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经济增长下行的最根本原因是人口萎缩和老龄化
2015-11-15
字号:
    和讯消息:11月7日,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和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联合主办的新供给【2049战略圆桌】第六期在北京艾维克酒店召开,中航国际交流中心协办。本期会议的主 题是“贯彻五中全会 研讨‘十三五’规划暨宏观经济形势分析 ”。

    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做了主题发言。他表示,中国经济增速下行的根本原因是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当前影响学术界和研究界的 两派观点:“新常态”和强刺激都不能解释GDP下滑。老龄化带来的消费市场萎缩,地产和教育支出下降。中国中等收入的陷阱本质上也是“人口坑”。

    以下为发言实录:

    周天勇:大家好!我最近又做了一个研究报告《经济下行,什么症结,怎么办?》,两万多字。现在影响学术界和政策研究界的主要是两派观点。一派是“新常态”,“常态”就是11000 美元以后,购买力平价就会像德国、日本、韩国转入一个低速增长,甚至速度降低到50%。

    我具体把这个数字对了一下,韩国实际上在2002年从8%的速度掉下来,最后做也没翻到8%以上,它当年不是购买力平价,是12000美元。台湾是1997年掉下来再也没回去,是14000汇率美 元。我们2012年掉下来,2011年还在8%以上。后来我比较了一下时间,朴正熙是1961年执政,如果从那算起韩国是43年,台湾是48年高增长,我们如果现代的经济增长,从1979年开始只有33 年,短了10-15年。这是一个比较。另外一个比较,人口生育率,我们那时候已经高于韩国、低于台湾,人口增长劣势——老龄化比台湾和韩国都高,那年达到9.1%了,65岁以上人口。我们 2011年是不是就像韩国、台湾那样?因为那时候韩国和台湾购买力平价再乘2是我们的两倍,所以我一直在考虑这个说法对不对。基数论也写入“十三五”建议了,2011年基数是人均5500美元 左右,但人家是14000时的基数,怎么理解?所以,我最后觉得咱们是“未富先老”,人家是“先富后老”,我们有特别这么一个特点。

    第二,林毅夫先生这几年一直在说我们经济下行是外因造成的。我看了一下,美国的次贷危机和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他们情况最糟的时候是我们增长率最高的时候。欧洲今年大概能增 长1.5-1.6%左右,美国2.4%,美国这个月讨论要加息。他们最好的时候我们怎么最不好?到底是我们影响了世界,还是欧美影响了我们?逻辑上不通。如果外因论的话,应该是它最不好的时 候我们最不好,它好了我们就应当好了,我们不应当往下跌了,所以这个逻辑上有问题。其实,还是中国本身的问题——内需问题。

    我还注意到一个观点:我们还可以高增长15-20年,以8%的速度。第一,我们的文化水平和韩国、日本在50%多到70%多的时候真是高增长,我看了一下数据确实是对的,但是啥原因?几个 问题,中国城市化人口流动的过程和韩国、台湾、日本根本不一样,不能市民化。我看了一下,市民化最重要的指标是住房。我看了一下台湾1980年的数据,那时候城市化水平已经65%,没有 暂住人口不暂住人口,只要进来都是城市人口,这个城市人口里85%的家庭有自己产权的房子。2013年,我们统计局的一个调研显示,农民在务工地买了房子的0.9%多,在县城附近,也就是他 家乡附近买了房子的14%。第一个是统计局的数字,第二个数字是根据一些材料估算的。另外,你要上学,不像其他国家进来都是同等的教育待遇,社保、养老,我觉得它没有市民化。60后、 70后打完工到50、60岁干不动就回农村了,如果四个字总结叫“青出老回”,但是90后和80后可能回不去了,生活习惯、工作方式等。所以我们这个城市化和欧美其他国家都不一样。

    还有一个问题,因为城市化最厉害的推动因素就是房地产,人们要买房子、盖房子、修设施。我们今年年底有3.3亿套房子,农民大概买了1500万套,拆掉了两千万套,剩下的房子拿1.38 亿户城镇居民一除,平均每家两套。城镇居民根据西南财大的一个非常大的抽样调研,城镇居民户口的租住房子的13%,有一套房子的66%,大概9100万套房子,剩下的房子归到21%的多套房的 家庭中,每家有7套多房子。怎么这么多房子? 3.3亿套房子,每家3.5个人,把农民都装进来,房子还过剩。这次“十三五”建议中没再提住宅房地产业就是这个道理,已经不行了,北上广 深还有点儿戏涨价,如果再加上老龄化、独生子女继承,开征房产税没戏了。

