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也谈王岐山为何有“难啊”之慨
2015-05-31
字号:
    王岐山为何有“难啊”之慨?

    学者欧阳君山认为,王岐山“难啊”的感慨,应该来自于当前中共的政权机器及官僚队伍臃肿,尾大不掉。中共的政权机器及官僚队伍为什么会臃肿?“由于种种原因”。到底是由于什么原因呢?欧阳先生虽然没有明说。但“历史经验一再表明,企图靠打造庞大的的官僚队伍及政权机器,实质占有国家天下,哪是万万不可能的。”欧阳先生实际上指的是中共“企图靠打造庞大的的官僚队伍及政权机器,实质占有国家天下”。

    为什么政权机器及官僚队伍臃肿就会尾大不掉呢?欧阳先生给出的理论依据是“边际效应递减”。要点有二:

    其一、组织天生的委托代理结构决定极容易引发形式主义。就中共而言,委托人就是党中央,更准确讲,是中央总书记,形成核心;代理人就是各级党组织,从中央委员会到省部级党组织,一直到街道社区、乡村党支部,形成外围科层。核心的委托人只有一位,而代理人一大堆,甚至不计其数,委托人照看不及,代理人离心离德,不离白不离。

    其二、委托人可以监督、制约代理人,但监督和制约也不可能超越边际递减,一旦外围线过宽、科层线过长、辐射面积过大,委托人再有责任担当,核心再坚强有力,也可能疲于监督和制约,到一定点位线即成强弩之末,此谓“天高皇帝远”。

    如何解决政权机器及官僚队伍臃肿尾大不掉的难题呢?“尽可能减少代理,组织规模尽可能小,机构人员尽可能精干。”欧阳先生开出的药方是减吏:“治国必先治吏,治吏必先减吏,一言以蔽之,治国就是减吏。”

    欧阳先生开的药方有效吗?草根网特约评论员转型灯先生评论到:“若是为配合政府减员瘦身而作,是有价值的。若是以学术观之,就难免牵强附会了。”

    本老头不懂学术,被欧阳先生的委托人、代理人绕得晕头转向。但基本同意转型灯先生的评价:牵强附会。

    首先,就中共而言,党中央、中央总书记怎么是委托人而不是代理人?各级党组织怎么成了代理人?

    其次,“委托人”党中央、中央总书记怎么监督、制约“代理人”各级党组织?各级检查、监督机构是委托人还是代理人?

    第三,“精兵简政”,精简机构,“尽可能减少代理,组织规模尽可能小,机构人员尽可能精干。”这是常识。可治国就是减吏,有这么简单?

    第四,既然中共的政权机器及官僚队伍之所以臃肿的原因是中共“企图靠打造庞大的的官僚队伍及政权机器,实质占有国家天下”,建议中共减吏岂不是与虎谋皮,明明是拉肚子却开泻药?

    欧阳先生开的药方显然不对,不是没对症下药,就是没看对病症。

    那么,专门行走江湖治病救人的郎中转型灯特评是如何看待“难啊”的呢?

    “一个组织,尤其是一个执政组织, 若没有一个明确而坚定的指导思想;若总是说一套做一套;若总是挂着羊头卖狗肉———那么,无论这个组织 再怎么减员、再怎么精致,都是难以长久混下去的。 (为什么要着力关注组织的大小呢?)”转型灯先生如是评论。

    “凭王总的功力和干劲,若有了“明确而坚定的指导思想”,怎还会有“难啊”之慨?!

    (作为一个学人,为什么不着力关注组织的指导思想呢?)”转型灯先生进一步评论。

    “假设一夜之间 老天帮这个组织瘦身了一半儿,(可以了吧 哈?) 王总就不会有“难啊”之慨了么???”转型灯先生一如既往地犀利和诙谐。

    转型灯口头上说不要着力关注组织的大小,其实还是关注的。真有老天帮这个组织瘦身一半儿,转型灯先生是不会吝啬给老天磕一百个响头的。有正反两方面的例子可以作为旁证。其一,印度人民党以拥有八千八百万党员为世界第一大党,现在还在向过亿努力。第二,某轮功几年来经常在墙壁上偷刷传单,恫吓中共党员尽早脱党,胁迫中共瘦身。欧阳先生为中共献减吏妙计,何尚不是希望中共消瘦一些呢?

