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央行,请给民营企业一条活路
2014-10-09
字号:
9月18日李克强总理考察上海自贸区时,对央行的经济学家们说,“让你们把利率压下来是挺困难的,但一定要通过改革来倒逼,让跨境的资金有效流入以后,使得国内的资金成本加快降下来 ,这是最好的办法。”

  看来,李克强总理意识到资金成本过高已经成为压在实体企业头上的一座大山,但是在央行的经济学家们看来,要想搬掉这座大山在目前是很困难的,只能靠“跨境的资金有效流入”。

  笔者很想向央行的经济学家们请教,究竟什么是“跨境的资金”。以笔者有限的金融学常识理解,这样的跨境资金只能是诸如美元、欧元和日元之类的外汇储备。那么,央行的意思就很清楚 ,在当前外汇占款增长率急速下降,甚至外汇占款负增长的背景之下,国内出现资金短缺、资金成本过高的现象是很难解决的。要想真正解决问题,还需要靠外汇占款的增加。

  靠外汇占款的增加,降低资金成本并非最好的办法,但也算是可以缓解资金成本过高的办法。只是这种低声下气,奉送铸币税的货币发行方式,美国也不打算再给予中国。今年年初,美国证 监会已经暂时中止国际四大会计事务所中国分支的审计资格,为期六个月。这将大大影响中国企业在美融资、上市。目前进展如何,还没看到媒体报到。可以断定,以后类似于阿里巴巴在美 国融资250亿美元的利好会是越来越少的。

  阿里在美国上市融资最多可以让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增加超过1500亿元的基础货币发行。通过金融机构的货款派生,可以为国内增加大约6000亿元的广义货币(M2)。从这一点看来,马云可算 是中国降低资金成本的“有功之人”。

  由于国际市场多年不景气,以及中国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通过贸易顺差制造货币的路子已经行不通了。与此同时,美国也不打算让中国企业过多地在美国圈钱再汇兑回中国,缓解中国企业的 资金饥渴症。传统的外汇占款增加方式都遇到瓶颈。

  降了贸易顺差以及海外上市融资,让外汇占款增加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让外资进来参与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国企业不是没有钱,钱贵得很,钱荒得很吗?欧盟、日本和美国等国家已经将货 币宽松进行到底。中国可以放宽境外投资者的准入门槛,让外资盟友们去解救奄奄一息,被中国银行抽贷、限贷的内资企业,特别是那些自不量力,2009年不会拒绝银行贷款、大干快上新项 目的民营企业。

  民营企业们欢呼吧,终于有外资企业过来解放你们了。央行不降准不降息的坚定立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们的政策定力让佩服,又一出“宁与外人,不予家奴。”这实在比资金链断裂 、老板跑路的悲惨结局要好得多。只是耳边似乎隐隐听到,1935年通货紧缩危机之下,绵纺大王荣宗敬,那句无比悲愤的感概,“上天不令中国人做第一等人”。八十年后,中国的民族资本 又不得不经历一场大变革。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发生,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实施货币宽松政策,向经济实体注入大笔流动资金,同时启动“再工业化”战略。如此看来,美国的货币宽松政策主要是为美国再工业化服务的 。前几天美国控制的IMF发表报告,准备开始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务实的美国人不再花心思去批评中国人 “过高的投资率”,真是有意思。

  2009年欧债危机爆发,欧洲央行厉行节约,紧缩货币。中国在随后几年收购了欧洲不少优质的企业。2014年欧洲意识到政策的错误,开始实行货币宽松政策。如今中国成为主要经济体中货币 最为紧缩的国家。难道真是“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在未来的一两年,中国的企业将大量被外资收购?