    林毅夫说还能增长15-20年,我觉得我们的城市化和他的城市化根本不一样,你不能简单比较。这是我要说的。

    第二种观点,世界经济一好我们就会好起来,必须要强刺激,财政政策,这是第二种观点对中央的建议。第一种建议看来“常态”这个东西要淡定,不能再强刺激导致产能过剩,但是最 后说要提高效率来推动经济增长。你想如果你现在产能过剩,提高效率一个工厂原来生产一万吨,你现在提高效率生产两万吨,投入没变,但生产还是过剩的。

    这次经济下行病根在哪儿?我们一定要把这个弄清楚。一个就是“少子化”和“人口老龄化”,这是最主要的。我最后怎么算来算去,觉得这一项起码占到60%。第二是税收,企业负担重 。第三,国际对外经济上我们资金外逃、服务贸易逆差等,但是最大的经济增长下行压力还是人口问题。为什么这么说?一个是我们计算,非老年人口的消费率要比老年人口要高,如果有收 入的非老年人口和有收入的老年人口的边际消费率也要比老年人口高,是影响消费的,这个结构越萎缩边际消费越是不一样的。

    第二,人口曲线往下走,“往下走”也就是说消费的增长率下行。经济周期,2008年开始算下行,因为我们刺激了,不刺激它还是下行的。如果2008年开始算起,我们现在8年下行,我又 去看经济周期理论,一般就是3-5年,我们8年,明年还能上来吗?后年还能上来吗?我们9年、10年这样长的下行周期,这到底什么原因造成的?最后我又看凯恩斯货币论,周期部分有三条: 第一,固定资产更新于人口增长。我们从来没考虑,只是周期的时候考虑固定资产更新、产业结构变动、消费结构升级,从来没考虑过人口问题。我觉得都是假定人口是平稳增长,我们原来 暗含的经济学分析把人口作为一个稳定量提出了,我觉得不是不对的,而且只有中国实行了强制性的计划措施。我昨天看《新京报》发表一篇文章国外也有二胎政策,那个和这个不是一回事 。0-14岁人口一直下滑,80年代初这部分人口3.4亿人口,现在降到2.2亿人,这部分人口减少了1.2亿。老年人一直在上升,而且后面的曲线,消费结构不同。小学现在没了,上小学的人我看 统计数据每年减少300多万人,初中也是300多万人,高中原来200多万人,现在又300万人,我估计明年、后年大学就开始减少了,我们修了很多大学就过剩了。起来的是什么?旅游。60岁退 休了,到70岁还能跑一跑,最后旅游火得不得了。养老院、养老服务业可能得火一阵,最后是火葬场。我们发现是排浪式的衰退,先是幼儿园起来了,然后幼儿园没了,小学起来,然后小学 没了,最后初中起来,然后初中没了,大学起来,然后大学没了,房子盖了很多,然后房子没人买了,养老院建了,最后老人去世了养老院又空了。这是排浪式衰退。

    我们最后描述了一个中国的“人口坑”。1970—2014年的人口增长曲线上,这个地方怎么这么陡?什么原因造成的?一个是割资本主义尾巴,当时自留地收掉以后,农民粮食是自己种的 、布是自己织的、肥料是自己捡的,自己就买点儿盐,铁锅之类的,人口生育率必定是高的。如果货币支出率越来越高,生不起,现在上学也得支出,所以1970年导致人口下降的很重要的原 因就是收自留地。我们60年代饿肚子完了以后自留地放开了,但是那时候收掉了。还有一个原因,城里要生孩子的这些人跑到农村去上山下乡去了,不生了,等回城再生。所以,就延后生育 。第三是70年代中期也开始倡导性的计划生育。非常陡。这期间有一波上升的,我们发现1999年到2007年高增长的一段儿,为什么高增长?第一联产承包,把地分给农民了,自然经济恢复了 一些。第二,知识青年回城,集中结婚生子就这几年。大概这么一个原因。人口最后为什么又下滑了?一个计划生育,一个是人口流动。农民都出来了,不在家里种地了,慢慢大规模的出来 ,而且人口经济学上讲的人口越流动越不生孩子,越到城市越不生。这几个因素,一个计划生育,一个知识青年回城已经释放了,再加上人口流动(1988年盲流什么的,铁路都给压弯了), 就那个时期,一直下滑。