    自然,组织规模的大小不是关键的。苏联解体时有二千万苏共党员,可二千万苏共党员既救不了苏共,更救不了苏联。苏共喊垮就垮了。转型灯先生的见解不错,组织的指导思想比组织的大小更重要。

    可有了“明确而坚定的指导思想”,就不会有“难啊”之慨了么?

    欧阳先生认为,“从微观到宏观,一念相续,一通百通。”本老头且来个从微观到宏观。对于天下社会而言,家庭是微观的组织,国家是宏观的组织。对于一个家庭,子女的养育是最重要的问题。(不要子女的家庭是不可延续的家庭,不予考虑)哪家的父母不想子女成人成才成功,其指导思想够明确而坚定的吧,可子女的养育问题不难吗?首先,生下什么样的子女,很难依父母所想,若生下了天生智力低下的,甚至身体有不治之症的,这对父母注定这一辈子要负担缠身了。除非,这对父母狠心把这样的子女给抛弃了。其次,就算生下来的子女身智健全,子女一定能按父母的期望成人成才成功吗?一母生九子,连母十条心。多子女家庭的子女教育是个大问题。独生子女的教育更是个大问题。何时子女的教育没难过?封建帝制以孝治天下,当然也以孝治家,帝王家的子女教育不难吗?千古明君李世民就管教不好子女嘛。

