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国不是资本的中心?
2016-01-27
字号:
    前些日子,潘毅老师在“破土”网站发表《从世界人民革命的中心走向资本的中心》,认为“改革开放”开启了中国主动拥抱全球资本主义的进程,在经历了三十年的改革后,中国已经从世界人民革命的中心,变成了资本的世界工厂。很快,中国人民大学的卢荻老师在“保马”公众号上发表了对此文的简评。

    卢荻老师看来很不同意中国已经变成“资本的中心”这个说法。他认为,中国在策略性融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过程中,迄今既有屈从成分也仍在顽强抵抗。我可能比较愚钝,看不出我国的顶层精英有什么顽强抵抗的壮举,只看到中央的新精神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话估计连奥巴马都不敢说,因为在市场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什么,难道不是资本吗?奥巴马敢公然宣称自己是资本家的代言人吗?

    中国的“改革开放”一路走来,一直都在“打左灯向右转”,这已成了尽人皆知的事实,只有不愿正视现实的人才看不见。所以,看似“抵抗”的动作肯定有,因为不得不“打左灯”嘛。但潘毅老师说的“主动拥抱”才是主旋律,卢荻老师说的“顽强抵抗”不过是欲迎还拒、半推半就的打情骂俏小伎俩,谁当真谁就闹笑话。卢荻老师列举的中国系统性“顽强抵抗”的三大表现即可作如是观。

    第一大表现:自1980年以来中国从没有堕进“债务陷阱”。如果这也算是“顽强抵抗”的证明,日本人就笑了。当今负债比例最高的国家,不是已经闹出债务危机的欧洲国家,而是日本。日本虽然债务雪球越滚越大,但最头痛的问题还不是这个,而是通缩。事实上,债台高筑是所有市场经济国家都必然遇到的无解的问题。因为市场经济必然会引爆经济危机,所以各国最终都不得不用寅吃卯粮的办法来推迟危机的爆发。区别只在于有的国家初一就落入“债务陷阱”,有的国家可以熬到十五。中国也不例外,虽然迄今尚未出大事,但债务雪球已经相当吓人了,对此有研究的学者都在不断发出预警。

    第二大表现:私有化和金融化都不彻底。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涉及一个影响深远的理论误区,即以为所有制是区别姓“社”姓“资”的关键。其实关键在游戏规则。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是唯利是图。按资本主义游戏规则来玩,即使所有企业都是公有的,各企业的逐利动机同样会造成微观有组织宏观无政府和不断金融化的局面,最终导致危机。如果企业有公有私,而公的在逐利方面玩不过私的,那么彻底私有化的趋势谁都挡不住。所以,中国正在奔向那个“彻底”的终点,而不是在“顽强抵抗”。

    第三大表现:中国在2000年代稳定了国有部门的比重,相应地强化了超越利润诱因的生产性投资的能力,以及一定程度恢复了劳工的权益。我很佩服体制内左翼学者的这种乐观到天真程度的看法。事实上,如果一个国企只要几年内不能盈利,不管怎么强调自己超越利润诱因的能力,比如保住了广大职工的就业岗位等等,都马上会被当局视为“僵尸企业”,欲除之而后快。至于“恢复劳工权益”,最好把眼光放宽点再说吧。

    知道美国主导的TPP吧?按奥巴马的说法就是“我们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来书写全球经济规则”。那么美国书写的规则又是什么货色?最近披露的信息显示,TPP要求越南这样的共产党国家赋予本国劳工更广泛的权利,包括组织工会和罢工的自由。这意味着越南政府需要修改或另立法律允许工人组织独立于政府的工会,罢工的理由也不局限于对工资和劳动时间的不满,还包括对工作条件和权利的不满。原来,美国政府居然比经过“改开”的共产党更“左”!现在问题来了,在劳工权益方面,究竟是中国顽强抵抗美国,还是美国顽强抵抗中国?

