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无视中华文明,必然误解中华皇帝
2015-06-23
字号:
    只知“中国”为中国国家者,或者更准确地说只以国家之视野思维看我中华者,是不可能看懂昔日之我中华文明国的;而不知有一个实实在在的中华文明、且不能以中华文明之管径与理路来 看待中华皇帝者,那注定只能对“中华皇帝”做到一知半解、以偏概全。

    中国的皇帝,或者更准确地讲是中华文明国度里的中华皇帝们,与其他国家历史上的君王、帝王、大帝等不同,他们一个个并非只是“国家的统治者”,还是(或者更是)中华大地上特有的 、置于国家之上一种更丰厚高大稳固成熟之“文明的统合者”。

    也就是说,中华的皇帝及其一整套治理班子,从来都是立于一个中华特有的文明体(文明圈)与国家二合一“大一统”系统构建之上的;都是“脚踩两只船”-------既要成为“中央核心文明 体”所必需的文明“统合者”,又要担当一个文明国家的现实“统治者”。这在迄今为止的人类历史上,是非常独特的,是只有同时既有文明、又有国家的文明国度才有的,是发展出了“文 明-国家”型“大一统”成熟一体构建体系的唯一一个!

    这是一个巨大的、甚至根本的不同!直至今天,大多数的现当代中国人,都不真懂自己的中华文明、中华皇帝。同样地,古往今来的几乎所有西方学者和文化人,也都很难看得清、弄得懂这 东方大地上源远流长的“神秘国度”。------这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皆在于:大家几乎都毫无例外地忽略了还有一个更高大坚稳之中华文明同样实际存在着的事实。可以说,正是由于人们 普遍地没在意、不通晓这非同凡响的中华文明,且总是无法摆脱自身那顽固的单纯国家之视野、将其看作是一种绝无仅有的文明与国家同体合构“大一统”体系,才导致了“中国学”、中国 古代历史研究及中国传统社会文化等研究在总体上出现的似是而非、矛盾重重、偏离正道、“牛头不对马嘴”。

    中国“不一样”,或者更准去地讲“中华不一样”,归根结底,并不是什么思想理念的不一样,也不是什么地域文化的不一样,而是这种文明与国家“二合一”、且以文明居于国家之上的“ 超级大一统”体制体系的“不一样”!虽说,古往今来,这种行在文明化和合大道上的地区与国家不在少数,可能够达成如此丰厚高大、坚实稳定、系统整合、全盘构建之“超级大一统”体 制体系的,在全人类的文明史中却是绝无仅有的独此一个!------这也就是一直以来,我反复强调中华文明是大不同、根本不同之独特“文明体-文明圈”的一个主要原因。

    现在,该明白我们中国人在进入近现代之前,为什么对“国家“的概念那般陌生、却几乎总是对自身的“文明”怀有高度的自信和一贯的优越感了吧?

    现在,是不是该看到我们在认识与真懂昔日的中华上,一直跟着别人的调调转,以至于犯了一个多么致命、多么是非颠倒的大错误吧?

    想想看,其实按着这种逻辑理路,我们是不难理解世世代代之中华古人的。因为,文明,比之国家与王朝,是更高大的构建体系,是更居于道义上位的总揽者与统合体,是更能够在整个天下 文明视野内定位自身“中央核心文明”地位的完整一套;任何人与人类集群,在自视、自诩、自我定位、自我肯定时,都有一种“就高不就低”、“言大不言小”的习惯。这就像你既是一个 省厅的厅长,同时又是一家之主的家长,多数时候和通常情况下,自己与别人都不会先把家长之职拿出来称唤与显派吧?

    正是因为“中华大一统”,乃文明体与王朝国家的二合一之统一体,所以,被我们叫惯了的“中国古代统治者”,实则确切地应该称唤作“中华皇帝”、或“中华最高核心统合者”、或“中 华核心统合统治者”。关于此问题,前文大致地已讲过。

    下面,我们来看看这“脚踩两只船”的“中华皇帝”,除了做国家统治者之分内事外,在文明与文明体(圈)的“核心统合”位置上,通常都承担着什么样的职责与使命。没有做专门系统的 研究,仅以所想到的简单罗列出来,以为指引:

    第一,他们是高度文明或中央核心领先文明的最高象征。

    高高在上,皇权一统,气宇轩昂,雍容华贵,万众敬仰,百鸟朝凤,礼乐典章,母仪八方,教化蛮夷,传播文明。很多人不理解中国古代的皇帝们,何以总是要那样极其地排场、极其地奢华 、极其地等级森严、极其地繁文缛节,多会认定这是一种病态的奢靡或一种满足虚荣的所谓“面子工程”。其实呢,只要我们不把古代帝王、上层生态想得太过扭曲,只要我们意识到“文明 之邦”一定不可以欠缺文明性之体现、文明化之昭彰、文明力之扩展,便不难理解“皇帝”这一系列五花八门的“并非自作主张”。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事例是,当太子被选定为“太子”之 时,同时也都会为其指定“太子傅”。“太子傅”们所教给太子们的,除了如何治国理政、如何掌握统御之术的知识外,是不是还要教授其他各式各样的文武知识及技艺呢?以后的皇帝,若 身上没有各种昭彰文明的承托,若不需要扮演高超领袖文明之象征者、垂范者的角色,何必那么费心费力、多此一举呢?

