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老龄化”:深层次的东西还有多少?
2015-07-22
字号:
    ——2015年扶桑纪行之四

    “老龄化”问题,已不是一个新的问题。记得早在上世纪后半叶,就有人对欧洲国家特别是北欧部分国家生育率持续降低、老年人口快速增长提出警告,那时的问题还未达到今天这样严重的 程度,主要集中在几个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当时,人们对于“老龄化”的出现,主要归因于医疗条件改善、人均寿命提高等因素。所提出的应对策略也主要是就事论事,放在放开移民政策、 改善老年人生存条件、建立老年人福利保障制度上,并没能从根本上找出导致人口“老龄化”的深层次原因,以及有效的解决办法。

    日本之行,无疑为我深入观察认识“老龄化”现象打开了一扇 “窗口”。目前来讲,日本无疑是当今世界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日本65岁以上老龄人口首超 国际惯用的7%分界线,开始步入老龄化以来。经过了短短的50年的时间,日本老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已迅速攀升到24.4%,达到3000多万人。而同时它的新生儿出生率则连续多年呈下降 趋势,至2013年,育龄妇女平均生育率仅为1.47%,远低于正常人口替代水平。“老龄化”与“少子化”结伴而来,不仅进一步加剧日本人口结构失衡,更使日本的“老龄化”问题逐步演变成 危及国家未来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危机,任其发展下去,必将动摇其国本。据日本国内研究报告分析,按照目前趋势,到2040年日本65岁以上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40%以上,而这绝不是终点。

    所以,我说老龄化问题绝不简单的是老年人口数量和比例问题,而是一个老增少减、此消彼长,人口结构进一步恶化,逐渐丧失社会自我“再生”能力的根本性问题。马克思曾经把人类社会 的生产归结为两个主要方面:一个是社会物质财富的再生产,一个是人类自身的再生产。而这是构成人类社会不断生存繁衍、发展、进步的两大决定因素。人类社会不管它最终掌握了多么强 大的物质生产能力、多么先进的技术、多么高度发达的文明,没有人的自身的“生产”,没有保障社会人口的正常增长的机制,甚而失去自我“再生”能力,那么人类文明最终也必然走向灭 绝。

    所以,对于人类社会来讲,有时候真正可怕的并不是单单一个“老龄化”问题——更为可怕的是与现代工业社会、城市化进程相伴而生的,家庭地位的逐步丧失、年轻人结婚的下降、结婚年 龄的不断推迟、生育率的持续降低、生育能力的不断下降,以及由此带来的“少子化”、人口年龄结构的严重失衡、生育年龄人口群体的持续“萎缩”,这才是我们所更应该关注的。与此相 比较,“老龄化”问题、劳动人口短缺问题、养老金赤字问题都将不成其为问题。有时我跟人开玩笑:一个长满头发的人,你拔掉一根,成不了秃子;你再拔掉一根,也不是秃子;但你这么 一根根拔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肯定会变成秃子——。我们也都知道,在生物界,动物灭绝的过程,绝不是在哪天早晨一睁眼一下子就消失的,都有那么一个过程,但一旦低于它再生需要的 最低种群数量,你就可以宣布:这个群体已经走到了尽头。

    你会说,日本没有了还有其他国家;发达国家没有了,还有贫困发展中国家。也是,就目前整个世界的现实,在工业化发达国家人口持续减少、老龄化日趋严重的形势下,越是贫困落后国家 的人口越是不断地增长、而且结构也越来越年轻。可是,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趋势的加速,工业化、城市化也必将成为他们的选项,他们早早晚晚也会步我们的“后尘”。到那时,人类文明 的“塔基”就会一块块崩塌。不知这是算不算是耸人听闻。

