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究竟怎样才能降低企业的资金成本?
2015-12-30
字号:
              ——供给侧遏制资金高成本的短期政策和深层次改革

    从2015年的情况看,银行对中小企和农业农户贷款更加收紧,而且一些大银行,有吸收存款的优势,但由于国有企业贷款需求下降、地方政府及平台杠杆率已高,而自己对大量的一般中小微企业、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和农业农户放贷,因信息不对称、不能按照熟人社会原则放款,贷款成本高、风险大,加上贷款给国有、政府和非国有经济风险追究责任不一样,银行还是将款放给国有企业、政府平台,虽然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转贷对象因经济下行需求也在收缩,银行还是希望它们从银行转贷而控制风险。这样,即使中央和国务院再三要求银行保证对中小企业和涉农贷款的比例,但是中小微企业、科技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农业农户还是贷不到款,或者从非银行机构转贷过来的资金利息仍然很高。

    2016年开始,一方面,实体经济、政府建设领域,一些产能过剩、库存过大的工业和房地产企业,将会迎来关停和倒闭潮,使兼并、重组、破产和重整业务量大幅度上升,政府税费及卖地收入也会相对下降和越来越少;另一方面,中国银行体系中,国有企业、地方政府、房地产等方面的违约会大量发生,显性和隐性的呆坏帐将急剧增加,特别是一些地区的城商行会面临支付困难。因此,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资产剥离和重组后,新一轮的更大规模的企业和政府与银行之间的债务重组,又不得不再次展开。

    因此,从目前和短期的政策措施来看:一是国务院协调银监会,并要求各银行,对大量的能正常运行的企业,紧急改变到期先还款再贷款,改为不先收再放,而是展期并续签合同的方式。因为,从调查的情况看,大量的企业,在先收款,再放款的阶段(约为1到3个月),去贷了过桥高利贷,或者加大了企业的资金成本,或者一旦过渡时间拖长,甚至不能续贷,高利贷重压下,必死无疑。二是国务院紧急要求银行慎重对待以往企业间联保形成的债务链,遏制对差企业清贷导致大量运行正常联保好企业死亡的发生;建议对将要倒闭企业,进入破产清算剥离重整程序,而对正常运营企业网开一面,避免所有企业都倒闭反过来拖死银行的系统性风险暴发。2008年底后,由于强刺激经济,实施量化宽松政策,相当多的企业由于无资产抵押,地方政府协调当地好中差企业相互联保,从银行获得贷款。现在银行为了清贷,降低坏帐率,让各地大量的联保好企业,承担将要倒闭企业的债务,结果是好中差企业全面发生系统的垮塌。三是这次一些濒临破产的国有和非国有濒死僵尸企业,应当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结合起来,进入重整程序,银行采取债务减记让步,以抢救盘活,或者部分盘活为宜;企业及其政府及平台呆坏帐的剥离和重组,也与混合所有制和PPP改革结合起来,与资产证券化及交易结合起来,与破产企业中的好坏资产和同年龄段职工留去结合起来。四是国务院应提请最高法院,修改民间借贷相对于国家基准利率4倍为合法的司法解释条款,降低为2倍,或者根据借贷的时间,确定利率的高低。时间越长的利率越低,时间越短的利率可高一些。

    根据实业各行业的平均利润率,考虑中短长期融资不同需要,银监部门应当制定细分的指导利率和禁止性的上下限;实业平均利润率,包括短期过桥贷款,其利率水平过高肯定会使商户和企业破产,这种利率的贷款应当视为非法,政府和法律不保护如此高利率的投资者,对发放这样高利率贷款的信托、租赁、小贷公司、投资公司、基金公司等等,应当予以追究。

