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柴静为何“不能静”?
2015-03-04
字号:
柴静,中国著名女传媒人;前央视主持人,记者;北京大学艺术硕士。她曾长期制作环境污染治理报道,如有《山西:断臂治污》《事故的背后》《尘肺病人维权调查》等,获选2007“ 绿色中国年度人物”和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

  柴静于2014年初从央视辞职,因为她的女儿未出生已被查出患有肿瘤,一出生就要手术,令她怀疑雾霾与孩子肿瘤有关。于是,她自费百万元展开了为期一年的深度调查。这一年,柴静 走访了国内外很多专家和研究大气污染的学术机构;去了一些污染严重的现场进行调研;查访雾霾背后的执法状况等。整个纪录片全长103分钟。

  时隔一年,她带着雾霾调查纪录片《穹顶之下》复出。在纪录片推出的当天优酷就获得600万次播放量,24小时全网播放量则近亿。纪录片中讲到,在中国大陆,每年因为大气污染而过早 死亡的人数是50万人;过去30年肺癌死亡率上升了465%;每年燃烧大量煤炭;有60%以上钢铁企业没有任何审批手续……等等。

  岂料,近来因她拍摄的这纪录片视频一俟横空出世,顿时便引起网上一片喧哗,褒贬兼而有之,甚至形成“挺柴、倒柴”双方的口水大战。我沉默了几天,静观“战事”发展;今天,终 于像柴静那样再也“静不下来”了,也要发言表个态。

  归纳了一下,这场口水大战的争议点,大致主要包括这么几个方面:一、柴静拍此片的主要动机究竟是否真正点出了环境问题的方方面面?二、她背后有没有所代表的利益集团?三、她的 调查结果是否真的说到了雾霾问题的核心点上?四、她是否提供了靠谱的解决方案?五、她真的仅仅是为了要单纯地做一个有良知的媒体人吗?对于上述几问,尽管我不能作答,但我的立场倾向 “挺柴派”。因为,中国的环境污染严重到了何等程度,不仅国内人尽皆知,连全世界都深感震惊。另外,我挺柴静的理由还有,正如她在回答人民网记者提问“你发现了什么?”时,她说 :“我想回答三个问题:雾霾是什么?它从哪儿来?我们怎么办?”“以PM2.5之微小,人眼无法看到,这是一场看不见敌人的战争。所以这次我携带仪器,做雾霾健康测试,作为志愿者参与 人体实验,分析呼吸成份,拍摄肺部深处碳素沉淀的后果,想向大家解释‘雾霾是什么’,性质、危害、构成。”

  显然,我们多数老百姓能从她纪录片中获得这样的环保科普常识,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可是,为什么有人会跳起脚骂娘,指斥她拍此片是专为剑指“两桶油”的?甚至还会有“砖家” 紧跟着,窜出来替“倒柴派”站台,出手拍柴静的砖,并以“权威”的口气说,“雾霾”是“北京人炒菜锅里制造出来”的?

  连中国“砖家”都如此的幼稚可怜,那么,对于柴静这一公共事件与公众人物采用横挑鼻子竖挑眼方式来评断的人,他们是否在继续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年代的那种“非黑即白”二 元模式,并辅之以强烈的“脸谱化一切”呢?令人深思啊!

  我赞成这样的观点:“一个个体,做一件事情的动机难道不往往是多元的吗?一个公众人物决定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很可能是因为他或她的理想因素,虚荣心因素,利益考量等等综合在一 起的结果。那有如何?为何公众不能坦诚面对人性的多元而要去计较一个绝对的伟大或者卑鄙?”

  下面,转载《人民网-社会万象》的采访原文《柴静离职后首度亮相自费百万元拍雾霾纪录片》。篇幅较大,有耐心的网友可接着读。

  *          *          *

  人民网记者:你告别央视之后,为什么选了雾霾这么一个题材?

  柴静:这不是一个计划中的作品,当时因为孩子生病,我辞职后打算用相当的一段时间陪伴她,照顾她,所以谢绝了一切工作邀请。照顾她过程中,对雾霾的感受变得越来越强烈,整个 生活都被它影响了,加上全社会对空气污染问题也越来越关心,职业训练和母亲本能都让我觉得应该回答这些问题:雾霾是什么?从哪儿来?该怎么办?所以就做了这个调查。

  人民网记者:你怎么想到公之于众的?

