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和谐旋律的声调音韵
2015-07-13
字号:
    ——声律-第三十三

    句读原文

    夫音律所始,本於人聲者也。聲含宮商,肇自血氣;先王因之,以制樂歌。故知器寫人聲,聲非效器者也。故言語者,文章管籥。神明樞機,吐納律呂,脣吻而已。古之教歌,先揆以法,使疾乎中宮,徐呼中徵。夫宮商響高,徵羽聲下。抗喉矯舌之差,攢脣激齒之異;廉肉相準,皎然可分。

    今操琴不調,必知改張;摛文乖張,而不識所調。響在彼絃,乃得克諧;聲萌我心,更失和律;其故何哉?良由外聽易為巧;而內聽難為聰也。故外聽之易,絃以手定;內聽之難,聲與心紛;可以數求,難以辭逐。

    凡聲有飛沈,響有雙叠。雙聲隔字而每舛;叠韻離句而必睽。沈則響發而斷,飛則聲颺不還;並轆轤交往,逆鱗相比。迕其際會,則往蹇來連;其為疾病,亦文家之吃也。夫吃文為患,生於好詭,逐新趣異。故喉脣糺紛,將欲解結,務在剛斷。左礙而尋右;末滯而討前。則辭轉於吻,玲玲如振玉;辭靡於耳,纍纍如貫珠矣。

    是以聲畫妍蚩,寄在吟咏。滋味流於字句;气力窮於和韻。異音相從謂之和,同聲相應謂之韻。韻氣一定,故餘聲易遣;和體抑揚,故遺響難契。屬筆易巧,選和至難;綴文難精,而作韻甚易。雖纖意曲變,非可縷言。然振其大綱,不出茲論。

    若夫宮商太和,譬諸吹籥;翻迴取均,頗似調瑟。瑟資移柱,故有時而乖貳;籥含定管,故無往而不壹。陳思潘岳,吹籥之調也;陸機左思,瑟柱之和也。概舉而推,可以類見。又詩人綜韻,率多清切;楚辭辭楚,故訛韻實繁。及張華論韻,謂士衡多楚,文賦亦稱取足不易。可謂銜靈均之聲餘,失黃鍾之正響也。

    凡切韻之動,勢若轉圜;訛音之作,甚於枘方。免乎枘方,則無大過矣。練才洞鑒,剖字鑽響;疎識闊略,隨音所遇。若長風之過籟,南郭之吹竽耳。古之佩玉,左宮右徵,以節其步;聲不失序。音以律文,其可忽哉!

    贊曰:標情務遠;比音則近。吹律胸臆,調鐘脣吻。聲得鹽梅,響滑榆槿;割棄支離,宮商難隱。

    诠经释典

    和声律度,最初是根据人所发出声音的频率与响度的不同效果制定的。声音所表现出的宫、商、角、徵、羽五种音响,本于人身体器官的活动。古代圣人就是凭借五音来创作歌谣舞曲的。所以必须清楚,演奏歌曲的乐器所发出的音,模仿的是人或物的行为所发出的声,而不是人或物的发声仿效乐器的音。

    真正的文字图符,是文章的管籥,是起动和关闭人的思维系统的生象机制;而不是由人来随意命名且又反遭其左右控制的理念形式。通过生象文字图符的中介作用,人的大脑神经系统可以转录、复制、存储具象范畴的形、音、意信息。至于人所以能不断发出不同的音名、复调、和声,只是在神经思维系统的指令下,嘴唇规则性吞吐气息而已。

    古代,在教唱前,总是要先树立一个衡量发音是否准确的音律标准,以使声强的音合乎宫调,声弱的音合乎徵调。宫、商音强,徵、羽音弱;由于伸喉卷舌的差异,唇的攒动和齿的张合不同,音域的宽窄、音调的高低、声响的强度就可以明白地区分了。所以,弹琴的人,一发现音调不准,就要调整琴弦,以使之和谐。然而,遗憾地是,写文章的人,韵律不归整时却不知道如何处置和摆布。

    出自琴弦上的音响,能使之和谐;从内心发出的声音,却失去了美的韵律,这是什么缘故呢?当然是外来的声音容易辨认;内在的韵律难以识别。因为容易辨认,就可以通过调整琴弦达到目的;因为难以识别,文章的声调节奏也就与人的情韵旋律出现了偏差和分歧。可见,不精确量化范畴的界域,光靠空洞悬浮的理念形式是达不到写好文章的目的的。