    事实已经非常明显,当代资本主义是经过改良的资本主义,而中国搞的则更接近于马克思当年批判的“原教旨”资本主义,是资本掌握决定性话语权的资本主义。这不过是个现实版的“皇帝新衣”故事,只是现实比童话更荒诞,在勇敢的小孩说了真话之后,居然还有大人一本正经地训斥小孩。大概非要等到中国也爆发了经济危机那天,这荒诞剧才能落幕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国不是资本的中心?
    hwbzj1966: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对于左派来讲,好像对资本主义制度是否落后的问题?论证的不够彻底。资本主义制度到底是衰落没有衰落,应该说清楚了。
    2016/1/31 4:06:32
  • 对于左派来讲,好像对资本主义制度是否落后的问题?论证的不够彻底。资本主义制度到底是衰落没有衰落,应该说清楚了。
    2016/1/31 3:31:54
  • 事实已经非常明显,当代资本主义是经过改良的资本主义,而中国搞的则更接近于马克思当年批判的“原教旨”资本主义,是资本掌握决定性话语权的资本主义。这不过是个现实版的“皇帝新衣”故事,只是现实比童话更荒诞,在勇敢的小孩说了真话之后,居然还有大人一本正经地训斥小孩。大概非要等到中国也爆发了经济危机那天,这荒诞剧才能落幕吧!
    ——
    ——基本是这样。新自由主义也是原教旨资本主义的抬头。
    2016/1/29 15:22:54
  • 第二大表现:私有化和金融化都不彻底。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涉及一个影响深远的理论误区,即以为所有制是区别姓“社”姓“资”的关键。其实关键在游戏规则。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是唯利是图。按资本主义游戏规则来玩,即使所有企业都是公有的,各企业的逐利动机同样会造成微观有组织宏观无政府和不断金融化的局面,最终导致危机。如果企业有公有私,而公的在逐利方面玩不过私的,那么彻底私有化的趋势谁都挡不住。所以,中国正在奔向那个“彻底”的终点,而不是在“顽强抵抗”。——实质性认识。不在制,在质。有的和尚修成佛,并不是在公有制中。
    2016/1/29 15:21:02
  • 和28楼:修正主义上台,残存的剥削阶级余孽,会把所有剥削阶级社会的所有陈规陋习,重新搬上社会重舞。
    2016/1/29 9:30:15
  • 卢荻老师看来很不同意中国已经变成“资本的中心”这个说法。他认为,中国在策略性融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过程中,迄今既有屈从成分也仍在顽强抵抗。
    芦荻先生说的抵抗,就是李鸿章签署马关条约时候那种既卑贱可怜又可笑滑稽的抵抗吧?
    2016/1/29 1:27:54
  • 附和25楼,所谓最坏的资本主义,就是半封建、半殖民地性质的资本主义
    2016/1/29 1:24:19
  • 摘录
    私有化和金融化都不彻底。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涉及一个影响深远的理论误区,即以为所有制是区别姓“社”姓“资”的关键。其实关键在游戏规则。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是唯利是图。按资本主义游戏规则来玩,即使所有企业都是公有的,各企业的逐利动机同样会造成微观有组织宏观无政府和不断金融化的局面,最终导致危机。如果企业有公有私,而公的在逐利方面玩不过私的,那么彻底私有化的趋势谁都挡不住。所以,中国正在奔向那个“彻底”的终点,而不是在“顽强抵抗”。
    2016/1/28 8:37:58
  • 所谓的改革红利乃至战略性路径确认举措,是特指能给当下及未来发展确立基础创造递进前提条件的先前发展举措。改了近四十年越改越僵越改越散私有化的改革路径、显然不符合标准.
    政府代理人应对全民资产权益所有人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义务?
    2016/1/28 8:35:04
  • 想起先圣的警告:修正主义上台,必定会复辟资本主义,而且是最坏最恶的资本主义
    2016/1/28 5:41:52
  • 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相比,如今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甚至巳经学会懂得如何拉拢讨好工人了,高福利就是一个方靣,更不用政治方靣所享有的民主权利.但中国的资本主义却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不仅如此,与以前相比还大大倒退了,资本家与工人之间的矛盾在不断激化着.所以,即使中国完成了资本主义的转化,这种资本主义与进化了的西方市场国冢相比,是不成熟的,差距是很大的.
    2016/1/27 19:28:20
  • 在这种二元经济系统中,市场主体可以放手充分发挥能动性多生产,尽可能提供各种有效供给,不用再担心实物利润无法货币化实现了,其实物利润部分的货币价值补偿可直接由主权货币购买实现,人类经济体产出商品价值量将只受资源劳动力等刚性条件约束,相对过剩将成为历史。

        公益经济的发展空间其实是非常广大的,以张二寅先生的说法就是“山河为仓,智力为库”。除了一般性绿化、环保、国土整理、公共卫生外,国民义务教育、养老托幼、社区安保、专利技术储备等都有非常广泛的发展空间,是“剩余资本”用武的好地方。制定政策让国民私人或企业法人等的存量资本投入公益经济的快速发展,主权货币购买其服务(让投资者能赢得较好收益),既增加了公益产出,又消除了热钱炒作的危害,经济系统中的帕累托改进得以实现,多赢!

        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中,实际上还自然地蕴含着财富的二次分配平衡机制。主权货币在实现市场主体实物利润的同时,源源不断地为公益经济提供动力,保障着公益经济可持续壮大。在此过程中,国民们实际上动态地平等地免费共享着公益经济的各种福利。

        新宏观主义主张政府不再直接财政投资公共工程而是让国民们投资,政府只用少量租金性质的使用费购买其服务并免费让国民们共享,既有效率,又避免了传统公益项目实施过程中的各种腐败寻租现象。同时也为大量民间存量资本找到了一个新的出路。这个特点支持国有企业大规模民营化从而可以大大减少中国经济改革阻力。
    2016/1/27 18:07: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女,1963生,江苏扬州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副理事长,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政治经济学和经济思想史,以颠覆西方主流经济学为己任。电子邮箱:x8b8x8@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