    我们发现,189个国家地区的人均GDP对应的当年的人口增长率,横截面发现人均GDP越高的国家人口增长率越低。我在研究人口时,突然发现经济增长率这个曲线在哪儿见过,后来我去对 人口增长率的曲线, 1994—2014年的人口增长率, 与1994—2014年的经济增长率曲线太相似了。后来让学生回归,高度相关。怎么造成非常相关的?三个理由。第一,20岁左右进入劳动年 龄,推动经济增长。第二,20岁结婚生子要扩大消费。第三,20岁左右他结婚生子的时候要买房子。只能有这么三个理由来解释,要不然没法解释。我觉得非常麻烦的一个事儿,我们说要保 持6.5%的速度,如果前面的回归线确实是一个规律,一个定理的话,麻烦在后面。怎么在后面?人口增长率曲线,这是2014年,如果后20年再推,“十三五”期间经济增长速度很快从7%下降 到3.5%。如果前面的回归是正确的,假如反映的是经济内在规律,当然我们判断它不是。我希望有人写文章能把我这个反驳掉,反驳掉我们国家经济就增长了,但是反驳不掉这个事儿就麻烦 ,“十四五”期间很快从3.5%降到2%左右;“十四五”以后,“十五五”、“十六五”,在1.5%的速度上晃,很麻烦的。我越研究越害怕,前面突然发现它相似,因为这个地方我们刺激了一 下,后来我觉得我们经济下行60%的原因人口增速下降,非老年人口减少,老年人口增多。这是非常重要的。再一个就是人口流动受到限制,土地、户籍,老年人回去一亿就是消费塌陷,农村 的老年人的消费相当于城里老年人的1/3或者1/4,两亿人回去那不是一个“消费坑”?

    我最近看,蔡昉说如果把土地、户籍、人口流动盘活可能有1-2%个百分点,我觉得他猜的是对的。我认为我猜也是这样。这个病怎么治?你不能把人民都吓得没信心了,也不行。首先, 要考虑经济急剧下行的危险和常规政策的无效,短期政策是没效的,刺激一下,建了水泥厂了又过剩。我突然有这么个想法,其实解决中国的经济增长技术供给、制度供给、人口供给,这三 大供给,供给经济学传统的政策,你要税收政策减免到能到劳动者的手里,以这样供给侧的来支撑,但是问题是没人。我看了一下日本经济学家评价安倍经济学“三支箭”的时候,量化宽松 货币政策就有一个经济学家说了,他说你可以印出票子来,但是你印不出花票子的人来。中国现在就是这个事儿,我觉得花钱的人没了。而且,总理在党校也讲保持6.5%的速度,要不“翻两 番”的任务完不成。这是个重大的事儿。当然,这次二胎放开,现在关键就是生不生。你放开了他不生了。我问了好多人,他说“周大教授,我再生个孩子我能养活起吗?”我问我们单位的 “给国家做贡献赶紧再生一个?”,他说“我现在一个都养不了还养俩?”而且,现在农村也不生了,农村的70后、60后想生生不了,80后、90后农民工这一代人也不生了。人口供给与需求 增多有关系,消化和对冲产能过剩和人口老龄化持续过剩,而且劳动力供给对降低产品和服务的成本,恢复非老年人口增长和改善人口结构非常重要。计划生育,我研究认为它有一个非常大 的毛病,只能计划新增人口,不能按比例计划人口结构。马克思有句话按比例理论,生产多少钢,生产多少粮食、棉花是按比例的,但是我们不能生产多少老年人,生产多少一岁的人,生产 多少两岁的人,不能按比例。这是计划生育最大的问题,马克思活着他也不同意这个事儿,不能人口结构按比例,不能男女按比例。所以,计划生育导致的问题非常大。

    但是还得想招儿,思路就是我们现在放开二胎了。愿意生三个的和不愿意生两个的,最后一补可能还能补点儿。我觉得立即停废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我问了一些农民,他在城里打工,家 里多生了一个孩子,就躲着。现在有些东部的厂子没了,他要回乡,一回乡就得交钱,他把这几年打工的钱都交了。这对克强总理讲的返乡、创业都不利。我们1300万没有上户口的超生的人 ,要追缴怎么追缴?一人收几万?两万、五万还是十万?收十万就1.3万亿,你把农民都收没了。所以,紧急停止社会抚养费的征收,这个应该是做的,要不农民创业创不了,钱回家就让他们 收走了。我估计今年可能在400到500亿左右,今年地方政府收不上税了,土地卖不出去了,最后就盯着妇女的肚皮。所以,“肚皮费”赶紧停下来。

