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母女派出所内被杀凸显警察系统失职
2015-07-23
字号:
    “有困难找警察”这句话,也不知被我们的人民政府喊了多少遍。

    正常来说,派出所,应当是一个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治安、服务人民群众的地方。而河北邢台的一对母女,在踏进派出所寻求调解家庭矛盾之前,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们的生命会终结在这 里。

    惨剧发生在河北省邢台市邢台县皇寺镇。犯罪嫌疑人曹振齐因为怀疑妻子有外遇,多次与妻子、岳父岳母发生矛盾,并先后三次到所在的皇寺镇派出所进行调解。

    然而在7月12号上午的这次调解中,曹振齐却在该派出所指导员的办公室内,将妻子和岳母残忍杀害。

    在派出所内行凶,竟然还得以成功,警察到底去哪了?

    派出所给出的答案是,去交接班了!

    言外之意是,没想到在交接班这么短的功夫就能出事,凶手的动作太快了,根本出乎警察系统的预料之外!

    但受害人家属曹寅生的哥哥曹文生告诉记者,悲剧发生或许早有伏笔,警察系统不该佯装无视,更不应抬出“预料之外”这类托词。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曹振齐是曹寅生的上门女婿。受害人曹建芳也(就是犯罪嫌疑人的妻子)常年在邢台市打工,而曹振齐本人则没有一份固定工作。

    最近,曹振齐由于怀疑妻子有外遇,曾经在7月8号到11号三次手持凶器威胁曹寅生的家人,并公然在其家中打砸毁烧、肆意破坏。受害人曾三次报警,但派出所人员均呈“爱答不理”之态。

    让曹文生感到不解的是,为什么三次报警,警察看到曹振齐手持凶器后,却不采取有效制止措施。

    对于凶手曹振齐的咄咄逼人,派出所警察第一次说是家务事,第二次还是说家务事,第三次还是说家务事。

    也许是出于轻忽懈怠抑或懒政思维,当地警察并没及时插手此事,并从中斡旋,但是我想通过这三次事件,警察心中最起码应该已经明白:双方的矛盾很深,随时可能被激化。

    饶是如此,在矛盾双方第四次与派出所人员接触时,其所内警察还是不能稍有警惕,加以留意,依旧我行我素,继续保持不闻不问、“反应迟钝”的状态!试问又怎么能不发生血案?

    更令受害者家属曹寅生心寒的是,事件发生后以及在女儿重伤抢救期间,并没有见到皇寺镇派出所的任何工作人员前去探视。

    用曹寅生自己的话来讲:“住院期间他们都没去看过人,也没问过,不闻不问。昨天他们还去派出所找了,他们还是啥也不说。”

    观之至此,不免会有道义相勖的网友要问:我们的警察系统为何见事极迟、冷漠麻木?!

    笔者觉得却不能一概而论,那得分对谁。若论对待上流人士,我们的警察系统不仅不见事极迟、冷漠麻木,反而动若雷霆、大显温情。

    遥想警察系统击毙黑龙江上访人员与及洛阳讨薪民工之时,其手法是何等的干脆利索!仿佛生怕“既得利益者”的皮毛受损似的!

    也不光是在今天,自古以来,我们的“保卫系统”就一直“有偏有向”,对于皇亲国戚,其防护措施是这样的严整有效:“勤王之师,甲兵千群,旌旗万里,势如鲵鲸出水,海内骚然”。

    今天的官员,虽然不比古代那么带劲,那也差不多了,每每现身,四周便跟着七八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四五辆警车帮着鸣笛开道,不仅如此,还要劳民耗力,全城戒严,以免变 生肘腋,遭遇不测!

    一个所谓的“人民公仆”,他就随便去某个地方走个形式、写个调研报告,都要耗去“保卫系统”这么多的人力资源!而我们所谓的“国家主人”真遇上事了,都快有“性命之忧” 了,却找不着一个舍身保驾的!这说得通吗?!老百姓缴出去的税款合着就是为了牺牲自我,以保证“上头”的安全?!

    我们不禁要问:警察系统对于“天潢贵胄”、“达官巨贾”这份兢兢业业、忠诚履职的精神,什么时候能用到老百姓身上?!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因为他们是为人民币服务的,不是为人民服务的。
    2015/7/24 15:19:41
  • 失职是一定的了。交接班只是借口,不过坦白说:你或我是警察的话,也无法预料到家庭矛盾在警局突然演化成为杀人恶性事件。但警员不在场确实是失职。
    2015/7/23 20:01:50
  • 广雪水:谢谢兄弟的鼓励
    2015/7/23 18:28:03
  • 有原则、守立场,是完全用亿兆民众良知撰写的好檄文!
    2015/7/23 13:56: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生于文学世家,兄、父、祖三代皆侨居台湾,供职于教育系统,后因抨击时弊,建言献策,语多触及蒋氏,被迫举家迁居天津市南开区。由于兄、父的熏陶,自幼便对《社会契约论》、《反经》、《明夷待访录》等较为久远的民主开蒙读物有非常浓厚的兴趣,特别对中国封建史何以如此漫长,专制独裁何以一直在华夏民族死灰复燃、亘古不改这一问题的研究矢志不移,有创新和独特见解。2009年就读于甘肃商学院陇桥学院语言文学系,曾先后发表《改善道德困境的几点建议》、《理民之术与治吏之法》、《慎谈教育产业化》、《应试教育改革公议》等20篇学术作品。手机:15809319847  QQ:79448736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