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政府印钞发展经济是一种良政
2016-02-12
字号:
    当前人们对于“印钱(发国债)刺激经济”的顾虑非常之多,可以说很多中国人对于这个话题是非常忌讳的,人们会由此想到很多不好的历史事件。政府印钞是一种恶政的观念,似乎已经是一个定论。其实不然,“印钱刺激经济”上升到一个比较高的理论层次就是,货币发行与经济发展有何关系,增发货币真的是想象中的洪水猛兽吗?其实只要我们稍微分析经济发展历史就会得出结论:经济发展需要增发货币,政府印钞发展经济是一种良政。

    经济发展需要增发货币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已经阐明货币流通数量必须符合商品流通需要的规律。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在商品增加的情况之下,如果货币供应速度跟不上,商品只能降价,或是降低流通速度。就是现在人们看到的“产能过剩”,物价下降,经济低迷、下行。新中国建国以来,很多生产领域已经达到或接近全世界内的一流水平,很多产业的生产效率已经是建国、改革开放前的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以上。中国相当一部分的工农业产品产量都达到或超过全世界产量的50%以上,中国的GDP在六十多年前增加了约120倍,中国目前广义货币数量已经是139万亿元,是1952年101亿元的13760倍,物价在上涨,人民的财富也在增长,中国已经有过亿人过上了发达国家生活水准的富裕生活。如果没有货币增发,中国现在的货币存量还是1952年的101亿元,我们无法想像今天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马克思理论太深奥。我们听听货币小说《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在其着作中所提醒的:中国当前遇到的经济与金融问题在七十年前的革命战争中都遇到过。中国的红色革命根据地同样经历过改革开放后的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问题。对于物价上涨,控制货币增量,这是大家都能理解的。

    对于通货紧缩问题,中国的红色金融家薛暮桥总结出来了丰富的经验。“如在一九四三年滨海区货币斗争胜利后,曾经紧缩通货而使本币物价下跌一半。到过年以后我们来检讨这一问题时,发现提高币值压低物价这一政策并不适当,对我生产贸易的发展都是不利的。抗战胜利后,国民党统治区之物价亦曾一度下跌,结果各种工厂商店成千户的倒闭,这是又一证明。”薛暮桥还总结出“有些地区本币发行太少,去秋征收田赋时候粮食价跌落一半,无形中使人民田赋负担增加一倍。如果我们能及时吸收粮食(增发货币),防止粮价跌落,这种现象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七十年前的战争年代,人口不太可能大幅增长,人口停滞甚至负增长都是正常的,共产党的经济学们在实施货币量化宽松政策时,掌握得恰到好处,控制物价稳步上涨,比现在的美国、日本央行要高明得多。

    当前同样遇到物价大幅下跌,经济低迷的现象。主流经济学家的主张与薛暮桥的观点完全相反,令人匪夷所思。中国的人均铁路长度、机场等基础设施拥有量仍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中国相较于发达国家的基础设施水平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主流经济学家就主张去产能化。这安的是什么心呢?主流经济学家是要指引中国人民实现“中国梦”呢,还是成为扳倒社会主义中国的带路党,将中国人民带向臭水沟呢?在革命年代经济学家早就总结出在通货紧缩之时,要宽松货币,才能促进生产贸易,保证人民的根本利益。而我们的主流经济学家恨不得向处于经营困难的企业拉闸限电,限贷限产。这些没有任何经营管理企业经验的书生们,更是将中国经济支柱的国有企业妖魔化为“僵尸企业”,欲灭之而后快。去产能化的结果,只会让社会总需求更加低迷,导致经济螺旋式下行。在经济困难之时,不适当地增发货币,事实上就是采用了“紧缩财政、货币”的休克疗法。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的主张与中国革命前辈在血与火的战争中总结的智慧完全是南辕北辙,中国经济学理论已经深受新自由主义之害,中国经济发展前程不容乐观。

    货币从哪里来?

