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亚投行如何避免得不偿失?
2015-04-14
字号:
    近日,加入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无论数量和份量都超过了预期,令很多中国人深感自豪。但如果要冷静地分析,亚投行能否实现中国的预期目标并不容易,如果处理不慎甚至产生负面效应。笔者认为:亚投行应重点扶持国内过剩产能向外转移。

    亚投行是“一路一带”战略的重要金融支持平台。此战略的初衷是:中国产能过剩,也希望人民币走出去。因此理想的设计是:通过亚投行向“一路一带”沿线国家贷款人民币,它们再向中国购买钢铁、水泥等建材,或接受从中国转移出来的过剩产能自己生产,中国回笼人民币再购买这些国家的原材料。这些国家在获得人民币后,再购买中国的商品和投资品……如此形成一个对双方有利的良性循环。

    但现实技术操作中,这个循环要过如下几关:1、人民币成为主要交易货币需要亚投行多数份额票批准,英德法等欧洲国家能否认同仍是问号。2、如果仍使用美元,则对人民币国际化意义大减。同时鉴于人民币高位,这些国家在卖出原材料获得美元后,可能去购买其它地区较低价格的商品和投资品,难以形成持续循环。3、亚投行贷给的项目投资者,他们的信誉和能力能否保障有投资回报,如何避免坏账烂账。4、“一路一带”的几个关键节点,比如南海、缅甸、也门、伊朗和乌克兰等地存在地缘冲突和隐患,一旦发生类似利比亚的战乱危机,投资贷款的风险如何防范?

    与此相关的一个重要课题是:如果亚投行主要执行人民币国际化战略,那么我们对资本项目要不要放开,放开到什么程度?不放开,这些人民币只能回到中国购买建材、商品和投资品,当然对中国金融安全有利。但是,人民币使用不够方便,它国未必喜欢。相反,如果为了人民币走出去而放开资本项目自由化,在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楼市出现拐点、政府企业债务负担较重、人民币处于高位、国际热钱大规模外流、原来粗放外延式增长模式开始转型的背景下,中国将面临金融安全风险的空前挑战。

    还有一个战略问题需要考虑清楚:亚投行加快了较落后发展中国家的基础建设和经济发展,它们会不会对尚未转型升级成功的中国产生直接竞争压力,会不会加快地球有限的资源被加速开发,会不会进一步加剧地球资源供给有限性与人类消费、消耗快速膨胀间的不平衡,由此激化对大国间争夺地球有限资源的矛盾。

    有一个目标是非常明确的,亚投行应该重点扶持国内过剩产能向外转移,这不仅可以降低运输消耗,提高当地工业化水平,也可以带动当地就业。对中国而言,也可以增加国内产能所有者收益,避免对国内造成更大的环境污染。

