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哲学无用”,还是“无大用”?
2015-12-29
字号:
    “哲学无用论”,自哲学诞生的时候起,便作为一种谁也捂盖不住、谁也驱散不了的顽强声音,一直或喧嚣、或低沉地持续存在了下来。

    “哲学无用论”,虽长期顽强地存在,却似乎除了在西方神学居于统治地位的某个时期、以及现代科学大大侵蚀了哲学地盘的情况下,调门能高一些、拥众能多一些外,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其都称不上是公认的主流声音。更不要说在哲学界、哲学家中,普遍地是不接受、很排斥这种“无用论”之观点的。

    在我看来,“哲学无用论”,其实并非没有一定的道理。可其从来没能赢得足够多的广泛支持,没能真正撼动过哲学这一综合认知学科,主要还在于该论:一者,对哲学的批评太过泛泛而论;二者,没能找对、找准足以撼动哲学的致命“命门”;三者,未发掘与提出一种同样高端系统、却更具建设性的替代品来。

    我主张,不能笼统地讲“哲学无用”,而应讲“哲学无大用”。也就是说,哲学,并非“真无用”,而是“真无什么大用”!因为,理性的抽象思维或形而上各种体系,均难免会多偏重于宏观总体、深远根本的“无用之用”,仅以直接与具体的实际效用作为评估原则,显然是一种不顾及其自身特性、有失偏颇的做法。

    从“打倒哲学”、以“大道学”夺取哲学“第一学问”之地位的角度看,如果,我们仅仅只是盯住哲学替代不了科学、提供不了许多的专门知识、解决不了一系列实实在在的现实问题之类,那是难以打倒哲学、难以撼动其最高统治地位的。所以,为此计,我们也应更客观、更精确、更撼动其根本、更令人心服口服地直指哲学的“无大用”之要害问题!

    “没大用”或“失之大用”,乃是哲学致命伤里的一个根本性致命伤。我们应该紧紧抓住其致命的“命门”, 针对哲学“偏离了为人类生存发展做大学问的大用”、或哲学“根本丢失了自身应有的最大用”问题,发动深入持久的责难与攻击。

    此文,我仅将自己的一些思考与想法写下来,以供启发同道人用。

    第一,设学和致学,若果真陷入“无用”,那留它又有何用?最高与最综合的大学问,若不是奔着、盯着人类最根本的大问题去的,若不能有效地为全人类的“根本大用”服务,那它还配被世人趋之若鹜、高高地顶礼膜拜吗?----想必,答案应是肯定的。反对者,应该也是少之又少的吧?!

    老子的道德之学,甚至其最玄虚的“无为”、“无用”论部分,也都最终落脚到了“无为之为”、“无用之大用”上。可以说,所有的中华之学、中华大学问,是有着自觉的、坚定的“经世致用”或“为大道之大用”追求的。这点,是哲学不如道的一个重要欠缺。

    哲学,在西方开始形成之初,应该也是力求想要解答人们所面临的一些根本性问题的。这点,我们从古希腊罗马哲学所关注的一系列主要问题和所形成的一些主要哲学概念理念,便能做出总体地把握。然而,自柏拉图“理念说”提出后,尤其是后来基本上均按照这种“理念”的走向与范式开始了其漫长纷杂的探索后,“西哲”,自此便越来越远离了对现实之用、人类之大用的密切关注和坚定守望,便越来越变作“小用看不上”、“大用没搞定”之天马行空的游戏之学了。

    简言之,人类最大的问题是生存发展问题,可被誉为“第一学问”的西方哲学,其五花八门的各式理论如本原本体说、存在论、理念论、纯粹理性论、绝对精神论等,哪个不是主要在做着玩概念理念的事?哪个又能为探索人类生存发展之道提供系统全面的平台支持与始终服务呢?中华文明大道统下的中华之学,最起码地,还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统一的道之理路与视野,使我们能够在为人类谋的过程中紧紧扣住、依托于生存发展之道的最核心最根本课题!