    所以,解决“老龀的”根本问题,不是限制老龄人口的增长,也不是简单的“延迟”退休问题,或者是开放移民政策问题,而是保持正常的、良性的人口生育水平,确保生育人口占到总人口 的适当的比重。这就必须首先要解决“少子化”的问题,如何解决不愿生、不能生、生而不能养,这就是国家政府和社会应该考虑的问题了。而且要保证生育人口的生育能力、生育条件和生 育环境,还要让能生育的人愿意生育、有能力抚养、教育和培养,这才是解决老龄化问题唯一正确的思路和根本的途径。

    从日本及欧洲部分发达国家老龄化趋势和生育率持续下降的现象来看,我觉得它们绝不仅仅是人口寿命延长、老龄人口增加的结果,社会人口出生率降低,年轻人大幅度减少,导致整体人口 年龄结构逐步向大龄化、老龄化、高龄化演变,这才是问题的实质。而这些问题为什么偏偏更多地发生在发达国家?寿命提高可以说与生活水平提高、医疗条件改善有直接的关系,当然还有 这么多年没有发生战争,人们得以在和平的环境中“可着劲儿”地活,做大自己的存量。但同样医疗条件改善,新生儿的死亡率也大幅度降低了、育龄妇女因难产或疾病死亡的也降低了,人 们可以不必再冒着生命的危险去生儿育女了,按说生育率应该同步增长才对。可是,在这些国家却不同程度较普遍地生育率下降、少子化现象日趋严重,这个问题是不是还有另外的更深层次 的原因?

    我们知道,自近代工业革命之后,资本主义经济得到飞速发展,它以冰冷无情的市场或战争的手段,摧毁了依靠宗法制度和宗族关系维系的稳定的自给自足的封建秩序和家庭结构,而代之以 建立在机器大生产和市场交换为基础的生产关系和社会秩序,家庭不再象过去那样具有社会基本“细胞”的宗高地位和宗法观念、家族纽带及经济共同体的“载体”的作用。人们更多地走出 家庭、融入社会,更多地成为社会的一分子,成为“流水线”上的一把改锥、一把钳子、一个板手,他的社会角色越来越“超越”于他(或她)们的家庭角色。生育不再是家庭的荣誉或义务 ,而越来越变成一种负担。

    首先,在原始资本积累时代,资本把全社会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推入劳动大军,榨干了他们身上最后“一毛钱”,人性、人情在这里荡然无存。而繁重的劳动、过快的生活节奏、沉重 的生存竞争压力,使得他们再无力组成传统意义上的稳定的“男耕女织”子孙成群的家庭,他们的结合更多的也许是临时性的“抱团取暖”,出门各奔东西、找工作、上“流水线”、为生计 而奔忙,无暇繁育后代,所以多数发达国家都制定有严厉的反对“堕胎”的法案,人家当然可以标榜为保障“人权”(就像美国始终无法控制枪枝,不也是宣称为了保护传统精神一样),其 实那是因为“堕胎”可能曾经是十分严重社会问题,但它们还有别的办法让人们不去选择“堕胎”吗?

    随着社会的进步、生产效率的提高、以及工人阶级的不断斗争,工人的劳动强度降低了、社会福利提高了,有的则直接进入“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时代,但自由惯了的人们,已不再习惯于 家庭的束缚和生儿育女的“负累”,家庭的责任没有了。尤其随着妇女解放运动兴起、妇女受教育程度和妇女地位的提高,妇女已不再满足于做家庭的“附庸”,“独身主义”、“丁克”、 同性恋风靡一时。而作为人类生养基础的家庭关系却日益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在日本,据说妇女一旦结婚生子,就必须离开工作岗位,回归家庭担负起相夫教子的义务。这中间传统观念是有 的,但据我看来还更有一层无奈。一是日本城市生活费用高昂、作为一般家庭收入根本无法承担请保姆的费用,只好牺牲一方回到家里专门抚养子女;二是日本的企业里面,不会象我们国家 那样有生育妇女职业保障政策——这是我们制度的优越性,也许国家会制定一些相关政策,但它管不了资本家的企业,人家要的效益、要的是能上岗上线的全日制工人,“一个萝卜顶一个坑 ”,所以与其说她们都是自觉自愿离开岗位的,毋宁说更多的是被企业“踢出”大门的;三是也许确有些妇女自愿放弃工作,但当她们完成抚养子女任务愿意重新返回社会的时候,社会早已 对她们“关死了”大门。加之日本男性在家庭中“大男子”作风和家庭观念、家庭责任的淡漠,致使日本妇女更视家庭、生育为“畏途”。据调查显示,日本目前有29%的女青年更愿选择独身 。还有就是前篇文章中提到的家庭收入与社会抚养成本不成比例,也使更多成了家的年轻夫妇不敢生、更不敢多生。