    音调有平仄的飞扬和沉抑;和声有双声与迭韵的紧收和连措。两个声母相同的字被别的字隔开,则声调滞塞;两个韵母相同的字隔字离句,则旋律不美。一句中全是仄声字,就会阴亢而阻断;一句中全是平声字,则阳亢而暴逝。若一句中所有的字平仄相间相重,其读音就会像井口的辘轳有节奏地吱呀圆转,且一线贯穿;其发声就会像鱼身的皮肤有规则地鳞次栉比,且整体协调。否则,如若违犯了平扬仄抑相间相重的韵律,文章就会佶屈聱牙、疙疙瘩瘩。文章犯了此病,就像作者患了口吃。

    有些文章之所以结结巴巴,缘于作者虚伪浮躁,一味追求奇异怪诞。所以,要解决文章声律不齐、音韵不畅这一问题,作者就必须坚决克服不良嗜癖,返本归源,让自己的思想回到人类正常的文明生活节奏中来。这样,在写作时,如果后面的句子有了阻塞,就可以到前面的句子中却寻找原因;下半句沉滞,就找上半句的病区。于是,人们用嘴读起来,自然回转柔和,像金振玉荡般质地清脆;人们用耳听过去,犹如成串的风铃作响,叮咚悦耳。

    语言是思想的和声音调,文字是思维的生象图画;声韵的安详与暴戾,吟诵着作者品德的美丑与善恶。所以,文章的品味取决于字句的婉转流畅;作者的功夫表现在心韵的和谐升腾。

    不同声调的音节配合默契就叫和谐;同一韵律的字句前后呼应就叫押韵。押韵明确一定,所以韵脚的字辞容易安置;和谐复杂变化,所以思维的旋律节奏渺茫难寻。

    叙述或描绘显见事物容易工巧;构思和协调无形意境非常困难。若想找准生象范畴之间的整生关系(逻辑),就需要精湛的学识素养;如果只是排布文章字句的韵脚,那是没有多少文化知识的人都能办得到的。虽然文章情节曲折变化,其创作的原理和艺术手法难以详细地全部说明,但原则上讲,是超不出这些既定的简要结论的。

    不需外物调节,即能保证低音谐调的,吹籥是也;需要调节外物,才能达到高音相和的,拔瑟是也。调瑟就是移动瑟的弦柱,只要弦柱的位置不当,音调就会不合标准;籥的孔在管儿上的位置是固定的,只要吹奏方法正确,其音调自然就和谐统一了。曹植、潘岳的作品,如同吹籥,声调低沉哀婉;陆机、左思的文章,如同拔瑟,音律轻盈愉悦。以此类推,其他人的篇章就可以给予相应的韵律评判了。

    《诗经》经孔子删定后,律调清楚明确;《楚辞》因为夹杂着楚国的方言,所以它在声韵的运用上有很多不能让人明晰的地方。西晋张华曾言陆机的作品多用楚音,陆机《文赋》也讲用楚韵不易。可见,陆机虽然继承了屈原的音韵手法,却丢失了《诗经》声律的正则。

    文章切韵清晰,其声律就会圆转畅达;否则,一旦被噪声搅混,其音韵混杂的程度要比把方木楔入圆孔更加乱套。所以,用韵时,如能避免一些方言所形成的噪音干扰,一般就不会犯大的毛病了。

    学识精深,创作经历丰富的人,不单要剖析字的构形、意义;而且还要刻苦钻研字音的本质、及其声调、韵律的作用效果,以使整篇文章旋律和谐。

    知识浅薄,不懂创作规则的人,只是被句子的音韵牵着鼻子走,既使偶尔用对了声调,也如同大风吹响孔窍、南郭先生吹竽——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

    古代佩带玉器在身的人,尚且知道使身体左边玉器碰撞时发出宫音,使身体右边玉器碰撞时发出徵音,并通过步伐调整,使其声响节奏明快,悦耳动听。那么,作为文章骨髓的旋律,难道还可以轻视、疏忽么?

