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驳时寒冰:中国当下所面临的最大危机是啥
2016-02-12
字号:
    我的大学同学牛公要我批驳一下时文《中国当下所面临的最大危机是啥》。时文可批驳之处还真不少。

    首先,中国的人性问题颇多,德、日的人性问题也不会少。拿德、日人性之善比中国人性之恶既不公平,也不客观。

    我们对身边的人性之恶感受强烈,对德、日的人性之善则向往之,除去立场问题,还有个时空距离问题。距离产生美嘛。

    我们生存于地球。在我们巳知的宇宙空间里,唯有地球适合人类生存。可是人们赞美月球,赞美星辰。谁赞美地球啊?倒是不停地怨寒暑旱涝,地震台风。

    德、日有许多人踏踏实实,是否都踏踏实实实呢?德、日有许多人诚实守信,是否都诚实守信呢?

    去年,德国之翼失事,大众汽车造假,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不少啊。

    中国有13亿多人口,发展极不平衡,良莠不齐,什么好的、差的、善的、恶的、聪明的、愚蠢的、繁华的、贫困的例子会少?前几天有篇谈人们为什么返流北、上、广的帖子。北、上、广民众的卫生意识、环保意识、民主意识、监督意识、言论自由意识、食品安全意识等等等等,就相对强烈嘛。不是北、上、广的民众比其他地方的民众人性好些,条件不同罢了。

    时寒冰刻意选出一个城管粗暴执法的例子来说明中国人性恶是没有说服力的。今年元月15日,法国卫生部宣布,该国一家专门从事临床试验的私立医院发生严重事故,一种试验性药物导致6名身体健康的志愿者入院,其中一人处于脑死亡状态。时先生能据此设问,一个把自己同胞当作进行药物试验的小白鼠的民族底线在哪里吗?

    汉唐时期有没有人嘲笑宋襄公,谁也说不准。但有一点确定无疑,唐朝君王并没有多少时先生崇尚的贵族精神。李渊父子趁火打劫夺了杨隋天下,一代英主李世民不顾父子伦理、兄弟情谊,杀了兄长李建成及其儿子,逼李渊当了太上皇。汉朝的创始人刘邦也没有什么贵族精神,倒是其对手项羽有些贵族作派。因此,日本人敬畏汉唐而轻宋后中国,绝非汉唐文化,更非汉唐贵族精神,而是另有原因,彼时中国强大而日本弱小。

    “人心回归,中国不可战胜,中国人不可战胜!

    贵族精神回归,中国人将被世界尊重!”

    这两个加了感叹号的论断尤其不值一驳。富有贵族精神的宋襄公不是失败了吗?踏踏实实、精益求精的德、日不是二战的战败国吗?时寒冰先生也许不知道,战国时期最有资本与秦国争夺统一中国的主导权的楚国,就因楚怀王的贵族精神而一蹶不振,最终被秦国灭亡。为什么当今贵族精神能使中国不可战胜呢?时寒冰自己举的宋襄公、刘项的例子,都是自己否定自己的论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的角度:评时寒冰《 时寒冰:中国最大的危机——人性危机》

    文明的进化过程,是野性的蜕化过程。

    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对人的定义是与时俱进的。最先,敌人不是人;后非洲人不是人;后美洲土著是不是人。同样,完全人的定义也是与时俱进的。最先,贵族才是完全意义上的人;再后才有资本家;再后才有自由民;再后才有农奴。再后才有妇女,这已经是20世纪中期了。然后才有有色人种。在这样一个丛林中,就像中国北部的草原上,多少民族深埋在厚厚的黄土下,谁愿意当宋襄公,个人可选,国家民族可不能由你做主。

    就像刘晓波说,要被殖民三百年,才有救。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等被殖民了三百年的国家,怎么样?我在这里曾经总结过,殖民的三种模式:1,北美澳洲模式,土著灭绝;2,南美模式,混血,3,亚洲模式,以土著治土著。实际上,殖民模式还有非洲的庄园模式,黑人是奴隶和庄稼。

    历史就这四种,刘晓波大师愿意选择那种呢?还是帮助殖民者发明一种新模式呢?

    道德,宋襄公的道德,是在统一国家民族下的诸侯间之争。在基本的文化价值和国家民族认同下的诸侯之争。你用来同宋以后的,与北方草原民族之间战争,与后来的欧洲殖民者之间的战争,可能吗?

    诸侯之争,某种程度算是兄弟睨于墙。类似国共之争。能与抗日战争去类比?

    时寒冰的文章,是对市场经济改革目标确立以来的反思,但用宋襄公的案例来推说,是错的。如果要我来分析,中国的问题,是在21世纪,却不断回归原始资本主义阶段的改革问题,残酷冷血和无法无天问题突出,一切有钱说话倾向和趋势明显。这也是乡村政权黑社会化的症结。也是广东省副省长广东省副省长刘志庚私下成辉哥为哥的原因。当年无锡的那位女老总,在歌厅跟人吹:她叫某副市长“五分钟到,就不会超过十分钟”,且果然。刘志庚叫辉哥“哥”,只不过是暴露了资本权力化的冰山一角。这才是改革最大的问题。

