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厚道的美国人
2008-03-09
字号:

  盖茨、巴菲特等人的慈善事业,已经是众所周知。美国的“大款”,确实非常慷慨。当然,许多中国人会抗议:我要是成了盖茨、巴菲特,我也会捐。问题是我哪里来那么多钱?我们当然先要赚了钱以后再讲仁义道德。难道孟子不也是讲“衣食足而后知礼仪”吗?

  我们很难责怪说这些话的人。他们完全没有在一个君子社会里的生活经验,自然无法想象人性在别的社会居然可以那样的不同。在美国,捐款的并不是盖茨和巴菲特这样的“大款”。一般老百姓的慷慨才最是感人。你会经常读到这样的故事:一个一生省吃俭用、穿旧衣服、买减价商品的工薪层,突然捐出上百万美元来。一般人甚至想不通拿这样的工资怎么可能攒出这么多钱来。最近《华尔街日报》上有一篇文章,题为“Giving till It Hurts”(直译是“捐到疼为止”),报道的就是这样的人。盖茨和巴菲特不管怎么捐,他们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不会受影响,乃至有人在电视上质问盖茨:“当今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生活在一天不到一美元的水平上。你住那么个豪宅,你觉得自己是老几?”这些普通人的捐助,则必须以自己的生活为代价。比如纽约大都市博物馆的一个馆员梶谷信子,从事布料收藏达三十七年。她生活清寒:从不去餐馆吃饭、走路上班。但是,退休后两年,居然给曼哈顿的亚洲文化委员会捐了一百万美元!一个人在三十七年中,靠一年几万的工资,在纽约这一世界最昂贵的城市生活,怎么能省出这么多钱呢?她为了使自己的捐助成为可能,计划把自己早年买下的曼哈顿的公寓卖掉;而在战时日本长大的她,也习惯了在极端状态下节衣缩食。Oseola McCarty,一个老年洗衣妇,1995年捐给南密西西比大学十五万美元的奖学金。根据许多慈善机构的报告,这种挑战自己财政极限的捐助最近越来越多,捐助人的年龄也越来越小。甚至有学者对捐款人进行研究,得出了越捐越幸福、越捐越富裕的结论。因为捐助的需要给捐助人提供了新的生活动力,使他们为了捐钱而更努力工作,最后在经济上和精神上都更加成功。Syracuse大学的Arthur C. Brooks教授甚至算出:在2000 年每一美元的慈善捐助,会导致捐款人多收入水平3.75美元。

  这种慈善行为,当然和从小培养的价值观念有关。Joe Engle是在俄亥俄州一个小镇中长大的企业家。他清楚地记得,三十五年前,生活得紧巴巴的父亲捐出大量的钱给教会,但除了俄亥俄大学外(本州州立大学的费用一般不及私立大学的一半),支付不起他这个当儿子的上更好的大学。如今八十五岁的他,和妻子一起作出决定:把几千万美元的资产如数捐出,并告诉儿子他们不认同继承遗产这类行为。儿子则说:“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财政上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如果你从五岁、十岁、或十五、二十岁就开始想这些问题,你很可能会有一个不幸福、没有成就的人生。”所有这些,其实就是亚当.斯密所描述的由“看不见的手”所支配的君子经济。在这种经济中,为他人带来幸福,成了许多人终生追求的目标。