    万古长叹:标举体制、机制范畴的生命意义,历史时空必须久远广阔精深;切正字句、篇章韵律的和谐声调,推演对象就在耳闻目睹的身体器官。首先规范思维的旋律,其次是通过吟诵以检验文章的音律与和声。声律之于文章,如同调料之于菜肴滋味;音韵之于作品,恰似榆槿之于烹调润滑。裁减删除不协之音,文章之诵、读、讲、传的旋律就会更加美妙动人。

    概要把握

    陆机《文赋》:“暨音声之迭代,若五色之相宣;虽逝止之无常,固崎锜而难便;苟达变而识次,犹开流以纳泉;如失机而后会,恒操末以续颠;谬玄黄之袟叙,故淟涊而不鲜。”

    沈约《宋书-谢灵运传论》:“夫五色相宣,八音协畅,由乎玄黄律吕,各适物宜。欲使宫羽相变,低昂互节,若前有浮声,则后须切响。一简之内,音韵尽殊;两句之中,轻重悉异。妙达此旨,始可言文。”

    《南齐书-陆厥传》:“汝南周颙善识声韵,(沈)约等文皆用宫商,以平上去入为四声,以此制韵,不可增减,世呼为永明体。”

    《文镜秘府论》天卷引隋陆善经《四声指归》:“宋末以来,始有四声之目,沈(约)氏乃着其谱,论云:起自周颙。”

    范文澜《文心雕龙注》:“彦和于《情采》《镕裁》之后,首论声律。盖以声律为文学要质,又为当时新趋势,彦和固教人以乘机无怯者,自必畅论其理。而或者谓彦和生于齐世,适当王沈之时,又《文心》初成,将欲取定沈约,不得不枉道从人,以期见誉,观《南史》舍人传,言约既取谈,大重之,谓深得文理,知隐侯所赏,独在此一篇矣。”

    张立斋《文心雕龙注订》:“自魏有李登《声类》之说出,则文章声律之说乃宏;自梁沈约以后,则文章声律之说乃精;自彦和此篇之说出,则文章声律之说始大定。”

    李曰刚《文心雕龙斟诠》:“音律,音乐之规律,如律吕、宫调等。”

    《汉书-武帝纪》:“协音律,作诗乐。”

    《吕氏春秋-音初》:“凡音者,产乎人心者也。感于心,则荡乎音。”

    郭绍虞《声律说考辨》(见《照隅室古典文学论集》下编):“在这儿,‘声含宫商,肇自血气’,即王融所谓‘宫商与二仪并生’之意。此所谓宫商,乃指人声的宫商,是音律之所始,所以可以歌。而颜宪子(即颜延之,见《诗品序》)所说的律吕音调,则正是效器的律吕音调,是想把吟的音节,去迁就歌的音节,于是只能把固定的字音分为宫商角徵羽五类,而成为效器的宫商了。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因为器写人声,以人声为主,所以歌谱既定,人声的宫商能随之而抑扬,而使之合于乐律。这样的‘声效乐器’是自然的。反过来,假使以乐器为主,而强调声效乐器,那必然会使文字的读音凑合乐律的宫商。从前者讲,器写人声,是根据文字读音的宫商,所以对于文字的读音倒是可宫可商的。从后者讲,声效乐器,由于乐器的宫商有定,于是也要使文字的读音同样固定,使之胶于一字,所以这样的‘声效乐器’是不自然的,不合理的。”

    詹锳:“律吕”,古正乐律之器,相传黄帝时伶伦截竹为筒,以筒之长短,分别声音之清浊高下,乐器之音,即依以为准则。分阴阳各六,阳为律,阴为吕,合称十二律。即黄钟、大蔟、姑洗、蕤宾、夷则、无射、林钟、南吕、应钟、大吕、夹钟、中吕。

    《南齐书-文学传论》:“文章者,盖情性之风标,神明之律吕也。”

    黄侃《文心雕龙札记》:“《周语》曰:‘大不踰宫,细不踰羽。’《礼记-月令》郑注云:‘凡声尊卑,取象五行,数多者浊,数少者清。’案宫数八十一,商数七十二,角数六十四,征数五十四,羽数四十八(详见《律历志》),是宫商为浊,徵羽为清,角清浊中。”

