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西方集团的空前合作与对外扩张手段
2016-01-17
字号:
    回答此问题,还得从一条不太为人留意的英国媒体新闻说起。星期前,英国两个年轻骇客向媒体吐露,经他们按伊斯兰国恐怖主义组织发布宣传品的网站搜索追踪,竟然最后抵达沙特阿拉伯与英国政府劳动、退休部的内联网系统。 照理,英国政府对无聊骇客的指控大可置之不理,却没料到,英国政府迅速地提出了辩解,即「英国政府手头上积累了许多域名,因此辗转地售予其他国家,其中包括沙特阿拉伯…」言下之意,英国政府对此商业行为的后果「不负任何责任」。

    就这档事,早于2004年4月就有法国前国防情报人员布奈尔Pierre-Henry Bunel在一份印度发行的杂志上(World Affairs)揭发过,在他从事情报工作的过程中,由于精通阿拉伯语而接触过大量法国、英国等当局截收的恐怖分子互相传递的信息。据他了解,从八十年代起,沙特阿拉伯的「伊斯兰开发银行」即从西方(英方?)购得内联网系统,并向伊斯兰国家有关机构,包括本拉登所属的所有恐怖主义组织提供通讯方便。由于沙特本身就是这些组织的最大金主与推手,恐怖分子自然不疑有他,习惯于采用此途径进行内部联系。

    换言之,这套系统的内容早在西方情报机构的掌控中,所谓「基地」(Al Qaida)也根本不是美国政府与主流媒体试图让大家所认为的「恐怖分子的军事基地」,而是一个「资料库」,或「情报库」。这就难怪,每当欧洲联盟成员国当局谈及其本国有多少恐怖分子前往叙利亚进行战斗,以及有多少人回返欧洲时,如数家珍;甚至还可以根据所有成员的教育背景,进行「社会成分」调查。

    这方面,2003年因反对侵略伊拉克而毅然辞去工党及国会要职、一时声名大噪的英国前外相库克(Robin Cook)也在他2005年「意外死亡」之前透露了「基地实为情报数据库」的机密。

    迄今,单单从媒体走漏的消息,我们大体知道参与颠覆叙利亚政府的恐怖分子分别来自80个国家,总数大约有10万之多,其中,除了叙利亚本地的逊尼派瓦哈比宗的反政府激进分子之外,还包括欧美洲的5000人左右,以及来自各个伊斯兰教国家的3万人。这批人,经各国的情报机构网罗之后便遣送至土耳其、约旦、沙特阿拉伯、巴基斯坦、阿富汗,甚至以色列控制区接受军事训练,而后再经整编、武装、运输至叙利亚发动战争。不难理解,如此一个庞大作业系统必须要有一个相应的数据库,以及霸权集团之间的无间合作。

    审视叙利亚问题,还有一个与「数据库」同样重要的概念就是「塔利班」。「塔利班」是个属伊斯兰教逊尼派瓦哈比宗(自称沙拉非)的政教合一政体。这个宗教团体可说是伊斯兰教世界之中最保守,最极端而且最具侵略性的基本教义社团,而其老祖宗,或说其发源地就是当前的沙特阿拉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法违背了对阿拉伯人做出的「协助其建立独立、统一的阿拉伯民族国家」的承诺,非但把阿拉伯民族分裂为十多个国家,并且还纳入为自己的殖民地或势力范围。为了抵制阿拉伯人的反抗,并使其互相牵制,甚至削弱,便采取了以夷制夷的办法,一方面扶持了一些最顽固保守、最无代表性、势力最弱也最需要不断依靠外力支持的地方势力(如沙特之类的海湾小国);一方面打击传统的最具威望的地方势力(如哈希姆德王朝)和民族主义势力(如摩萨德、纳萨尔、卡达菲、阿萨德)。沙特阿拉伯的沙乌地部族因此应运而生,再加上在本土发现大量石油,便从此利用外力支持与本地的石油美元兴风作浪,试图通过瓦哈比宗的教条统治,支配整个伊斯兰世界。在此基础上,不难理解,从此之后陆续在伊斯兰世界产生的塔利班集团,无论是埃及的兄弟会,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土耳其的伊斯兰教政府,以至于目前在叙利亚、伊拉克呼风唤雨的「伊斯兰国」均属此类,而且,更关键的是,均受到西方集团或明或暗的支持。

    谈及「西方集团」,笔者不得不对这个新生事物如何措辞推敲再三,原因不外是,自五百年欧洲对外扩张以来,从来没有摆平过内部的矛盾,且因此互相间进行了无以计数的战争。就全球范围,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就已形成了所谓的「白种人盎格鲁萨克森新教集团」(美、英、加、澳、新西兰,过去还一度包括南非),然而,直到2003年侵略伊拉克之际,这个新教集团却还无法摆平欧洲联盟所属的德国与法国的抵制。2007年底,自从法国萨科齐总统(犹太后裔)上台之后,便一面倒向新教集团,因而促成了整个西方世界的空前团结与合作。具体而言,便是从此之后,出现一个庞大的新教、天主教集体力量去对付不属「西方集团」的东正教势力(俄罗斯)、伊斯兰教势力以及中国。