    本老头认为,事情既简单又复杂,制度得当,指导思想正确,有助于改善吏治,但制度和指导思想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吏治。13亿人口大国的治理肯定始终是个难题,13亿人口大国的吏治肯定始终是个难题。否则,中央不需要组织部,政府不需要人事部,党不需要纪检部门,政府不需要监察部门,反腐败不需要七常委之一来专门抓。明之前的中国人口不足一亿,朝庭也有明确而坚定的指导思想,即转型灯先生推崇的儒佛道道统,也要设专管人事的吏部,腐败甚至地方割据也始终是朝庭之忧。美国据说是宪政典范,因为其有健全的“三权分立”,人口只有中国的四分之一,社会经济条件优于中国,仍然问题成堆。但不能因为“难啊”就小国寡民,大卸千块。国大吏必多,其要不在减,而在使用得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就清除不了权力腐败;不清除权力腐败,反腐(反贪官腐败)就会象69楼 qianqianhaili 所说:只是“官场内部狗咬狗!”对于国家、社会和人民而言,很难获得实际效果,人民更不可能从中获益——只反贪官腐败不反权力腐败的反腐,执政宗旨、制度政策没有任何改变,国家、社会、人民的现状那还不是仍然依旧!
    2015/6/11 16:53:55
  • 离开了鬼才毁三观的统购统销模式,王岐山把腐败问题根治了的话,鬼才把自己的鬼头拧下来给他当球踢!老早前在政府网以及国家监察部网站我也是这么说的。王岐山说偏不信这个邪,现在终于知道难了?
    现在的经济下滑与反腐有很大关系,再彻底一点经济就崩溃了。因为房地产过剩要依靠腐败分子大量囤积房子来维持房地产的生存。社会矛盾到如此地步,有些人还信心满怀真是个奇迹!
    2015/6/9 18:27:37
  • 民不聊生这个词过分吗?
    看看现实:就业改了多少?就医改变了多少?住房局面改变了多少?国民们辛辛苦苦一年,到头来落了多少?谁拿得多?老百姓还有多少人又要寻死觅活讨要工钱?讨要本来就很低 很少 很简单的要求的权利?还有多少人无法找到哪怕是短暂的工作?还有多少人没能力就业而受着生活的煎熬?
    这些真实的数字,谁知道?谁会改变?谁会在意?
    有些事情 事实,作为执政者 高层永远是看不到的!
    下面不让你们看到!
    上面无机会看到!
    上面被事务主义的职业要为 忙的不亦乐乎,哪有时间想知道这些 ?这些在他们也许是无关重要的事实。
    这些基于分配的基本民生,很简单,很关键,很关乎执政者的实绩。
    可是 只有在事后、 卸任后才会忽然看到 、想起,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
    -----常常如此。
    2015/6/8 23:09:23
  • 为什么王岐山有“难啊”的感慨?
    -------很简单:
    中国的问题是一个系统的 体制的 历史的阶段性决策造成的遗留问题。
    让一个现代执政者集体来一下子消化掉,谈何容易!
    尤其是我们官场风暴只是针对一些人,而不是针对鱼肉百姓的人。
    所以 老百姓的感觉是:看官场内部狗咬狗!官场是清明了一些,但是我们老百姓身边匪类依然存在。民不聊生的局面没有多大改观。于是,民间的谩骂之声依旧未歇!
    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2015/6/8 22:54:38
  • 难就难在当今的反腐只是治标之策。
        不为人民服务的权力,必然腐败!不为人民服务、又没有监督制约的权力,腐败更是前赴后继、势不可挡!权力腐败对国家、社会和人民的危害,远远超过贪官腐败!!!
        因此,治本之策是党和国家的执政宗旨必须回归为人民服务的轨道!!!所有制度都是人制订、人执行的,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什么制度能信?什么制度能很好贯彻执行?没有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贪官抓了一拨又会冒出一拨,朱元璋惩治贪官凌迟处死、抽筋剥皮,够狠吧,结果贪官仍然层出不穷。
    2015/6/8 10:51:50
  • 弄错了,关于中共人数问题又少一零,是中共人数接近一亿,写成一千万了,唉,疏忽疏忽,自己批评自己一次!!
    2015/6/6 12:32:53
  • 智者千虑必有一师嘛,我也努力地关注每一个细节,所以才会在被愚翁指点之后感谢一下啊,若不以为意,我也不会谢你的!
    2015/6/6 12:29:50
  • 苏共是在人数超过2千万之后灭亡的,中共在人数1千万的时候准备在所有稍具规模的社会组织中建立党组,那就努力的扩张吧,直至扩张到自以为最大的时候化作虚无……
    2015/6/6 12:27:18
  • 牛逼的企业不需要做多大,几十个人的阿里小贷做着中共银行几万人才能办成的事情,所以企业不是以人多为好的,要看它的社会效益,另外牛逼的企业相较垃圾的企业往往在人事制度的安排上要优胜不止一筹,而患上大企业病的组织,其若救治乏术,则往往只有呜呼哀哉一条死路……
    2015/6/6 12:23:07
  • 草妖先生,十分感谢你指出我用词方面的一个瑕疵,介于和鉴于这两个词的差别居然被你一个数学老师发现了,我感到十分的惊奇,草妖先生虽愚钝,对于细节的较真还是值得夸赞的,谢谢。
    2015/6/6 12:12:32
  • 而草妖先生,介于你各种知识的欠缺,你真的觉得每天搞点口水文来占领草根网的热点板块好吗?
    2015/6/5 21:11:44
  • 中共的问题在于,创设整个人事制度体系的人不懂管理学原理……
    而一个失败的组织体系,改造难度太大,不如放弃之后重新搞一个比较成本低廉一些
    2015/6/5 21:10: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昔孔子述而不作,其开创的儒学却成为中华两千余年的显学。现有曹耀成,湖南某县一中学数学老师,既无对现有理论的权威解读,更无新创宏大理论体系,愿以孔子为师,在草根网开博拿偶有的思想情感与网友交流。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