    而从中长期要降低企业的借贷资金成本,一是要发展股权直接融资,二是要坚决进行打破目前大中银行垄断格局的改革。这里我重点谈后者。

    前述国民经济高利贷化形成的一些原因在于: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银行的高度垄断性,资金在几家大银行中太集中,几千万买家对应着为数不多的中农建工交银行,再通过各种服务理财信托等表内到表外环节流动,垄断导致资金分布和最终价格扭曲,所以中小企业,贷到的总是高利贷资金。此外,大中银行为了规避风险,愿意把款先贷给信托、租赁、国有企业财务公司、村镇银行、典当行、小贷公司等中转,都成了从大中银行低进高出的非银行倒钱金融机构。其次,整个社会都有一种投资短期化、高利化、赌博化等“不劳而获、一夜暴富”和“天上掉馅饼”的心态,由此一些融资机构和单位允诺高利率、借新债还旧债的庞式骗局集资,开地下钱庄,也对利率的不合理上涨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司法解释允许民间借贷“利率可以超过法定基准利息率的四倍”,起到了保护和怂恿高利贷的不良作用。

    实际上银行业的改革,与当年国有粮店改革有特别相似的地方:即粮食的大部分由国有粮食系统掌握,有一部分农民自留地生产的农业产品在体制外,相当于今天大量的低息存款(特别是财政行政事业国企存款资金)集中在四大和一些规模较大的国有及国有控股银行之中,自然人和法人也有一部分资金可自由在国有大银行体制以外留存;由于粮油供应的国有纵向垄断体制,导致体制内价格扭曲、粮油不足,体制外黑市猖獗、价格很高,相当于大银行的资金贷款利率低,但是中小微企业得不到,只能从关体制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或者在黑市上获得价格较高的资金;体制内的粮票在黑市上可以买卖,相当于今天体制内银行的钱倒给非银行金融机构低进高贷;而自己生产的粮食到黑市上调价卖,以及有黑市粮商,相当于今天的民间借贷、集资和地下钱庄。试想,如果没有当年对国有粮食供应体制的彻底改革,能有今天粮油供给充足、价格稳定的今天吗?国民经济的高利贷化,实体经济被贷不到款和高成本的贷款挤垮,实际是维护银行高度垄断体制,推进银行业改革特别缓慢的恶果而已。

    其实,大银行给大企业贷款,中银行给中等企业贷款,小微银行给小微观企业贷款,这是对应的。放几万到几十万款的贷贷,经济学的道理是:熟人社会、信息对称、时间较短、效率较高、相对成本很低、信用抵押担保组合贷款。而大银行给小微观企业商户贷款,信息不对称,不是以熟人社会原则放款,而是纵向的评估等措施,时间长效率低,贷款额小而导致其成本较高。这种客观机制的作用,不可能使大银行真正给小微观企业商户贷款。所以,要么中小微一般和创新型企业贷不到款,要么贷到的是灰市和黑市高利贷款,对于促进中国社会的科技创新,推动实用技术产品化、产业化和市场化在借贷融资上极为不利。

    大银行和普通中小银行也根本不可能给创新型的中小微企业贷款,需要有专门的科技型银行。而技术创新和产品化及市场化的主力大部分是中小微企业,其天使、风投、贷款、股权、租赁、并购和资本市场等等过程是一个融资链,在中国薄弱的环节是信贷和并购等环节。如果一个技术创新者,没有贷款融资,全是其他投资性质的融资,其股权就会被投资者稀释掉,事业和财富给人作嫁衣裳。许多技术发明者,或者小本投资于技术产品化的,因贷不到款,而不愿意股权流失,硬是小打小闹、苟延残喘、不惜失败,也不愿意让并购做大使自己失去控制。

