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聂树斌案不能由“来俊臣”裁定
2015-05-02
字号:
    4月28日,聂树斌案复查听证会在济南举行,在这场持续10个多小时之久的听证会上,占尽上风的论调,当属早先流传于网络之上的“聂树斌案疑点重重”。

    其后,《今日报道》、《深圳都市报》等多家媒体先后发文,声势滔天,一致认为“聂案”起码存在着十大难以自证之处,令人大惑不解:

    疑点一:在没有任何人指认、指控聂树斌实施了强奸等犯罪行为的情况下,聂树斌何以会成为嫌疑人?

    疑点二:为何受害人家属一方坚持认为“现场衣物、场外衣物、自行车摆放位置以及现场痕迹等,均与罪犯作案时间、过路行人的干扰不能吻合”?

    疑点三:为何受害人家属与自首人王书金申诉不断,执法部门却答复渺茫?

    疑点四:为何聂树斌未能供出现场的重要物证——“一串钥匙”,而自首人王书金却对这个隐蔽性细节了如指掌?

    疑点五:执法部门为何故意弄掉为期五天的审讯笔录?

    疑点六:在审讯期间,狱友纪某为何经常看见聂树斌遍体鳞伤?是否存在刑讯逼供?

    疑点七:94年的现场笔录中出现了多处“新华路”、“新华西路”的名称,而该段路在当时的名称为“石获南路”或“石获公路”,新华西路一名应只存在于2001年之后。案发地点究竟在哪?

    疑点八:聂树斌在被“执行死刑”之后,为何竟还能“继续上诉”?

    疑点九:为何《讯问笔录》日期标注混乱,页码涂改严重,《现场笔录》显示警方多人参与现场勘查,却仅有一人签字,也未见证人签字或盖章?《现场笔录》描述内容与现场平面示意图为何自相矛盾?

    疑点十:河北办案方为何先前一口咬定“聂树斌案板上钉钉”,而当听证会举行前夕,又突然承认“办案程序存瑕疵”?

    看完以上种种质疑,我这个愤青当然坐不住了,第一时间跑去知心好友徐东那里发牢骚:“你认为聂树斌案真相如何?”

    徐东不屑一顾道:“像‘聂树斌’这种案子,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他言语间的冷漠与麻木虽然令人厌恶,但我深知,实情大抵如此!近几十年中,中国何曾少过“聂树斌”?河北农民李志平被蔑以“故意杀人”,两次被判处死刑,羁押近七年,取保候审长达十六年,出狱十六年难讨说法。湖北黄爱斌同遭此厄,一审判处死刑,羁押近三年,死刑判决书被撤销后,奔走四年难讨清白。安徽农民赵新建更是两次判处死刑,两次发回重审,第三次判处死缓,八年后真凶落网,才得以还其公道。湖南农民杨明银被蔑以“抢劫杀人”,屈打成招入狱十年,真凶落网才获自由。山东陈世江屈打成招被判死缓,入狱八年才得以平反,出狱后仅得微不足道的赔偿和一句道歉了事。河北徐计彬因政府机关血型误检,被诬为强奸犯,判刑入狱八年,十五年才得以昭雪。内蒙古个体老板姜永盛被指贪污,入狱7年,出狱17年才获拨乱反正。比来,更曝出“农民赵作海案”、“ 佘祥林杀妻案”、“ 裴树唐强奸案”、“ 呼格吉勒图案”等,莫可称数!

    笔者十分清楚,古今中外都有冤假错案,并不稀奇。令我稍感讶异的是,按照孟子“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的著名论断,“诬构良善”、“赃贿如山”、“作法为害”等等恶象,理应发生在王朝建立的一二百年以后。所谓的“新中国”,方创不久,不过七十余载,正当“壮年”,是绝不该“但使官无谴负之累,不省下民吁嗟之冤”的。

    徐东仿佛窥出了我内心中的些许惊惶,道:“导致这种现象的症结,恰在于司法体系长期以来,执于‘先入为主,杀良冒功,谋身固宠’的思维理念。而这恐怖至极的 ‘十二字方针’,你可以从著名的酷吏譬如郅都、周兴、来俊臣身上探根寻源!”

