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过去“饿肚子”的洗脑宣传有可能更改人们的记忆
2015-10-03
字号:
    我以为,人的大脑中的记忆是有可能被改变的。其实计算机技术发展之后,对于所谓记忆的改变是容易理解的,无非就是内存里的内容发生了改变嘛。尤其是一种催眠式的和演宣传,确实可能改变人的记忆,于是这个人就“清楚记得”(但是已经改变了,已经不清楚了)他过去的“饿肚子”的经历。

    德国法西斯的宣传部长戈培尔有一句名言,就是谎言千遍就是真理。我曾经修改改成,谎言千遍也成不了真理,但是宣传谎言千遍,就有可能使人相信,甚至使大多数人相信。这就是洗脑的作用,一种催眠式的宣传,让人不知不觉地上当受骗,他还以为他的记忆是真的。

    例如,一个地区或者一个国家,为什么大多数人都信上帝?就是因为他从小到大,他周围的人都反复地说着“上帝存在,上帝存在”,只要说得多了,他自然就会认为“上帝就是存在的,这个不需要讨论了,这是众所周知的。”

    同样,对于所谓“饥饿”的宣传也是如此,当成千上万的文章,包括专家,甚至包括领导,都在那里反复宣传,甚至是“记忆”(修改了的记忆),说毛泽东时代如何如何饥饿呀饥饿,甚至会煞有介事地不断地向别人诉说自己“饥饿”的经历,这样似乎他都是一个人证了,但是他的记忆是假的,是被催眠式的宣传打进他的大脑中的。这种饥饿宣传甚至成为了某些人的信仰,如果你要质疑,那你是在侵犯他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

    其实我小时候直年轻的时候,无论在学校,还是当兵,当时都有一个每年一次的忆苦大会,就是要请那些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向大家作报告,这些人许多就是查了一下成份在解放前确实不是地主富家,确实是穷人,这样的人来做报告的。我上中学的时候,甚至要所有的家庭出身好的学生,回家问自己的父母,小时候是怎样的苦难。经过这样的忆苦大会的宣传,大家都认识到解放前的人民是饥饿的,是在垂死线上挣扎的,而我们今天的生活是幸福的,是没有饥饿的。

    而在改开之后,又一通宣传上的疲劳轰炸,说改开前多么多么饥饿,多么多么痛苦,甚至是中国自西周以来最黑暗,这种反复地轰炸修改了许多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的头脑的记忆,他们又被洗脑出了新的共识,就是毛泽东时代是一个饥饿的年代。这种催眠式的宣传甚至可以进入领导人的头脑中,导致领导人的头脑中也产生出记忆的错觉。例如我读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的《孤独相伴》一书(中国的合法出版物,是在今年出版的),从书中我就看出他也被他周围包围着的知识分子洗脑而产生出错觉了,他回忆的时候,也知道所谓三十年代苏联的大饥荒他的岁数还小,根本就没有记忆,但是他就听他老人说的一些事实,其实也不是事实,也是老人们为了迎合新的宣传而瞎编的。

    但是,当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人一定会质疑,你说毛泽东时代忆苦大会反复宣传解放前黑暗解放后能够吃饱肚子,那才是被催眠式的洗脑,才是把人的记忆改变了呢,而改开后的这些宣传,才是让人的头脑恢复了正常呢。

    是啊,确实是,当我一生遇到两种反复的宣传是相反的时候,这两种宣传确实都是洗脑,可是我不想被任何一方洗脑,怎样才能够从被催眠式的宣传中解脱出来呢?怎样才能够不产生错觉呢?

    答案是科学,是测量。比如说,当一个飞行员飞行的时候,如果他是飞行的新手,经常会产生错觉,比如飞机明明在往下扎,可是他的错觉是飞行正在升空,而当飞机向上飞的时候,他的感觉是飞机正在向地上扎。这个时候教练通常对他的告知是,不要相信自己的感觉,而要相信测量仪器,这里就是要相信高度表。

    因此,如果我们不相信对毛泽东时代的任何正面或者负面的宣传,我们不想被洗脑,既不想被洗脑成认为毛泽东时代都在饥饿,也不想被洗脑成人人都很饱,具体怎么用科学手段测量呢?

    首先是,“饥饿”这个词本身就不是一个好的科学指标,也不是测量指标。因为,任何一个人,都是在吃饭前是饿的,吃饭后是饱的,不大可能一个人早上起来,肚子感觉饱饱的,于是去吃早餐,到了中午,肚子还是饱饱的,就吃中饭,晚上的时候肚子还是饱饱的,就吃晚饭。那社个人一定是有病。因此任何时代任何人都有饥饿的经历,吃饭前就是饥饿的嘛。而这,正是催眠式宣传的入手之处,他会让你回想一下童年时代的饥饿感觉,于是你想啊想,当然能够想起许多“饥饿”的感觉,于是你就被洗脑了,甚至主动向别人宣传许多你童年的时候饥饿的真实经历。而在未来如果有人要丑化当今社会,同样也可以这么宣传,认为改开时期人们都在饥饿着。

    好的科学指标是什么呢?就是一个时代提供的食物是不是够的?有的人会说干嘛要够啊,多不好吗?多了也不好,因为,如果食物的需要是一个量,结果你生产得多了,必然导致食物又要被当成垃圾处理掉,那不也是浪费粮食?只是说一个人没有把饭碗吃干净叫浪费粮食,其实生产出过多的食物所浪费的粮食是远大于一个人吃饭剩的那点的。那有的人就会说生产了过多的食物可以保存呀,但是网上又在揭露某某超市居然出售几年前的冻肉,那你保存了也还是浪费呀。

    但是怎样才叫食物够怎样才叫食物不够呢?这就又遇到一个科学问题。比如说,在改开后,我有两个亲戚,一个叔叔一个姑父,都官至局长的位置,他们已经死去多年了,而且都是和消化有关系的癌症,那他们好象是在吃的东西上跟着感觉走结果早早死了。而我所知道的就是在今年大张旗鼓宣传的抗战老兵,有许多人很贫穷,长期是阶级敌人,找到他们买一件衣服给他们,是他们平时买不起的,这些人个个都直奔九十多岁一百多岁,这说明了他们的食物供应是够的。

    所以我才将毛泽东时代称为“健康减肥长寿训练班”,那些个右派知识分子们个个都不争气,因为他们个个都活得直奔九十多岁一百多岁,因为他们经历的据说是“至西周以来最黑暗的社会”。

    再看一个中国两千年人口变化图,请注意右派们喜欢指着1949年之后的急剧上升的曲线回忆说“那个时候饥饿呀饥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记忆就是不断重复。耐烦是一种境界。
    2015/10/3 17:56:27
  • 那时候确实物资匮乏,
    2015/10/3 16:09:20
  • 所以我才将毛泽东时代称为“健康减肥长寿训练班”,那些个右派知识分子们个个都不争气,因为他们个个都活得直奔九十多岁一百多岁,因为他们经历的据说是“至西周以来最黑暗的社会”。
    =====================================
    这种情况恐怕古今中外都是没有另外的。
    2015/10/3 13:51:4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没事想在网上发议论,但不想交朋友。我写的所有文章版权放弃,本人在草根博客上的任何贴子,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