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殖民工具香港搞笑与恶搞
2015-09-08
字号:
    在我还是孩提的时代,英国港督治下的香港,盛产香港脚,其声名远扬。不想到了我老朽的时代,鸟枪换炮,殖民地余香犹存的香港盛产香港搞笑,其声名同样远扬。据知,搞笑者装疯卖傻、嘻嘻哈哈、皮笑肉不笑是谓“搞笑”,若是搞笑者一肚子杀气上涌则谓之“恶搞”,搞笑者一肚子坏水外泄则谓之“戏说”。

    又听精英们说,今日的香港,明日之中国。近日,又忽听大导演宣称要改编中国传统名著《西游记》,一定要搞笑。至此,被无端忽悠加搞笑下的笔者也就愈加愚钝糊涂了。时至今日,竟成了糊涂老朽,无药可救任人摆布之愚民也。

    自古腐朽统治者必愚民,以轻松保全其鱼肉百姓之天堂。为此,或弱化百姓之身体,谓之“东亚病夫”;或弱化其心,谓之“二货”;或蛊惑疲惫其身心,如英国海盗之鸦片,满清王朝之麻雀,美国垄断资本之性解放与同性恋合法化,中国精英之权钱万能外加色欲横流,使之自信全无,茫然不知所措。

    而港督殖民独裁之花“香港搞笑”却别出一格,格外温馨可爱,其功效或百倍于鸦片、麻雀与色情。在无事不搞笑之下,中国人的民族自信荡然无存,中国人的传统美德与坚守付之东流,美国的文化入侵和中国官僚家族的洗脑功德圆满。

    天才导演一个孙悟空泡白骨精的搞笑,搜狐视频《恶搞西游记合集版 笑到喷饭》之类的孙悟空泡妞恶搞,直至2015年03月24日人民网热捧的“《三打白骨精》亮相香港电影节 郭富城小沈阳搞怪”,在网上引发一片“好逗……,哈哈哈哈哈……”之余,孙悟空所代表的勇敢、顽强与正义之传统形象化为乌有,或将成为淫荡之楷模。再如2012年10月30日广州日报“钢管舞‘国家队’:摆脱低俗舞向世界”之类的喧嚣的配合,搞笑开始认真化,其宣示的西方价值观似乎即将转为中华正统。

    加多宝公司一个“烤肉”恶搞,中国英雄瞬间化为恶心;小品大全网搞笑相声《捕风捉影》竟然在搞笑的掩饰之下影射八女投江和狼牙山五壮士为“没影儿的事瞎传”。该小品这样恶搞:“甲:人小志气大!大伙儿都说你参加过革命战争,有一回,您一个人带着七个女的往河里跳,凑了一个八女投江!乙:八女投江?甲:您头一个下去的,为了试一试江水深浅……乙:我是男的!甲:对,八女投江那拨儿没您,您去的是狼牙山五壮士那拨儿,反正您是头冲下往里跳来着……乙:我根本没有跳!……甲:反正大伙儿也是瞎传。乙:这都谁传的?哪天我得找他们说说,不知道别瞎传!甲:这您就不愿意了?乙:没影儿的事瞎传,不好!”由此,于不经意间,民族自信与顶梁柱开始摇晃。

    网上一则关于抗战的搞笑曰:老师:“如果是抗战年间你想充当什么角色?”小明:“我想当汉奸!”老师:“滚出。”小明:“这样我方便搞情报啊!还有我混到他们国家去给你搞两个你懂的!”老师:“小明同学,请坐!”轻松一笑之余,汉奸不奸了,抗战无厘头了,正义与邪恶混沌了,日本鬼子也就恶笑了。

    名导演一个插入金陵十三钗“妓女救国论”的恶搞,抗日剧插入手撕鬼子与摸裤裆之类的恶搞,模糊了人们美与丑的界限,淡化了日寇屠杀中国人,特别是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的滔天罪恶,以达到不可告人的哈日目的。再加上土豪哈日派上演的抢购日本马桶盖用以炫耀闹剧的配合造势,亲日派官僚借机洗白他们的卖国罪恶。

    鲁迅说:“悲剧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再论雷峰塔的倒掉》)而关于幽默,《辞海》解释说:“通过影射、讽喻、双关等修辞手法,在善意的微笑中,揭露生活的乖讹和不通情理之处。”然而,搞笑却恶意地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当成无价值的嘲弄毁坏来引人嬉笑,用下意识的笑声来包装推销自己乖讹和不通情理之歪理,以公开推销原本不可见人的不正当图谋。

    当初,西方殖民化印尼之时,我的华侨同学们告诉我说,它们用的是色情手段,公然用教会四处派送色情图片,鼓动社会的色情化以破坏原有的民族传统习俗,为西方垄断资本的进入开路。而英国殖民香港,鉴于中国人不太痴迷宗教的民俗,则别开蹊径,用搞笑来冲击破坏原有的民族传统与习俗,为其垄断资本的进入开路。当年,描写中国人民在抗战中的苦斗和苦难的悲剧《一江春水向东流》1947年在上海公映,一夜之间引起轰动,出现了“成千万的人引颈翘望,成千万的人拥进影院”的盛况。不久,香港平安电影院独家上映此片,轰动景象不亚于上海。每当巴士抵平安影院的站头时,售票员不用报站名,而是高喊一声:“一江春水向东流啊!”车厢里的乘客顿时蜂拥而下。可见当年港民之爱国情怀犹存。