  柴静:一开始没有想要公开,只是自己找资料,找专家问,想解开一些迷惑。我调取了十年来华北上空的卫星图片,可以看到空气污染早已存在。我就在北京生活,怎么没意识到?我找 了奥运空气质量保障小组组长唐孝炎院士,她提供给我2004某个月的PM2.5数据曲线,相当于今天的严重污染,首都机场也关闭了,只是当天新闻报道是雾。可见当时整个社会对空气污染缺乏 认识。

  我深感作为传媒人的一员,也有责任,因为当时我在北京,但我浑然不觉。我做过不少污染报道,总觉得好象看到烟筒,看到厂矿才会有污染,所以生活在一个大城市里就无知无觉。

  人都是从无知到有知,但既然认识到了,又是一个传媒人,就有责任向大家说清楚。不耸动,也不回避,就是尽量说明白。因为如果大家低估了治理的艰巨和复杂,容易急,产生无望的 情绪。如果太轻慢,不当回事,听之任之,更不行。所以尽可能公开地去说明白,也许可以有很多人象我一样有改变,为治理大气污染做一点事。

  人民网记者:这一年你都去了哪里?

  柴静:我拜访了国内外多家研究大气污染的学术机构,去了一些污染严重的现场调研,调查了背后的执法困境。接触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改委能源所、工信部产业司、环保部等职 能机构,也去了伦敦、洛杉矶这些曾经污染严重的城市,想找到一些空气污染治理的教训与经验。

  人民网记者:发现了什么?

  柴静:我想回答三个问题:雾霾是什么?它从哪儿来?我们怎么办?

  以PM2.5之微小,人眼无法看到,这是一场看不见敌人的战争。所以这次我携带仪器,做雾霾健康测试,作为志愿者参与人体实验,分析呼吸成份,拍摄肺部深处碳素沉淀的后果,想向大 家解释“雾霾是什么”,性质、危害、构成。

  通过科学家向我展示的源解析结果,可以回答“雾霾从哪儿来”。我国的空气污染60%以上来自煤和油的燃烧,雾霾问题很大程度上是能源问题。中国煤炭消费量在2013年就超过了全世界 其他国家用煤量的总和。车的增速也是历史罕见。作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不得不同时面对数量和质量要求这两大挑战。通过调研,我发现我国燃煤和燃油大概存在“消耗量 大”、“相对低质”、“前端缺少清洁”、“末端排放缺乏控制”四大问题。我也尝试揭示这几大问题背后的管理与执法困境。

  “我们怎么办”是有路可寻的。从英美的治理经验可以看到,发生过“大烟雾事件”的伦敦当时的污染比当下中国更严重,但在治理污染的前20年,污染物下降了80%。发生过严重“光化 学烟雾”事件的洛杉矶,车辆比上世纪七十年代增加了3倍,但排放低了75%。就象解振华主任所说,人类的教训和经验放在那里,证明污染可以解决,而且不必那么久,中国已经承诺2030年 左右碳排放到峰值,碳排放与雾霾同源,有协同减排效应,这个峰值的倒逼,意味着未来只能向绿色、低碳、循环经济的方向去,不走唯GDP道路,整个国家的治理体系、能源战略、产业结构 都会随之改变,会对普通人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未来的创造者是抓住先机的人。

  人民网记者:你以前也做过很多污染报道,并且被评为环保部2007年度“绿色中国年度人物”,这次与你以往报道有何不同?

  柴静:这些年我做过的一些污染报道,但都是就事论事,停留在监督某些排污企业和地方政府GDP冲动上,我自己也停留在一种“要发展还是要环保?”的简单思维方式上。

  这次拉开时空,对过去的问题再回访,再思考这些高耗能高污染企业的产业现状,看到它们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我感觉环保与经济发展并无冲突。大气污染并不是改革开放带来的,恰恰 需要更充分的市场化改革才能解决这一问题。环保不是负担,而是创新的来源,可以促进竞争,产生就业,拉动经济。国际治理污染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第一,政府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干 预,让市场成为配置资源的主要力量。第二,政府不可或缺,必须通过制订政策,严格执法,来保证市场竞争的公正公平,优胜劣汰。这两点都与我国当前改革的方向一致。

  人民网记者:那你觉得普通人应该怎么做?

  柴静:我自己并不想鼓动号召他人必须做什么、应该怎么做,那有一种强迫性。小时候有一次,我把肥皂水倒在了树根上,我奶奶没说什么,只是拿小铲子把肥皂水铲起来,埋在了别处 —人去做什么,是因为心底有爱惜。

  我自己曾经对雾霾无知无觉,现在我对空气有我的爱惜,所以我去找适合我的方式,比如尽量不开车,比如参与公众参与立法研讨会,与扬尘的工地交涉,打环保举报电话12369,要求餐 馆安装上法规要求安装的设备,要求加油站维修油气回收装置。我把这些也呈现出来,这些只是能做的一小部分事情。我相信,别人心底有自己的爱惜,有适合自己的实践。

  人民网记者:是什么让你觉得大气污染治理有希望?

