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宪政思潮,统统不值一驳
2015-10-13
字号:
    近几年以来,“宪政”、“宪政主义”、“宪政国家”、“宪政共和”、 “宪政民主”等冠以“宪政”之名的思潮与叫嚷,在中国的学术界、知识界很是热气腾腾、甚嚣尘上。

    我不管这股泥沙俱下的思潮,是不是有一种或直接或隐晦否定中国现行体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用意在,我也不想具体地深入到“宪政”、《宪法》的理路与争辩中去搞什么学术论争。我还 是只想讲一个最基本的前提:《宪法》,本就不是中华文明国的什么“根本大法”,更压根儿就没机会成为今后日益步入复兴大道正轨的“中华文明国”之最高、最根本统一依循。既然如此 ,早在起跑线上就输掉了,再来谈什么“宪政”、“宪政国家”之类的,还有意义吗?------在我看来,关于“宪政”的这股思潮,也就是滚滚大江东去中的一个小小的漩涡、逆流罢了,用 不了几年、十几年,便会被奔涌向前、惊涛拍岸的复兴巨浪打散成那浪花四溅的团团水雾,甚至无需我们进行强有力的抨击,其自己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今天,“宪政”一词,之所以成为“热词”,之所以为相当大一部分饱受西化观念熏染之西学体系下的学人们所追捧,一个很大的起因在于,我们的党和国家这些年尤其倡导与凸显了“依法 治国”、建设法治国家。强调“依法治国”,没错;讲“把权力关进法律的笼子里去”,也是现实治理的迫切需要。可凸显法律、《宪法》的地位,倡导“依法治国”、甚至建设“法治国家 ”,跟只认宪法、法律,只以“法”为唯一的治理原则标准,却是泾渭分明的两码事。或者换句话说,把“法”、《宪法》的地位推得再高,也根本没有、更不可能有到达一个只顾此、只执 于此而不计其他所有的偏极地步!请放心,仍旧保有着中国人起码之整体全员观的领导人与领导党,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还不至于比有些人糊涂、犯浑!------中共将“坚持依法治国 与以德治国相结合”写入十八大的《决定》中,就是一个明确的例子与宣示。

    先不讲对“道”的清楚意识与重新发现,可能还要在德之后、还要有一个渐进的过程,至少,不仅仅只是讲“法”、不只言“依法治国”,这,本身就守住了一个基本的底线;这,在当前急 需强化法制建设、且被西化法治民主步步紧逼的情况下,就是一个捍卫中华理念与中华之道的悬崖勒马之力举。

    “宪政”的理路、特别是建设“宪政国家”的叫嚷,从一开始便犯了一个的致命错误:他们不知除了“法”与“宪”之外,还有“德”与“道”。这在我们这个长期深度伦理道德秩序化的中 国社会,这在我们这个有着两千多年自觉“道统”建构与实践传统的文明体里,甚至用不着费损一个半个脑细胞,就是人人尽知、个个都懂的事。唯有脑子进了“西水”----西方墨水---的一 大帮所谓学者、知识分子们,还会那样煞有其事地去相信、去鼓噪。

    有人会说了,既然,《宪法》之外还应有“德”、有“道”。那么,中国时至今日,也没有弄出来个为全国、全社会所认同与遵守的《道德公约》,也没有关于你所提《道纲》之类的显明努 力与作为啊。这是不是意味着当今中国是没走正道、未合于道的?

