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我们为何说不清自己信什么?
2015-02-27
字号:
中国人是有所信,不是没所信的。而且,还是有着统一持久之一整套所信的。可为什么这些年以来,却连我们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究竟在信着什么了?

  简单地讲,其主要原因这样有几点:

  第一,这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有三段大不同的所信经历,这种表面与显象之所信的大变与多变,很大程度上混淆和遮蔽了中华民族始终有自己一整套万变不离其宗、几千年一以贯之之集体信奉的一个长期事实。百年前,我们被认为是信孔孟之 道的;中共领导中国革命以后,我们似乎改信了马列主义;现如今改革开放了,许多人开始信起了西方的一套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来。仅据此来看,好像完全可以说,我们中国人的所信 ,不是稳定一贯的,而是应时多变的。今天,关于“中国人没信仰”的通行说法、关于不知中华民族究竟信什么的普遍迷惑、以及那些直接认定中国人从来就没有一套统一所信的虚无态度, 皆与这三段信之大变的近身经历密切相关。

  然而,具有几千年历史大视野和更全面深刻洞见的人们,还是能够从这百年之信的大颠覆、大摇摆、大挪移、大改变背后,看到有一套持续作用几千年、万变不离其宗的“中华之道”在的。 其实,这些所谓的信或“信仰”,与几千年中华文明和世世代代的各阶层中国人根深蒂固的真信奉(也就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中华之道)相比,最多也只能算是中华文明大道信奉之根茎开出的 几朵花儿罢了。中华千年与万众世代所根本信的,怎么看都是离不开一个“道”字的,都是盖莫出于“道化大一统”之外的。--------也就是说,古人是不是统统都信“孔孟”,或还可两说 ;而古人肯定都会认同“孔孟之学”是一种“道”且以“之道”为其命名,则几乎没人不信!所以,可以说,信“道”,把“道”贯穿到各个领域各种情境下,甚至在每个人的生存发展中认 同着不同的“道”、奉行着各个层面的“道”,乃是世世代代中国人所独有的,是无容置疑的铁一般事实。

  第二,随着科举制及传统中华学人几乎被排斥在西化知识体系之外后,失去“道统”全面孕育与上层发声系统的中国,不再有以“道”认知一切、化育一切、统揽一切的声音了。自此以后,再没有一支强大的“士之组系”社会群体力量,再没 有一套“中华之道”或中华“道统”的研究机构,再没有一种继往开来的适宜机制体制,足以为我们悠久坚稳且未曾中断过的中华文明,来进行全面系统的发掘、总结、阐释和揭示了。简单 地说就是,为中华文明与中华民族立言的机构、机制、群体和力量,从那一刻起被釜底抽薪、被解体驱散了。没人再来做“道思”了,没机构再去为“道统”操心了,没社会孕生与发生机制 足以声张、促动道心道行之作为了。中华道统,自此也就几乎完全地退出了今日所谓中国学术与中国知识界的视野了。

  这一致命的摧残,使得我们今天的中国,不仅少了大批坚定秉持与自觉践行中华之道的真正中华学者、中华思想家、中华文明传人,更要命的是,它让我们的治国理政精英与亿万普通民众,缺失、遗忘、丢弃、甚至泯灭了中华民族世世代代所始 终依循着的一套高远综合的格局理性!丢失掉了这种宏大高超的思维以后,今天,能够跳出浅近之当下,跳出三十年、一百年、三五百年去看中华文明之全程的人,几乎已是少得可怜又可怜 。这便是时至今日,不管儒也好、道也好、佛也好,在没了自身栖息繁衍的林园庙堂与孕生发声体制之后,谁也难有能耐系统地将“中华之道”的“真道统”,与马列主义、与西方现代性很 好地对接起来,并清晰明确地告知大家:中国人世世代代始终信着一套什么样的文明化之道,同时也是我们进行马列主义化、西方现代化的共同基础。

  第三,受西方“信仰”理论与“信仰”话语的蛊惑,甚至被“没信仰便等于什么都不信”的认识所洗脑、所挟持,现今的中国人,几乎丧失了在知行一体的“信奉”平台上,为自身文明立言与揭示出一整套“中华之道”来的勇气了(这个问题 前面几篇文章已有论述,不再多讲)。而不敢彪炳与张扬中华的信奉体系,不能在知行合一“大一统信奉”的道上走好自己的路,也是我们一直以来没法在如何发展马列主义上找到突破口的 一个关键症结所在。