    要增发货币,问题是,钱从哪里来?自已造!在秦汉、唐宋时期的中国人会这样硬气地回答。中国在汉朝、唐朝以及宋朝这三个伟大的朝代,都是中央政府自铸货币,牢牢把握住货币主权,获得不可胜数的铸币收益权,这三个朝代分别在军事、文化、经济达到了当时人类社会所能达到的顶峰!到了明、清两朝,这两个朝代都采用了银本位,将铸币权拱手相让西方人,中国人只能靠出口商品,获得货币使用权。中国人从明清之后再无铸币权的意识,潜意识中认为中央政府印钱是不对的,钱只能靠出口商品才能获取。明清之后的中国人,丧失了不可估量的铸币收入,只能花更多的精力从事农业、手工业的生产,出口商品换取货币使用权,远远没有汉唐时期的祖先那样意气风发。

    自从1995年新《人民银行法》颁布之后,中国一不小心又开始走回了明清的老路。中国再一次将铸币权出让给西方人。中国需要出口实物商品,获得外汇,通过外汇占款,中国人才能获得货币使用权。“党爱民先生指出:中国有世界上最庞大的生产力,却不敢印钞票,却要让自己的人民像牛马一样永远吃苦受累。”这是因为中国人把本该每年数以万亿计的铸币收益,拱手送给了西方发达国家,中国人作牛作马,累死累活,然而各种福利与西方国家差距巨大。西方国家不仅将本国货币铸币收益牢牢抓住,而且还能享受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每年向西方国家进贡的价值数万亿人民币的收益。所以,西方人可以每年只工作半年,各种生育、医疗、义务教育、养老福利一应俱全。这不是阴谋论,只是有国家愿意进贡,自然有国家愿意笑纳。如果中国自主发钞,那么,中国人肯定不会活得那么累。

    铸币权如何体现?

    国家铸币权与海关税收权等权利一样神圣。国家征收铸币税,是一个国家货币主权的表现。铸币税背后隐藏着一个国家强盛与衰落的秘密,所以经济学者翻遍西方经济学教材也找不到关于铸币税的讲解。一个国家如果没有铸币收益,这个国家将不可能持久地强大;一个国家如果过于依赖铸币收益,也会走向衰落。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铸币收益的来源也不一样。在汉唐时期,中国发行的是铁钱或铜钱,中央政府接管铁矿、铜矿直接铸钱,就可以获得巨大收益。在明清时期,中国实行银本位,而中国国内极其缺乏银矿,所以无法铸币,中央政府无法控制通货紧缩、经济衰退。在当前的信用本位制度之下,铸币权的收入,不仅仅是指央行通过向商业银行再贷款、以及购买美债、欧债等获得的利息收入。铸币权税最重要的来源是,中央政府向央行发行国债,获得央行基础货币的首次使用权。铸币税的实质是中央政府直接印钞,但不是任意印钞票,而是以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为指导,以生产力为锚,根据经济发展的需要增发货币。这与国共内战时期,国统区生产力不振,国民党滥发货币,用于军费开支的做法完全不一样。

    中央政府发行国债事实上不用偿还。国债可以用基础货币购买,就是向全民征收铸币税,同时增加货币的数量,有利于促进生产消费,增加社会总财富。如果政府偿还了债务,整个经济实体都会没有货币,货币都回收央行的金库里面,经济就停止运行了。国债也可以面向居民及各种机构组织发行,整个国家的货币存量没有增加,不会造成流动性过大。理论上第二种发行方式的国债是要偿还的,但实际上发达国家往往压低基准利率,借新债还旧债,国债数量越来越大。人们往往听到发达国家国债数量惊人,但人们往往没注意到国债的增加同时整个国家财富也越来越多,人们的福利越来越高,经济活动得以正常循环发展。

    以外汇占款方式发行货币将大大减少国家铸币税的收入。外汇占款发行货币的方式要求中国出口商品,才能获得货币使用权。国家不仅没有获得铸币收益,反而加剧了通货膨胀,这与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不相符:出口国通过外汇占款获得货币的同时,商品却流失到了国外,商品并没有随着货币的增加而增加。所以,贸易顺差的发展中国家,通货膨胀更加严重!

