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吗?(二)
2014-12-17
字号:
把毛泽东夺取政权后的时代定性为和脾斯麦一样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绝大多数左派们所不会同意的,把邓小平时代定性为社会资本主义时代,把邓以后的时代定性为家族资本主义时代 ,也是有一半的左派不会同意的,那么,卢先生为什么不把以上几个时段或至少毛泽东时段定义为社会主义时段而一律划归到资本主义阶段了呢?这跟他的社会主义定义的既无时间性又无空 间性造成的随意性有很大的关系。

  卢是这样说的:

  社会主义从人类社会肇始阶段就存在。封建主义社会当中可以有社会主义元素,资本主义社会当中也可以有社会主义元素,社会主义社会当中有比较完整、系统和 高级的社会主义元素。 准确地讲,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文明的根本性特征。古代的均田制,近代的反托拉斯法案,都具有鲜明的社会主义特征。一些封建国家,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其社会主义建设不一定落后于一 些自称为“社会主义”的国家。

  你看,那里都有社会主义,这样的说法有什么意义呢?除此之外,卢还认为:

  社会主义首先是一种高尚的情怀,其次才是一种思想理论,最后才是制度安排。古今中外,有无数圣贤具有这种高尚的情怀,他们其实就是高贵的社会主义者。正是他们,不断地将社会主 义 理想汇入到人文思想之中,不懈地将社会主义理想渗透到各个时期的制度当中,他们将人类文明引领到了崭新的高度。

  对此评论员349606882评论到:

  要害就在这里,只有高贵的人,崇高的人,圣人才可以从事社会主义事业,如果你不是,你就一边凉快去,社会主义和普通老百姓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普通老百姓都是卑微与猥琐的,天生就应 该做奴隶,由你这样的先贤把玩。

  由于卢的社会主义的随意性和圣洁性,所以,对于卢先生不满意的社会形态,不惜多制造些不伦不类的资本主义概念,也不肯把它划归到社会主义的概念里去。

  剩下的这一部分左派,包括一般的左派黎亚彬和独一份的左派高守研,为什么也不对卢先生的这个判断强烈反对呢?这和他们对刘志军的文章保持沉默的原因是一样的,都认为新中国六十 年尤其是后三十年变成了资本主义社会。

  这一部分左派,包括黎亚彬和卢的支持者们,占了左派中少一半的数量,他们的这种错误认识,正好和新社会主义派、普遍幸福主义派、民主社会主义派的观点混在一起,把社会主义资本 主义这两个概念搅合成了一锅粥。

  这里单说左派,他们一边说中国现在已经成了资本主义社会,一边向最高当局呼吁改变这种状况,可见他们依然认为最高当局还是要坚持社会主义的,而一个社会的总体性质正是由最高当 局的意识形态所决定的。

  另外

  ,我们说一个社会形态的时候,指的是一个完整的社会形态,不但有完整的经济基础,而且还要有完整的占统治地位的上层建筑。现在私营经济虽然在经济总量里占的比重很大,但在基础性 领域(土地和资源),关键性领域,几乎没有或很小,连自己的政党都没有。这怎么能算做资本主义社会呢?

  而社会主义不但有自己的农村基础,基础性领域(土地和资源),关键性领域,还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党,为什么不能把它定义为社会主义社会呢?

  造成一部分左派的错误认识的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感觉前后三十年反差太大,他们找不出合适的概念来表达出这个差别,就借用现成的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这两个概念来表达了。这里,可 以推荐两对概念,对于前三十年,可以称作理想社会主义时代或阶段,这是因为一开始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包含了较多的设计师们对新社会的理想成分。还有一种叫法是“非常态社会主义 阶段”,是指刚开始建立的没有正反两方面经验可以借鉴的阶段。

  对于后三十年,可以称作现实社会主义阶段,是指经过了前几十年的实践后,知道了在当下实际能够建成的社会主义状态。也可以叫做常态社会主义阶段,是常规状态社会主义阶段的简称 。

  常规状态社会主义下是容许私营经济存在和发展的,这和经典的理论是有重大区别的。但是,发展的边界在什么地方,这就是左派们可以正确的发挥作用的地方。在这个时候,就用到了胡 适的多谈些问题,少谈些主义这句话,只要谈私营经济应该怎样或不应该怎样就可以了,不要动不动就大而化之用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来唬人。