    第二,看看西方哲学对世界或宇宙的种种解释,便会知道,他们总是从一开始便纠缠在世界是物质的存在、还是思维意识的二选一假设中。马克思将其称作是“哲学的基本问题”。也就是说,哲学的最基本问题既然设定在了思维与物质的“选边站”上,便就不可能以一种兼容一体的方式、为我们给出一个完善统一的答案来。也就是说,哲学,就整体总体而言,是无法给人们一个关于世界的统一解释与答案的,唯物的与唯心的各自会有各自的描述与解读。

    这怎么能行呢?人类之大学问的最大用,要求我们必须锁定什么才是人类的“最大用”,而这种在“世界究竟是什么”上一开始的分水,必然会使我们在还没有进入到探索“人类之最大用”前,便已将形成关于“最大用”之共识的统一平台摧毁掉了。

    哲学,深深陷入“世界究竟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之争吵与分裂中,将思维与物质的关系定成自己的首要“基本问题”,其实有心无意地便抛却了人类最根本大学问应有的普世关怀,便注定会沿着放弃关注专注于人类生存发展根本问题的路子一直走下去。如此一来,哲学的学问之高之大,不是人类生存发展真命题下的最高最大,而是自身假设出之最大伪命题下的最高最大罢了。可见,哲学之偏、之真无大用、之成为最大最高的“伪大学”,在它将自己之“基本问题”设定为思维与物质关系的这一刻,其实便就早已决定了。

    第三,哲学,因为没有发现道,因为没有关于道的一套基本理念与追求,所以,在太多的无谓争吵中,久久不得走出。哲学的各说各话、争论不断、莫衷一是、否定之否定一浪高过一浪、甚至绕来绕去、晦涩难懂等,其实皆与此密切相关。

    道,是非常智慧、非常好的一个发现。道,给了我们这样一种无所不能的武器,就是: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问题,我们皆能以有分有合的道或道统系观之、论之。她在我们的思维、行为与存在、事物之间,通过万能匹配的方式,架起了一座随时随地畅通无阻的桥梁,使我们总能在面对什么问题时确定一种寻求什么之道的思知行用“全适模式”。若说,哲学仅仅给我们的是观念形态上的“世界观”、是关于更重物质与更重精神的二难认知选择,那么,道,却是让我们自觉自明于该怎样做、且依循着她便能一直好好走下去的一整套。

    不管不同的人对人类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最基本问题作何解读,我们都能总体地、统一地将其归结为解决这些问题之道,都能在这些问题之道的名义下展相应的一切思考、探索、努力、作为等。比方,如我所言,人类之最大用乃是“生存发展问题”(或我偏向于采用的“人类生长”一词)。为了更好地探索和解决这第一性的“生存发展问题”,我们便可以用“人类生存发展之道”的称谓或课题来统一冠名,用“人类生长之道”的统系与目标来提领一切理论实践之努力。哲学,在这点上,压根就没这个追求与能力。即便给其冠之以唯物的或唯心的“人类生存发展观”,也终究是难以有聚合一道的方向、理路、手段及目标的。

    第四,哲学,号称是探索“真理”与“规律”的。仅就真理与规律而言,更多也是偏重认知领域、或更具认识论意义的。其一者,难以深入到行用的另一大域中去(比如习惯成自然的操作行为等就很难以真理、规律来解释);其二者,哲学执念于“真理”、“规律”,便必然丢失与舍弃“非真理”、“不规律”。可后者,却是实实在在、普遍丰饶而根深蒂固地存在着的。丢弃了它们,哲学不仅会失之片面、偏斜,更会使其从根本上丢失活的生命与事物,成为温室里那切断了源泉与活水的干枯标本。

    道,站立在一切真理非真理、规律不规律之上并统帅着它们,始终关注与专注于对问题本身的直接总体解决。所以,道,其大者可为大用,其小者可为专用,其上者可为无为之为、无用之用,其下者可为有为人为之为、有用实用之用。故道永在,道统便自觉不自觉地总在。道之整个统系,不存在西哲学说体系那样的否定之否定、推翻一套再另搞一套的问题;道统,只有前时阐释之老旧、狭窄、有偏、断裂“道统”,该如何重新审视、拓宽、纠偏、升级之问题。

