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打破药价上下限,老百姓买药会不会更贵?
2015-05-09
字号:
    告诉各位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自2015年6月1日起,政府将“药价主要制定者”的身份交给市场,并同步完善药品采购机制,强化医保控费作用,强化医疗行为和价格行为监管,“建立 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我认为此番市场化改革,不仅可使药价趋于合理,更将开启医改大格局。但要指出的是,我们必须实行一系列和市场化改革配套的定价、监督机制,才 能最终实现药价合理的惠民目的。否则,药价限制一旦放开,药厂、医院反而可能会抬高药价。

    我在2015年推出的全新作品《郎咸平说:中国经济的旧制度与新常态》中,针对医疗改革中的药价、服务、医保等问题进行了详细分析,其中大部分思路和政府公布的药价改革不谋而合。以 下为图书正文部分节选。

    接下来我们谈医疗改革,坦白讲,这是最难的改革。我过去也讲过医疗改革的话题,那么在这里引用李克强总理的话来再次重申自己的观点。2014年11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部署价格改革时 特别提到了医疗价格,那就是“药价要下来,服务要上去,医保要保住”。怎么做到这三点呢?首先要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分析清楚是不是政府完全退出是最好的改革方案。

    先看“药价要下来”的问题。我认为应该在政府监督的前提下,让医院的药品采购过程阳光化。2010年发布的《药品价格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只对专利药和仿制药的价格做出了规定 ,但没有涉及一种目前三甲医院大量采用的药——原研药。什么是原研药?它是指过了专利期的外国药。这些过了专利期的国外药品和国内仿制药相比,药效差不多,但是药价相差好几倍。 另外一个很贵的药品就是专利药,它还在专利期受特殊保护,所以药价高情有可原。最后说说价格相对较低的国产仿制药,实际上很多原研药我们都可以用国产仿制药替代,价格要便宜90%, 而且药效也可以达标。

    根据我们的调查,目前外资主导的专利药和原研药,也就是药价相对较高的两种药,占到三甲医院药品份额的65%。至于我们的医院为什么会采用高价药,而不是药效相差不多的国产仿制药, 这里面涉及的医院创收、医生收回扣等问题已有很多评述,我在这里不再细谈。

    那么,目前这种高价药占大多数的情况要如何改善?广东省的高州市医院做了一个改革试点,我叫它“高州模式”。高州医院在采购药品时会临时成立一个“药事委员会”, 随机抽调专家负 责制定药品目录,但是委员会里绝对不许包括领导。专家一旦被抽中,其对外通信工具马上被医院收缴,从而割断了医院和药厂之间的“内幕交易”。另外,本次采购完毕后,这个采购小组 立刻解散,下次再有采购事宜再重组一个新的“药事委员会”。

    高州医院进行改革之后,目前它的药品里95.5%的药都是国产仿制药,只有4.5%是进口专利药。而医院在连续七年采取药品阳光化采购后,总共节省了1.3亿元。当然,在“高州模式”中还牵 扯到了监管的问题。在高州医院,专家组会负责定期到医院去检查,看是否出现乱用药、乱收费的问题。

    我的建议是,在“高州模式”的基础之上,建立一个更优化的专家组,对医院目前存在的乱收费、乱检查、乱用药等问题做出一个系统、严肃的监督。那么在必要的时候,还可透过互联网, 请全民监督。这个好的模式一旦成型,我相信我们的大部分医院都会像高州医院那样,把药品价格降下来。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应该扮演的角色是制定详尽、严格的药品价格管理政策,而后 由医院执行。

    第二个问题,服务要上去。怎么做?很多人说,患者少了,医生多了,服务自然就上去了。这个说法没错,我对此有两个建议。第一,针对非医保的高收入人群,为他们在医院里建立一个特 殊通道,为他们提供额外的、高收费的服务,这部分额外赚到的钱医院可以用来补贴大众医疗。第二,鼓励内地的医生向香港医生学习,香港的专科医生可以去私人医院兼职,也可以开设私 人诊所。这样又可以把一部分不愿意排队,并愿意花钱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的人从大医院分流出去。

    透过这两种方式,可以把高收入人群从普通公立医院的就诊队伍里分流出去。而且医生拿出本职工作以外30%的精力继续提供医疗服务,医院也可以再聘用更多的医生弥补其他人赚外快时的空 缺,这相当于无形中增加了全社会的医疗供给。那么在公立医院中,就会因为就诊人数下降、医生人数上升,出现服务质量上升的现象。

    另外,提高医生的收入也有助于服务质量的上升。这一点“高州模式”做得也很好。高州医院拿出40%的利润分给医生,在杜绝了采购高价药的行为之后,高州医院的医生们因为这个分成的激 励机制,自发地开始控制高州医院的运营成本。怎么做的?比如搞药品库存限额管理,高州医院的药品库存总额仅为购进总额的0.015%,简直比丰田的零库存管理还要厉害。

    所以我建议政府采用以上两种方式对医院进行管理,在分流公立医院就诊人数,以及增加医生收入后,我相信我们的医疗服务水平肯定会得到整体的提升。

    最后看医保要保住的问题。如果我们的医院能够按照我之前说的方法进行改革,那么会出现药价下降、医疗服务水平上升的情况。请各位注意,这个改良的代价是由高收入人群承担的,并没 有动用医保基金的钱。所以,从常理来推断,在这种情况下医保是可以保住的。我给各位提供一组“高州模式”的数据:在进行改革之后,高州医院人均住院费用为5936.2元,不到广州的一 半;高州医院的利润率达到6.1%,同一时期全国90%的医院都在亏损;医生的年收入普遍在10万元以上,有的甚至达到20万~30万元,和广州的医生比起来都毫不逊色。

    我们提出的医疗改革建议,完全符合李克强总理提出的“药价要下来,服务要上去,医保要保住”,主要做的就是厘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从我的讲解中各位可以看到,在医疗改革中政府的 角色很重要,绝对不能缺位,它必须在药品采购流程、分流公立医院就诊人数的过程中起到关键的决策制定和监督作用;而在实际操作层面,政府则不应该再多管,而是直接交给医院来完成 。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国医疗的有效化的唯一出路就是开放医生的行医权,允许像香港和美国及其他“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一样,医生可以开诊所,开医院,而不是官员权力的附庸。我经常听中医院和人民医院医生大骂医院的体制,像他们这些高级的知识精英远远比不上管理医院的官僚不说,竟然也远比不上那些身份是七大姑八大姨的无所事事的一般行政人员。
    2015/5/10 0:34:42
  • 中国的所谓改革,就是有后台的犯罪,
    2015/5/9 17:50: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