    第三,实在不生要有鼓励的办法。

    第一,妇女在哺乳期、怀孕期不得辞退。但是执行不力,一看怀孕了是不是别干了,要严格执行这个法律,降低妇女生育孩子的机会成本。如果二胎大家都不生,生二胎的减免个人所得 税。生三胎的国家财政补贴。现在韩国、台湾、新加坡就是这么干的,就是补贴,但补贴都不生。另外,这次“十三五”建议实行高中义务教育,人口问题这么严重,把托儿和幼儿教育义务 化。我问为什么不生?他说我再生一个保姆能雇得起吗?幼儿园那么贵。如果国家集中建一些托儿所,生三个、四个都到托儿所里来,我给你托起来,你安心工作。幼儿园我给你很低的成本 或者是义务教育,我估计这样中国人就生孩子了,要不他不生。

    第二,要改善人口结构。人口第一年生400万,第二年就800万,第三年就1200万,第五年就两千万了,这是有作用的。所以,我觉得不是说人口二胎放开没用,要是真生是有作用的,拉 动经济增长,童装、玩具、妇产医院都会慢慢起来了。还有一个,如果实在不生,很可能得想点办法,移民点外国人进来,现在几十万黑人进来了,企业需要低成本的劳动力,非法劳工不少 。与其上这么多进来,还不如弄点华人、东南亚人,而且别让男的进来,让妇女进来,我们现在男女比例失调,移民进来两三千万妇女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东南亚、朝鲜、越南、缅甸,都是 东亚文化,也限定她进来就必须得生孩子,生两个中国国籍。有选择地移民,改善抚养比,可能要做这个事儿。日本现在就是鼓励移民。

    再一个就是铲除迁移人口市民化的障碍。土地、户籍、教育分配的均等化,特别是房子。台湾贫民窟这么少,很多人到城里买了房子,土地增值100%,政府只收40%的税。比如这块地卖了 20万,政府收8万,12万留给农民,他把地卖掉也好,所以台湾的小企业特别多,很多企业原来就是农民办的。增值200%收50%的税,增值300%收60%的税,但是不管怎么说给农民留了一块,农 民拿这块买房子、创业,办个小餐馆、弄个小加工厂。我们的农村土地必须得征用成国有土地,给人家强制征用,补偿得少,根本买不起房子,没有创业资本。我们的问题在这。所以,这次 提出要有能力的农民进城落户,这一点非常对。我们现在没有能力,要增强农民变成市民的能力,这是最重要的。不是打了一圈工暂住6个月,最后60岁回乡了,不是这个。另外,通过这些重 启城市化,新型城市化最核心的是“市民化的城市化”。现在是“没有市民化的城市化”。

    另外,我最后想来想去,中国中等收入的陷阱就是“人口坑”,没有别的陷阱。“拉美陷阱”我们跟它不一样。中国本来好好的就是计划生育挖了个坑,相当于我们失去了5年到15年。林 毅夫的分析我认为是对的,城市化水平这么低,还有15-20年肯定没问题。但是为什么增长不了?就是因为人口老化了,没劲儿了。假如180几个国家不同的人均GDP和不同的人口增长率模拟出 来的线,把它加到中国,它们都没实行“计划生育”,如果没实行计划生育中国的人口增长率将是这样,我们现在的线是这块线(“人口坑”),少了两亿多人。也就是说计划生育掉了两亿 人,你就是剩一亿我估计还有五六年的高增长时间我们就冲过去了,我们最后5500美元哗啦一下掉下来了,如果还有一亿年轻人口一推就推过去了。经济下行就是人口问题。大家卖东西都能 卖得掉,日子怎么会不好过?现在关键是东西卖不掉。

    很麻烦的一个事是中印美的人口结构比较图(对比了男女比例、老年人比例),上面为什么是瓶状?因为活100岁的人太少了,80岁、70岁就去世了,人口正常的是瓶子状。印度原来的女 甘地执政的时候也想实行计划生育,定的计划生育法很厉害,最后国会一讨论把她弄下去了,最后就没使形成。韩国、台湾叫指导性计划生育,生两个刚好,三个有点儿多,但是生了也不罚 款,生三个、四个也没人拆你的房子。即使是这样,韩国现在一提起他们的指导性计划生育就很后悔,韩国计算大概400多年还是多少就没有韩国人了,因为两个生一个多,两个生一个多,到 最后就没有韩国人了。我们人口基数大,我们要现在1.3的生育率大概也就是一两千年就没了。