  央行的经济学家曾经公开说过,央行可以通过“再贷款”发行基础货币,民众不需要为外汇占款的下降感到担忧。但是,总理的话以及央行的行为,让我们不得不担心,央行并没有通过再贷 款的途径,适当地增加货币供应量来缓解资金成本过高的问题。反而将目光投到外汇储备,寄希望于让境外的资金流入到国内,以解决资金成本过高的问题。既然央行承认,境外的资金可以 让资金成本降下来。那么,不以外汇为锚的自主发行货币为什么就不能降低资金成本呢?改革开放后的前15年,直到1995年央行主要都是自主发行货币,现在为什么畏手畏脚呢?央行的逻辑 与行为无法让人信服。

  笔者实在看不到中国经济有太多的问题,而需要放慢经经济发展,实行所谓的“转型”。发展中遇到的主要问题无非是污染问题与能源问题,但是这两者也都需要在发展中解决。京津地区严 重的空气污染问题,只能靠大力发展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解决。中国发展铁路的速度,远比不上一百多年前美国发展铁路的速度。当时的美国一年能修两万公里铁路,而中国现在一年修 8000公里铁路都吃力。中国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决心,远不如欧盟发展太阳能发电的决心大。如果中国真的以补贴形式发展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完全可以达到电动自行车的普及程度。

  而能源问题,也需要中国大力投资发展水电、风电、太阳能和核电等清洁能源。改变中国的能源消费结构同时也能减少污染问题的产生。未来中国最严重的污染恐怕还是华北地区的空气污染 问题。如果不解决,不控制传统汽车汽柴油消费的增加,恐怕每年的春秋之季,雾霾锁城还是很有可能的。不发展,这问题会一直存在,只有大力发展新的环保节能交通运输工具,改变能源 消费方式才有可能解决。

  没有人要求,央行仍像2009年那样,搞货币刺激让M2增长率达到27.7%;也没有一个民营企业当时会想象到四、五年之后,央行会长期控制M2增长率在13%。央行搞“冰火两重天”是为谁好呢 ?商业银行赚得盘满钵满,只是实体企业日子一天不如一天。2009年众多民营企业犯了错,一念之差接过各商业银行硬塞过来的货款,如今面临银行限贷、惜贷甚至抽贷的困境。本来是一群 人犯了错误,但是最后只有民营企业承担错误的后果。如果银行同样对国企、央企抽贷的话,相当一部分国企、央企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在如今新常态的经济形势之下,江浙福建沿海的不少民营企业正面临生死考验,他们戏称老板跑路已经成为新常态。这些企业确实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是我们的政策决定者在数年前就一 点责任都没有吗?2003年,激进的多元化民营集团“德隆系”终究没有熬过通货紧缩的冬天,在黎明前的黑暗轰然倒地。十一年之后,类似于德隆那样的公司已经纷纷倒闭。但是,民营企业 似乎还没有看到春天的到来。

  央行,我们不需要您的大水漫灌,但是也请您高抬贵手,不要将货币紧缩太历害,太长时间。外资企业或许不需要您的支持,但是民营企业需要您的扶持,请给民营企业留一条活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产业升级的核心是科技升级!金融紧缩就是为了打击低端行业,就是让它们利润薄,这样才能是逼企业进行科技升级。没人逼,谁愿意读高三备考?科技升级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要忍耐到成果转化,假如可以舒舒服服的盖楼卖房子赚大钱,谁TMD去搞科技那苦差事?只有断了这些落后生产力的赚钱路子,才能逼企业上正道,搞“高大上”的项目。这就是现在央行“紧缩”同时又面向高新科技产业“定向宽松”的原因。在科技突破之前,必须保持长时间的“紧缩”,我乐观的估计是在2020年之前完成。在突破了科技瓶颈之后,才可以开始“宽松”了。至于那些死不悔改的低端企业,为了产业升级而死,值!在这段紧缩的时间,中国正是发挥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时候。公私合营,国家出面去给死掉的、半死不活的低端企业收尸,剔除掉食利的资本家,让工薪阶层自组织起来维持低端产业的生产,不求利润,只要能让他们糊口,降低失业率,降低社会矛盾即可,算是“维稳”吧。

    如果中央采用这种“维稳”方式去处理产业升级带来的失业问题,我建议就让目前的维稳系统解放思想,承担这项利国利民的任务。倒掉的那个周老虎搞得那套维稳系统占用了国家跟军费一样多的维稳经费,还搞得底层人民怨声载道。愚蠢!!换个思路吧。维稳部门用你那个“军费”去给倒闭的低端企业收尸,“尸体”用不了几个钱。然后派人去给企业的员工开会,可以给他们一个机会集体承包这个“尸体”。工人们自己会盘算的,只要这“尸体”运行起来还能维持生活,他们会想办法保住饭碗的,谁当头,谁采购,谁管帐,谁监督,工人们自己会定章程。最后维稳部门跟集体承包低端企业的工人们签个集体承包协议就行了。只要这个企业还能给大家发生活费,谁有那个闲功夫去上街集体散步?这不是最佳的维稳方式吗?将来实在是工人都觉得没搞头了,再让企业散伙不迟。熬到2020年应该问题不大。