    刘永济《文心雕龙校释》:“舍人‘内听’之说最精。盖言为心声,言之疾徐高下,一准乎心。文以代言,文之抑扬顿挫,一依乎情。然而心纷者言失其条,情浮者文乖其节。此中机杼至微,消息至密,而理未易明。故论者往往归之天籁之自然,不知临文之际,苟作者襟怀澄澈,神定气宁,则情发肺腑,声流唇吻,自如符节之相合。……作者用得其宜,则声与情符,情以声显。文章感物之力,亦因而更大。然其本要在乎澄神养气,不可外求,故曰‘内听’。”

    王金凌:“至于‘和体抑扬’系指平仄的安排,安排适当,自然和谐。……一句之中由几个声调组合而成,于是构成了旋律,而旋律的和谐与否,就有赖于调声之术了。但调整之术实在太难了,其所以为难,有三项原因:一、变化太多。若每句五字,每字可用四声,则其变化的可能性太多。二、声病的限制。三、撰述诗文时,往往先义而后声。这才是选和至难的主要原因,因为义既定,声若犯病,则须改声,改声之后新字未必能配合原来的文义。然而文学毕竟不是音乐,仍须以情志为主,因此时常不得不犯声病。”

    詹锳:所谓“飞”“沈”,就是字调的抑扬,这是构成沈约“四声论”的音调基础。所谓“双叠”,是构成沈约“八病说”的声韵基础。刘勰并没有像沈约那样“碎用四声”,而只是从原则上指出飞扬的字调和沈抑的字调,要像“辘轳交往”似地交互错杂地使用,对于双声叠韵也只提出极为粗略的禁忌。

    范文澜《文心雕龙注》:“《文镜秘府论》四(南卷)曰:‘若文系于韵,则量其韵之多少,若事不周圆,功必疏阙。与其终将致患,不若易之于初。然参会事情,推校声律,动成病累,难悉安稳。如其理无配偶,音相犯忤,三思不得,足以改张。或有文人昧于机变,以一言可取,殷勤恋之,劳于用心,终是弃日,若是之辈,亦胶柱之义也。’此说颇可推畅彦和之意。”

    黄侃《文心雕龙札记》:“‘左碍而寻右’二句,此与士衡音声迭代,五色相宣之说同恉,究其治之之术,亦用口耳而已,无他妙巧也。(钟)记室云:清浊通流,口吻调利。盖亦有寻讨之功焉,非得之自然也。”

    《文镜秘府论-论体》:“然文无定方,思容通变,下可易之于上,前可回之于后,研寻吟咏,足以安之,守而不移,则多不合矣。”

    陆机《文赋》:“或仰偪于先条,或俯侵于后章;或辞害而理比,或言顺而义妨。离之则双美,合之则两伤。考殿最于锱铢,定去留于毫芒。苟铨衡之所裁,固应绳其必当。”

    《礼记-乐记》:“故歌者上如抗,下如坠,曲如折,止如槀木,倨中矩,句中钩,累累乎端如贯珠。”正义:“累累乎感动人心,端正其状,如贯于珠。言声音感动于人,令人心想形状如此。”

    黄侃《文心雕龙札记》:“声画,即谓文。扬子《法言》曰:‘言,心声也;书,心画也。’”

    郭绍虞《蜂腰鹤膝解》:“不讲声律,不注意调节求和的方法,便成为‘蚩’,一讲声调以求和,便成为‘妍’,妍蚩之分,即在吟咏之间。”

    刘大櫆《论文偶记》:“神气者,文之最精处也;音节者,文之稍粗处也;字句者,文之最粗处也。余谓论文而至于字句,则文之能事尽矣。盖音节者,神气之迹也;字句者,音节之矩也。神气不可见,于音节见之;音节无可准,以字句准之。”

    黄侃《文心雕龙札记》:“案一句之内,声病悉袪,抑扬高下,合于唇吻,即谓之和矣。沈约云:十字之文,颠倒相配。正谓此耳。”

    郭绍虞《中国文学批评史》第一版:“在沈约说是声病,照刘勰说是韵和。四声即是韵的问题,刘勰所谓‘同声相应谓之韵’也。怎样使之同声相应呢?此即永明体的条件所谓‘以平上去入为四声,以此制韵,不可增减’者是。……八病即是‘和’的问题,此又刘勰所谓‘异音相从谓之和’者。怎样又是异音相从呢?则又永明体的条件所谓‘五字之中,音韵悉异;两句之内,角徵不同’者是矣。……叶韵取其同声相应,摛辞取其异音相从。能如是才尽音律之能事。”

