻。我们采访团的团员们三五个一组,七八个一群,当然,有我的地方美女写手自然不少,不过,我的心思不在此。在嘻嘻哈哈的笑声中,我们就这样好像漫无目的,很自由自在地在森林间漫步……

    “松”成为本地文化的一个亮点,而石门的文化最画龙点睛之处就是“石门小学”。校园精致小巧,校园文化整体上体现了一种“松”的高洁氛围。校园的操场上就精心建筑了三道石门。大家纷纷在石门前留影合照……特色是毛笔书法和篆刻字廊都隐隐约约的显示着松风傲骨的个性笔意。

    同行的网络写手有《空巢》的写手“牛车”,正在连载长篇巨作的《重庆本性》写手“廊檐”,和正在撰写“玄幻言情”长篇小说的少女网络写手“明月江南”,打工诗人张守刚,我的新浪网友“布衣诗人”等。布衣诗人回来后有几首关于石门的诗歌便早早的挂在云阳人家的文海飘香上了。

    在离开的石门的时刻,我们做在车上等最后的几个贪恋石门的文友。迟迟不见他们的踪迹。张守刚居然带回了一株高山杜鹃花,他说要带回家去栽种。他说,来年杜鹃花盛开的时候,大家一起到他家中去写杜鹃花诗歌,他在炫耀他的杜鹃花,尽管云安新城遍地都是杜鹃花,我们还是很羡慕。

    当地的几个官员很谦虚,希望松涛林海节的时候,邀请我们再去采风……在返程的路上,我一直在回想着大家一起唱的土家族民歌《六口茶》。……

    女:你喝茶就喝茶呀,那来这多话,眼前这个妹子(噻),今年一十八。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的水平不高,谢谢你对本文的支持。
    2016/2/17 8:12:27
  • 博主的围棋水平到什么程度?
    2016/2/16 0:26:21
  • 文笔很好,意境很美,赞一个。
    2016/2/16 0:24:3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居住三峡,执教乡村,中师学历,纯粹草根;酷好文学,偏爱围棋,遨游网络,弘扬国学。曾经先后担任中国围棋棋院“围棋论坛”、棋魂网“围棋论坛“版主,新浪网“读书沙龙”论坛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娱乐圈”管理员、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访谈访”、新浪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围棋名博访谈”等网络文化职务。素以倡导围棋和文化两面旗帜的文化交流活动。向后接受过一起写论坛在线访谈和《名汇》杂志的专题访谈纪要。组织过中华文化义工联合会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围棋文化活动。撰写的文章先后发表在《北京晚报》《重庆晚报》《围棋天地》《秋兴(夔州杜甫研究会)》《棋艺》《重庆旅游杂志》《收藏之声》等报刊杂志,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棋文化》《网与人生》《文涛拍案》《换个角度看与写》等棋艺文化类书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