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评吴晓波 《我为什么从来不炒股?》
2014-12-11
字号:
刘泰特评论:吴晓波是中国很著名的思想性人物,他的这篇文章我并不称赞,但是从中可以看到中国思想有影响人物,他们水平如何?

  说中国股市乱七八糟,我完全赞成,但是因此而认为中国股市就无价值投资容身之地,那就错了,如同说,旧中国,或者中国近现代以来,中国文化一盆混水,指鹿为马,谬误横行,但 是因此就认为中国一百年来,社会没有正义的容身之处吗?就没有正义之光吗?

  本人是投资股票之人,二十年来,始终是价值投资的思想,是本能的用价值投资信念保护自己在股市中,不被庄家玩弄于股掌之上,这种理念天生的如同公平正义,被我信仰。

  我阅读巴菲特的一些思想,是感到十分的亲切,正是我心中想说的话,就是说,尽管世界各国股票市场,差别很大,但是它们都具有价值投资的共性,即股票市场也具有普世价值,好比 世界各文化民族具有绝对精神的普世价值一样(只是中国文化和经济的素质低,普世价值精神很弱),因此巴菲特到中国投资股票,业绩也会十分出色。

  没有买过中国股票的人,谈论股票,如同没有挨过饿的人,谈论挨饿的感受。

  吴晓波:我为什么从来不炒股?

  中国股市的标配不是价值挖掘、技术创新、产业升级,而是“人民日报社论+壳资源+并购题材+国企利益”。股市风云股市风云

  12月5日,沪深两市的股票交易突破一万亿元天量,那天,我在上海出差,看到朋友圈里如瀑布般的惊呼后,我到盥洗室洗了一把冷水脸,然后问镜子里的自己:你动心了?在确定答案是 “否定”的之后,我打开电脑,写下这篇专栏的标题。

  几天后的12月9日午后,当我正为此文写下最后几段文字的时候,沪指暴跌5.43%,失守2900点,两市交易量突破1.2万元。

  在这种充满了戏剧性的时刻,我的心里既无侥幸,也无悲喜。因为,正如标题所示:我从来不炒股。

  如果我说中国股市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怪胎”,也许没有人会反对。

  上海和深圳的两个交易所分别成立于1990年底,始创之初,制度构建十分粗鄙,几乎没有顶层设计,第一批上市的公司大多为华东及华南两地的地方中小公司,沪市的所谓“老八股”中 好几家是注册资本在50万元的区属企业。

  1992年8月,深圳发生120万人争购股票认购证事件,场面火爆失控,政府被冲,警车被砸,北京在失控中发现了一个“超级大油田”,两个月后,证监会成立,股票发行权逐渐上收,至 1997年,两所划归证监会统一监管,在这一时期,决策层形成了一个非常诡异的战略设计:中国资本市场应该为国有企业的脱困服务。

  大量陷入困境的国企“搓泥洗澡”,打扮成白富美的样子被挂到了市场上,有一位叫张化桥的香港证券分析师甚至认为,当时的国企上市很少有不在财报上动手脚的。上海证券交易所成 立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

  当年还有一个很奇特的景象,就是所有的国家部委都分配到了两到三个上市指标,连共青团、全国妇联都不例外,而这些部门没有合适的企业,其指标就被拿到市场上“出售”,价格大 约在2000万元左右,一些在那一时期上市的地方国企和民营企业,大多途经的是这一“灰色通道”。

  那些“白富美”在财务报表上打扮得很漂亮了,但体制和制度几无改变,掀开假面,当然不堪一睹,在上市数年之后,企业很快再度陷入泥潭,成为了所谓的“壳资源”,这时候,在二 级市场上就出现了狙击手,他们被叫做“庄家”。

  庄家们通过低价收购未流通的“内部职工股”,成为这些企业的实际控制人,然后在二级市场上大兴波澜。1999年5月19日,沉寂多年的股市突然井喷,构成“5·19行情”,一些从来名 不见经传的企业,如亿安科技、银广厦、中天科技等等,忽然日日狂涨,激荡得人人心旌荡漾,在它们的背后则是庄家们的贪痴狂欢。

  当时,庄家对股价的控制几乎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我在《大败局2》中曾记录这样一个细节:2000年2月18日,当时第一大庄家、中科创业的实际控制人吕梁新婚大喜,他的操盘手们用 “科学而精密”的手法控制股票起伏,硬是让中科创业的收盘价恰好停在了72.88元。操盘手们用自己的方式给老板送上一份别人看来瞠目结舌的礼物。

  及至2001年1月,经济学家吴敬琏将中国股市直接比喻为赌场,甚至认为前者还不如后者有规矩,“赌场里面也有规矩,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而我们的股市里,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牌 ,可以作弊,可以搞诈骗。坐庄、炒作、操纵股价可说是登峰造极。”

  吴敬琏进而揭示了中国股市的制度性缺陷:“由于管理层把股票市场定位于为国有企业融资服务和向国有企业倾斜的融资工具,使获得上市特权的公司得以靠高溢价发行,从流通股持有 者手中圈钱,从而使股市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寻租场’,因此必须否定‘股市为国企融资服务’的方针和‘政府托市、企业圈钱’的做法。”

  吕梁等第一代庄家折戟于2001年春季之后的一次股灾,随之出现了以德隆唐万新等人为代表的第二代庄家,他们的手笔越来越大,高举混业经营的旗帜,动辄以并购题材拉抬股价,靠高 额民间吸资来构筑资本平台,用唐万新自己的话说,“用毒药化解毒药”,最终在2004年的另一次股灾中玉石俱焚。