  柴静:这一年我都是以个人身份去拜访他人,包括职能部门。没人拒绝提问,在回答时都毫无保留,直面问题。我觉得他们都希望能公开地讨论问题,因为问题呈现就是解决的希望,而 且认识的深度决定解决问题的速度。

  一年中我建立了十几个微信群,是与体制内外专家共建的,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们毫无回报地提供支持,其中北京市环保局机动车处的处长李昆生给我印象很深。我跟朋友说过,这个人 让我很惭愧,有时候我都觉得某件事做不下去,不太可能,他还在继续发表文章,不断往前推进。深夜有时会收到他的两三篇文章,文中的急切之情和为公之心对我是一个感染。即使他批评 的人也很尊重他,因为这个人出自诚意。

  去拜访石化行业的有关专家时,我说问题如果您觉得尖锐,请不要介意。他说没关系,你问的都是媒体和大众关心的,应该向大家公开,他也很坦诚。任何一个国家都需要在环保与经济 之间寻找到最佳平衡点,能公开讨论是前提,在这次我深切感受到了这点。

  中国有很多人希望把这件事改善,在为此努力。简单地说,每个人都希望空气清新。什么是社会共识?再没有比这个更强烈的社会共识了。这是我的信心。

  人民网记者:除了这次演讲,你还做了什么?

  柴静:当前《大气防治法》正在修订,我将采访的资料和稿件都发给了全国人大法工委,希望能为法律修订带来一点参照。他们逐字看完,附上建议,返还给我,并打电话表示感谢,说 会在修订时考虑相关问题。

  我将稿件也发给了正在制订国家油气体制改革方案的小组成员,得到的反馈也让我很意外。他们提出的唯一意见是,如果篇幅不限,可以谈得更多。

  我想立法者和政策制订者的态度是因为,改革在中国适逢其时,需要让大众更多地知情参与,更多地讨论,形成共识。公众是空气污染治理的核心力量之一,没人比普通人更清楚自己身 边的污染源,也没人比我们更爱护自己的家园。

  人民网记者:一个母亲这个身份切入,我是觉得特别亲切,但是你有顾虑吗?

  柴静:我有一个很大的顾虑,就是说我有没有权力说到她?因为那是她的生命和她的生活,我必须要考虑说出来之后她将来可能会承受什么,这种压力最大。后来我先生说,你还是说吧 ,我最深刻地感觉到你在有孩子,尤其她生病后,才会对空气污染这件事有了完全不同的态度。他说,这是你回避不了的一个基本动机。他说,如果你回避了她生病,这种态度里面其实隐含 着一个问题,就是说好像生病本身是不好的,或者是羞耻的。不用太顾虑和紧张,要相信这个社会的基本善意。这句话对我有说服力。

  人民网记者:我不仅是理解,而且能够强烈地带着情感感受到。

  柴静:一个人没有当妈妈之前,这个世界只跟你有几十年的关系,到此为止,我对我的一生负责任就可以了。但确实有了她之后,你跟未来世界有了关联,有了责任。如果没有这样的一 个情感的驱动,我确实很难去用这么长时间做完这件事。

  人民网记者:遇到最大困难是什么?

  柴静:应该是自己认识的局限吧。大气污染是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我刚做的时候,有人说这个问题跨领域太多,不容易弄清楚。我深深感觉到了这点,担心如果说得不准确,对现实 会有妨害,找了很多专家审校,但也无法保证精准,只能尽力而为。错了的地方,修正就好。不足的地方,会有更多人做得更好。

  人民网记者:这次的拍摄费用大概多少?是谁投资的?

  柴静:差不多一百万吧,因为有国内外的拍摄和后期制作的费用。钱是我自己投的,国内一些基金会联系过我,愿意资助,但我当时完全不知道自己会做成什么样子,又要照顾孩子,不 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完,就没接受,非常感谢他们。我两年前出过书,用稿费负担的。

  人民网记者:你是成立了个人公司制作节目吗?