    因此,我们认为:在亚投行的操作中,应该避免类似国内政府以GDP为目标大跃进式的投资,而应该以获取资源为目标,提高投资效率,确保投资效益。否则,在外面忙活一场得到一堆烂账,而国内却因为资本项目自由化——金融城门大开,而被偷袭丢失了大本营,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人民币国际化要悠着点。没有政治和军事实力背书的人民币国际化,不过是华尔街的一道菜。
    2015/4/15 10:24:48
  • 一路一带好比村村通工程:往城市郊区修路修变电站建手机基站,说是对郊区农民利好,其实还是扩大了城里人的活动半径,没路之前你只能坐拖拉机或直升飞机去的地方现在你就可以开车高速公路去,去农家乐吃便宜新鲜的蔬菜,打仗时还可以快速调动军队......
    同理往老挝泰国缅甸巴基斯坦俄罗斯修高铁也是为了扩大中国人的活动半径,国人去旅游运大米水果方便又快捷,还可以破掉美鬼马六甲的封锁,和马航M370的遥控悲剧,物资可以从巴基斯坦缅甸泰国直接高铁运至内地,减少物流成本,俄罗斯的高铁还可以把欧亚大陆用高铁联通,中高档商品物流成本大大降低,如果打起仗来运兵速度也大大提高,(你在印度洋上摆两艘航母印度肯定急眼,可你往巴基斯坦瓜港修高铁,印度啥也说不出),所以亚投行算的是破除美帝海洋霸权边缘化美日同时人民币周边化亚洲化的大账!
    2015/4/15 0:58:52
  • 近日,加入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无论数量和份量都超过了预期,令很多中国人深感自豪。但如果要冷静地分析,
    ========================
    纸币时代【数量和份量都超过了预期】——逃离【霸道世界币】奔【王道世界币】而来
    2015/4/15 0:47:20
  • 亚投行是“一路一带”战略的重要金融支持平台。此战略的初衷是:中国产能过剩,也希望人民币走出去。
    【1】因此理想的设计是:通过亚投行向“一路一带”沿线国家贷款人民币,它们再向中国购买钢铁、水泥等建材,或接受从中国转移出来的过剩产能自己生产,中国回笼人民币再购买这些国家的原材料。这些国家在获得人民币后,再购买中国的商品和投资品……如此形成一个对双方有利的良性循环。
    但现实技术操作中,这个循环要过如下几关:
    【2】1、人民币成为主要交易货币需要亚投行多数份额票批准,英德法等欧洲国家能否认同仍是问号。
    【3】2、如果仍使用美元,则对人民币国际化意义大减。同时鉴于人民币高位,这些国家在卖出原材料获得美元后,可能去购买其它地区较低价格的商品和投资品,难以形成持续循环。
    【4】3、亚投行贷给的项目投资者,他们的信誉和能力能否保障有投资回报,如何避免坏账烂账。
    【5】4、“一路一带”的几个关键节点,比如南海、缅甸、也门、伊朗和乌克兰等地存在地缘冲突和隐患,一旦发生类似利比亚的战乱危机,投资贷款的风险如何防范?
    与此相关的一个重要课题是:
    【6】如果亚投行主要执行人民币国际化战略,那么我们对资本项目要不要放开,放开到什么程度?不放开,这些人民币只能回到中国购买建材、商品和投资品,当然对中国金融安全有利。但是,人民币使用不够方便,它国未必喜欢。相反,如果为了人民币走出去而放开资本项目自由化,在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楼市出现拐点、政府企业债务负担较重、人民币处于高位、国际热钱大规模外流、原来粗放外延式增长模式开始转型的背景下,中国将面临金融安全风险的空前挑战。
    还有一个战略问题需要考虑清楚:
    【7】亚投行加快了较落后发展中国家的基础建设和经济发展,它们会不会对尚未转型升级成功的中国产生直接竞争压力,会不会加快地球有限的资源被加速开发,会不会进一步加剧地球资源供给有限性与人类消费、消耗快速膨胀间的不平衡,由此激化对大国间争夺地球有限资源的矛盾。
    【8】 有一个目标是非常明确的,亚投行应该重点扶持国内过剩产能向外转移,这不仅可以降低运输消耗,提高当地工业化水平,也可以带动当地就业。对中国而言,也可以增加国内产能所有者收益,避免对国内造成更大的环境污染。
    【9】 因此,我们认为:在亚投行的操作中,应该避免类似国内政府以GDP为目标大跃进式的投资,而应该以获取资源为目标,提高投资效率,确保投资效益。否则,在外面忙活一场得到一堆烂账,而国内却因为资本项目自由化——金融城门大开,而被偷袭丢失了大本营,那就得不偿失了。
    ========================================
    【1】 国内贫富分化不解决,物质商品净出口继续增加,【双方有利】不包括中国劳动阶层
    【2】 欧洲苦美元白条久矣,否则德法不来(英例外,属与美分赃内讧)共主统筹(基辛格很忙)
    【3】 肯定【使用美元】人民币定位【次级世界币】(怀柔后不是打败是匡正——共产共济华夏犹太最后的事情)
    【4】 如操作完成【贷款统一为次级世界币人民币】,即是肉烂在锅里
    【5】 这是【怀柔美元】的背面
    【6】 这是【复制霸权美元逻辑,直来直去式人民币国际化】思维
    【7】 这是【真正】问题(资本主义商品经济无解;欧美共济存在分歧——纸币民享消费税财政“人本商品经济方式”全球化是归宿)
    【8】 现行经济方式下,隐形失业之中国【出口就业】,总理很难受
    【9】 现行经济方式下的【确保投资效益】与中国困局还是无意义的——净出口挣货币
    2015/4/15 0:12:31
  • 【管中窥豹--亚投行的“正”、“负”相关性及管见】 读张庭宾《亚投行如何避免得不偿失》 随感:

        博主的思考的问题都是”亚投行”必须关注的战略战术课题!望在位者谋其“正”、抑其“负”!
        我的感觉是与观点有:
        亚投行不是参与创始国越多越好。俗话说,“多了鸡公难閤‘浪’”,诉求太多难平衡。
        亚投行如果不以人民币控股与结算为中心,中国就永远“长不大”;存在美欧银行的“沉淀”资金也应通过亚投行与金砖银行“赎”回来激活。
        亚投行如果不以中国产能“卖”出去、将投资国资源换回来,那将可能得不偿失,“为他人做嫁衣裳”。
        亚投行中方投资,必须分辨“敌我友”与“敌情变化”,分清主次与轻重缓急;以免“打水漂”或以德报怨。

        亚投行更应警醒和提防的是国内外私有资本企业借船登陆“偷运”或“打劫”别国牟图“海天盛筵”,让国民空欢喜、国家承受误解、指责、抨击、“背黑锅”甚至真金白银赔偿。
        朱正阳  2014.4.14-23:30/42增末段
    2015/4/14 23:29:46
  • 中国筹建亚投行肯定是要付出很高的“学费”,但在30多年的改革开放历史中,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行动,中国开始走自己的路。
    前面的路不会好走,甚至是荆棘满地,中国全身被荆棘刺伤是免不了的。但如果中国不敢走这步路,中国是不能成为一个老练成熟的国家。
    中国现在最缺乏的,是自己的经济理论和意识形态,而今天的世界是特别需要中国能够推出全新的经济理论。
    过去几十年风行美国经济学,年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多数是美国经济学家得奖,而2008年美国的金融坍塌,也是美国经济学的坍塌,现在无论是美国的经济发展,或者美国的经济学都一筹莫展,急需中国出来当世界的领导者。
    2015/4/14 23:13:30
  • 这么多国家突然加入亚投行,其实是美国表面尴尬,暗中支持的。