    其次,工业化带来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城市化,快速的城市化进程,加速了人口迁徙、流动,增加了家庭的不稳定性,有大量从农村拥向城市的打工者居无定所、四处漂泊,别说生养,自身 生存都难以保障。

    第三,工业化和城市化为妇女追求自身理想提供了条件,现代发达国家妇女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人们有了更高的追求,而不再把生儿育女作为唯一的追求,即使还人想生也是越晚越好,以 不使影响了自己的学业、事业,无形中代际生育周期拉长。

    第四,工业化时代,化学品特别是农业化肥、农药、生长素、除草剂的广泛使用、环境污染加剧,以及饮食结构富营养化、食品添加、药物(激素)的滥用、电子电器普及、放射性设备增多 、两性关系的随意化和现代生活方式的时尚化等,都对人们的生育能力、生育质量构成威胁。从国内情况看,过去城乡妇女不孕不育现象极少,一般自然流产现象也少见,有的农村妇女,七 八个月还可下地、还能挑水、还可骑自行车;而现在在城市妇女中不孕、不育者比比皆是,且许多妇女坐胎困难、动不动流产,有得毫无征兆,过个门坎、上个楼梯就流产了;还有男性女性 化、性早熟、青少年性关系不严肃等,不能不对生育质量和未来国民素质造成影响。

    所以,生育率降低、加速老龄化的问题,既是突出的社会问题、也是现实的经济问题,也是环境、生产、生活方式和社会心理问题。就象这次在日本期间,某研究成果把生育率不高、“少子 化”归之于保育所不足,虽出发点主要在于争取政府投资,但也确实是过于简单化了。有的还提出以提高平均生育率指标提高生育水平,这恐怕也不是指标能管得了的。

    所以,“老龄化”问题也好,“少子化”问题也罢,绝不是简单的你想停就能停,你想叫谁生谁就生的问题,一是老龄化是个客观的现实,它有它的周期性、有它的规律性,它的解决只能随 着时间推移慢慢自行调整;而少子化问题涉及现代家庭构建、社会发展理念、推进城市化与稳定农村社会——防止农村社会进一步“空心化”、健康生活方式的塑造及环境治理、生态保护、 制度保障等多方面的考量。有时我觉得,农村社会传统的家族观念、朴素的生产生活方式,也许更有利于家庭的稳定、社会的和谐、人的繁衍和发展,也是我们民族文化、民族传统的根基之 所在,而现代工业化在促进了人类文明的进步的同时,也在毁灭着自己的历史传统,摧残着人的自然天性。在资本、利润决定一切的时代,人只是它的附庸。

    在日本,看着满大街的“药妆店”和那琳琅满目的化妆品,我就想,生产企业包括老板和工人生产这么多的化妆品,并不遗余力地作广告、搞推销,难道真的是为了让人们更美丽,还是只是 为了把它卖出去,赚回利润或挣一份养家糊口的工资?就象我们那些房地产商、地方政府,大肆拆迁、毁田造城,一栋栋盖起那么多高楼,真得是为了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还是为了那 背后的政绩、利润?