    为了释惑解疑,鄙人不得不摒除燥心,连夜攻读了《制度与德性之间》与《中国酷吏史》,恍然有顿悟之感,对司法体系的办案质量问题何以如斯严重,总结有二:

    一,“罗织经”式文化根深蒂固。

    在我们中国的历史上,有这么一批人,他们是司法战线上的“一哥”,他们惯于“有罪推定”,他们喜欢把天下人都看成是强盗。来俊臣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在《罗织经—制敌》这一篇中讲道:“人都有敌人的。敌人,是与他有利害冲突,生死不能相容的人。不能认清敌人就无法分辨朋友,不能制伏敌人就不能成就事业,这是最大的祸害,一定要根除它。

    君子和小人为敌,也就变成小人了。小人和君子友善,也就变成君子了。名声是虚的,有智慧的人不会计较别人的毁谤和称赞;利益是至高无上的,愚蠢的人才只是求取好的善名。

    人们共同的敌人,不能说一定是我的敌人;上司的敌人,虽然是我的朋友也要与他为敌。亲戚的缘故,不能说就是我该亲近的人;刑罚的缘故,如果是我的亲人也要舍弃。在不知不觉中迷惑敌人,以等待时机。在敌人没有行动的时候制伏他,这就是抢先占有有利时机。最深的祸害,以和敌人友善最为严重。假如把天下人看得像强盗一样,对待亲人像陌生人一样,交接朋友超过了对仇人的态度,纵然人们厌恶我,却能躲避祸害,会有什么损失呢?

    以上是来俊臣先生的三观,那么他的方法论又是什么呢?

    我们通过对《中国酷吏史》和《旧唐书》的阅读,可以明白无误的发现,来俊臣们的绝招有三种,其一是篾人谋反,其二是诬人淫邪,其三是“瓜蔓式”牵连。

    万国俊曾经对来俊臣说:“把人抓起来容易,让他身死名败却很困难!”

    来俊臣回答道:“构敌於为乱,不赦也。害敌於淫邪,不耻也。”

    意思是:在犯上作乱上构陷敌人,这是不能赦免的罪名。在淫秽邪恶之事上加害敌人,这最能让人鄙视他。

    的确,在“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的时代,“谋反”一词的司法定性最为模糊,杀伤力也最大,适用范围也最广。“它”既能扣给赳赳武夫,也能扔给文弱书生,甚至于政界之外的鳏寡老幼,也能套陷其中。

    同样,在以外儒内法为核心的教条主义政府内,渎乱人伦这种栽赃通常是越抹越黑!

    有一个令我们耳熟能详的笑话,就反映了这一点——赵某问徐某:“你跟张姐离婚了?”

    徐某:“没离婚!”

    赵某:“哦,那就好好过!”

    徐某:“我们俩没关系!”

    赵某:“哦,还是离婚了!”

    当然,篾人谋反、诬人淫邪虽然恶毒,跟罗织经中的“瓜蔓”之术,还是难以相提并论。

    来俊臣在书中这样自述成功的心得:“事情不是很大,就不能让人震惊。案件不是牵扯人多,功劳就不能显现。君主用它来求取安定,臣子用它来邀功取宠,这里的冤情一定会有,却是不可能避免的。

    真正显达是能让他人也显达的显达,真正的祸患是能使他人也致祸的祸患。不是自己挣来的显达不要倚仗,只要是他人的祸患就不要放过。罪名没有实证,用其它的罪名来替代;恶行没有显露,用他人的恶行来依附。心腹的祸害,把他诬指为是敌人的同伙;情感上怨恨的人,陷害他是奸诈邪恶的小人。

    官吏的朋友,在以官吏为敌的百姓眼里便是帮凶;亲人的朋友,在和亲人有仇的仇人眼中也成了敌人,所以说敌人是变化不定的。显达时的朋友,败落时就是敌人;贫贱时的朋友,富贵时就是敌人,所以说朋友是暂时的。因此说权力是不可废弃的,废弃了就失掉了根本;同情心是不能随便施予的,太随便了就会招人忌恨;与人交往不能过於亲密,太亲密就会产生疑虑;心里话不能说出来,毫无保留就潜藏著祸患。”

    在魏征、虞世基等人编纂的《群书治要》中,曾记载着六种邪臣:一、安官贪禄,不务公事,此为「具臣」;二、溜须拍马,曲意逢迎,此为「谀臣」;三、巧言令色,嫉贤妒能,此为「奸臣」;四、巧舌如簧,挑拨离间,此为「谗臣」;五、专权擅势,结党营私,此为「贼臣」;六、幕后指挥,兴风作浪,此为「亡国之臣」。来俊臣可谓集六者之大成了!