  另外,把信不信、信仰什么,看成是必须统一明确的、有显著标志的、能以一个形象(如上帝)或一种主义(如马列)直接称唤的模式--------这是典型的西式思维。我们今天的很多人,正是中了这样的毒。也就是说,今天,当我们说信不信什 么时,已经是以西方“主义”化的和有宗教信仰民族之统一排他的信仰为尺度了。

  有了这样的先入之见后,我们反过头来会觉得中国人所信奉的“道”,不明不白,不伦不类,不是一个统一的、标志明显的、排他性的、绝对精神的东西。-------这又是我们不知中华民族一 直有所信、有根深蒂固之体系化信奉的一个重要原因。正因为,以信仰为基轴来构建的信仰体系与以信奉为基核来构育的信奉体系,完全是两条道上的两类不同体系模式;所以,以西方信仰 体系之视角与管径来看中华之道统信奉,不面目全非、七零八落、一无是处,那才是怪事一桩。

  第四,道之信,是包括着一切信念、信奉、信仰、信从等的信之集合,是一种体系化的信奉,是一种自然自生与自成一统的信奉,是一种多元共存合一的信奉,是有着生发能力、行为作用力 的信奉。这种信奉,是以道为统帅,以各种各样、各层各级的分道与支道自然整构成大一统之体系的。

  相比西方及其他许多民族的信仰体系,由于其横跨思知与行用的人类活动两大界,由于其更加均衡地统合着不变与生化的两大域,由于其是超越了纯粹精神和教条化目标的,更由于其以自身 的存在与生长运动而自成体系,所以,很容易被当今主导话语的统一与体系之尺度排斥在外。然而,有自己不同的“信奉”,有自己的“道”与天下人类“大道统”,我们何必管别人之“信 仰”怎么看自己?!有自己更好的一套,我们何必要去削足适履地迎合他人的界定与偏好呢?!

  第五,自诩为中华“道统”之最正统的儒学后人,以所谓的“孔孟之道”,将中华文明根本的“尊道贵德”之路向与传承,变成了虚置道、专事德的社会伦理道德取向与建构,并最终取得了以圣王化“小道统”代表和替代文明化“大道统”的 至高无上之地位。以至于,在中国历史的后半段,人人只知有“圣王之道”或“孔孟之道”;在20世纪儒家“学统”全面坍塌之时,只能无可奈何地放弃掉自己所有的道之理论与实践及“道 化大一统”之建构。

  也就是说,由于汉唐之后,我们的眼中只有“孔孟之道”,再无最初、也是最根本的天下文明之“道化大一统”了,所以,在那棵“见木不见林”情境下被视为高大之“木”、甚至唯一之“ 木”的儒学儒教倒掉之后,我们已经全无了在“道”的平台上、沿着“道”的途径,继续寻找背后那更广袤宏大之整个“森林”的信心与能力了。此正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儒学,以积 极主动入人世社会之境而攫取正统;儒道,也因自身的局限与不适应西方文明之冲击,而在轰然倒下的同时连累、拖垮了整个“中华之道”体系的自觉与彰明。

  时至今日,我们只要一说继承传统,便会被认为是要回到孔孟之道的老路上去。殊不知,“道”、“道统”,既是早于儒学、儒家、儒教、儒道而存在的,是远在儒学圣王“小道统”之上的 ;而且,比之儒学“小道统”体系,一个更为全面整体的“道化大一统”之“大道统”体系、也就是我今天所称“中华之道”体系,更是始终贯穿于我们中华民族的各个时期与各种层面的。

  第六,由于获得了中国大陆领导权的中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直至现在,也只是刚刚才提出发展马列主义的问题),一直将神圣化、甚至排他化了的马列主义、共产理想,作为自己必须始终如一坚持到底的信仰。这在客观上,会给一切致力 于重归中华之道的努力、甚至给任何以天下人类文明“大道统”统合共产理想与中华大同目标的探索,造成一些制约与羁绊。

  在我看来,无论是发展马列主义也好,还是重构中华之道体系也罢,我们都不应该是去做简单的选择题,去在二者之中只选其一。马列主义发展的活水与更长久之源泉,为什么不可以是中华文明之“大道统”?“中华之道”的新时代走向,为何 不能将马列理论、共产理想首先揽入怀内来?(更多问题,以后再展开来谈)