    第二,他们既是“家国天下”的看护者,也是“文明化”进程的推动者。

    中华皇帝,不仅管国家治理,更要管文明的培育、生发、推进、繁荣、传播、教化等。从物质的文明化方面看,许多皇帝直接过问、甚至主导科技改进与升级。四大发明等许多重大科技成果 的背后,都有皇帝及其统合统治集团的要求、促动在其中。比如,中国古代造纸技术的改革是在宫廷官员领导下进行并经皇帝下令推广的;张骞、班超等开辟丝绸之路是朝廷组织的;郑和远 洋航行完全是由国家组织的。而在精神文明或仪态万方的文化上,那更是除了“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之外,皇帝们有组织的引导促盛、对外传播推广等也多不胜举。比如科举除了“择优入 仕”外,还是一种自觉推动思想文化经典普及与影响人们的重要方式;大小“六艺”的种种,也是他们所主导选定与致力推动的,等等。

    第三,他们在高度统一的权力权利与广泛多元的社会文明两方面,几乎始终平衡着一种相对合理的尺度。

    这跟中华传统社会主导性的“以民为本”治理理念有着直接的关系。此一点,看到者可谓多多。然,我们整天整天地口喊着中华文明,可真的能以中华是一个文明的实体构、是一个“文明统 一体”之角度来看问题的,却少之又少。其实,正因为我们昔日的中华,是一个绝无仅有的“文明-家国”统一体;我们中华的皇帝,也就不能不始终坚定地走在“家国之治权”与“文明之生 长”的“二合”之道上。

    想一想,我们古往今来的中华民族,若是没有一种坚实统一且牢不可破的“天下文明”基本共识,若是没有一种全力打造中华高超领袖文明的执着信念与目标愿景,若是没有不断探索、历史 形成的那种文明高于家国王朝的“大一统”系统建构,若是没有一种均衡最高权力与社会多元需要的中道、大道思想理念,若是不能够很好地以整个中央核心文明的文明化对冲和制约最高权 力握有者们,中华这种高度集权的文明-国家,怎么可能很少、甚至绝少出现过西方历史上那种血腥的、不被制约的专制独裁者呢?

    还有一个问题,社会人士通过考试进入到上层统合统治集团的科举制度,何以能够历经那么多的朝代与皇帝,还能长久地坚持下来?如果没有一种文明的企希、文明化的坚持、文明性的 “大一统”体系建构、文明体的社会多层稳固模式之提领与制约,如果真是像人云亦云人们所说的都是彻头彻尾之“人治”的话,这又怎么解释得通呢?

    第四,他们都是深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道理的遵道者,是“尊道贵德”理念的自觉不自觉践行者。

    无论历代皇帝及其辅助集团,自以为是尊道,还是尊儒、尊佛的,归根结底却一概都逃脱不了个“天意”“天道”与“人本之道”的天人一体观。“违天意、逆人愿”的事,是历代帝王们个 个都不敢去触碰的一条“高压线”。从此意义上来说,也就是,所有的皇帝,只要还想保住自己的宝座,只要还知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基本道理,只要还不至于昏庸失道到违逆“天人 之道”的地步,便统统都还是自觉不自觉的“道统”内之践道者-------这当然是最低限度上而言的,是自知不自知却在道中行意义上的。

    第五,他们毫不例外地都要受到承担着上善追求与文明使命的“士之组系”的集体劝导与强力制衡。

    为什么只是中华文明才有一个独特而庞大的、由士人、科举入仕者、乡村士绅等组成的“士之组系”与社会阶层?这个问题很值得我们深思。“士之组系”与士人阶层的历史形成,以及他们长久以来扮演的各种重要之角色,不能不再次让 我们对中华是一伟大的文明产生深深的确信与认同。甚至,毫不夸张地说,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个强大庞杂却统一坚守着道统的“士之组系”与士人阶层,我们的中华文明才能够成就出最伟 大文明的性状与风貌来,才不至于在高度中央集权统治的“文明-国家”或文明国度内,深陷到专制统治的烂泥潭中去。

