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剪断洋辫子,还原中华历史文化
2014-09-16
字号:
辫子有两种:土辫子是由头发盘成的,早在辛亥革命那会儿,中国男人的辫子就让军人给强行剪掉了。与此同时,蔡元培下令禁止学生读中华经典,全国性的大骂祖宗的运动兴起,知识阶层心中的一根长长的新辫子----洋辫子逐渐长成。

  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剪完就完了。精神中的辫子,是无形的,一旦长成,往往根深蒂固。从此,洋人给自己编撰的历史,总结出来的“科学理论”,成了知识阶层心目中的金科玉律。知识阶层高举着放大镜检阅中华历史,凡是与洋书上不一致的东西,都是邪恶的。

  今人大脑中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印象,大多来自于近百年的“专家”们撰写的 “白话文”中国史。以白话文写中国历史的专家们,大多通过以洋概念圈定中国历史的模式,添加了大量的食洋不化的私货,比如重农抑商啦,比如封建专制啦,比如闭关锁国啦。诸多谬种流传的“概念”和伪学问,左右着人们的大脑。因此,要想了解原滋原味的中华历史文化,包括解决当下的许多社会问题,首先必须从“新文化运动”建立起来的一团浆糊、自残自贱的“知识体系”中走出来。

  这里聊举几例,供大家参考。

  一

  正如每个人有自己的活法,每个民族也有自己的生息之道。

  洋学者说,古人有图腾崇拜。洋人这样说,必有所本,但那是人家的事。我们的祖先是否也搞图腾崇拜?没有任何资料可以下肯定的结论。洋人整天扛个十字架,神圣的不得了,我们的祖先显然没玩这个。访西安,看北京,登泰山,我们发现,中华的高端文化是崇拜天地日月山川,敬畏大自然。查阅万千的古籍,走遍中华的城乡,黄帝陵、炎帝陵,还有无数的宗祠家庙,这告诉我们,深入中华民族骨髓的,是祖宗崇拜!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套理论才是中华文化的源头,哪里会有什么图腾崇拜的影子!

  但是,当今一些专家以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硬往“图腾崇拜”上靠。《诗经·商颂·玄鸟》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说的是商王室始祖契的母亲简狄因为吃了玄鸟蛋而怀孕生了契。这个故事也写入了《史记》。于是,专家们约定俗成,给商朝下了一个定论:鸟图腾。殊不知,翻翻二十五史,围绕每一个开国之君降生,必有一个玄之又玄的神话故事。倘若将这些都作为“图腾”之据,岂不热闹!

  众所周知,若真要在中国找“图腾”,最拿得出手的证据莫过于龙、凤了。不过,在《礼记·礼运》,孔子说:“四灵以为畜,故饮食有由也。何谓四灵?麟凤龟龙,谓之四灵。”在至圣先师孔子眼里,龙是鱼类的头儿,凤是飞禽的头儿,麟是走兽的头儿,养好它们,就可以吃上丰盛的饭菜了。读读神话《西游记》就知道,在中国人的记忆里,龙是以海洋为居的神灵。倘若我们的祖先搞的是龙图腾,再结合“精卫填海”、“哪吒闹海”、“八仙渡海”之类的故事,完全可以做出“中华文化是海洋文明杰出代表”的大文章来,对不?凤凰是神鸟,专家们也可以围绕鲲鹏、嫦娥、孙悟空展开充分联想,朝着“航天文明”做点文章。当然,专家们绝不会给出这样“高贵”的解释。

  如果以洋人的文化路径,来解读中华文化,那必然得出十分搞笑的结论,中华文化一定被曲解得面目全非。

  二

  洋学者说,若干百年前,古人先后处于母系氏族、父系氏族社会。中国是否经历过这一时期?不知道。没有任何文字资料依凭,我不敢妄断,但是,夏、商、周的中国,绝对与“氏族社会”无关。某些专家在论述这一时期的时候,无不随手使用“夏氏族”或“夏部落”、“商氏族” 或“商部落”、“周氏族”或“周部落”,并且将大禹等开国之君说成是什么“部落首领”,纯属咬牙以洋概念硬往中国历史上套。