  在这个问题上,今天只讲一点:即便为了发展马列主义、为将共产主义的理想与信仰变成更为持久坚实、更能使人人践行的一整套信奉,我们也应从“中华之道”的“大道统”信奉体系中去 寻求更多的启示与借鉴!而不是紧紧抱住一个局限在精神领域的、极端极致化与排他的“主义信仰”死不放手!因为,中国共产党,从来都没去掉过前面的“中国”二字;人类的共产主义或 社会主义事业,为什么非要与同向的、甚至大道同的“中华之道”水火不容呢?

  总之一句话:一种中国式的“大一统”“信奉体系”,远比之前那种仅仅局限在纯精神领域的“信仰体系”,更能让马列主义获得新生,更能让共产主义在新文明时代成就出新的波澜壮阔伟 业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另外,我也同意xiyengenuo的观点:道,是不分善恶的。或者更准确地讲,道,包含着能够被解读出的善与恶及中性来,却不自言与自明。道德一词,首先先要有道在,才能再谈是不是有德。
    2015/3/2 8:58:24
  • 回复笔仙:
        信不信点什么,这不是谁想不想的事,而是一直存在着的现实、事实。这么说吧,您选择什么都不信,其实便信了“信什么都没用无益”。所以,这不是强迫症,这是让我们要直面现实。
    2015/3/2 8:53:13
  • 道德经是没有善恶的,只有道,德在道后,无道的德是不得长久的。可惜啦道德经这部古人智慧的结晶。竟然成拉被曲解为善,为玄。道道德经第一章,如果看不懂,后面的看啦,不如不看。
    2015/3/1 16:01:53
  • 人只要向善就行,何需非得信点什么?纯属信仰强迫症患者。
    2015/3/1 11:58:42
  • -------这不是谁想升级不升级的问题,是自然之道发展的必然迫使人们去做该做的事情。毛的确是伟人,也堪称伟大的思想家,但毕竟,他的所思所想直面的是他那个时代问题,且,他的精力更多地是放在革命与执政上,没有在构建理论体系上下太多功夫。------而指导未来中国和世界的各种实践活动,是要有一整套处处可用的思想理论体系的。
    2015/3/1 9:04:32
  • 王岩林先生,

    有所谓:“动静有常,刚柔断矣”
    如中医看病施药,也讲求内服外用。
    如改革开放,也要说说物质精神两手抓。

    中华儒释道济世太柔,致千年封建政治愚民,致近现代国家民族灾难。
    马列毛思想既动又刚,难得毛主席在人生最后,发展至:阶级斗争论。

    愚见妄见,请不要给两者做包含和升级哈,哈哈哈...
    2015/2/28 11:12:14
  • ------因为,有一个简单的道理:马列毛之道展开了多少年?中华之道走了多少年?几千年下来,什么风雨没经过?什么问题没想到过?
          所以,当马列毛理论和他们的实践运动,陷入低潮、受到阻碍之时,更应从中国人为天下人类开辟的中华之道上汲取营养、甚至寻找新的立足和建构平台。
    2015/2/28 9:38:57
  • 回复黑狗兄:
         马列、尤其是毛,在根本上那是不与中华之道相对立的。甚至,在我看来,马列毛冲在这个时代的前列,可在遇到问题时,在需要积蓄、整固、扩充、发展时,还是要先回到中华文明的中华之道上做一番重构与重建的。不如此,他们找不到根,难以长成统合中西的参天大树。
    2015/2/28 9:34:59
  • ‘礼、乐、射、御、书、数’六艺
    2015/2/27 22:09:30
  • 古人的的思想未必不先进,只是被精蝇们任意篡改,抹杀,固化。一切都是为啦短暂的统治,即便是以牺牲国运为代价。
    2015/2/27 20:50:39
  • 为何一定要说清信什么呢?反观自己的话,其实这个说不清,就已经是清了......

    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
    历史沿道而行,无人能挡!!!
    2015/2/27 20:33:05
  • 用马列主义理论和毛泽东思想解释“道”,的确也是需要的。
    ==============
    呀,心又野了吧!呵呵,难怪全世界姓资的都把马列毛视为邪教哈!!
    反着来吧......
    2015/2/27 20:24:3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