    商业银行再贷款发行货币同样会造成国民福利的流失,是货币发行的画蛇添足之举。西方发达国家央行很少采用商业银行再贷款发行货币。国家没有必要通过再贷款发行货币增加流动性,只需通过国债发行货币即可。通过国债发行货币,中央政府获得货币第一次使用权,政府可以将货币用于教育、医疗、基础设施等领域,可以大大提高人民的福利。政府将钱用之于民生福利支出之后,钱自然会存到银行,商业银行自然就会有流动性。如果央行将钱低息借给商业银行,政府又以5%-6%的利率成本向商业银行借贷,这将大大增加政府向人民提供福利的成本。

    当前,商业银行的利润远远高于实体企业的利润,就在于政府过多地向商业银行借贷,商业银行旱涝保收,根本没有压力与动力去真正地支持实体经济。政府负债中相当一大部分都可以向央行直接借贷,不需要麻烦商业银行。假设,央行借给中国铁路总公司2万亿元人民币,利率忽略不计,铁总公司就不需要每年向商业银行支付1600多亿的利息了。这样的话,铁路总公司可以让票价更低,每年修建更多的铁路,让广州火车站春运的大拥堵成为过去时。

    货币局制度不是一种良政

    如果我们还对政府印钞发展经济有疑虑,我们来看看那些实施货币局制度的地区和国家的表现。所谓的货币局制度,就是完全失去自主发钞权,以美元为货币发行储备,并固定美元汇率的货币发行制度。实施这种制度的地区与国家的民众福利将很难得到改善,民富国强将只是一种奢望。

    我国香港地区从1983年实行货币局制度,三十多年过去了,不管香港人均GDP水平有多高,人均居住面积仍然不超过16平方米。香港地区多山,士地开发率不过25%,而同为山城的内地城市重庆,人均居住面积已经由5平方米变成35平方米。香港的山也不算高,削山建房也不会很难。只是,香港没有铸币税的收入,只能依靠抬高房价收取财税来支撑香港的民生支出。

    从1991年以后,阿根廷同样实施货币局制度,三十年过去了,阿根廷穷得连喷气式飞机都买不起。阿根廷汇率不久前失守了,有人将原因归于阿根廷政府的外汇管制。其实,没有外汇管制,阿根廷的汇率也不可能保持长期的稳定。实施货币局制度,就是变相地成为殖民地经济。假设,外商在阿根廷投资100亿美元,阿根廷央行获得1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若干年过去了,外商在阿根廷的投资获利已经远超100亿美元,而外汇储备仍然只有100亿美元左右。阿根廷根本没有足够的外汇供外商汇到国外去,汇率怎么可能保持稳定呢?这种制度既不利于国际投资者,也不利于所在国的金融稳定。阿根廷面临内忧外患,英国人此时找上门商量马岛的归属,实属来者不善。