    此问题,得从两个方面来看。

    首先,远看由古至今的两千年,中华道统的被颠覆、中华之道的相当程度“变道”,中华学统及道理的晦暗不张,这是无可非议、有目共睹的事实。甚至从一开始,到今天之前的大部分时间 里,以“彻底革命者”姿态动员起广大民众的中国共产党,既推波助澜着这场划时代的革命,也从思想认识上是不以其为优粹的(大多时候更倾向于将其统统视作“糟粕”)。也就是说,在 统统革除掉、一切学西方的背景下(马列主义也是西方土壤中诞生的现代“主义型”阶级政党理论),中共延续此理路与套路,事出有因,也乃此前一个发展阶段的自然必然。于此一方面而 言,就中华大历史、尤其中华复兴之道的未来征程来说,无疑,其是走偏了,是行了一大段的非正道。

    然而,或者被称作辩证法、或者可称中华易变之道又分明地告诉我们,偏者为正,正者存偏,偏正相依,偏正相宜。从正面的意义上看,就近现代的全球发展历史来看,西方偏分之道大兴的 过程,既是一个偏离文明大道的行程,又是一个偏分路上正道行的阶段。其在偏分走向与领域里所做的很多事,却也为人类最终的丰富、健全,为新文明大道的反向而出,甚至为最终的全人 类智能大统合,做出了不可或缺的重要贡献。具体到“法”与《宪法》的问题上,至少其在成文法的体系化、明确化、社会普及、追求平等对待以及具体周详可操作性等方面,是功不可没的 。

    人有我没有的,拿来、学来变为自己的,是桩好事,无可厚非。看看中国的《宪法》,以及从制定宪法性文件开始的整个制宪与修宪之历程,我们应该能够知道,中国老一辈的参与者们,是 将中国人世世代代尤为倚重的变通之道,很好地也用在了整个《宪法》测制定修订过程中了。比如,在序言中写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地位的文;比如,没有明文确定自身是“宪政国家”;比 如,突出强调了“为人民服务”以及“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民主专政”等。

    这其实等于在说,我们虽然总体上是用了一种《宪法》的程序与形式,却将很多在学理上与各国具体实践中,本不该放进去的中华之道特有内容,写进了被我们含糊其词视为“根本大法”的 《宪法》中。这样一部《宪法》,既不完全同于西方理路上任何一个所谓领先(先行)国家的《宪法》,甚至在制定之初与制宪的整个理路上也是有着不小的出入的。

    昔日、今天,只能做到这点,只能以“有出入”、“有不同”的些许抗拒与不从作为来给长久的今后赢得机会和时间。我们必须深深地加以体谅。在如此重大关键问题上,看似不起眼的些微 不同与固执拒用,便是明天与更远未来变革、甚至伟大巨变的初始切入点、立足处。这种对《宪法》最高一统地位的不言挑战之挑战、不似变革之变革,根本地看,不是谁想、谁不想的问题 ,而是一个中华文明国之本性、国性、几千年体性、新时代大势所客观决定了的,是不以你我、某种组织力量的想作为或不想作为而改变的。这个时期、这个阶段的重大问题上的些许不从与 有别,恰恰反映出了我们前人出于偏道大氛围、大前提下的为正与行中华大道的信念决心。不是吗?放到那个特殊的时期与条件下去看,大家会得出中肯的评判的。

    今天,道,虽还尚未被明确自觉地推上前台,德也仅以德治、德修的不尽全面方式逐渐展现出来,可知道不知道,道就在那,就在我们知之不知之的思行日用中。

    我之所以说“宪政思潮,不值一驳”,或者认定此前几个时期和今天中国共产党的路走对了,所依据的辨识标准与所依循的基本理据,只有一个,那就是:道。看是不是在“道上”,看谁行 在人类文明演进与中华复兴历史潮流的“大道”上。

    说“宪政”不在大道上,乃是因为,其在整个人类业已开始转向寻求新文明,而这个新文明又有赖于中华道合大合新文明的重构再铸、才能波澜壮阔地展开之际,却死包住在西方都日益被质 疑与戳破的所谓“宪法至上”、“单一宪政”思想理论。这从根本上便站到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立场上去了。其不被未来的历史所抛弃、不被大道行所摧毁,还会怎样?