    欧洲人为什么不去创业?呵呵,你听说过欧洲的Horizon 2020项目吗?其中有个SME phase I 项目,本来是让欧洲的小型高科技企业(SME)申报个发展计划什么的,欧盟看哪个高科技就拨几万欧元资助一下,让SME去调查一下市场什么的,一点小钱,大一点的公司都看不上眼的。结果有1900多家SME去竞争150个不到的名额,就为了区区几万欧元。谁说欧洲人不创业?别人创业的多如牛毛,那1900家SME里绝大多数都是一个人的公司。中国的情况其实跟别人欧洲差不多,个体户多如牛毛。欧洲政府还是很社会主义的,非常体恤万民,拨出经费来专门资助小科技公司创业。在这方面,咱们真得像欧洲前辈们好好学学,别人的政府是怎么分蛋糕的,咱们做得远远不够!
    2014/10/11 22:33:41
  • 东欧、苏联的解体,改开之前的毛时代体系被终结,还包括朝鲜的现状等问题这都是科技发展水平造成的,主要不是社会制度的问题!俄国,中国和朝鲜都是从落后国家发展过来的,而且科技的发展是由低到高积累的,也不可能跳跃。这些落后国家的发展在突破一个临界点之前,都不得不受到包围它们的帝国主义势力的围攻和诱降,撑过来了是幸运,撑不过来也没什么好懊悔的,以弱胜强的事并不是回回都有把握。当时的共产主义制度本身也有问题,不成熟,太年轻了,总得有个摸爬滚打的阶段。三十年河东,被整垮了,三十年河西,爬起来再整就跟原来不一样了。

    关键是那个临界点。落后国家只有发展出了一个完整的社会化大生产体系才算脱离“危险期”了。苏联,毛时代的中国,今天的朝鲜都没有脱离“危险期”,所以帝国主义势力就能够轻易的打击这些奋起直追的经济体。对“苏联”,就卡住“能源出口”和“日用品进口”这两条,你看不就把苏联掐死了?对朝鲜,就卡住“粮食”和“石油”。对毛时代的中国,咱们都是过来人,你们也知道怎么封锁的。被人卡脖子的日子不好过啊!偏偏掐你脖子的人还误导你说“就是你搞社会主义制度才造成经济失败的”,你也信?傻不拉几的。

    中国今天非常幸运,终于突破了临界点,现在咱也是完整的社会化大生产体系了。美国休想再卡中国的脖子,咱跟它都是平起平坐的“主子”身份。不同的是,美国还是落后的资本主义系统,中国至少还有一半社会主义的高贵血统。随着科技的发展,中国就依靠凭这一点就能后来居上。我还是比较乐观的。今天我讲这段历史,也算是拨乱反正了,别有些人天天拿朝鲜说事,啥都不懂。
    2014/10/11 22:08:13
  • To 36楼,我的年龄你就不用关心了,至于去不去乌有是我的自由,这个也不劳您费心。

    至于低端和高端的定义,我没有定义过,你的定义嘛,我觉得不怎么样。科技在发展,高和低都是相对。你说家电是高端,我觉得是低端,个人的理解不同吧,这个没什么好争的。在我眼里,低端就是除去垄断因素和人工之外,利润率低于GDP平均增速的行业都算低端。房地产的利润率是在官商勾结垄断的情况下被炒起来的,真要充分市场竞争,利润率可能跟餐饮业没什么区别。

    企业的经营当然各有各的道,低端企业经营起来反而容易,因为利润都很低,门槛低,大家都没什么花样玩。不上道已经破产死了,能活下来的就是已经上了道,可以长期维持下去。最简单的例子,你就看“包子铺”怎么经营的。一个外行去看,这难那难。别人经营包子铺的师傅看,真没多少巧,玩一样的,但也别奢望玩不出什么花样,辛苦钱,混口饭吃罢了。所以我说,把资本家开除了,让企业职工们自组织根本就不难,别人自己就懂“道”,循规蹈矩就行。

