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亟需政府干预的中国农村衰变
2014-12-06
字号:
去年年底,我回到中国农村的儿时家乡,发现我的哥哥出门前要在自己腰带上系把刀子,我问为什么,他说“现在没以前那么安全了。”

  在经历了数十年的失败政策、被国家遗忘之后,这个我曾在此长大的平静、田园小村,就像中国很多其他农村乡镇一样,已经因传统社会规范的崩溃而崩溃了。和我年龄相仿的农村人,宁愿回归过去的老时光。

  对于那些对国家近代史的记忆还停留在毛时代的中国人来说,怀旧可能有些不可思议。1949年共产主义革命之后,这些政策带来了经济灾难、饥荒和大规模死亡。但1970年代中期——大饥荒之后、文革晚期——长大成人的我们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最困难的时期。我的长辈则宁愿不谈过去的不好,这是中国人的典型性格。

  我的童年适逢中国一个独特的时刻:我们仍过着传统的乡村生活,已经把毛的政策抛在一边,但又尚未陷入资本主义的疯狂之中。那时,家庭观念很强、犯罪很少、乡间风景很原始。我们不介意过穷日子——七十年代初,我上小学三、四年级时,整个学校甚至连本教科书都没有。我们生活的社区和平宁静、关系紧密。

  但后来,中国传统的社会结构被割裂,其中农村的衰变最为明显,在这里,家庭分离、犯罪率攀升、环境能要了人的命。很多过了几十年国不扰民开心生活的人,现在却迫切想要政府干预自己的生活了。国家必须做些事情,重建衰落的乡村生活。

  1970年代末开始,人民公社分裂成家庭耕地,这促进了农村的生产力和农村居民的自由。农民忽然有权决定种什么庄稼、怎么种,以及如何卖掉自己的收成和其他东西了。很多人决定离开土地,去东南沿海的新兴城市打工。然后,他们从外面的世界带回了收入和新颖的知识。很多人还带回了急需的技能,开办了自己的工厂。这一黄金时代也被誉为邓小平经济解放政策的胜利。

  农村复兴时代到1990年代中晚期就结束了。受央行印钞驱动,银行信贷不计后果的增长令通胀率持续多年维持在两位数高位,农村居民的收入迅速缩水,城乡差距扩大。城市居民平均月收入从二十年前的几百元跃升到今天的约4000元(合650美元),而农村居民的收入则远远落后。

  更重要的是,随着住房私有化政策的推行,城市房价成倍飙涨,很多地方涨了5到6倍,而与此相比,农村房屋则升值有限。太多农民错过了中国的房地产热潮,这也成为城乡财富差距巨大的原因之一。

  地方政府也没发挥什么积极作用。随着越来越多农民涌向沿海城市的工厂,地方政府开始层层腐化和被忽略。最终,工厂在农村附近的乡镇出现,湖水被抽干,河流和空气被污染。在此过程中,农民付出了太高的代价。专家估计,中国有约450个癌症村镇,那里的癌症发生率远高于平均水平。而我所在的村子里,则有人四五十岁就死于不明疾病。

  我的家乡湖北荆门农村的状态在整个中国很普遍。这里,道路不再好走,十多年没有维修过了;社区建筑被推倒,上次回家的时候,就只看到了遍地尘土和瓦砾。

  农村家庭深受其苦。2011年的有关报道指出,农村地区自杀率是城市的三倍。我的叔叔就被他长大成人的孩子赶出了家门,生活在临时搭建的窝棚里,四年前上吊自杀了。他也一直没有从再往前两年、妻子去世的痛苦中走出。

  在农村,父母双双外出打工、孩子留守家中的现象非常普遍。约6000万儿童正过着这样的生活。他们大部分由祖父母带大,有超过3%的儿童——数百万人——只能自己照顾自己。留守儿童常常不得不面对孤独(很多都没有兄弟姐妹)和无助。有报道说,留守儿童遭遇性虐待的比率正在上升。

  与此同时,农村的辍学儿童越来越多。一项研究指出,农村地区至少有2000万学龄儿童没有上学,或者说辍学率达十分之一。我在1970年代就读的小学十年前就因学生人数减少而解散了。结果是,剩下的学龄儿童必须每天走8公里的泥路去其他小学上学。

  还有很多男人进城打工、妻子和孩子留守农村的情况,一家人团聚的日子一年中只有几天。距离、情绪和经济压力令家庭分崩离析。

  Learning Weekly指出,中国农村地区的离婚率在1979年到2009年之间翻了四倍。新加坡《联合早报》及中国政府大量出版物则报道,中国农村很多地区已陷入无政府状态,犯罪率攀升,选举舞弊。