    在此基础上,讨论「美俄之争」,才稍具意义。继而必须探讨的是,「西方集团」发动叙利亚内战究竟其战略目标为何?难道目标仅仅是在该国多建立一个「塔利班」政府?不然,2001年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美国高层即有「一颗子弹策略」(one bullet ,打一个算一个),或是「骨牌策略」(roll on ,一个接一个打)的争议。如今回头看看,继阿富汗之后,接踵又摧毁了伊拉克。尤其到了促成「西方集团」之后,更是瞬息之间在埃及建立了短命的兄弟会塔利班政权,消灭了利比亚卡达菲政权,以及搅乱了叙利亚社会。不言而喻,一旦叙利亚政权彻底崩溃,下一个目标必然是伊朗,以及…极其明显的是,「骨牌策略」将是我们面对的前景。

    自从1990年华沙集团与苏联相继瓦解迄今,俄罗斯即对整个八十年代陷入阿富汗战争的惨痛教训而痛定思痛,因此相当程度地采取韬光隐晦对外政策。然而,即便如此,并不能阻止北大西洋公约东扩,且必须坐视整个巴尔干地区的肢解,必须眼看着一个个传统友好国家让西方集团搞得生灵涂炭。俄罗斯能够容忍到什麽地步?底线何在?这不仅仅是俄罗斯本身必须面对的难题,也是「西方集团」对俄罗斯提出的考题!

    2014年,继乌克兰发生政变,并直接威胁到俄罗斯的黑海利益及侨民的生计后,俄罗斯毅然开始反击。就叙利亚方面,该年最大的变化便是国际恐怖主义组织与叙利亚本土的反政府组织互相间进行火拼,导致对政府军攻势的嘎然停顿。鉴于此,部分国际恐怖分子转而向伊拉克发展,与伊拉克本地的「塔利班」势力结为一体,建立了所谓的「伊斯兰国」。在此有利条件下,俄罗斯总统普京突然公开对外宣称「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工作人员有十万之多,对叙利亚情况了如指掌」,并开始加强对叙利亚政府提供军火援助。尤其是上个月一架俄罗斯民航机在埃及领空让恐怖分子炸毁之后,更是开始直接对叙利亚境内的恐怖主义组织进行大规模的轰炸,由是直接损害了土耳其在叙利亚进行石油走私的利益,且导致土耳其当局在叙利亚境内击落一架俄罗斯的战斗机,从而使俄、土两国间出现紧张局势。

    其实,就观察界分析,普京的「十万人」之说,纯属夸大之词,其目的不外是警告西方「俄罗斯随时可能投入地面部队」。尽管如此,直到今日,俄罗斯当局依然非常克制地不让任何地面部队投入叙利亚而陷入「西方集团」所摆设的棋谱。

    最近,叙利亚遭战火全面破坏的恐怖画面不断出现于各个媒体,400多万难民问题也突然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新闻。于是乎,笔者不得不提出质疑,为何伊拉克战争同样造成500万难民,那些难民就不动逃亡至欧洲的念头?尽管西方对此问题的实情讳莫如深,我们却从叙利亚难民口中获得了真实的解答,即土耳其「方面」,把过去的2000美元偷渡费用突然降低至200美元,于是鼓励了数十万叙利亚难民投奔欧洲。难民问题,性质属另一个篇章,笔者就此打住,唯想指出的是,这至少是土耳其政府幕后主持或默许的行动。那麽其目的又何在呢?就笔者观察,目的一在制造欧洲国家的危机感与对伊斯兰世界的排斥;其次便是藉此机会宣传「难民中潜伏了5000名恐怖分子」,从而产生欧洲人今后见死不救的情绪。果真如此,只要叙利亚乱局不断,今后继续恶化的难民问题必得由俄罗斯出面解决,而且迟早会把俄罗斯拖进一场心不甘情不愿的地面战争。那时候,他便成了瓮中之鳖,任凭「西方集团」消耗与削弱了。

    俄罗斯与土耳其之间原就是宿敌,如今关系进一步恶化之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纷纷将战斗机向土耳其转移,若干舰队也逐步向土耳其沿海集中,各国当局也默默地沿循不同途径向立法机关取得对成员国(土耳其)进行武力支援许可。这一切,意味着,当前国际局势的紧张程度已不下于1961年的古巴事件。

    上世纪八十年代,东西两大阵营曾不约而同地进行模拟实验,获得的同样调研结果是:一旦把当时各国拥有的核武器引爆其四分之一,即可能造成「核冬天」与全人类的毁灭。如今,「西方集团」显然是认为在空前的团结条件之下,可以让拥有5000颗核弹头的俄罗斯俯首称臣或束手待毙。这是个现实的考量吗?还是空想的冒险?不论俄罗斯的因应之道为何,我们必须看到伊斯兰世界基本上已一败涂地,俄罗斯或许还是维护华夏世界安全的最后一道长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国应该支持俄罗斯在中欧和中东与西方纠缠。以人道主义的名义每年给予中东阿拉伯难民三到五亿美元的外交援助。其中大部由俄罗斯实施。
    2016/2/14 10:46:54
  • 政治上的西方集团不过是国际资本的傀儡,而不是铁板一块的政治同盟。当扶植一个政权能够赚钱,它们就扶植一个政权,当摧毁一个政权比扶植一个政权能赚更多钱,就毫不犹豫的摧毁这个政权。普京需要做的只需要让他们为它们的行为只赔不赚
    2016/1/17 20:33:17
  • 中俄要站在一起。
    2016/1/17 20:29: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7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诸暨。先后在旧金山州立大学、维也纳大学、西柏林自由大学、海德堡大学、法兰克福大学政治系、社会学系学习与研究。著作有:《后冷战时期国际纵横谈》,1994;《反恐战略与文明冲突》,2008。政治学教授,欧洲华文作家协会会长。
地址:Jue Li-kung  Am Krautgarten 22/19, A-1220 Vienna, Austria 
电话:+431 2800512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