    他的人虽然已经倒下去了,但他所编写的“特色”法律和整人手段依然没有消亡,且深远的影响着后世法官。

    二,“厚赏重罚、荣誉同轨、赏罚敬信、奖惩公允”的机制远未建立。

    当然,我们古代司法干线上的也不都是鹰暽天下的魑魅魍魉,也有求真务实、为民请命的耿介之士。譬如包拯、宋慈、陈亮等等。其中陈亮值得着重提一下。

    陈亮是南宋时期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他生活在金人侵扰、朝廷屈辱苟安、国势危殆的时代,一生力主恢复,反对议和。他在法制建设上提出了赏罚亦利、执法公平和宽简刑罚以及法律的因时而变、与时俱进的主张。这些主张对于今天的社会主义法制建设仍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他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有所利而为善,有所畏而不为恶,赏以劝善,刑以惩恶,此圣人所以御天下之大权者。

    这句话传诸后世,虽然引起了不少争议和贬斥,不过他点出了“法度”的两大核心要素:一是义理,二是事功。法律的制定要是不以义理做依据,不用事功做保障,老百姓怕要沸反盈天了。

    什么是“义理”?用墨子的话来说就是:大不攻小,强不侮弱,众不贼寡也,诈不欺愚,贵不傲贱,富不骄贫,壮不夺老。这是七不准则,很是浅显易懂,不再多做解释。

    现在的法律它不讲“义理”,它讲求“礼之用,和为贵”,一切都要那么和谐!怎么才能和谐?那就需要执法工作者和官媒在处理问题的过程中经常使用两招,一是搅混水,二是各打五十大板!

    这套办法在处理“周秀云”案件中显得尤为突出。官方媒体和执法人员他不管周秀云大姐是不是弱者,他也不管包工头剥削了周秀云多少血汗钱,更不管周秀云是因为遭受到了何种程度的凌虐,其亲朋才愤而骂街!

    官媒和民警直到周大姐死的那一刻,还死死的揪住微不足道的细节不放:既然你骂脏话了,那就是双方都不理智,那就是双方都有责任,双方必须互相检讨!——这是什么混蛋逻辑!

    从以上这件事我们能够看出,“特色”执法者已经将“义理”这种人伦血液从法律条文中抽空了。我们现在再来看看另一项要素“事功”还在不在?!

    所谓事功,亦即要“厚赏重罚、荣誉同轨、赏罚敬信、奖惩公允”,也就是所谓的“赏以劝善”。

    不用笔者细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现在替“聂树斌”、“周秀云”们奔走呼号、竭力维权的法律工作者和民间媒体会有“事功”吗?!我想即便最终能够证明其冤,这些正义之士得到的也无非就是几句道谢的话。而在此期间,这些正义力量还得时时刻刻面临着“约谈”和“关停”的危险!为政如此,还大言不惭的谈什么“举公而私不从,赏告而奸不生”的伟大蓝图?!