  北京过去几十年来下放权力的努力对这种社会衰败起了重要作用。村一级领导干部的选举常常是暗箱操作,腐败猖獗。“国退”造成了危险的权力真空,不少村民只能自生自灭。农村很多人甚至开始谈论起黑帮幕后操纵权力的话题。

  罕见于共产主义时代的犯罪事件正在增加。外界很难获悉有关犯罪的数据——警方也不公布这些数据。在农村地区,只有最极端的犯罪才能得到报道,另外有些可怕的案件则被忽略。几年前,我有个表亲在一起婚外恋事件中差点儿被另一名村民及其亲戚打死,我的亲戚报案了,但警方从未跟进这个案件。

  过去,村镇官员拥有权力和资源调停争端,包括家庭暴力。警察会到最偏远的村落巡逻。而如今的警察似乎只会待在城市,村领导不掌握干涉社会问题的资源,大约10年前“农业税”的取消增加了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

  随着政府继续执迷于经济增长率,不平等和环境破坏——尤其在农村地区——悄悄成为了更大的挑战。无论自由主义人士如何评价这种不尽人意的后果,中国农村很多人,尤其是像我亲戚和我同村村民一样贫穷的农民,都希望政府能更多干预农村事务。很多地区都有农民结群上访,要求政府干预土地纠纷、污染和选举舞弊。

  中国农村地区的苦难是深重的,也是可以解决的。政府和公众必须从阴影中走出,并优先考虑重建农村生活的事务。国家拥有财政资源和能力做事,现在需要的,只是意愿。

  (本文11月28日原载于美国《纽约时报》,标题为“The Disintegration of Rural China”,王璐菲/译)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北安:谈论问题,任何时候都没有绝对的充分,绝对的正确,尤其是历史问题、社会问题,但整体来说要结合各方面的情况来分析,各方面的资料考虑的越周全,得出的论证相对越合理!这里的博主说那时的农村有警察巡逻,这里现实么?在目前物质相对比那个年月都丰富的时期,交通比那时更便利的时期,目前在多数农村尚且都达不到政府配备警力的巡逻,这博主不是睁眼说瞎话又是什么?
    2014/12/7 12:25:18
  • 哎(唉)!我也就是:1、对这个沸沸扬扬的问题感了兴趣。2、对为了证明自己对而不惜全面否定对方的作风反感而己。
    其实我一个业余的怎么会推演的比专业的强呢?甚至上面引用的数据都可能为“道听途说”。
    不过用官方或封锁消息,或媒体不敢揭露吹牛为例子来做为理由似也不充分---还有口口相传呢?何况年代并未久远。
    2014/12/7 11:55:37
  • 北安:他们的主流媒体当年没有亩产几万斤的报道,他们的施政当年没有在亩产几万斤的同时有反瞒产运动;他们当年没有粮票制度及“盲流”遣返制度、没有远行(几十里路程就已经算远门)需要介绍信的制度!但某个地区有!
    2014/12/7 11:09:24
  • 中国人口年鉴
    年份 总人口(万人)出生率(‰)死亡率(‰)自然增长率。


    1959 67207 24.78 14.59 10.19(死亡9805.5013万,出生16653万)
    1960 66207 20.68 25.43 -4.57 (死亡16836.4401万,出生13691万)
    1961 65859 18.02 14.24 3.78 (死亡9378.3216万,出生11867万)
    1962 67295 37.01 10.02 26.99(死亡6742.959万,出生24926万)


    --
    粮食产量  人口数   人均粮食产量 (中国)


    1959年 17000万吨  67207万  253公斤
    1960年 14350万吨  66207万  216公斤
    1961年 14750万吨  65859万  224公斤
    1962年 16000万吨  67295万  238公斤

    --
    (当前)
    非洲人均粮食不到200公斤。
    中国大陆:379公斤
    印度:194公斤
    朝鲜:128公斤

    【网上查到的信息】
    从资料上看:
    一、60年和59年相比死亡人数多出7千万达到1亿6千八百万。总人口6亿多人减去城市人口和未受灾地区人口后,农村人口按5亿多人计:死亡率高达近三分之一。可能吗?
    二、62年和61年出生人数多出1亿3千万高达近2.5亿。总人口6.7亿男女配成3.4亿对。结果62年全国人口中有三分之二对男女生孩子?
    上述的统计数字如果考虑到59年到62年基本全都处在困难时期,而且生育的滞后(十月怀胎)的特点,其统计数据的准确性令人质疑。
    如果数据失真除统计工作本身外,会不会有其他因素?例如:当年初期交粮食或其他义务与人头挂勾导至少报人口?后期脤灾又以人头计算补贴导至多报人口?
    三、从摘抄的各国人均粮食生产量来看:非洲、印度、朝鲜人均200公斤左右与我们当年差不多,显然现在他们那里没有发生大面积直接饿死人的现象
    2014/12/7 11:01:45
  • 中国人口年鉴
    年份 总人口(万人)出生率(‰)死亡率(‰)自然增长率。