    总结

    政府印钞发展经济是一种真真正正的良政,是符合货币运行规律的举措,是中央政府行使货币主权神圣职责的体现。笔者深信,只有适度地财政、货币宽松,中国经济才有可能重返中高速增长。这条老路,是中国改革开放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是中国经济在过去三十年来不断进步,不断赶超西方发达国家的法宝。这条老路,已经取得了辉煌业绩,而且将会越走越宽。中华儿女在未来的成就,不仅可以赶超西方发达国家,也将超越汉唐盛世的祖先们,达到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新高度。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杨锋: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笑傲江湖: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国债不还,即赋予国家债务豁免权,但企业和居民却无法享有,因此, 为了避免投资亏损逾债务压力,这些资本脱实向虚,炒作房地产、原油、期货等,绑架实体经济,抬高其生产生活成本,造成滞胀,美国、日本、欧盟等发达经济体莫不如此。
    这就造成了一种荒谬的现象,一方面实体经济严重缺血,另一方面虚拟经济大量的货币却找不到出路,货币不得不大量增发,潜伏着严重通胀的风险,导致实体经济苟延残喘。
    国债拉动模式并没有改变投资必然亏损的命题,虚拟经济的利润理论上应来自实体经济,实际却是虚拟经济远大于实体经济,呈现倒挂,各种债务基本都触及上限,已经走到了尽头。
    ==========================
    1、混淆了“国债”与“企业债”“个人债”的本质区别。
    2、混淆了“信贷类国债”与“货币属性的国债”的本质区别。
    3、混淆了“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体”的本质区别。
    -----炒作房地产、原油、期货等,这些属于“实体经济的交易”,尽管在时间上有递延,但,交易的标的是“可以交割”实物,有固定的实物价值为基础。”

    国债不还,谈何信用?
    2016/2/19 13:36:24
  • 政府投资的都是私人不想投的,比如铁路,机场什么的,政府投资,私人才有钱消费,中小企业们才有事情可做。现在这个样子,政府不做为的话,很多行业都要大幅萎缩了。

    国债高企,与实体不景气好像没有必然联系。发达国家经济停滞,那是已经发展过了,没有必要再搞铁路,机场了,而且人口下降,没有什么好投资的,经济自然不景气。中国不一样,孙中山先生还被人叫孙大炮呢,铁路一百年过去了,还达不到他的梦想。
    2016/2/18 19:37:57
  • 24楼六万水博主,
    政府直接投资的弊病是投资效益为负的现实,这会让其背负无效劳动的骂名;
    更为重要的是,民间投资被挤出,寻找不到更好的项目,只有投机炒作,即把他们从政府投资中赚的钱投资虚拟经济;
    虚拟经济虚假繁荣;
    实体经济苟延残喘;
    政府为了挽救羸弱的经济,不得不量宽;
    这就积累了大量的无效货币;
    实体供给却是逐步减少;
    这就是滞胀;
    最终有一天,过量货币奔涌而出,形成剧烈的通胀。
    事实上,美日欧都是这样的节奏,尤其是日本,结果是国债高企,实体蹒跚不前。
    2016/2/14 21:56:30
  • 回4张博主楼,有些企业确实要淘汰,有些可以维持输血,可以学习日本的债转股,让商业银行为成企业的股东之一,重组企业,不要学西方的破产。

    中国的情况还不能和西方比,中国还要大搞建设,我们在人均方面基础设施还无远比不上西方,而且中国的现代化建设要有自已的特色,凭什么我们就不能超越他们,中国如果轨道交通能占三分之一以上,华北还会有这么多空气污染吗?

    只要钱进了基建,钢铁、水泥行业就会有生机,就能替代房地产促进经济的正常发展,就会带动消费与生产,不会出现你所说的冰火两重天。

    基础货币发行的债务不算债,只是财富的会计计账方式。现在债务并不算高,如果利率下降,理论上可以借新债还旧债。如果有些企业真的没法下去了,只能国有化,美国次贷之后不就国有化三大汽车公司了吗?
    2016/2/14 21:09:54
  • 回十七楼,央行可以看指标,看物价指标嘛,如果物价过度下跌,那就是钱数量跟不上了嘛,这个很好理解。八八年就是钱印得太多了,物价上涨过快,现在刚好相反。