  在此后的岁月中,如吕梁、唐万新这种招摇于台面之上的著名庄家似乎减少了,但是,庄家文化确乎从来没有消亡,他们开始隐身于各个证券营业所里,以“地下敢死队”的身份继续战 斗,而吴敬琏所总结的股市特征似乎也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观。

  2007年前后,我曾在第一财经的“中国经营者”栏目当过一段时间的主持人,为了探寻上市公司的真相,我特意选择了五、六家股价表现非常优异的公司做样本调查——其中就包括前段 时间爆出丑闻的獐子岛。

  我到这些公司实地考察、访谈董事长、查阅公司业绩及股价波动,结果得出了一个并不出乎我预料的结论:这些公司的业务波动,与它们的股价波动,几乎没有任何的对应关系。在一家 公司,我问董事长,“为什么你们的股价最近震荡很大?”他请摄像师把镜头关掉,然后很小声而体己地对我说,“因为这几天券商在换手,换手的成本价是12元,吴先生,你可以在这附近 进一点货的。”

  这就是我为什么从来不炒股的原因:

  ——这个股市从诞生的第一天就是“怪胎”,它从来为国有企业——现在叫蓝筹股服务,为国家的货币政策背书,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墙上写着一句话:“保护小股东的利益就是保护了所 有股东的利益”,此言在我国股市是一个错误;

  ——这个股市里的企业从来没有把股价视为公司价值的晴雨表,因此,信奉巴菲特“价值投资”理论的人从来没有在这里赚到过一分钱,相反,它是“秃鹰们”的冒险乐园,就如同米兰 ·昆德拉曾经写道:“事情总比你想象的复杂”,在中国股市发生的那些故事,谜底总比你想象得还要阴暗;中国股市的谜底比你想象得还要阴暗中国股市的谜底比你想象得还要阴暗

  ——这个股市的基本表现,不但与上市公司的基本表现没有关系,甚至与中国宏观经济的基本表现也没有关系,它是一个被行政权力严重操控的资本市场,它的标配不是价值挖掘、技术 创新、产业升级,而是“人民日报社论+壳资源+并购题材+国企利益”;

  在今年四季度以来的这轮股市大波澜中,上述特征不但没有得到改善,甚至有些股票的表现更证明了“劣币”的能力,很难想象,一个正常的投资者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中做出理性的投资 决策。

  罗伯特·希勒在《金融与好的社会》一书中这样写到:“金融应该帮助我们减少生活的随机性,而不是添加随机性,为了使金融体系运转得更好,我们需要进一步发展其内在逻辑,以及 金融在独立自由的人之间撮合交易的能力——这些交易能使大家生活得更好。”

  我为了让自己生活得更好,不得不远离充满了随机性的中国股市,然后,写下这篇不合时宜的专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很佩服吴晓波对经济史的深入研究,论述也有自己的思想,而且善于预测。
    但对中国股市的一些先入为主的观点,多受别人的影响,略显偏薄。中国
    股市在不断寻路和变革,研究者不涉猎中国股市,就失去了太多观察中国
    经济改革的精髓和前沿的东西,该改进自己的成见了。
    我在2010年元月13日预测了“房价将在2014年见顶”(详见天涯),今年
    3月果断将闲置了6年的股票账户重新激活,利用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跷跷
    板原理,判断股市不然见底回升,经过一个月的调研,在上证2000点坚决
    杀进,到现在上证指数已经触及3000点,50%的上涨对普通百姓来说也是
    一份不小的“红利”。
    所以再厉害的经济学家也经常犯错误,及时反思,向市场和老百姓学习,才
    能避免“自以为是”。
    2014/12/15 9:28:58
  • 房价、股市的中小板等高市盈率个股等都疯涨几年了,大盘蓝筹股刚有起色并带动股指上扬,大家都怕成这样了,难道只能让前者疯涨不能让后者补涨?!这是什么道理?!
    2014/12/12 11:47:44
  • 缺点错误犯罪什么时候都大量存在,但,不能因此而结论:这是一个应该彻底消灭的社会,这是一个应该全部消灭的人群!
    2014/12/11 16:50:2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刘晓东,1957年生,在农村插队劳动三年,1977年恢复高考首届考入大学。知识和思想重要部分来自于大学在图书馆的读书自学,1982年初毕业于苏州大学政教系。在江西人民出版社工作十余年,1992年评聘为经济学副编审。80年代和90年代初,与国内众多著名经济学者有广泛接触,并编辑出版了中国经济改革理论系列书籍。在国内最早编辑出版《西方经济学名著提要》、《西方管理学名著提要》等著作。1992年主编出版国内首部《中国当代经济科学学者辞典》(上海社科院出版社),收入三千余人。后辞职,自由职业,从事投资。2010年6月起,自觉于思想文化学习,以读书、写作为主。
人生价值:认识你自己。人生信条: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己不能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认识方法:与爱因斯坦的“概念是思维的自由创造”强烈共鸣。爱好读书:广泛涉及历史学、经济学、哲学。价值理念:敬仰孔子的“古之学者为己”和乐天知命,敬仰苏格拉底的追求绝对善的理念,敬仰歌德的渴望生活的美,敬仰亚当斯密的理性的精细的经济思想,敬仰马克思的深邃的历史目光,敬仰爱因斯坦的对自然的宗教般的信仰,等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