    1958 65994 29.22 11.98 17.24(死亡7906.0812万,出生19283万)
    1959 67207 24.78 14.59 10.19(死亡9805.5013万,出生16653万)
    1960 66207 20.68 25.43 -4.57 (死亡16836.4401万,出生13691万)
    1961 65859 18.02 14.24 3.78 (死亡9378.3216万,出生11867万)
    1962 67295 37.01 10.02 26.99(死亡6742.959万,出生24926万)
    1963 69172 43.37 10.04 33.33(死亡6944.8688万,出生29999.****万)

    ----------------
    粮食产量  人口数   人均粮食产量 (中国)

    1958年 20000万吨  65994万  303公斤
    1959年 17000万吨  67207万  253公斤
    1960年 14350万吨  66207万  216公斤
    1961年 14750万吨  65859万  224公斤
    1962年 16000万吨  67295万  238公斤
    1963年 17000万吨  69172万  246公斤
    ----------------
    (当前)
    非洲是人多粮少的地区,人均粮食不到200公斤。
    中国大陆:379公斤
    印度:194公斤
    朝鲜:128公斤
    ===========
    网上查到的信息。
    2014/12/7 9:53:20
  • 有点卖国味道!
    2014/12/7 9:10:41
  • 16楼:你的看法绝对错误!未来人们生活的主体聚集地,不可能不是城镇!
    2014/12/7 5:57:29
  • 博主所说大体是实情,我所了解的农村差不多,在许多楼房与道路的光鲜背后,是人心的衰败,不要说表亲,就是兄弟与父母子女都被疯狂与贪婪的人心搞得分崩离析,每次农村来人,都是说谁欺负谁,谁谁要占谁谁的土地,怎样怎样。以前村里人际关系尚好些,还会回村里转转,现在是连回到村里看看他们的愿望也没有了,人心都坏了,实在没有意思。
    2014/12/7 1:42:59
  • 黄松明 18楼!你分析问题的逻辑实在不堪一击!说什么那时那饿死几千万人的问题来怎么怎么?请问你了解那时封锁消息的能力么?出这么大的事情是一时出来的么?这种历史事件是一时可以统计的么?亩产几万斤是不是人民日报报道过?按照你的逻辑,那时具备基本生产常识的人都死哪儿去了?难得当时偌大个中国几亿人,都没有这种常识么?那么为什么人民日报还报道亩产几万斤?你给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为啥全国性没有第二种声音了?敢说话的人哪儿去了?
    只要你把这个问题给解析明白了,你那种不符合逻辑的东西,也就变得如此不堪一击了!
    2014/12/7 1:37:54
  • 张化桥先生乱谈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什么经济灾难、饥荒和大规模死亡,他的文章登在2014年11月28日的美国《纽约时报》,是什么目的?是不是既抹黑毛泽东时代,又抹黑改革开放后的中国,1949年后的60多年的新中国都是一片黑了。以讨好美国呢。
    我出生在印尼,新中国成立后,我在印尼读中文小学,至今我还记得所读的教科书中,青天白日满旗红变成五星红旗的经过,60多年了,我现在虽然步履蹒跚,两眼模糊,但如果给我机会,我仍然能够把美国和英国最好的思想家踢下擂台。因为这些具有博士学位的西方学者,比我这个在印尼只读过几个月野鸡大学的人,学历当然是高得多。但他们有西方至上主义的思想,而我是了解中国苦难的历史,60多年不分学科地读各种各样的书和杂志,70年代还曾经天天到香港中环的美国新闻处看杂志和借书,那时美国虽然已经身陷越南泥沼,但美国还有很强的思想自信心。2008年美国金融坍塌以后,是经济学的坍塌,是思想的坍塌,是自信心的坍塌,美国就是在这以后,拿起中国文人提供的中国有四千万饿死的说法,来骗自己。你看中国是如此黑暗,现在美国的状况比起来还好得很呢。虽然美国已经有博士学位的人排队领取食物券,但美国还没有人饿死呀。
    1962年香港出现从广东省来的偷渡人潮,如果美国当时宣传中国刚刚有四千万人饿死,美国根本不用打越南战争,中国在东南亚和世界上名誉扫地,还怕什么共产党颠覆吗?当时还有很多潜伏在中国大陆的台湾特务,苏联的特务也不少,印度对西藏很了解,为什么就是不能够从特务的情报,从那些偷渡来香港的人潮了解有四千万人饿死呢?