    刘永济《文心雕龙校释》:“和、韵之理,舍人谓和难而韵易。盖和者,一句之中,平仄有相间相重之美也。韵者,各句之末,同用一韵之字也。用韵者,一韵既定,余句从之,如首韵用东,则余句自可用同、从、童、红等字,虽无韵书,而口吻易调,故曰易也。至于平仄相间,变化甚多,齐梁之际,四声始分,韵书未定,作者每苦不能分别,故曰难也。”

    郭绍虞《蜂腰鹤膝解》:“作家所注意的只在去病,理论家所注意的则在求和。求和的方法一时虽不能逐条举出,但只须注意抑扬两个字,自会达到求和的目的。这就是刘勰比沈约更高一着之处。此后发明平仄的抑扬律,就是朝这条路线进行所获得的成就。于是,很自然地从永明体演进为律体了。律体既规定了求和之法,也自然简化而易于奉行了。”

    《风俗通》卷六:“钥之器,竹管三孔,所以和众声也。”

    黄叔琳《文心雕龙辑注》:“调瑟──《扬子法言》:以往圣人之法治将来,譬犹胶柱而调瑟。”

    《日知录》卷五《乐章》:“古之诗大抵出于中原诸国,其人有先王之风,讽诵之教,其心和,其辞不侈,而音节之间,往往合于自然之律。《楚辞》以下,即已不必尽谐。”

    《南史-王弘传》附《王筠传》载沈约转述谢朓语云:“好诗圆美流转如弹丸。”

    黄叔琳《文心雕龙辑注》:“宋玉《九辩》:‘圆凿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铻而难入。’注:枘,刻木端所以入凿。」「枘」,木端入孔处。”

    《韩非子-内储说上-七术》:“齐宣王使人吹竽,必三百人,南郭处士请为王吹竽,宣王说之,廪食以数百人。宣王死,愍王立,好一一听之,处士逃。”

    梅庆生《文心雕龙》注:“《礼记》:‘古之君子必佩玉,右徵角,左宫羽,趋以《采齐》,行以《肆夏》。’《采齐》、《肆夏》皆乐名。”詹锳按:此见《玉藻》篇。“行以《肆夏》”下尚有“周还中规,折还中矩,进则揖之,退则扬之,然后玉锵鸣也”。

    李曰刚《文心雕龙斟诠》:“言标举情感,务求高远;排比音韵,则力谋习近。此承篇首‘音律所始本于人声’立说。谓吟咏性情,必重音律。”

    杨明照《文心雕龙校注拾遗》:“《书》伪《说命下》:‘若作和羹,尔惟盐梅。’枚传:‘盐,咸;梅,酸。羹须咸醋以和之。’盐梅,调味品,喻音之调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薛老师,关于汉字研究的多发点啊!
    2015/7/27 19:56:02
  • 32楼gxks:
    汉字太美,表现在书法艺术上,尤其是草书艺术,美得让人心碎。
    我最欣赏的是元书画大家“梅花道人”吴镇的草书作品——《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那自由纯熟的老道笔法,信手拈来的行气布局,妙手天成的浓枯搭配,真正的是巧夺天工,妙然天成。
    只能再次感叹:大美汉字。
    2015/7/17 20:11:29
  • 秒思著文章!“出自琴弦上的音响,能使之和谐;从内心发出的声音,却失去了美的韵律,这是什么缘故呢?当然是外来的声音容易辨认;内在的韵律难以识别。因为容易辨认,就可以通过调整琴弦达到目的;因为难以识别,文章的声调节奏也就与人的情韵旋律出现了偏差和分歧。可见,不精确量化范畴的界域,光靠空洞悬浮的理念形式是达不到写好文章的目的的。”此段警示的好!谢谢!
    2015/7/17 18:52:37
  • 哈哈哈!这么多的汉字解说,很难得!得费多大功夫搜集啊!辛苦了,老师!
    2015/7/17 18:50:32
  • 一个字:美!
    2015/7/14 14:17: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