    美国咋呼呼的说什么再工业化,你也信?你就听他吹吧!美国的工资水平已经过了那个玩低端的阶段,除非美国人愿意生活水平倒退50-100年,很多行业已经不可能再回到美国本土了。美国能够做的工业只可能是高科技高利润的行业,例如IT业,软件,航天,机器人,医疗仪器等。这是科技水平和社会发展水平决定的。假如现在中国有人提再“农业”化,再回到清朝那个时候以“农”为本,你干吗?农民工都不愿意干!

    高端行业,利润高,需要的人少。美国搞再工业化一定会遇到失业率增加的社会问题,这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决定的。资本主义落后的生产方式跟今天世界先进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注定是不可调和的。这也就决定了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命运。它不是亡于“马克思”,而是被它自身的发展给撑死的!发展到了这个阶段,资本主义已经成了绊脚石。
    假如美国最终过渡到共产主义阶段的话,上述矛盾瞬间化解。老田同志曾经提出过“高就业,短工时”的对策。既然科技高到这个程度了,每个人一周上一天班就可以获得足够的物资,也就可以安居乐业了。一周里的其余6天,你就陪老婆逛街去,辅导儿女的功课,自己去上大学搞点感兴趣的爱好研究,爱旅游的去周游世界......共产主义时代了,人不是资本家的奴隶了,所有的人都可以开始享受工作之外的个人生活。只有共产主义的制度才能容得下高端的生产力。
    2014/10/11 21:46:52
  • 回35楼,估计兄台没30吧,低端产业,这个说法是有点歧视,只能说劳动密集型产业吧。如果你一个国家做不出来的东西,对你就是高端。中国的家电,在不少国家也是高端的。中国的山寨机在俄罗斯也是高端的。俄罗斯的二手航空发动机,可能在中国也是高端的。再说,软件产业,信息产业,以及高技术含量的制造业的就业是有限的,美国加州才几千万人,就几乎把世界的新经济大部份份额给占下来了,美国的再工业化,就是要把传统制造业给拾回来,要不,美国第一大职位还是超市销售员。

    如果企业经营有你想像的那样好经营的话,东欧、苏联就不会解体了,中国也可以按前三十年那样发展了,四人帮也不会被赶下台了。你那简直是做白日梦。共产党里面最精明的理财专家陈云、薛暮桥,孙冶方都不得不反思建国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不得不改革。因为你这样胡闹,你会远远落后于西方的发展。你看朝鲜小金多可怜,一个小毛头管一个国家,命多苦。

    产业升级,是需要在产销比较旺的基础之上才可以较好地进行。现在,维持都不错了,谁有那么多钱去买新东西。你别以为就民营企业日子不好过。外资、国企、央企也一样,只不过他们有金主支持。哪个大国企不借银行几十上百个亿,你让银行抽贷试试。
    你以为资 本家好当,好当欧洲人为什么不去创业? 亚洲的智者,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说,“欧洲的穷人必须活得像穷人”,在欧洲穷人和富人一样,过着懒散而舒适的生活,谁还会去当老板?这些国家事实上破产了。

    按你逻辑,改革开放前三十年,不是你梦想的模式吗?中国可以关着门产业升级,为什么在世界上的经济地位那么落 后?那时候,货币也紧缩哦,买东西还要粮票,布票什么的。你去升级吧。不想说你了,有空去乌有吧。
    2014/10/11 20:43:33
  • 感谢博主回复,我们在很多的问题上已经没有很大分歧了。关于中国紧缩的时间,谁也说不好,这个由产业升级的进程决定。什么时候中国产业升级完成了,什么时候就可以逐渐的开始货币刺激了。目前,我觉得是关键时刻,一定要用紧缩银根掐住低端制造业(包括房地产)的脖子,逼其让路。