    此后,在金钱万能的殖民香港,资本迅速买通了一批文人墨客。这班文人墨客开始恶搞大陆人形象,同时不断回忆大英帝国统治下港人分得帝国掠夺的一杯残羹的“美好时光”。诸如在具有代表性的电影《阿灿正传》里,自喻为文明的港人献给了内地穷亲戚或新移民一个搞笑的称谓——阿灿,戏中的搞笑狠狠挖苦了内地人,刻意塑造了性格愚昧、土里土气,“被社会主义教育洗脑”的负面典型形象阿灿。“阿灿”作为实打实的剧中角色,最早出现在1979年的电视剧《网中人》。剧中主角程纬家,就来了这么一位愚昧而土气的大陆弟弟程灿。到了次年,一部以剧集发展而来的电影《阿灿正传》就出世了。新近一个内地两岁孩童在香港街头撒了一泡尿,又成了那般文人墨客恶搞的绝好素材。于是通过恶搞,一泡小孩子不经意的尿,竟然变成了扔进陆港矛盾柴火堆的新火种,推动了回归后两地交恶逆流的新高潮。一些拿钱干活的“港独”组织还不断发起针对内地游客的示威,力图激化两地矛盾,鼓动返回英帝国殖民时代。至2015年02月甚至发展为“香港反水货客游行示威”。此前,这种恶搞已有先声。2012年2月,一则由香港部分人集资的广告以整版头条的形式刊登在《苹果日报》上,文中用一连串激烈语言恶搞,称内地人为掠夺香港资源和福利的“蝗虫”。

    这些为了巨额钱财出卖了灵魂的内应,在恶搞中华文化的同时还公开秀媚外。诸如某明星公然身披日本军旗拍写真,为日帝国招魂;另一个明星则身披美国旗当时尚外衣拍恋爱电视剧,暗中煽动崇美恋美思潮。而某高官在昔日重庆甚至驱使全市居民圣诞夜手持美国旗上街狂欢来拍美国主子的马屁,毒化人们的心灵。这些文人墨客、明星与高官还多是裸官裸星一族,他们的家人早就送到了国外,甚至自己还加入了外国籍。这些家伙恶搞中华,拍马美日是它们罪恶的两面。

    显然,发源于香港的搞笑与恶搞已经成为被西方殖民者买通的中国内应用以攻击中国文化习俗,动摇国人自信,打通中国被殖民化道路的非常武器。国人应当看透其真面目,及时清醒过来,有力地抵制各式各样的别有用心的搞笑和恶搞,清除那班子出卖了灵魂甘愿充当外国垄断资本走卒的别动队,有力反击殖民者的文化入侵,保卫中华文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统治者选择利用民间产生的思想等改造成他们的工具是普遍的现象,孔子董仲舒朱熹的学术思想经过改造利用就蜕变成儒学、天人感应的迷信和理学之类的统治工具。西方利用宗教在当地推色情是当时很显眼的现象,其报刊杂志被收买也充满色情
    2015/9/9 6:36:51
  • 博主不了解香港和印尼,所谈的可作为“搞笑”的节目。
    先说印尼,荷兰殖民政府统治印尼是到1941年为止,后来日本侵略印尼,荷兰人被抓到集中营。日本投降后一度派兵重占印尼几年,但那时印尼发生独立战争,当然不会发生基督教会“四处派送色情图片,鼓动社会的色情化”。
    印尼基督教的发展是在华人圈子中进行,现在印尼的华人已经全部基督教化。至于社会的色情化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才开始的,香港、日本、台湾都如此,至于印尼反而比较“落后”,因为印尼是伊斯兰教国家,比较严格控制。
    香港的“搞笑”文化是华人文人搞起来的,当时比较下层的文人办《龙虎豹》这样的色情杂志,大量采用日本的图片,在流行VCD以后,则附上日本色情的AV的VCD,但天知道是否向日本公司购买版权。
    高级一点的文人拍“搞笑”电影,当时成本很轻,不用什么资本支持,从编剧本到请明星到拍片一气呵成,先在午夜场放映看效果,如果看到观众大笑特笑就保证票房了。但自己不能笑,自己是比下层民众高级,那里能够被这种“低级趣味”所吸引。而如果自己感到好笑,则无法吸引下层民众观看。
    我是很了解香港英国人高官,他们是不屑在香港搞“低级趣味”,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后,由于香港曾经发生暴动,香港总督是英国外交部派来的,改革香港的福利制度,例如大建廉租的公屋,改善工人的福利等。
    英国人在香港搞民主化改革,是预先为香港回归后的“港人治港”布局,但搞出像“占领中环”,“占领旺角”这样的“儿童政治游戏”,完全是华人自己搞出来的。真正原因是华人精英,无论是左中右,都不想中下层民众参与政治。
    我现在都懒得介绍我的《香港民主普选之路》电子书,因为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精英都没有兴趣。我的写法是西方的,没有喊口号,现在才知道这种写法不适合中国人的口味。
    2015/9/8 18:44: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厦门经济管理学院高级讲师,美国德克萨斯A&M大学兼任教授,中华管理论坛秘书长。原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厦门涉外经济管理培训中心教研处处长,兼任厦门夏智技术开发研究所所长、中国经济文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主要著述及学术研究成果有:《M型领导构架》、《领导的合理境界》、《人性化管理导论》、《孔子管理思想:中式管理的基本形式》、《老子的管理之道:中式管理之本》、《必须重视朱熹理学对中国社会进步的阻碍作用》、《现代管理哲学:中道管理》、《“执两用中”浅说》、《中国教育之痛:奴才意识教育传统的阴魂不散》、《实事求是:现代中道哲学》、《国人需要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等。与潘承烈、成中英、曾仕强、郑学益等十位专家共同发起了“中华管理论坛”。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