    最重要的是,中国还不算发达国家,还要发展,所以,印钱发展有什么不对吗?等到什么时候时候有二三十万公里铁路,就不需要这么大印钱了。
    2016/2/14 20:58:07
  • 回八楼,“既然印钞是良政,蒋总统何以下台了呢?!”
    ---------
    蒋总统下台,那是找小舅子管,不要大姨夫管。我在怀疑傅斯年才是最高的“间”,把孔换下去,终于让蒋“亲离”,成语可改为亲离众叛。
    蒋总统先是金融失败,才到军事失败。他印钱是为了打仗,从来没有想过发展实体经济,发展生产。所以我说,印钱要为发展经济。
    印钱修铁路,这有什么不对吗?这和当年的修水库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让大家过得更好吗?
    2016/2/14 20:47:50
  • 泄思悦脑:
    若要看清问题之本质,可把问题边界化。货币发放边界是无穷大,那么当货币发到无穷大时,情况会是什么样的呢?贫富差距消失了!印钞良政功効之一乃是劫富济贫。
    ================
    印钞良政功効之一乃是劫富济贫。
    ------这正是“印钞”的分配功能之一。
    ------泄思悦脑,对于这个问题,目光锐利。
    2016/2/13 16:52:47
  • 天真~~~~~~!!!
    2016/2/13 16:21:11
  • 当前人们对于“印钱(发国债)刺激经济”的顾虑非常之多,可以说很多中国人对于这个话题是非常忌讳的,人们会由此想到很多不好的历史事件。政府印钞是一种恶政的观念,似乎已经是一个定论。其实不然,“印钱刺激经济”上升到一个比较高的理论层次就是,货币发行与经济发展有何关系,增发货币真的是想象中的洪水猛兽吗?其实只要我们稍微分析经济发展历史就会得出结论:经济发展需要增发货币,政府印钞发展经济是一种良政。
    ————————
    混淆了商品经济方式所必需的新增货币【直接资本化(付息国债)与去资本化(直接民享)】两种【本质不同(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发行方式

    主张取消货币取消商品的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无法成为上述两种货币增发方式对错的基本论据
    2016/2/13 10:24:40
  • 若要看清问题之本质,可把问题边界化。货币发放边界是无穷大,那么当货币发到无穷大时,情况会是什么样的呢?贫富差距消失了!印钞良政功効之一乃是劫富济贫。
    2016/2/13 8:11:59
  • 政府根据市场需要发放货币无可指责,毕竟不是金本位和银本位了,不以持有的贵金属来发了。但是,各国政府都有烂发货币的倾向,或则说是客观的诱惑。因为那是容易做的事。
    我们来看事情的本质,滥发其实是一种偷盗行为。当政府如此做时,就是从那种货币的持有者那里将价值偷取了。拿股票为例,公司不能滥发,道理是一样的。问题是谁来管住政府?
    2016/2/13 8:09:56
  • haichong007:
    既然印钞是良政,蒋总统何以下台了呢?!
    ===============
    既然印钞不是良政,奥巴马总统为何天量的QE好几次呢?!
    如何理解?
    ----
    所以嘛,货币的数量要跟商品的规模相适应。
    所以嘛,国家保证未来形成的生产或实用能力的以国债名义发行的货币就是国家信用的符号。
    所以嘛,要鼓励投资使之和货币发行量相匹配并将其沉淀一部分。
    所以嘛,实际流通的货币要和消费品的生产相适应,否则就会物价上涨引起通货澎涨。
    因而中国相对与美国如果推行货币宽松政策有两个条件不同:
    1、人民币不像美元有世界市场的商品及生产规模与之相匹配。
    2、我们缺乏基本民生产品,例如石油等类的能源产品和城市土地资源、农产品和畜牧业产品等。因而难以做到在扩大货币规模的同时又使基本民生产品的价格保持相对稳定。
    由于这些原因就内在要求我们在使用金融工具时要精准的定向操作。
    中国人省吃俭用的节俭品格和工于计算的精明加之于大处着眼细节处入手的大局观和操作手段,那么我们一定会成为金融市场的顶级“玩家“。
    2016/2/13 7:10: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先后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清华大学。财政金融学本科、工学学士、工商管理学硕士。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