    我们不仅应该看到,是隋唐王朝的皇帝们开创了闻名世界的科举制度;我们更应该看到,是两千多年来“士之组系”与士人阶层的层出不穷、不断强大和占领了话语阵地,才使得通过科举选 贤任能、入仕为官辅助君王治国理政,成为一件水到渠成的必然乃至唯一选项。我不否认在更强调忠君、统一的“文明-国家”“大一统”体系内,科举入仕者们首先是“君之臣子”;但有另 一点也是不可忽视与抹杀的,那就是这些接受过系统“中华之学”、“文明之道”培训熏陶的人们,这些不同程度上担当者道义、具备着道心道骨道行的文明传承人,早已不仅仅只是单纯的 “臣子”那么简单。他们在导引、规制历朝历代的皇权集团(也就是我所谓统合统治者集团)与整个中华文明国走向上所作出的伟大功勋,是再无任何一个阶层阶级或社会力量可以与之媲美 的。从这点说,一定程度上,中华的皇帝,之所以能够成为超越“统治者”的文明国度“最高核心统合者”,真要感谢中华有士、庞大强大且坚守道统的“士之组系“。没有他们,中华的皇 帝,大多都会如一切专制体制下的独裁者毫无差异;没有他们,中华的皇帝,也是不会自觉地、乖乖地、放弃随心所欲之美事、秉持克己奉公之原则,纷纷走上那“文明-国家”“道化大一统 ”构建正中央的宝座上去的。关于针对帝王及其子孙的教授、规谏、问责制度,以及各种变相融入到祭天祭祖、尚方宝剑等形式礼仪中去的此类相关设计,这里就不多谈了。翻翻历史书,常 常乃比比皆是。只需留心观察与思考便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21楼安律德:
         这样的看法,其实正好与我的观点吻合。
         只不过,我以文明与国家此消彼长之视野所做的揭示,更能深刻地反映其根源所在。中华从最早的几乎纯粹文明追求,至后来两千年的文明与国家各半,再到近前这百年的去文明大道化,表现在首脑人物身上,便是天下、文明文明的关怀越来越少,而追逐权力统治越来越甚了。-------这是中华文明国的总体走向与阶段所决定的,也是一种历史的必然。
    2015/7/4 7:59:23
  • 120

    说自秦以来的皇帝都是贼,这是跟【尧舜禹汤武周公】们相比较的结果。

    如果是跟满清之后比如袁世凯和老蒋们这些现代政客相比呢,传统皇帝们的素质【总体上还是要好一点】的。

    所以,跟现代的那些结党营私之徒相比,传统皇帝们还是比较“文明”的。
    2015/7/3 16:50:08
  • 119楼安律德:
    中国文化,和皇帝没有正相关的关系,认识不到这一点,只能说楼主还太嫩。
    皇帝是中国文化的戕害者,他们为了个人私欲而篡改中国文化。
    皇帝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蛀虫!
    -------皇帝,也是受着中华文明熏陶的,更须行走在中华之文明与国家的兼具兼合道上,一点正相关没有,是说不过去的。有秦始皇,但也有李世民,而且以较能均衡二者的为多。若他们个个都是戕害者、贼子蛀虫,我们的两千年还怎么能够称得上“中华文明”呢?
    2015/7/3 16:40:38
  • 中国文化,和皇帝没有正相关的关系,认识不到这一点,只能说楼主还太嫩。

    皇帝是中国文化的戕害者,他们为了个人私欲而篡改中国文化。

    皇帝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蛀虫!
    2015/7/3 16:16:30
  • 楼主,袁世凯也是这么想的,但结果并不是很好。
    2015/7/3 16:14:30
  • 116楼tonygu:
    中华文明的包容性是这样的。
    看春晚,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
    汉族代表穿的民族服饰好漂亮。
    红色旗袍,满汉一家了。
    2015/6/28 14:18:31
  • [100楼]王岩林
    19世纪之前西方对文明的定义比较狭隘,认为生产方式先进,知识丰富就代表文明,而生产能力低下,礼仪不合西方的定义就是野蛮,所以当对非洲和美洲进行侵略的时候总是定义为文明战胜了野蛮,但是却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行为其实是真正的野蛮。到了现代西方才逐渐认识到这种对文明的定义是错误的。
    ***
    王博主,看了你这段话我忍不住想乐。
    3
    先生,我们的讨论起始于"推动各文明、宗教取长补短"的说法是否合适。
    我当初就认为不合适,现在依然这么认为;
    先生当初不仅仅认为合适,还欢呼雀跃地为这个说法唱赞歌,现在先生一方面在批判这种说法的具体实施为野蛮行为,另一方面,又对自己认为即将到来的、被自己定为为"野蛮"的行径摇旗呐喊。
    这种捉襟见肘、自相矛盾的说法,在我们不长的讨论中,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种尴尬的原因,在于先生你没有一个系统、一贯的思路;缺少整体、综合的思维,只能是走到哪说到哪。结果,说的话前后不照顾、左右不帮忙。
    2015/6/28 0:51:42
  • [100楼]王岩林
    19世纪之前西方对文明的定义比较狭隘,认为生产方式先进,知识丰富就代表文明,而生产能力低下,礼仪不合西方的定义就是野蛮,所以当对非洲和美洲进行侵略的时候总是定义为文明战胜了野蛮,但是却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行为其实是真正的野蛮。到了现代西方才逐渐认识到这种对文明的定义是错误的。
    ***
    王博主,看了你这段话我忍不住想乐。
    1
    用一句简单的话概括先生上面说的这些"野蛮行为":[文明冲突]。其原因,就是一方认为自己的文明高于(优良于)另一方的另一种文明。
    2
    先生也许忘了,先生最近这几篇文章及评论阐述的一个重点,就是"中华文明最伟大、最高尚"(大意), 不仅如此,先生还明确无误地表示出要让"中华文明引领人类文明"的决心。
    我前面(50楼)提醒先生,"先生这种做法,是要用中华文明挑起世界文明的冲突."