    小结:商、申、韩这些人,看重人的狡诈智谋,因而推行法制特别苛刻。废除礼义的教化,用刑名律法统治天下,不去寻求善治,致使全国普遍的伤风败俗。因此说,他们是伊尹、周公的罪人。然而他们在信守法度,惩恶扬善,富国强兵这些方面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到了汉朝,又有宁成、郅都之类的酷吏,效仿商、韩,专门以残暴的杀戳、惩罚为能事,迎合人君的旨意,趋势赴炎,争名于朝,争利于市,肆无忌惮地干尽了败坏朝纲、祸害百姓的事情,这又是商、韩的罪人了。然而酷吏在抑制豪强望族,抚慰孤独贫弱,自身清正廉洁,使各级官吏出于畏惧奉公守法、一心为公方面,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到了现在,司法领域内所谓的“特色先进工作者”,就都是一些执法犯法,仰仗权势,不为老百姓办事的人。整日介只想徇私舞弊,临到处理日常事务的时候,又敷衍了事,玩忽职守,做官不必担心受遣责处罚,根本不体察同情老百姓的冤枉,这就又是申、韩、宁、郅的罪人了。老百姓能不怨愤和害怕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有罪推定使犯罪成本高,无罪推定使犯罪成本低。这是毛和邓时代的主要不同。
    2015/6/4 12:54:21
  • 从文章看楼主应是个很有正义感及良知的人,并敢讲点真话的人士。我认为这种人士是中国未来的希望之所在。然而楼主却今天的乱局冤案归罪于“有罪推定论”,非也。本人认为今天的乱局及冤案恰恰是改开以来实行的“无罪推定论”的结果。毛泽东时代实行的是“有罪推定论”邓改革之后实行是的“无罪推定论”,只要实实在在的比较一上哪个时代的人犯罪率更多?哪个时代的冤案更多?哪个时代的人更讲义理?毫无肄问邓的“无罪推定”实行之后犯罪率大幅上升,冤案多如牛毛,根本不讲义理了。何也?因为毛泽东时代被人说成是“人治”,(因为只有三部法律),但究其本质,我认为是“德治”,是治国理政的最高竟界!否刚你就无法解释为何人治要比现在的法治要更好地打击犯罪。在“有罪推定”和“无罪推定”哪一个更先进,张宏良有过深刻论述。
      有罪推定使犯罪成本高,无罪推定使犯罪成本低。这是毛和邓时代的主要不同。
    2015/6/4 9:20:53
  • 到了现在,司法领域内所谓的“特色先进工作者”,就都是一些执法犯法,仰仗权势,不为老百姓办事的人。整日介只想徇私舞弊,临到处理日常事务的时候,又敷衍了事,玩忽职守,做官不必担心受遣责处罚,根本不体察同情老百姓的冤枉,这就又是申、韩、宁、郅的罪人了。老百姓能不怨愤和害怕吗?!
    2015/5/5 4:48:21
  • 座谈论道:所言部分属实
    2015/5/3 8:18:57
  • 新超越:欢迎平等交流,求同存异。谩骂就大可不必。丹阳愚鄙之人,不值得二位骂架
    2015/5/3 8:17:57
  • 5楼小屁孩你懂什么?整天就知道财务公开,财务公开,尼马,公开了又能怎样?统计局就是干的“依法瞎编”的活,若公开的财务都是瞎编的,你又能怎样?你又能得到什么?都私有化了,财政必然没几个钱了,你计较又能怎样?

    不长脑子,没有公有制,就没有丰厚的财政收入,人民就会连退休金都没的开,还好意思骂谈公有制的志士仁人,这些人还不是为了你们这帮吃粮不管穿的二货挣口袋。难道他们能把好处都装自己腰包吗?

    法,分“好法和恶法”,维护私有资本统治的恶法,你依尼马个法治国呀?
    2015/5/2 22:39:53
  • 此论坛中有几个专职小丑,一听依法办事、依法算账本就恼火,就要坚决反对!只要开口大谈特谈放空炮的为人民服务,搞所谓的公有制他们就特来劲!这是一帮什么货色?这么怕财务公开?这么怕依法治国?
    2015/5/2 22:26:42
  • 大不攻小,强不侮弱,众不暴寡,诈不欺愚,贵不傲贱,富不骄贫,壮不夺老。有饭同吃,有衣同穿,有田同耕,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保暖。

    ——此诚共产。抑或是,共产理想者古而有之。

    先富后富,摸石过河,改革开放,国际接轨,三个代表,中国特色,韬光养晦,和平掘起,共同开发,八荣八耻,和谐社会,总理经济,中国美梦,伟大复兴。最终实现共产社会,这就是后三十年以及未来党的明确方向和精采实践。

    只是共产主义标准渐行渐远...也许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当然,南辕北辙,并非不能至。只因地球是圆的。只要人民“有耐心”,共产社会定能实现。
    2015/5/2 17:54:47
  • 在一线为民众合法权益奔走的法律工作者们还时常让他们惯以法律党的名义,在不厚事件期间尤甚!某几个媒体集体声讨法律党,还要搞臭律师制度!可悲不?
    2015/5/2 11:07:24
  • 来去冲冲:没有办法的事情
    2015/5/2 8:56:2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生于文学世家,兄、父、祖三代皆侨居台湾,供职于教育系统,后因抨击时弊,建言献策,语多触及蒋氏,被迫举家迁居天津市南开区。由于兄、父的熏陶,自幼便对《社会契约论》、《反经》、《明夷待访录》等较为久远的民主开蒙读物有非常浓厚的兴趣,特别对中国封建史何以如此漫长,专制独裁何以一直在华夏民族死灰复燃、亘古不改这一问题的研究矢志不移,有创新和独特见解。2009年就读于甘肃商学院陇桥学院语言文学系,曾先后发表《改善道德困境的几点建议》、《理民之术与治吏之法》、《慎谈教育产业化》、《应试教育改革公议》等20篇学术作品。手机:15809319847  QQ:79448736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