    正如作者分析到的一部分原因,加上很多国家都预期人民币将来必然大幅贬值,才会蜂拥加入亚投行,而这些国家如果在人民币高位借入人民币,将来人民币贬值后,虽然归还同样数量的人民币,其实已经等于大赚了中国的钱,等于利用亚投行抢了中国人的钱。不要低估亚投行的行长,是长期接受西方洗脑教育的人,西方人对其非常清楚。

    如果作者分析的几个原因,加上中国外汇储备在美国国债、日本国债、欧元的巨量投资全部大幅亏损,如果亚投行再亏损,加上近期前2年潜伏中国抄底A股的QFII外资和地下隐蔽外资利用中国A股的疯狂快速盈利,一旦美国在外围发出美元集结令,外资流出必然让中国完败,如果中国想挽留外资,则必须大幅白送无风险利润给外资赚,这就必然是加速掠夺中国老百姓和亏空社保养老基金而加深国内矛盾,一旦疯狂的A股在市值暴涨后即使使再出利好都无法支撑时,整个国家都会进入灾难,而这次A股疯狂的最后得益者,就是外资和低位重仓后掠夺社保养老基金(让社保养老基金高位接盘)的安邦之流既得利益集团。
    2015/4/14 22:49:07
  • 10楼RanD:
    中国出钱、出力、出技术,帮助欠发达国家建设基础设施,开发、利用其资源,中国在收获政治经济统一战线朋友的同时,也拓宽并稳定资源、能源供应渠道【同时顺带也会扩大市场】,因此可望“双赢”。

    一带一路战略是化解美帝围堵中国的TPP的胜负手。搞好了,甚至可能废掉美元货币霸权。
    2015/4/14 17:23:48
  • 嗯  主要是全球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动荡之域愈多愈烈,经济大势必然趋向长期萧条,这个时候搞这么大的投资,其实是生不逢时的,尽管这一投资不单为了盈利。再有就是,文中提到的沿途风险,这么多钱投进去,带动这么大的产能,一旦遭遇动乱,工程就会烂尾,钱变成坏账,这不是危言耸听,棋不是你一个人在下,并且随着形势的演变,我料存在地缘隐患的地区还会更多。最后,就是美元和人民币的比价,人民币兑美元要大跌,这因果早就定了。这个时候你不管贷出美元还是人民币,未来都要亏损和麻烦。
    张庭宾这个人不白给,比亚投行的马屁主义者们强多了。文中还提到资源瓶颈和给国家带来的竞争压力,这些都是思想的闪光!我顶此文!我的结论是,亚投行产生的投资和建设越多,我国将来的动荡的烈度也就越大。信吗?哈哈哈 走着瞧。
    2015/4/14 14:13:36
  • 人民币资源圈和美元资源圈像两个用于养猪的“猪圈”,类似亚投行、世界银行之类的金融机构就是喂猪的“猪食槽”,与其像猪一样被美元养肥了然后杀掉,不如自己当老板开办“养猪场”,虽然开办之初会有博主之类的顾虑,但长远来看有利于中国及欧亚大陆诸多国家摆脱美元殖民地地位,走向独立自主;人民币有货真价值的劳动力和劳动产品作为后盾,而美元则纯粹是强盗抢劫之后印了一大堆“白条”用来安慰被抢的猪。
    2015/4/14 12:51:19
  • 用美元也不怕,可以盘活中国的外汇储备。亚投行是世界货币发行方式的一次大改革,通过基建,提高劳动生产率效发行货币,很好!
    2015/4/14 11:56:18
  • 相反,如果为了人民币走出去而放开资本项目自由化,在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楼市出现拐点、政府企业债务负担较重、人民币处于高位、国际热钱大规模外流、原来粗放外延式增长模式开始转型的背景下,中国将面临金融安全风险的空前挑战。
    因此,我们认为:在亚投行的操作中,应该避免类似国内政府以GDP为目标大跃进式的投资,而应该以获取资源为目标,提高投资效率,确保投资效益。否则,在外面忙活一场得到一堆烂账,而国内却因为资本项目自由化——金融城门大开,而被偷袭丢失了大本营,那就得不偿失了。
    2015/4/14 11:45:4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0年6月生,安徽灵璧人。1992年7月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先后任《工人日报》驻安徽、《南方周末》驻上海记者。2001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创刊时加盟,先后领衔创办了管理、财富、商业和商业评论版块,历任评论管理部主任、商业管理财富部主任,编委等职。2004年10月至今,任《第一财经日报》财经新闻中心编委、副总编。联系邮箱ZTB6666@TOM.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