  美国的许多日常生活细节,是在中国是很难想象的。比如,我家边上的图书馆为鼓励孩子阅读,奖励每阅读了十个小时的孩子一本书。我女儿每天卡着表算自己的阅读时间,一到十个小时就去领一本。国内的亲友听了不可思议:你去告诉人家十个小时就是十个小时吗?要在国内,大家还不竞相虚报,书早领完了?其实何止于此。如今网上商业活跃,我从亚马逊网上订的几十美元的书籍,邮递员往门口一放就走,根本不用签收。有一次我没有收到,给公司打个电话,人家二话不说,马上再补寄。你真要慌报丢失,实在是易如反掌。但是,显然干这种事情的人很少,公司和邮局都没有采取措施让你签收。这种市场经济的效率,是建立在“德”上,而不是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你真要追求个人的最大利益,收到了就说没有收到。亚马逊本身就提供了非常方便的服务,让你把多余的书卖掉。可是,如果大家都这么追求个人利益,不仅不能自动贡献于社会,反而逼着公司用挂号邮件来执行邮寄业务,成本一下子就上去了。看看这些,我们不妨问一个基本问题:我们在经济上竞争不过人家,是因为人家的社会物欲横流,我们则“言义不言利”呢?还是因为人家是君子,我们是小人?你怎么证明中国文化在道德上、精神上要高于西方,只可惜赚钱时没有人家贪婪?

  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民风淳朴。自由放任的经济,是建立在良好的道德的基础上的。这一点,在今天的中国尤不应该被忘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在回帖中,就算完全不同意其观点(包括评论员),也不应该有人身攻击。

    支持23楼,小张飞刀  草根评论员的评论。
    2008/3/10 10:14:18
  • 在草根网上看帖发帖的朋友们我认为大多是有思想的人,会思考的人。
    但看了一些回帖后略有遗憾。很多朋友混淆了一些概念。
    薛涌的文章说美国人厚道,虽然有赞美美国人的思想流露。但其最后的结论是“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民风淳朴。自由放任的经济,是建立在良好的道德的基础上的。这一点,在今天的中国尤不应该被忘记。”意思是美国人有在这一点上值得中国学习。
    而我们很多网友至今没有摆脱“二元价值论”的束缚,没有辩证地看问题。
    记得有一篇文章是写“彬彬有礼的日本人”写日本人如何有礼貌,但作者还是清醒地看到在军国主义阴影下的这些彬彬有礼的日本人还可能成为南京大屠杀的禽兽。但这不妨碍我们学习日本人的礼貌。
    薛涌写美国人的厚道,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并不会改变美国在世界上霸权主义的角色。厚道的美国人会无视国际法囚禁一国的总统(巴拿马),还会闯进人家家里把一个有点霸气的家长吊死(伊拉克)。
    我们有头脑有思想的网友们应该会清醒地把这些内容区分。这就好像我们认定秦桧是个汉奸,但不会说他是个文盲,其实他是个状元、书法家。
    这是两码事。
    习夷人之长以制夷。是我们不该忘记的。

    2008/3/10 1:45:02
  • 回18楼:
      
      赞同“本质”的观点:一个国家的先进必然是全方位的,各个子系统缺一不可,否则不具备可持续性。
    2008/3/9 19:49:46
  • 回15楼的:

    19-20世纪的中国历史,事实已经否定了当时社会制度的“完善”、文化、价值观的“先进”。说到中国文化、日本文化、乃至世界文化,“先进”离不开2个很重要的概念:一是多元化,二是繁荣、或者叫“百家争鸣”,2者都离不开“言论自由”的基本社会制度,离不开以尊重个人权利为基础的民主价值观。

    所以我的观点是:一个国家的先进必然是全方位的,各个子系统缺一不可,否则不具备可持续性。

    军事上的庞然大物、前苏联就是一面最好的镜子。前苏联的失败,经济只是次要的(前苏联的生活水平并不低),主要的问题就是价值观的失败,“受骗论”完全是自欺欺人,否则,今日的俄共在民主选举的制度下,早可以上台执政了,也不至于越来越边缘化。
    2008/3/9 19:46:33
  • 14楼观点很鲜明。  
      经济发达如果离不开社会制度的完善、文化、价值观的先进,那么中国经济直到19世纪中叶仍不落后,是不是说那时的中国社会制度完善,文化、价值观先进呢?经济发达可以在几十年的时间内实现,文化的发展却要长得多。
      “文化古国”诚然不等于“文化先进”,“文化先进”亦不完全等同于“现代国家”。现在的中国文化、日本文化、韩国文化,哪一个先进呢?
    2008/3/9 19:30:38
  • 回12楼的朋友:

    经济发达能离开社会制度的完善、文化、价值观的先进吗?什么是可持续发展、什么是良性循环?离开了先进文化、价值观的社会,经济能发达吗?具备可持续性吗?“文化古国”不等于“文化先进”,这种简单的道理你难道还搞不清?否则,为什么要引进西方的马克思主义、那不会是“文化古国”的产物吧。
    2008/3/9 19:16:15
  •     薛先生文中所述的人、事,为其所亲历,他亦有感而发。都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好像不应该联系到美国好还是中国好的问题。
      就民风淳朴、道德而言中国传统社会肯定要高一些。从1960年代中期以来,无论左右,不管上下,都不以为荣反以为耻。今天该是重视的时候了。
    2008/3/9 19:12:35
  • 文章的标题是“厚道的美国人”,作者不过是举了一些例子来说明这样的“厚道”,是基于“人”的良好道德和价值观,这本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也是现今中国社会所缺少的。可有人一看到“美国”二字,动物性本能的“条件反射”立刻暴露无遗,骂“美国”,似乎成了这种人自我安慰的唯一方式。

    只要不是个“睁眼瞎”,谁都知道,无论从社会、经济、文化、价值观来讲,美国是现今世界最发达国家,有太多需要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地方。即便美国并不完美,那也不是所谓一、二、三的“不厚道”就能否定的,更不会因此就显得你能“好五倍”!

    说美国“对我们中国却从来没有厚道过!”的人,可能从来都不知道抗战时期还有过“飞虎队”、“驼峰航线”,有过很多美国人为中国的抗战付出过生命代价。在这种人眼里,那不是对“中国人民”的“厚道”,那只是对“蒋介石中国”的帮助;就像曾经有过的380万国军将士的牺牲一样,在这种人眼里,那也不是“爱国”、那只是“爱蒋介石的国”。在这种人的眼里,所谓的“爱国”,不是“爱中国”,而是“爱政权”。

    中国社会有那么多的“不厚道”需要我们去关心、去改变,这些整天“关心”美国多过关心中国的人,是他自己所称的“中国人”吗?
    2008/3/9 18:45:53
  • 我再来说说美国人民的“伟大”、“民风淳朴”“良好的道德”和“廉洁的,高效的,民主的美国联邦政府”

    2005年8月29日,飓风卡特里娜袭击了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整个新奥尔良成了一片泽国。没吃没喝,断水断电,到处是垃圾。令我万分不解的是:有良好道德的,伟大的,淳朴的美国人,在此紧急关头,非但没有相互救援,同舟共济。反而是世界末日来临般的犯罪,抢劫和强奸,让新奥尔良市变成了一个人间地狱!! 网友会问,警察去了那里,自己逃命去了!在灾害发生后,新奥尔良近1600名警察中,跑掉了近400名。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一座监狱的狱警们竟然弃600名犯人于不顾,自己跑了。让这些摸不着头脑的家伙在无电、无水、无食物的情况下,在封闭的监狱里待了4天!

    一直到9月1日,在水里泡了3天的灾民们还没有见到任何救灾部队和救援人员。网友又会问,廉洁的,高效的,爱民如子的美国总统哪里去了?他在休假。被搅了休闲的小布什在回华盛顿途中,肯定在空军一号上看到了泡在水里的新奥尔良。当然,这么高的地方是听不到灾民喊救命的声音的。令人奇怪的是,此后的一天多,这家伙楞是对救灾的事情没反应!没有任何决断,为什么?因为民主的联邦政府还在扯皮。多么关心人民的美国官员呀,多伟大的总统呀。