    现在一些大银行的支行,说在做科技贷款融资,他们对中央和媒体称完全能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根本不可能。创新型中小微企业企业的贷款:(1)从宏观上讲,是一个细分的市场,从一些发达国家的实践看,需求规模并不大,所有的大型和普通银行都去做,竞争激烈、银行内部专业的机构所得到的市场份额很少,绝大部分都会亏损。因此,一个国家,也只能有很少数量的科技型银行在在。(2)从专业上讲,银行职员不仅仅是金融和财务型的,还需要有科技各领域的人才,其贷款过程是一个财务和科技专业复合运作的过程,而普通大银行和其他普通银行,供养一定数量的科技金融人才,而市场份额很小的格局下,成本过高,盈利有限,甚至亏损。(3)如硅谷银行类的科技型银行,其盈利的60%以上来自于给中小微创新型企业的“投贷联动、认股权证”放款业务,其专业的科技金融职员与全国分专业的有名的天使和风投公司对接,让他们先认定一次技术和市场的风险及成长性,再将贷款的一个百分比并不实际投资,而是在其并购和上市时,行使股权,抛售套现,实现利润。这不是所有的银行都能够做成功的业务。也就是说,大型银行,或者其他普通的银行,可以给中小微创新型企业贷款,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消除国民经济高利贷化,根本上要做的工作,就是放宽中小银行设立的数量限制,从美国3亿人口,有各自独立银行8000家的比例看,中国应当有35000家各自独立的银行。考虑中国人口众多、地域辽阔、发展水平比美国低等特殊性,未来应当发展到10000到20000家各自独立的银行。其中特大和大银行,包括中型银行的数量比例在1%-2%之间,绝大多数银行应当是社区为创业、小企业和居民服务的小型银行。为防止小银行再度集中化和仅为大企业服务,限制大银行和国有企业入股城市社区小银行。在金融体制改革的战略上,不能再采取变通和中间等有可能出现更恶劣后果的路线,应朝着强化市场竞争方向,进一步放宽银行设立准入、放开存款利率、建立存款保险制度等同步改革。

    如果中国要想让科技创新型的中小微企业真正能贷到款,考虑到实施创新战略、遏制经济下午的迫切性,必须尽快引入硅谷银行业的机制,在全国北京、上海、深圳、武汉、重庆等布局三到五个中小科技型的银行,这有利于“天使—风险投资—科技信贷—股权—并购—租赁—资本市场”完整创新金融服务体系链的发展和完善。真正实现“技术—资金—产业”的有机结合。对于我国将创新驱动战略落实到位,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