    中国增长的黄线是以刚才的线拟合的,印度这个线是根据它的人口增长率和增长速度拟合,2050年之后人口再不改善往下走,印度GDP总规模超过我们。我还想继续计算,把汇率变通因素 加进去再拟合一次,看看中国人口改善以后汇率怎么走。我觉得2016年放开人口意义重大。中国的曲线,如果购买率平价,到2035、2036年人口还不改善,就跌下来了,短暂地超过美国20年 、30年代中期以后,美国又要超过你,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印度人口结构年青,决定了未来20到30年的高增长潜力,可能会超过中国。所以中国如果人口结构改善,把土地、人口流动盘活,城市化做点增长,再加上更大力度的供给经济学 提的制度创新,到外面扩大需求空间以及创新等,这些办法加起来,我觉得我们能把速度提到5%、6%。如果一直下去,我们就成了。如果创新不行,改革也改不动,土地也流不动,大家都不 生孩子,那就肯定没戏了。另外,新供给经济学真得讲“人口供给,制度供给和技术供给”。我就讲这些。

    谢谢大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经济下行的根本原因是贫富差距过大、城乡收入差距过大、政府财政开支(政府官僚体系过大)不受制约浪费严重、大量应该放开的领域没有放开(所谓的国企浪费严重、运行效率底下)!一句话,政府掌握大量资源而未被充分利用,绝大多数普通人手里根本没钱可消费,不是不想消费,而是根本没钱!没有完善的福利保障制度,普通人不敢放开消费!其他的原因都是扯犊子!
    2015/11/26 22:24:14
  • 周天勇:大家好!我最近又做了一个研究报告《经济下行,什么症结,怎么办?》,两万多字。现在影响学术界和政策研究界的主要是两派观点。一派是“新常态”,“常态”就是11000 美元以后,购买力平价就会像德国、日本、韩国转入一个低速增长,甚至速度降低到50%。

        我具体把这个数字对了一下,
    韩国
    实际上在2002年从8%的速度掉下来,最后做也没翻到8%以上,它当年不是购买力平价,是12000美元。
    台湾
    是1997年掉下来再也没回去,是14000汇率美 元。
    我们
    2012年掉下来,2011年还在8%以上。
    后来我比较了一下时间,
    朴正熙是1961年执政,如果从那算起
    韩国是43年,
    台湾是48年高增长,
    我们如果现代的经济增长,
    从1979年开始只有33 年,短了10-15年。这是一个比较。

    另外一个比较,人口生育率,我们那时候已经高于韩国、低于台湾,人口增长劣势——老龄化比台湾和韩国都高,那年达到9.1%了,65岁以上人口。
    我们 2011年是不是就像韩国、台湾那样?因为那时候韩国和台湾购买力平价再乘2是我们的两倍,所以我一直在考虑这个说法对不对。基数论也写入“十三五”建议了,
    2011年基数是人均5500美元 左右,但人家是14000时的基数,怎么理解?所以,我最后觉得咱们是“未富先老”,人家是“先富后老”,我们有特别这么一个特点。
    2015/11/17 16:08:06
  • 经济下行的深层次原因也许是当下国企与私企共存却不互利的局面造成的。以公有制为主体发展多种形式所有制的初衷是希望他们互利互补,相互促进。但实际情况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中国私企的大发展,其很大一部分原因恰恰是国企,可以说没有国企的存在,就没有今天很多私企的发展壮大,可是私企的大发展,却并未有利于国企,甚至也没起到互补的作用,尤其是在制造业,国企与私企是单方向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当现在经济下滑时,国企不景气,私企便也顶不上来。为什么会是这样呢?究其原因,这与拉动经济发展的投资模式有关,银行贷款的主渠道是流向国企,流入国企后,开始投资上项目或扩大经营,于是会产生各种需求,而这种需求就会成为各行各业私企们争夺的目标,于是也就拉动了私企的发展,同时国企还在不断利用自己几十年发展的技术积累为私企培养人员,然后通过下岗这种自断经脉的方式把他们输送给私企,而且一般情况下,国企不会欠私企的钱,如此这般私企的发展当然是顺风顺水,蒸蒸日上,做大以后,率领着国企的旧部,掌握着从国企免费得来的技术,反过来和国企争夺市场,而国企最后剩下什么,一轮投资热潮后,国企剩下的是过剩的产能和债务。所以这种模式下,国企有力拉动了私企的发展,而私企的发展不但不会有利于国企,相反,他们很有可能成为国企的掘墓人。那么是不是说国企与私企就不能共存了呢?只能是全盘私有化或国有化吗?都不是,唯有混合所有制是现阶段的正确选择,但如何混合却大有讲究,混合所有制要有顶层设计,不能遍地开花,各行其事,要有统一的理论指导,制度规范和法律约束。是与私人资本混合还是与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混合,出发点不同,结果也会不同,我们为什么不能象农村土地改革那样,将国企生产资料的使用权分配给最广大的职工呢?让每一个劳动者都能达到责权利的统一,这不同样可以破解国企所有者缺位,效率不高的问题吗?
    2015/11/16 11:30:31
  • 经济增长下行的最根本原因是人口萎缩和老龄化