    更为重要的是,道,本法自然;道,客观全面地规定与反映着这个世界、人类的一切与种种。我们通过自觉地寻道、明道,便能牢牢地牵住这天人世界的牛鼻子;我们通过自觉地以道梳理行思、系统地构建道之统系,总能让人类紧贴、合于这时刻自然而然动变着的宇宙世界且不遭其抛弃。中华民族与文明,能够顽强地一路走来、一以贯之,正是在这“合于道”上,做得较自觉与较好罢了。此虽不显山露水,却是人类种群自然而然生长中的最大道。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qianqianhaili:有些没明白你的意思。请进一步说明。
    2016/1/3 10:14:03
  • 作者,我们再来探讨这个哲学问题。
    我想说:如果你能够种好菜,不管哪一种,你就会成为哲学家。
    现实领域许多哲学家、思想家、这那经济学家、管理学家等等,等等,很多空洞的道理与缺乏实质指导意义的哲理、甚至别有用心的假话。我们不愿意理他。
    2016年,给你出这个题。
    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非常满意的回答,那时候,你的哲学道理会更深刻、更有现实意义,也就是: 会更有说服力!
    到时候,说服我、说服很多人,乃至伟人、名人也很容易!
    可以吗?!
    先给你鼓劲!
    2016/1/1 10:31:55
  • qianqianhaili先生新年好!
    也祝各位博主、评论员、工作人员及读者朋友们来年有新的进步!
    思考与探索的事,来年继续努力。
    2015/12/31 22:47:09
  • 作者很认真,好!
    我说跟究,跟是追随,追随前辈、先学,究是探索,较真,考证,这些是很需要各种职业人去研习的。
    每个学科是不同的,哲学意义的要求也就不同。
    哲学是很简单的,小孩有自己的哲学观点,虽然很零碎;大人也是;学者也有自己的;社会科学领域、自然领域、军事家、经济领域等等 等等。
    哲学以为它涵盖了世间一切学问,其实不然。它只是一个学者的所总结。
    呵呵呵
    新年了,问好博主!
    明年继续探索。
    2015/12/31 17:32:01
  • -------阻绝与摒弃着人类知行一体之智的所谓“最高思维能力”,究竟是不是堪称人类最全面、最根本、最具代表性的最高呢?恐怕还值得进一步地细细探究。
          至于“一切活动的基础”,则太不严谨了,甚至乃是本末倒置。难道没哲学之前,早前的人类先辈们就从来不怎么进行自己的生命及各种活动了?
          君难道没想过,人类在不具备所谓最高的哲学思维之前,是不是早就开始了自己生命演化的种种活动了(一个两千多年前获得的能力与一种几万年甚至更长时期的整个生命活动相比,谁是基础一目了然)?
    2015/12/30 20:21:45
  • “哲学是人类最高思维能力的表现,是一切活动的基础。”
         -------我们都不否认哲学有拓展、训练人类思维的优秀表现。但要说是“最高思维能力”的体现、说是“一切活动的基础”,则未免武断。
    2015/12/30 20:17:09
  • 游牧猎人:“哲学有用,也有大用。马克思哲学指导了国际共运,西方启蒙哲学指导了科学进步。”
          -------您可以说这是哲学之功,更可以说这是人类的思考之功。我还可以将这说成是西方知行之道的道功。
        不冠之以哲学名,人类难道就不进行这样、这类有益的思考了?
    2015/12/30 20:06:22
  • 回复3楼qianqianhaili:
       “哲学是有很多门类与层次、水平与境界的,个人需要根据自己的学术门类去跟究”
        -------可哲学作为一个学科、平台,就总体来说,是开出了它自身的门径的。既然为平台、有门径,便是可以有其宽窄、高低、效用等的考量的。
         一句话,只要哲学装不下人类的所有思知、所有的知行之智,或者不能给人类的思知行用之智提供一种整体全员的一统适宜安排,便定然不免不了人们对它言之有理的一再质疑!
    2015/12/30 20:01:38
  • 违反哲理 遗害无穷
    2015/12/30 15:56:32
  • 即使我实际不懂多少有关哲学方面的东西,毕竟若从为免枉度、不知错对的依理直观,相互思辨,简要描述,胡乱揣测的结果中认为:
    如果中国能够成立生命物理学会,并且能够稍微搞清阴阳蕴涵的未知领域的话,估计哲学有大用?!
    2015/12/30 15:49:05
  • 哲学是人类最高思维能力的表现,是一切活动的基础。
    2015/12/30 10:28:55
  • 哲学有用,也有大用。马克思哲学指导了国际共运,西方启蒙哲学指导了科学进步。
    2015/12/30 10:27: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