    反过头来再看,新中国“核心领导者”的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议定与确立《宪法》的时候,便既采用了现代《宪法》的一些好的形式与理念,又很好地为中华之道的日后大行其道留下了火 种与腾挪的余地,不冒犯、不对峙西方引入的种种,却又并未完全同化于“宪政国家”、“宪政主义”的日益没落道。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及今天以“道路自信”为先导 的“三个自信”,其实已经越来越分明地预示着:中共领导下的新中国,业已日益清晰了自己的道路(其实就是道的一种现代分明表达之用词),并必将在不断自觉明道的过程中坚定地沿此 大道走下去。甚至,连他们、连整个中国国家社会、连今后某位拥有最高核心权力的领导人不想如此,也不由他。这就是道之必然,这就是上了大道、想脱离与欲下来也不那么容易的一个定 律。由此,由于明道,我知“宪政”的鼓噪,跳跶不了几天;也由此,由于看到了中华未来的大道走向,我知中共或未来的最高核心统治统合者们,是不会逆大势而动、不会令复兴中华之道 的人类新兴力量最终失望的。

    尽管不值一驳,却为亮明观点与进一步阐明大道,还是作此短文以告于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王若林先生,
    你是真傻,"亭亭玉立"的傻。
    我这么说,不是侮辱你,而是就事论事:你的智力水平很低。
    2015/10/28 22:48:21
  • 1)要做什么? 2)为什么做? 3)如何做? 4)谁来做? 5)何时做?
    ------您这是进入到另一个做事的领域了。我现在所讲与所建议以道纲为统领,这还没到做事的那一步,先是在启发一种认知、传播一种思想观念。共识没形成,一切都是白搭。共识形成了,才会有谁来做、怎样做的进一步铺展。
    2015/10/28 9:08:20
  • 诸葛先生,
    如果日后有人找你投资或一起做生意,一定要先把这五个问题都考虑清楚了再行动。否则,还是把钱放到枕头下睡得踏实。
    1)要做什么? 2)为什么做? 3)如何做? 4)谁来做? 5)何时做?
    2015/10/28 7:37:05
  • 诸葛先生,
    I
    听人论述一个与社会实际相关的主意(建议)时,任他海阔天空地神侃,你需要考虑的角度(问问题)无外乎五个方面: 1)什么是吹嘘的内容? 2)为什么做? 3)如何做? 4)谁来做? 5)何时做?
    王若林先生的论述如此纠结难产, 到处漏雨, 是因为他无法论述清楚其中的任何一个问题:
    1) 什么是是吹嘘的内容(道)?
    王若林先生说的吭吭吃吃,含胡不清;
    2) 为什么要做(目的)?
    王若林先生给出了一个漠胡不清的答案:当今社会混乱不堪,达到"天人合一"方能莺歌燕舞;
    (无论论述地多么免强,自相矛盾,这是王若林先生回答最好的一个问题)
    3) 如何做(实施"道")?
    除了要把"道纲放到宪法之上"的提议外,王若林先生没有给出任何实际做法的建议(如何放到宪法之上);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他提出建立的"统合党",是为了这个目地,但这个人间的俗套路,如合避免党派正政治?)
    4) 谁来做(实施道纲)?
    王若林先生避而不谈,多半认为非他莫属(时机成熟,王若林先生或许会退出共产党,改任"统合党总书記"), 暂不明说;
    5) 何时做?
    研究了九年了,王若林先生在纸面上都无法自圆其说,具体实施,怕是要等到地老天荒。
    II
    我与王若林先生的讨论,就是围绕这五个问题进行的。他建议在中国实施道统,这些问题是无法回避的。但他的回答一蹋胡涂,实在连"遭糕透顶"都算不上。
    王若林先生把自己无法说清楚"中华大道理"的原因归咎于他人水平不够。
    2015/10/28 7:01:37
  • 王若林先生,
    不想让你太难堪,我修改了95楼的评论。都这会儿了,还嘴硬,何必呢?
    【坚持自己的观点是好事,但讲理更是一个好品德。】
    2015/10/28 1:53:09
  • 到那时,好好地探讨、辩论。因为,探讨与辩论,一定要站在同一个平台上。
       而且要想取得能达成统一的成果,那是必须要挑选站在什么样的平台上的。就像河系的平台上,还是别去妄想达成星系的成果了。