    赞成7、8、9、11楼!
    现实精英不愿、也不敢正视现实的根本问题,抓住人们敏感的事物渲染蛊惑,掩盖实质。
    2015/11/16 10:26:34
  • 看过一个在美国设厂的中国厂商提供的数字,大吃一惊。说中国的厂房,能源 以及税收的支出都是美国的几倍,党校教授不看这些由政府直接造成的原因,把经济下行归咎于人民要的薪水太高,所以主张再生一大批人,竞争工作,让人民在无奈之下,为外商提供人口红利。
    2015/11/16 6:54:28
  • 有所赞同7楼。本文又是一个胡说八道。
    2015/11/16 6:42:20
  • 提供廉价劳力,提拉GDP就是共产党的能耐。党校教授的意思是,再生一大堆中国人,没有工作做,他们自然被逼接受比非洲,印度,巴基斯坦人还要低的薪水,这样就可以把外商留在中国。让经济数字就上去。
    2015/11/16 6:09:01
  • 人口萎缩和老龄化是经济下行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经济下行的原因是市场经济体制自身无法克服的、内在的固有弊端之腐朽没落造成的;
    我国之所以要建立如此腐朽没落的市场经济体制,当然是为了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等价于“让大部分人先穷下去”)。
    他们要的富,不是平民百姓能奢望的那种富,是超级富、无止境的富、集天下财富于一身的富,是以中华民族的衰落、炎黄子孙绝后为代价的富……总之是计划经济体制无论如何提供不了也绝不允许的那种富。
    当然,为所欲为只是他们自己的乌托邦理想了,实际结果就是一旦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就不得不与国际财团接轨,他们迅速成为国际财团的狗奴才,当然富还是富甲天下,只是国际财团不点头他们的财富自己也做不了主 哈哈哈哈
    2015/11/16 2:06:23
  • 党校大教授可真行,全球市场经济国家都人口萎缩老龄化?
    市场经济体制国家哪个能逃脱周期性经济下行?找出一大堆数据佐证。
    我国人口萎缩和老龄化不也是搞市场经济体改造成的么?
    最要命的是党校大教授把因果完全颠倒了。
    人口萎缩和老龄化的根本原因是我国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改制导致的经济急剧下行,是经济下行的结果,而非原因。
    因果在时间上是不会倒置的吧?那么只要搞清楚经济下行与人口萎缩老龄化谁先谁后因果不就清楚了吗?
    待续
    2015/11/16 0:38:15
  • 这就是我们的砖家。多生一点人口,好赚一点钱,经济上去了,然后被你们腐了,你们富了,经济下来了,我们又成了穷光蛋。发一点钱给我们老百姓花花,那点过剩产能不就消化了嘛。企业有钱也就能再生产了,经济又满血复活了。你们发钱很有讲究,老百姓花钱没的选择,只能抠了,咣当,经济就下来了。
    2015/11/15 20:52:00
  • 故事里的是:
    毛太祖:不须放屁,岂看天地翻覆!
    ================
    1、颇有道理,话丑理端。
    2、要说【最根本原因】,绝不是人口的萎缩和老龄化,而是:在西方有毒理论的侵害下,中国各个层面所谓的精英思想【被萎缩和被老化】了。
    3、中国各个层面所谓的精英,不去进一步运用和发展突破马克思经济理论,而是【劣币驱良币】,抱着西方表面经济学为荣,不知耻。
    2015/11/15 20:23:45
  • 博主说的有一些道理。
    2015/11/15 18:34:4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8年生,经济学博士,教授,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1980年从青海省民和县考入东北财经大学(原辽宁财经学院)基本建设经济系,1992年获东北财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94年调入中共中央党校执教和从事研究至今。研究领域为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宏观经济、经济发展和增长、劳动经济、中小企业、金融风险、城市化、国企改革、农业经济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