  柴静:没有,这次只是个人调研,播出也是公益的。跟我一起做这件事情的,是我的几位朋友,老范、番茄、蚂蚁、三三、席大、晨超、五号、子雄、家贤、念念、小米,十人左右,甘 苦与共。没有他们,就不会有这件事,我非常幸运。如果将来有机会,希望仍能与他们一起,为转型中的社会做一点纪录和分析的工作。(人民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说过几天再看《穹顶之下》,结果今天所有网站都打不开此片,不知是什么原因?两亿多人都先看了,后来十亿多人想看能看到吗?互联网时代也出现这种怪事,恐怕只有特色社会才有吧!
    2015/3/16 21:12:38
  • 亿万民众看到这个篇子感受是什么?我感觉,更多是负面的心理作用。能否有纪录片记录我们如何去治理环境的,正面的纪录片呢?
    2015/3/5 8:39:52
  • 精神与物质能不能兼得呢?公与私这对矛盾能不能相辅共存呢?这是与人类的认识论素质的提高有关的,人类社会需要、树立质的诚信竞争身教治天下,详情请百度搜;周义新专栏
    2015/3/4 21:23:18
  • 改革开放只抓经济忽视了精神文明的同步发展。造成腐败积重难返、贫富二极分化、环境恶性等等。所以、缺乏精神与物质并举的繁荣是可怕的,没有质的诚信人、就没有质的诚信事,不肯卑贱莫当官、人民不能再受骗,详情请百度搜;周义新专栏
    2015/3/4 21:16:03
  • 穿着牛仔白T,端着个知性范儿,弄了个比韩剧还肉麻的煽情表演,所有的媒体跟着一起推波助澜(想想当初小崔发转基因的题材时,有这样的待遇吗?),狠是煽起了小资们和一般并不追究深层原因却又深受雾霾之害的公众的同情心和关注心。可她做的节目实际上还是环保上的老生常谈。所谓pm2.5也不新鲜,听起来挺高大上的一个科学概念,其实说白了就是那些直径很小的固体颗粒物的污染,雾霾有危害这是共识,原因涉及很多方面。柴静大多以北京为例,总结了雾霾的几个来源,小汽车,大货车,燃煤和油品,可她却回避了燃煤这个雾霾的真正主因,而一味的偏重油品的因素。可在北方的冬天不烧煤是不行的,煤是个坏东西,也是个好东西,没有煤就没法冬季取暖,北方冬天,不取暖是要死人的。北京取暖可以用气,可以用油,高工资,高补贴,可是,绝大多数城市没那个福气,不取暖,立刻冻死,取暖慢慢的雾霾死,两者权衡,选择哪一个?如果选择烧气烧油,价格更高,一句话,不就是钱的问题吗?中国人就那么一点收入,财富又高度集中,还往往输送到国外,能源消费结构能立刻上一个台阶吗?讲开车,她柴静也开车(据说还是个4.0的大车),其实中国汽车的环保水平也不低,北京的进口车也不少,国外品牌的车更多,而我们的雾霾水平为什么这么高,不就是人多车多吗?不就是北京的气候环境不利于扩散吗?不就是北京的环境承载能力与人口数量失衡吗?说到底,不就是政策倾斜吗?不就是吃偏饭吗?不就是城市规划的一地鸡毛吗?至于欧美转型成功实现了GDP与环境的双丰收,那可不是一日之功,事实上,是他们将污染工业转嫁给了我们,我们承受着产品的加工生产,资源的消耗,环境的污染,可同时还在指责我们污染着环境,世上还有比这更不要脸的事吗?!雾霾确实需要治理,可人的心霾也同样需要治理
    2015/3/4 18:44:17
  • 时隔一年,她带着雾霾调查纪录片《穹顶之下》复出。在纪录片推出的当天优酷就获得600万次播放量,24小时全网播放量则近亿。纪录片中讲到,在中国大陆,每年因为大气污染而过早 死亡的人数是50万人;过去30年肺癌死亡率上升了465%;每年燃烧大量煤炭;有60%以上钢铁企业没有任何审批手续……等等。
    2015/3/4 12:27:36
  • 不是带有个人目的或其他企图的公利行为,都该肯定、支持。
    2015/3/4 12:24:36
  • 雾霾是涉及当代和子孙后代每个人健康的大事,对有权有钱的人也一样,不但柴静不能静,只要不是从中的既得利益者都不能静,特别是政府不能再以GDP总量增长为纲,进一步搞好环保,建议把没收贪官的钱财用于公益事业,包括环保。
    2015/3/4 10:37:41
  • 柴静为何“不能静”是有道理的,因为柴只要有点火星,就会燃烧起来,怎么能安静?
    2015/3/4 10:07:1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李树身,昵称狼头长啸,男,汉族,1946年1月27日出生,籍贯四川自贡,从业新闻30余年,因病已退休10多年。崇尚狼精神,用狼头像示众,昵称狼头长啸。读过书做过工经过商,办过误人子弟学校;编辑过期刊替别人做嫁衣裳;继而又从业官方传媒,混吃混喝虚度半生。憾捉笔难书民疾苦,痛难为百姓鼓与呼。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