    2015/10/27 11:17:29
  • 94楼诸葛小亮:
         -------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有许多人们难以解释清楚的矛盾的。不然,人们创造矛盾这词,不是没价值了吗?平常看待,不一定非要争辩、解释。
         也不是逃避。请相信一点,当出现矛盾难以调和、甚至对立上了的时候。别再去在原有的圈子里打转转了。跳出来,换一个更高的视野与层面,用不同的统合性新建构,便可迎刃而解。我这时不想辩、不想争,因为只有在我开始阐释自己的分辨、站位理论以后,才能到一个可以辩论时候。
    2015/10/27 11:10:39
  • [91楼]王岩林:
    ---我不是有神论者,也不是无神论者,既是有神论者,又是无神论者。
    ***
    王若林博主,
    1
    对信教的人来说,只有全心全意地、用生命去信自己信奉的宗教,才可能得真传,才可能被救赎。你倒好[91楼],三心二意地信奉天意,阳奉阴违地追随天道,却以为自己可以得到"天机"。 世界上各类宗教的教徒以亿来数,"天机"凭什么泄露给你这个半信半不信的半吊子"教徒"?
    最严重的是,你这种不尊重上天的态度与做法,若是触怒上天,拿个"假天机"惩罚你怎么办?你个人事小,要是让你得逞,拿着"假天机"当宝贝,依照它编个"道纲", 放在中国宪法之上,遭难的是中华民族。
    2
    前面还提醒过你,"牌坊与痛快"不可兼得。你不讲理地抛出"中华大道理", 一定要两样都占着,以为排斥逻辑抄近道、不讲道理走小路也能蒙混过关,你的论述还能不跳闸?不知错不说,你还沾沾自喜、胡搅蛮缠,企图插上不讲理的翅膀夺路而过。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现在,无论是"天上章程",还是"人间道理",都一起赶上来找你讨债 -- 逻辑论证这段路你是省不了的 -- You cannot fly over it, you must walk the walk on a solid place called ... road.
    "Pleasure will be paid, one time or another."
    2015/10/26 23:03:09
  • [91楼]王岩林:
    ---我不是有神论者,也不是无神论者,既是有神论者,又是无神论者。
    ***
    Oops?
    王若林博主,
    这是典型的牌坊与痛快都想占的作法。
    2015/10/26 12:33:43
  • shalako: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王若林先生,
    当你放弃了道的宗教意义后,你的“天人合一“的最终目标就变得无所适从。伴随着你对“有神论“的抛弃,你与天(神)的电话线也就被切断了。
    根据人类的理性,“牌昉与痛快“不可兼得: 既然你放弃了对“天(神)“的认可,你又如何说自己的理论中论述的依据代表天意?
    --------------------------------------------
    有道理,俺也看出来了,确实有些问题,自相矛盾了好像。希望王岩林老师予以反驳。
    2015/10/26 10:28:15
  • 王若林先生,
    当你放弃了道的宗教意义后,你的"天人合一"的最终目标就变得无所适从。伴随着你对"有神论"的抛弃,你与天(神)的电话线也就被切断了。
    根据人类的理性,"牌昉与痛快"不可兼得: 既然你放弃了对"天(神)"的认可,你又如何说自己的理论中论述的依据代表天意?
    2015/10/26 9:55:38
  • 王若林先生,
    你真是大言不惭。
    1
    你要用"人类理性"?
    不久前,你刚刚否定逻辑,认为那是"西方"的方法,并自称使用"中华大道理"分析问题。
    当你把西方的方法如此断然与中华大道理截对立分隔之后,你就不应该再说自己的方法是依据人间理性了。或许你不知道,世界比中国大。
    2
    当你谈论"天(道)与人(间行为)合一"时,你的理论就至少失去了一半的理性 -- 无人能理性地了解"天意", 所有对"天意人为解释"都是猜测, 哪里来得理性?
    2015/10/26 9:05:2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