    我预估的产业升级之路差不多要个5-6年左右。自主品牌的高科技产品从研发,到中试,再到成品上市,5-6的时间是比较快的了。自己掌握的高科技才是真的高科技。对于中国的科技型企业来说,我建议国家多搞点863,963项目支持,高科技企业可以申请,到2020年左右到期。企业自己出一半研发费,国家低息借款另一半研发费。到期就得看企业的产品和生产线。这个是实打实的课题,不看你什么狗屁SCI文章啊专利啊那套虚的玩意,不比学术,就以开发高科技产品为目的。产品成功上市了,项目就完成,否则就要连本带利的退赔国家的项目拨款。我觉得这个事最简单的定向宽松方式。

    对于低端制造业来说,公私合营还真是一条活路。既然低端制造业已经没有多少利润了,资本家也已经榨不出多少油水。就请资本家跳槽到高利润的高科技企业玩吧!低端制造业这庙太小,你就另寻高就吧!或者有本事的把工厂搬到亚非拉等贫穷国家去榨取那里劳工的剩余价值,接着玩这个低端的游戏。低端就是这样的。

    但是中国人口众多,你完全放弃低端也会造成严重的失业问题。我参考北欧国家的一些做法,在中国保留低端制造业的办法也很简单。不就是利润太薄了吗?那就把资本家开除嘛,反正他也是多余的。他剥削的剩余价值不就可以让劳动者自己糊口吗?

    这个模式就是大学生创业模式。一群大学生搞集体所有制的企业,名义上个个是老板,其实个个也都是工人。分工合作,自己搞生产、经营,自己做管理,自己做营销,自己做会计,赚了钱就按劳分配。低端制造业的利润太薄了,也就刚好支付自己的人工!如果还让资本家再扒层皮,大家就不用活了。


    小企业的话,劳动者自己坐在一起开个会就完成内部组织问题了。但是如果是大的低端制造业企业,组织问题就不能指望什么自组织,得依靠外部的国家权威来组织,这就需要“公私合营”的模式。国家就是个催化剂,象征性的出点资入股,算是支持大学生自主就业的救济款。每年政府派个公务员来组织企业工会举行人事选举,计票,任命,后面企业的管理的事自己去玩,生产自己分工,利润自己分配,反正低端制造业嘛,利润也就只够支付劳动者自己的生活费,糊口罢了。国家就扮演一个公正的裁判员角色,只挂名,不插手管理,不求什么税收,只求低端制造业多组织一些人自我就业,降低失业率,消除社会矛盾。国家的希望在高新科技产业上,低端就让劳动者们自己混饭吃就行了。

    建议国家就业办出台个政策,合法接管被私企老板抛弃的低端产业,把工人们组织起来搞“公私合营”,降低失业率。现在农民工普遍都是高中生了,大学生也是满街走,企业管理啊,营销啊,屁大点事,自己组织组织就搞定了,要什么资本家插一杠啊?
    2014/10/11 0:09:26
  • 回22楼与24楼, 我不认为中国需要紧缩如此长的时间,快的话明年就开始宽松了。因为,周小川行长是相信经济周期理论的,而易纲副行长对于通货紧缩是很敏感的,中国对于通货膨胀的处理,是到位的,我经常批评央行,但是必须承认中国央行处理通胀是负责任的,是高明。
    至于周行长认为类通缩周期要多久才行,我是判断不出来的。上任行长戴相龙的时候,是花了差不多四年。现在差不多一年半了,或许周行长认为至少要两年。你说的什么2020年,你肯定会输的,2020年前还紧缩,民营企业都公私合营算了。

    你说的债务问题,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美国对外借的其实也是可以赖帐的国债。美国对外的负债是以美元计的,如果他实在没钱还给中国,那他完全可以让财政部和美联储印。如果中国人民币国际化之后,中国对外发行国际版的人民币国债,海外投资者拿流通在海外的人民币换国债。中国没钱还了,就让央行印呗。