    所以,我认为“老龄化”应该就是现代工业化、城市化盲目发展的一种“副产品”。所以,在中国消灭农村、全面进城是不可取的,或许就在将来的某一天,你终将会发现:解决人类社会未 来发展“瓶颈”的最后一片“善土”就在广大的农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续2楼:资本主义就是资本值钱而劳动力不值钱,因而劳动力的再生产趋于萎缩,人口趋于老龄化,这也意味着资本主义走向没落,走向自己的反面——资本将由值钱变成不值钱的废纸而结束自己的历史。这是资本主义的辩证法。社会主义就是“资本”不值钱而劳动力(者)值钱(住房、教育和医疗等福利都是按劳动力分配的),因而劳动力的再生产趋于兴旺,人口趋于非老龄化(如果不是计划生育),人口的年龄分布趋于合理,社会主义走向繁荣。众所周知,中国资本主义改革开放取得经济高速增长的成就,一个主要因素是利用了劳动力人口的红利,而这个劳动力人口红利正是来自改开前30年的社会主义制度——资本被改造被贬值,而劳动者被解放被升值,社会劳动力的再生产兴旺发达,人口长期保持非老龄化甚至低龄化。所以,没有前30年社会主义的人口优势,就没有后30年来利用人口红利所取得的高速增长。可惜,后30年来的资本主义把人口红利这个社会主义的遗产家当消耗殆尽,因此,中国资本主义的高速增长将难以为继了。
    2015/7/23 9:58:29
  • 任何事物都应该有个度,过度发展的生产力使得人类越来越脱离体力劳动同时越来越享受物质生活,而不是根据生命的需要却是满足欲望。没有体力输出的需要只有享乐的动物必然个体之间斥力大于引力,于是就没有了异性的交往只有排斥。
    劳动是人类生存的第一需要,也是天赋的权利。可是只知道追求利润的资本主义社会过度发展生产力其结果就是消灭体力劳动。人类岂止老龄化实际上就要灭绝种族。技术越发展越加速灭绝。
    2015/7/22 16:02:30
  • 【管中窥豹--中国希望在农村】 读郜丙松《“老龄化”:深层次的东西还有多少?》感言:
       无论是抗日反蒋、新民主主义革命,还是社会主义建设,以及改革开放,都是中国的农村和农民支撑了革命成功、工业化发展、城市现代化实现.....
      
      中国未来的希望仍在农村,可是,现在有人加速消灭农村,自绝国家之后生与厚望!
          2015.7.22-13:22
    2015/7/22 13:22:21
  • 呵呵 一楼仰望大树,你没看出深层次,说明你已经看过更深的层次了:)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永久存在,所谓时也命也,任何事物都有其归于空的那一天,而人类也是如此,或者说任何一代生物都有消亡期。只是消亡的原因不同,有的是自然之数,有的是自为之果。人类社会的所作所为就是自作自受。
    2015/7/22 12:21:01
  • 为什么人口老龄化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一个普遍现象?深层次的解释可能是:这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在人口上的一种反映。经济危机导致劳动力相对贫困化,劳动力的贫困化导致劳动力再生产的萎缩,即劳动人口比重的萎缩和非劳动的老年人口比重的扩大,也就是人口出现老龄化趋势。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出现,除了计划生育的因素外,中国资本主义性质的经济改革和经济危机,是一个重要原因。市场化资本化改革使得中国劳动力住不起房、上不起学和看不起病,陷入相对贫困。
    2015/7/22 10:57:15
  • 没看出“深层次”。
    2015/7/22 8:53: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郜炳松,于1984年于河北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随后支边来到青海,在省财政厅搞财政监督检查工作。多年来自己潜心好学,心系国家改革发展事业,关心时政民生,对现实社会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能够以自己的视角去观察、思考。只是多年来,感觉到自己一介草民,人微言轻,虽对有些事情颇有想法,但总感力不从心,故尔多有无奈,惰于动笔。近年来,感觉时不我待,不愿再做看客,想做点什么,才于闲暇之余写点东西,谈点看法,初当练练笔,整理整理思路。近承朋友推荐,有意加入贵网,希能得几同志交流思想、共论政是,得以微薄之力为国家民族改革进步发展贡献一、二。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