    3天内,美国联邦政府没有一个官员来这里。也没有做出任何决定。 三天以后,伟大的小布什总统在电视里说:“对抢劫者一个也不容忍!”于是,美国大兵来了,带来的不是救灾物资,不是帐篷食物,而是装甲车和荷枪实弹的M16,来干什么!当然是来制止处于疯狂状态的,当然也是有道德的,淳朴的美国人民不要再抢劫,强奸和犯罪。博主,这就是你所说的君子社会?这就是您所描述的伟大的,淳朴的,厚道的美国人民在道德上、精神上要高于中国文化的表现?
    2008/3/9 18:24:53
  • 支持5,6楼  君有三畏  草根评论员的评论。
    2008/3/9 16:26:23
  • 盖茨的基金会,对世界特别是非洲的艾滋病防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这是必须肯定的。但同时,美国国内也有近四千万的生活在贫困线下的民众。当然,他们的贫困线标准和我们的不是一个级别。可能在富豪们看来,那几千万穷人大多是非美裔,太懒不值得向他们捐助。其实自政府上下都避而不谈,或许可以说:贫穷也是这些人的自由嘛。

    微软在世界各国都形成垄断态势,为了避免对抗,在当地花些钱得个好印象,提前消灾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先把正版的弄个天价(1000--数万),让大部分人买不起;再通过网络让大家免费试用,市面盗版泛滥,这边可以借政府之力攻击你的知识产权政策。十几年过去了,当全世界的多数人都用习惯了,也就是真正开始收钱的时候。你看,现在微软就开始向中国的网吧收版权费了。再过十几年,网络收费技术成熟,那时,谁能保证微软不会向我们个人用户下手呢?他的理由很充足啊:让你免费用了二三十年啦,我现在收点钱不是很应该吗?至于是不是在软件里留个后门什么的,就自己去联想吧。

    上月初,巴菲特不是有个拯救次贷危机的8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吗?怎么到现在又没下文了?他可是在中国石油一个股票上就赚走了数十亿人民币的。

    慈善是好的,是有的,是应该支持的,但通通都要有个前提:“就是要在你身上赚够钱之后”。
    2008/3/9 16:22:37
  • 薛先生,您好。

    拜读文章,看了您的一些文章,开阔了视野,非常感谢。

    但学生认为,您的文章题目改一下可能会更好:一些厚道的美国人。

    那些富可敌国的富豪们,他们的慈善行为是值得尊敬和学习的,这或许可以视为“美国精神”。那些平凡的普通捐助人,就更值得学习和尊敬。只是,在认同富豪们的慈善事业的同时,我们更需要看到的是:他们所说的捐出大部分的数百亿美元的钱,具体都捐到哪里去了?或者捐助的大部分都用到哪里去了?

    其实,捐助的另一面是大部分的钱用在与他们利益相关的,以基金会等名义的各种项目的研究上。比如索罗斯早就对中国的一些基金会捐款,只不过目的是借中国人之手,来了解他们想知道的情报,或者要按他们的要求去研究。同时,索罗斯也支持像“颜色革命”一类的幕后组织,甚至有恐怖组织。不要忘了,地球人都知道:CIA是世界上最庞大的情报机构,也是坏事干尽的罪恶组织(暗杀,挑起战争,颠覆别国政府等等)。

    您可以说那是美国政府的事,和善良的美国人无关。那样或许可以换个角度来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谁都知道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那些首富们就更清楚。再说受人钱财替人消灾,白给的永远只会是开头的小部份。(未完)


    2008/3/9 16:21: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北京大学中文系,美国耶鲁大学历史系。曾任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主办《北京晚报》专栏“百家言”,2002年日韩世界杯期间加盟《足球》,现为美国耶鲁大学历史系博士候选人。著有《直话直说的政治———薛涌美国政治笔记》一书。本博客刊载稿件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以各种形式转载。转载授权联系地址为:evasicunxue@hot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