    而小国借的外债是以美元计的,一旦本国货币贬值,而还的外债是以美元计的,那么,这些小国花几百年都还不起。中国如果外债借多了,也是有这个风险的。

    你说的,全民发放购物券,李稻葵和我说过,只能放小量,否则也容易通胀。苏联的国有资产大甩卖,最后就是那种结局。

    关于60年印尼暴乱的事,我道听途说,没有太多的资料,也不太想深入研究。但是,我想当时中国很穷,应该没有精力去救印尼吧。
    2014/10/10 20:08:31
  • 31楼言之有理,从保护银行资产方面来说商品房是不会让它跌到30%以下去的,本地工薪阶层只会让你买政策房来满足,外地人就别想了,国家政策:一线城市就是在向外挤压低收入人口呢,只不过不能明说就是了......
    2014/10/10 18:31:35
  • 中国房地产问题,是经济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必须控制房地产价格的大起大落:大起,可能让外国投机资本逢高套现离场,同时也是国内年青人由于普遍收入水平不高而更买不起房;大落,可能让国外对冲基金做空中国而在期货市场上获利,也可能会让外国投机资本乘机抄底低估的中国人民币资产,同时也可能诱发中国金融危机等等。商品房、保障房、自建房等多措并举,统筹兼顾,储备政策,长期坚持,最终让中国房地产软着陆。
    2014/10/10 10:36:39
  • 本文经济分析水平相当高。
    2014/10/10 10:29:18
  • 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中的“外汇占款”模式,客观上向美国输送了铸币税。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之锚或者说发行准备,应该包括:美元等外币、黄金、中国国债、美国国债等美元资产、中国企业上市股票、政府土地储备、粮食储备、矿产资源储备等。若想停止向国外输送福利或铸币税,人民币发行准备“资产池”必须转向以中国国债或地方公债,甚至国有上市企业股票等为主的基础货币发行渠道与模式上来。
    2014/10/10 10:21:35
  • 既然搞市场经济了,就要公平。现在银行也是企业了,它们生存的根本也是赚钱。而它们对外贷款,就要考虑风险的问题。私营企业融资难,是因为它们的风险就很大的。而国有,或集体企业的风险就要小得多。所以国有,集体企业资金的问题就比较容易解决,而私营企业的融资难,是由于本身的企业性质决定的。就是引进外资,他们进来恐怕也不敢过多的贷款给它们。
    因此,要解决 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思路应该是如何降低风险,而不是增加货币发行量。
    2014/10/10 3:24:06
  • 回21楼,我同意你说的小国借钱的问题,也同意你说的印钱有“艺术“.但是你也得注意到,不同的人去操作,效果完全不一样。

    先说借钱的事,印尼借外债最后借到破产。但是同样是美国借了一屁股债,别人就是没事。关键看谁借!小国弱国借钱,就像杨白劳借钱一样,债主有权有势的,一逼债就要杨白劳家破人亡,印尼就是杨白劳。美国借钱,就像黑社会老大找水果摊小贩借钱一样,说“借”是客气,债务人就算债台高筑,只要他拳头够硬,你能把它怎么样?

    另外从技术上说,印尼被逼死是因为印尼不具备汇率操盘的能力,借不借外债都是个死。马来西亚因为用军队直接封了外汇市场,所以马来西亚在那场金融风暴里的损失小于周边国家。毕竟他的枪还是不够硬,如果像中国这样的枪杆子,估计更不会怎么样。印尼发生华人骚乱是因为当时的印尼政府向中国政府求助,如果中国势力干涉华尔街的布局,印尼的金融局势就翻盘。所以华尔街大庄家马上派人策划了屠杀华人的事件,从道义上阻断了中国对印尼的金融援助。金融战争的背后其实都是血腥暴力的,都是枪杆子说话。

    借钱也是有艺术的。中国现在是世界4大列强之一,自己有完整的社会化大生产体系,腰里有蛋蛋,我就是借了钱不还,你能把我怎样?这方面咱中国人得好好向美国“大哥大”好好学学。拳头硬就是王道,找你借钱是给你面子,一些国家别给脸不要脸。中国可不是印尼!

    至于印钱的艺术嘛,正如我在22楼里提到的,“分蛋糕”其实就是印钱,就是直接对老百姓宽松,就是直接拉动消费。这才是现在这个阶段最最艺术的“印钱”方式,既得民心,又活跃了经济。不要再提08-09年那种用印钞机抢钱再投资的模式了,too young, too naive!
    2014/10/10 0:19:1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先后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清华大学。财政金融学本科、工学学士、工商管理学硕士。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