    回归所谓贵族精神和乡老乡贤的所谓传统,是继承孔孟糟粕去掉孔孟精华的大忽悠。
    市场化改革变成回归原始资本主义,才是改革犯错的要害-草根真话-君子谨守“时中”-博客日报 http://haigege.bokerb.com/669242.html
    2016/2/19 22:33:07
  • 回27楼曹先生:这两天我也看了一些这方面的文章,感觉国家对资本市场的情况还是有些数的,相信能够处理好这些问题。
        在此方面,目前可能是最难的一个时期,只要挺过这一时期,大的方面会一份风顺。这是我的一种感觉。
    2016/2/17 0:45:38
  • 《周小川猴年首谈人民币汇率改革、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定调数字货币》这篇文章看后心里踏实了些,感觉周小川谈的很大气,也很有底气,对稳定民心会起到很好的作用。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54ff2b0102wd1g.html
    2016/2/15 1:01:15
  • 曹先生:对于汇率等,由于自己不感兴趣,所以这方面知识欠缺,遇到这样的文章就推荐给你们内行。不过粗略看来,雷思海的观点似乎有些道理,也请您参考一下,或许会有些帮助。《雷思海:2016,彼岸花开,世界资本的末日轮意外加速,中国向何处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54ff2b0102wd0v.html
    2016/2/14 23:56:34
  • 时寒冰,赵括也.为什么不去看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呢?精华啊.
    2016/2/13 18:13:13
  • 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人口与环境的问题。
    再概括点说,就是人口问题。
    人口过多,男女性别比例严重失调。
    2016/2/13 16:25:19
  • 无病瞎呻吟,有症乱寻因。能不能有点儿创意?还弄这些个克己复礼的滥套子。化用一下毛老的故句——亿兆神州尽尧舜,圣消贵灭趋大同。
    2016/2/13 11:07:44
  • 在网络找到时寒冰的《中国最大的危机:人性危机》,又是一个脱离人民群众脱离实际的人,毛泽东的见识实在高,一眼就看出中国文人知识分子的主要缺点。
    德国人根本就没有资格批评中国人,德国曾经出现世界历史上很少见的最残暴的政权。而德国药厂推出的沙利度胺(Thalidomide),曾经作为镇定剂和减轻妊娠反应药物在欧洲和日本广泛流行,结果全世界出现大约一万名无手无脚的婴儿。而德国药厂要半个世纪后才公开道歉。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士大夫官员无所作为但又不让民间人士有所作为,以奶农在牛奶中加上三聚氰胺来说,三聚氰胺是要钱购买的,奶农是不会无端端在牛奶中加上三聚氰胺增加成本,而三聚氰胺是有发展过程的,其“增加蛋白质”不是奶农的发明,结果有奶农被处决了,而文人教授的责任不了了之。
    对中国城管的残暴执法问题,这是全世界都有的。而有一点肯定的,是中国老人有养老金的是少数,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是太少,大约400元/人/月,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则一个月只有几十元。因此不必说“他原本应该可以靠领取养老金生活”这些废话,而是应该建立城市议会制度,让城市官员受到制衡,但士大夫官员愿意让出权力吗?
    中国民间并不杀善,中国也有相当完善的法律,例如宪法第3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这是现代国家用来制衡政府机构非常重要的法律,但士大夫官员根本没有贯彻执行。
    中国的“碰瓷”现象,那些因搀扶倒地者而被讹诈的人,是通过官府被讹诈的。西方国家是强制汽车购买第三者保险,有什么碰撞事件是保险公司赔偿,而骑自行车被行人讹诈,那是要有足够的证据,而就算需要赔偿,也不是狮子大开口,赔偿额可能很小,根本不值得去讹诈别人。
    中国的问题就是出在士大夫官员身上。
    2016/2/12 22:34:33
  • 中国最大的危机是民心危机。
    2016/2/12 17:02:59
  • 搞不清敌人是谁,被敌人控制了自己的思想,还能幻想什么?
    2016/2/12 17:00:30
  • 我同意时寒冰文章,中国当今所有问题的原因是:全社会道德水平的滑坡。
    2016/2/12 12:59:07
  • 那篇文章我也看过,当时就想说点什么,可惜那位称时寒冰的作者不允许跟贴,实如鲠在喉。今日看到秋石客的博文,实在及时。但博主之驳似乎不及深入,大约过年无力之故。其一,时寒冰之文,把中国当下最大的危机归结于人性,而驳文却没有指出中国当下最大的危机究竟是什么?即便是人性本身,时寒冰之观点是要让中国人甘心做一个唯唯诺诺的软蛋,面对列强的不断挑战忍气吞声,——这大约正符合当下一些懦弱者或右翼势力的口胃的,宋襄公之迂腐可笑正合一些慢慢腾腾地去应对突发事件的性格,而城管之执法火爆仅仅是人性之恶么?时寒冰完全颠倒是非,表面而庸俗的分析,仿佛就是当下最大的危机了。可是,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会这样?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当下中国金钱或者说是资本的作怪所致。可惜,博文没有指出,仅隔靴搔痒似地就事论事,不免有些失望呢。
         然而,中国当下最大的危机到底是什么,估计也是众说纷纭的。但无论如何,贵族化是化解不了的,也是迂腐可笑的。因为,在资本的面前,在最广大的民众面前,贵族化可能么?倘在不可能时提什么贵族化,实在是一种遇民化,甚至是一种并不高明的手段。在中国,更多的要节制资本,不能无限地全面地渗透到一切方面,不能让全民把资本的元素渗透到自己的骨肉中,以至于彻底丢弃中国民族真正最珍贵的东西;要多一点红色的基因,以此来改造或抵销我们自己身上低级趣味或肮脏的东西,这才是要提倡的。
    2016/2/12 10:58:0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昔孔子述而不作,其开创的儒学却成为中华两千余年的显学。现有曹耀成,湖南某县一中学数学老师,既无对现有理论的权威解读,更无新创宏大理论体系,愿以孔子为师,在草根网开博拿偶有的思想情感与网友交流。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