    先生在[69楼]悠扬地自我辩解道:
    "分与合的事,有时就是这么吊诡..."

    先生在鄙视100多年前西方造成文明冲突野蛮行径的同时,却下决心学习西方的做法,延续西方自己都意识到并改正了的错误: 对文明分门别类后,把不同于自己的文明视为次级、低级的文明, 并在这种错误思维的驱使下,要用"中华文明去引发世界文明冲突",让中华文明回到人类文明发展史上"野蛮、黑暗"的年代。
    你的思路恰恰是你自己正在批判的思路,先生看出其中的蹊跷了么?
    2015/6/28 0:41:47
  • [95楼]王岩林:
    中国古人说的文明,不仅仅是在说“个人的品行”。这是您的误解。
    《易经·乾·文言》中:“潜龙勿用,阳气潜藏。见龙在田,天下文明“的”文明“,明确地说了是”天下文明“...
    ***
    王薄主,
    3
    指出我的那个"误解"并不能反证先生自己的观点.
    先生的论点:中国对文明的解释更全面、站得更高(大意,非原话).
    即便使用先生上面这段话、以及先生最近拼死引述的那些只言片语做新的依据,它们充其量只说明:
    【中国对文明的解释,与西方对文明的解释都涵盖了"社会品行及个人品行" -- 即两个定义(解释)涉及的范围相同】。
    既如此,又何来"中国对文明的理解更全面、更高尚"一说?
    这叫逻辑。
    2015/6/27 23:29:39
  • [95楼]王岩林:
    中国古人说的文明,不仅仅是在说“个人的品行”。这是您的误解。
    《易经·乾·文言》中:“潜龙勿用,阳气潜藏。见龙在田,天下文明“的”文明“,明确地说了是”天下文明“...
    ***
    王薄主,
    1
    先生讨论问题缺少最基本的诚实与坦荡,同时还健忘。
    先生在[95楼]所说的我的"误解", 是我依据我当时从网上找到的中西方对"文明"一词的解释不同而得出来的。你可以说我找的中国对文明的解释不全面。
    说先生不"坦荡", 是因为我最初先请先生给出"文明一词的出处", 先生拒绝了。如果先生当初就给出现在这个"文明一词"的出处,我的那个"误解"就不会发生了。
    2
    说先生健忘,是指先生忘了,先生仅仅根据我当时找到的中西方定义,就得出"中国的文明观”比"西方的文明观要"更整体云云"的结论。
    我当时说先生睁着眼睛说瞎话,就是因为仅仅从我找到的定义,先生无法得出先生当时74楼]的结论。而先生当时[74楼]明明白白地说自己的结论是根据我找到的"那两个文明解释"得出的,而不是依据现在附加的新的对文明的解释。
    讨论问题要严谨,而最重要的,做人要诚实。
    2015/6/27 23:24:55
  • ------我今日之谈文明、中华文明,起于古人初始认知,却不限于斯,也要兼顾西学关于文明的研究。这里有个我自己将重新解读、重新建构的问题在。这也就是我在没有进行全面系统阐释清楚之前,不想太着急给出自己说法的原因。
    2015/6/27 19:51:49
  • tonygu:
        ”教化“,是后学爱用的一个词,尤其是儒学。
         可问题是,如果一切皆为自然、皆有自然而然之道的话,这种突显圣人之功的做法,是不是就有如凸显”上帝安排一切“一样,太过偏颇偏狭了?
         所以,相交”教化“成”文明“,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开化“成”文明“。开化,有自然之功、人事之力,有主动作为与被动适应等,最全面、具包容性。
    2015/6/27 19:44:5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