    对于地下钱庄和民间借贷,需要开正道、堵斜路,以及行政、法律和舆论引导。对于一些从事借贷的地下钱庄等,包括典当行、担保公司等,选择一批,予以银行业准入,使其合法和正规化。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党校大教授也奢谈神马供给侧?哈哈哈哈
    地球人都知道,宏观经济学的基本问题是实现经济发展所必须具备的最基本前提即经济结构全面均衡。而可笑之极的市场经济体制自身无法克服的内在的固有弊端就是以几何级数的速度制造全领域的经济不均衡,直至经济危机,通过大规模的经济崩溃式深度萧条和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实现经济再均衡,这是个普通的经济学常识。在市场经济体制下,无论供给侧还是需求侧都是不可能解决均衡问题的。因此所有西方经济学的宏观部分无一例外的都是企图解决市场经济体制这只看不见的手胡闹出来的不均衡问题而没有答案。
    党校大教授竟然不知道马克思先生早就指出了市场经济这些可笑的弊端,并给出计划经济体制的科学构想,以便生产力不再遭受市场经济的巨大破坏而顺利发展。为什么党校大教授既不懂西方经济学的基本焦点,也不学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整天跟着社会上的无良公知一唱一和混吃等死?哈哈哈哈
    2015/12/31 1:13:57
  • 外资银行对中国客户要求的门槛更高。这本就是成本效益计算得出的一般经营管理行为。
    2015/12/30 16:43:34
  • 周反党办金融企业,会向农户和中小创倾斜吗?你的母国美国,是不是也是这样?毫无疑问,农户,靠贷款生存是错的。既然搞个体单干,就只能是像美国那样,成立农机等租赁公司,政府补贴租金,财政补贴公司利息。农户不承担贷款责任。
    至于中小创,毫无疑问,创新的风险是巨大的。只能交由专门的职业的风投公司。至于像美国的登月航天飞机星球大战导弹防御信息高速公路这些,就只能是联邦财政预算承担。
    例如,F-35这类预算从几百亿美元扩张到4000多亿美元,实际上就是财政,包括同盟国财政事实上补助出的一个广种薄收项目。这种对特定项目的一超再超的预算补助,实际上也是用政府补贴的方式,实现交叉补贴。
    美国自卫星时刻以来,联邦财政对创新的投入,形成了一种固定补贴方式,并作为最主要也是最后的风险承担着
    2015/12/30 16:09:46
  • 当初银行扩大信贷时,一定不会认为有去无回,但后来总是会发生债务危机,银行和企业都焦头烂额,这种事情已经是重复发生了。照常理市场上有企业想扩大经营,又不想别人获得股权,宁可借债,那这公司一定是对自己项目的获利前景非常有信心,当然放贷的银行也一定是经过了解评估,对其盈利能力也非常有信心,但实际上,双方可能都没按常理考虑这个问题,这就埋下了债务危机的隐患,这种局面不改变,那还是走股权融资,风险投资的路子比较好。
    2015/12/30 15:55:21
  • 究竟怎样才能降低企业的资金成本?
    -----------------------------
    降低企业的资金成本的最根本办法是:自有资本金比例高而且利润高,而不是动不动就去借贷扩张!!!
    2015/12/30 12:36:34
  • 在金融体制改革的战略上,不能再采取变通和中间等有可能出现更恶劣后果的路线,应朝着强化市场竞争方向,进一步放宽银行设立准入、放开存款利率、建立存款保险制度等同步改革。
    从美国3亿人口,有各自独立银行8000家的比例看,中国应当有35000家各自独立的银行。考虑中国人口众多、地域辽阔、发展水平比美国低等特殊性,未来应当发展到10000到20000家各自独立的银行。
    ——————————
    纯粹接轨派经典馊主意
    2015/12/30 12:25:33
  • 从中长期要降低企业的借贷资金成本,一是要发展股权直接融资,二是要坚决进行打破目前大中银行垄断格局的改革。
    ————————
    纸币时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懂货币——摸石头摸向金融私有化(拆解蚕食稀释公有制国有银行)
    2015/12/30 12:18:47
  • 从目前和短期的政策措施来看:一是国务院协调银监会,并要求各银行,对大量的能正常运行的企业,紧急改变到期先还款再贷款,改为不先收再放,而是展期并续签合同的方式。因为,从调查的情况看,大量的企业,在先收款,再放款的阶段(约为1到3个月),去贷了过桥高利贷,或者加大了企业的资金成本,或者一旦过渡时间拖长,甚至不能续贷,高利贷重压下,必死无疑。二是国务院紧急要求银行慎重对待以往企业间联保形成的债务链,遏制对差企业清贷导致大量运行正常联保好企业死亡的发生;建议对将要倒闭企业,进入破产清算剥离重整程序,而对正常运营企业网开一面,避免所有企业都倒闭反过来拖死银行的系统性风险暴发。
    ——————————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接轨复制资本主义货币金融制度——作茧自缚
    2015/12/30 12:12:47
  • 从2015年的情况看,银行对中小企和农业农户贷款更加收紧,而且一些大银行,有吸收存款的优势,但由于国有企业贷款需求下降、地方政府及平台杠杆率已高,而自己对大量的一般中小微企业、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和农业农户放贷,因信息不对称、不能按照熟人社会原则放款,贷款成本高、风险大,【加上贷款给国有、政府和非国有经济风险追究责任不一样】,银行还是将款放给国有企业、政府平台,虽然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转贷对象因经济下行需求也在收缩,银行还是希望它们从银行转贷而控制风险。这样,【即使中央和国务院再三要求银行保证对中小企业和涉农贷款的比例,但是中小微企业、科技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农业农户还是贷不到款】,或者从非银行机构转贷过来的资金利息仍然很高。
    ——————————
    金融制度西学守旧,没有全国统一的【个人财金终身卡】终极信用保障,国务院这简直是在戏谑信贷立命的商业银行——合成荒谬
    2015/12/30 12:08:20
  • 推荐:《均股分红”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分配制度》
    《关于“推动实施社会主义均股分红分配制度”的倡议书》
    2015/12/30 11:43:49
  • 是的,中国缺少大量的小银行。
    2015/12/30 10:24:5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8年生,经济学博士,教授,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1980年从青海省民和县考入东北财经大学(原辽宁财经学院)基本建设经济系,1992年获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94年调入中共中央党校执教和从事研究至今。研究领域为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宏观经济、经济发展和增长、劳动经济、中小企业、金融风险、城市化、国企改革、农业经济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