    1959年我曾经到印尼万隆市北部的一个小镇拜祭两位因逼迁被印尼警察打死的华侨,后来就有大批的印尼华侨归国,散布在中国的各个城市和华侨农场,我们的性格是绝不会隐瞒有大批农民饿死。1963年至1966年有不少华侨大学生参加四清运动,我听他们说如何对农民干部逼供信,但就是打听不出饿死人事件。
    我们是从中国来的农民的子女,我的性格是农民出身的小商人的性格,绝没有中国文人讨好权势的性格。福建福清人是敢做敢为,我现在正在网络写《中国经济学》,已经有框架,但还没有内容,这是一个向全世界的博士教授挑战的书。(http://www.togolden.com)
    2014/12/6 21:43:45
  • 文章说的是实情。中国的三农问题一直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
    人民公社时期是中国农村最好的时期。包产到户后,农村就一步步走向了衰败。
    作为经历过人民公社那个时代的人,吃不饱是多数农村人的记忆。可是,现在仔细想来,那时生产的粮食大多数交公粮了,因此农民才吃不饱。
    包产到户后,很快即不交公粮了,后来还有种粮补贴,再后来农业税也取消了。可农村还是衰败下去,农民都不种粮食,进城打工了。
    村级自治后,农村基层政权基本就被家族势力和黑恶势力所操控。
    现在搞城镇化,似乎更关注农民手里的土地。
    2014/12/6 21:43:11
  • 【管中窥豹--农村改革三十年简要回顾】 读张化桥《亟需政府干预的中国农村衰变》附议:
       张化桥博主跳出“农门”之后,荣归故里,了解到农村改开以来的一些不如意现象,呼吁政府”干预中国农村的衰变”,这种牵挂故土与整个农村的赤子情怀难能可贵。
        不过,博主高考后呆在农村的时光可能很短,回乡省亲又走马观花、走访的乡亲有的对历史时间记忆模糊,因此,有些叙述不准确。如农村”大包干”责任制从80年代初才开始,1981-1982年,全国“分田分地真忙!”
       分田到户之后,农村兴盛了仅仅三五年就出现“卖粮难”。之后一直穷折腾,直到90年代中期形成“打工潮”,一部分农民手里才有一些“闲钱”;但物价上涨、贷款利息高达2厘七、粮价涨少跌多,农民收入徘徊不前。之后又是十年,除计划生育工作外,农村、农民与农业基本无人管,干部只管收款(土地承包款、公粮折价、统购粮欠交折款、村干部民办老师工资、改建学校、修桥补路各项摊牌款、计划生育罚款、“违规”建房罚款、农业税费等五花八门,多的每人五六百、户平两三千!)外出打工赚的钱,多半被此“冲销”,“农民很苦、农业很难、农村还很落后”就是这一时期中国农村的真实写照!
        2005年开始,新农村建设与道路硬化在全国选点铺开(国家、地方有补助)、大概2006年取消农业税、种粮国家还有补贴、村干部工资由国家补助,农民“摊派”基本取消,2009年启动家电下乡补助农民(至2013.1结束),之后又启动农医保(大病住院报销比例逐年提高)、2011启动农村养老保险,60岁以上老人月补助55元(八九十岁更多些)、60岁以上退伍军人与老党员另有补助)还有水利维修、高标准农田改造、山地开发等都不需要农民自个掏钱。.....这一系列惠农政策,给农民与农村带来了生机,加之打工者工资收入逐年大涨,农民的日子才越来越好过!
       诚然,博主说的这些问题都普遍性存在,随着“城市化、城镇化“推进,许多边远山区,学校撤并了、乡村医生也进城了,逼迫不少农民陪读进城,土地、山林荒芜越来越突出,“农村凋蔽、农业萎缩、农民孤单”成了新世纪以来”三农“新问题!
       现今政府已在”干预“农村,”城镇化“是一,农田水利改造是二、土地规模种植是三,......  朱正阳2014.12.6/18:00-20:04
    2014/12/6 20:15: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出生于湖北荆门。大学毕业后,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计划司工作了5年,1989年被公派到澳洲国立大学学习,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93年来到香港,先后在东方汇理、里昂、汇丰证券等任职。其后加入瑞银华宝任中国研究部主管。2006年3月加入深圳控股,任首席营运官。有7年的证券业从业经验。最近两年连续获《机构投资者》杂志选为排名第一的中国分析师。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