  经典意义上的社会主义社会是应该产生于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之后的社会形态,因此,它天生就比资本主义要好,它天生就是战胜了资本主义取代了资本主义。但它只是理论上的,到现 在还没有出现,还只是一种假说。   而现实中的社会主义好,只能是说,第一,它比我们过去的封建社会好。第二,在东方的这些地方,实行社会主义制度比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好。而不是说 ,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比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好。

  这些左派们什么时候接受了可以容忍由不好的社会主义向好的社会主义的不断演进,就像资本主义由一开始的野蛮状态演进到现在的文明状态。就可以和新社会主义派民主社会主义派普遍 幸福主义派真正划清界限了。不然的话,除了造成认识上更长时间的混乱以外,不会有任何积极的正面作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这里的要害是走什么道路实现社会主义问题。新的制度总是在旧的制度中孕育,不过它一旦诞生虽然还带着旧时代的痕迹但毕竞是质的区别。否则按后一种社会制度是前一种社会制度的最高接段的逻辑:发展奴隶社会就可以实现封建主义,发展封建主义就可以实现资本主义,发展资本主义就可以实现社会主义。这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看不到旧的痕迹、只承认社会的阶级性不承认社会的普遍性、不承认社会的继承性就会导至简单的否定发生“左”的倾向。看不到新、旧制度的本质区别就会“穿新鞋走老路”“新瓶装旧酒”发生“右”的倾向。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崭新的模式必定有区别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全新内容,有志于社会主义的人们应该进行积极的探索。
    2014/12/17 20:43:21
  • 把毛泽东夺取政权后的时代定性为和脾斯麦一样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绝大多数左派们所不会同意的。

    =============

    德国这位伟大的领袖(德国总理)、社会主义的先驱和实践家奥托.冯.俾斯麦,在1883年至1891年在德国实施了“社会保障法”,开启了“社会主义财富共享”萌芽式的探索。李鸿章因被人称为“东方的俾斯麦”而感到特别的自豪,在其访问欧洲的时候,特意要求会见已经退休的俾斯麦,以表达对俾斯麦敬仰和对自己这个“东方的俾斯麦”荣誉的自豪。

    德国的马克思(生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的公有制思想理论,显然对俾斯麦的“社会主义财富共享”实践有很大影响,然后是希特X(其搞的灭绝人性的侵略战争是不可原谅的)进行了全面的“财富共享社会主义”的更广泛社会意义的实践,即“社会主义因素”在德国进行了更大范围的扩大。

    德国战败后,列宁斯大林全面吸收和模仿了德国的社会主义模式,并进行了创新和改造,再后来是中国对苏联的“财富共享社会主义”进行全面模仿。即欧洲做为“财富共享社会主义”萌芽的理论和实践的发源地和创造者。即使至今其的“社会主义因素”也是占一多半的。


    这就是真正意义的“财富共享社会主义”之源头和后来的继承、完善和发展。也就是说,历史的文明进步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每个明智和有追求的国家都是能从中获益匪浅的。

    列宁说的好: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武装自己,才能成为共产主义者。而不是狭隘主义的夜郎自大。

    “社会主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在于其能把社会财富通过公有制的经济载体形式把福利和福祉普惠于全体人民。为什么要采用国有制,就是因为代表国家的政府能够把其掌握的国有制财富资源用强制力顺利并高效率地分发分配普惠给全体人民。这是其他所有制做不到的事情。即使是集体所有制这种公有制搞的再好,也是仅是普惠于集体内的成员的。而对集体外的成员就是饿死也是不会管的。

    问题的关键是看哪种所有制能够做到普惠的人数多。“普惠的人数多”,就是好的所有制。而国家所有制普惠的人数最多,那这种公有制就是最文明进步的。
    2014/12/17 16:27: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在人类的自然科学史上,人们为了认识光的本性,经过了长达三百年的争论,最后以波粒二象性的共存画上了句号,而在人类的社会科学史上,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已经争论了五百年,今天也应该到了以共存主义的共识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较量的时候了。
邮箱:980652931@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