  孔子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周自后稷积行累功,以有爵土,公刘重之以仁,及至大王亶甫,敦以德让,其树根置本,备豫远矣。初,大王都豳,翟人侵之,事之以皮币,不得免焉,事之以珠玉,不得免焉,于是属耆老而告之:‘所欲吾土地。吾闻之君子不以所养而害人,二三子何患乎无君?’遂独与大姜去之,踰梁山,邑于岐山之下。豳人曰:‘仁人之君,不可失也。’从之如归市焉。”(《孔子家语·好生》)这是见诸《史记》和诸子百家著作的普通故事,说的是,周天子的始祖后稷因功获得了一块封地,子孙世袭,至大王亶甫(古公亶父)时,经常被翟人侵略,大王亶甫想离开这里,便召集长老们说:“我打算离开这里,你们就放心吧,翟人想要的是土地,他们一样需要百姓,你们还担心没有君主吗?”因为大王亶甫深得百姓信赖,当他带着老婆孩子迁到岐山时,老百姓纷纷跟随过来。这个故事应该是来自周朝史官,不管故事是真是假,可以肯定是:周朝起家的力量,不是“部落”或“氏族”,而是一群与“周王室”无血缘关系的人,而“周王室”是他们的君主。 “周”有都城、有政府、有军队,更是众所周知的了。按照国人对古希腊的标准,至少也是一个“城邦”吧?

  欧洲历史确实是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这么一路走过来的。这不等于中国人也是这样走路的。原始社会姑且不论,因为专家们除了想象,就是依据某一学说推断。那么,中国经历过奴隶社会吗?目前,出土的甲骨文字数以万计,仅陕西省出土的青铜铭文就有四五万字,至于简帛文书、传世文献更是无以计数,但是,没有任何文字资料可以佐证中国曾经有过奴隶社会时期。在殷墟考古发掘中,确实存在不少的人殉。何以证明这些陪葬者就是奴隶?据《史记·秦本纪》,秦穆公死后,自愿陪葬的177人全是高级官员:“三十九年,缪公卒,葬雍。从死者百七十七人,秦之良臣子舆氏三人名曰奄息、仲行、针虎,亦在从死之中。秦人哀之,为作歌《黄鸟》之诗。君子曰:‘秦缪公广地益国,东服彊晋,西霸戎夷,然不为诸侯盟主,亦宜哉。死而弃民,收其良臣而从死。且先王崩,尚犹遗德垂法,况夺之善人良臣百姓所哀者乎?是以知秦不能复东征也。’”在古代西藏,也有亲信官员自杀追随君主的风俗,杜佑《通典·边防·吐蕃》:“人死,杀牛马以殉……其臣与君自为友,号曰共命人,其数不过五人。君死之日,共命人皆日夜纵酒,葬日,于脚下针,血尽乃死,便以殉葬。”即便殷墟人殉是奴隶,也不能断定商朝是奴隶社会,因为全社会多数劳动者是奴隶的社会,才叫做奴隶社会。

  中国历史上,也从未经历过欧洲式的“封建社会”时期。直到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欧洲从国王到爵士从骑士到农奴,全民身份世袭,而中国从来就是一个高度平民化的社会。《礼记·王制》:“诸侯世子世国,大夫不世爵。使以德,爵以功,未赐爵,视天子之元士,以君其国。诸侯之大夫,不世爵禄。”这就是说,至少自周朝起,一个诸侯国仅储君一人可以继承他老爸的爵位了,其他任何人要想获得爵禄,都得靠自己的本事。显然,身份世袭的人极少,是数得出人数的小圈子。

  自秦始皇抛弃分封制,改行郡县制,特别是科举制兴起后,除了皇帝世袭,中国便进入读书改变命运的平民化社会。如果按照专家们分析西方的套路来解读中国历史,那么,基本可以说,从汉朝开始,中国便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了。当然,专家们死活不会认可这一点,他们会找出N多理由,证明中国直到清末还不够格称为“资本主义”。

  如果肩扛着几个洋概念,便以为掌握了解释中国历史的法宝,岂不可笑?

  三

  我拒绝 “少数民族”这一概念。几千年来,我们的祖先从来没有什么“民族”概念。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只有“华夷之辨”,凡是认同主流文化的,便是“华”,否则就是“夷”、“蛮”。众所周知,在汉朝,匈奴人金日磾官至宰相;在唐朝,胡人安禄山、哥舒翰官至大军区司令员;明清时期,还有若干西洋人在朝为官。这些西洋教士被赶出中国,也是因为他们反对中华文化,甚至要求朝廷禁止中国人祭祖,并企图以基督教教义取而代之。

  今天一些专家,把古人称为“蛮”、“夷”的群体,统统划为“少数民族”,实属荒唐。古人口中的“蛮夷”,其真实含义,与当今“大老粗”、“土包子”差不多,这自然包括边远地区不够开化的人群。周成王时,分封了一批跟随周文王、武王有功的臣子,楚国是其中之一。在周王室衰微时,楚国国君“熊渠甚得江汉间民和,乃兴兵伐庸、至于鄂。熊渠曰:‘我蛮夷也,不与中国之号谥’。 乃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史记·楚世家》)楚国国君自称“蛮夷”,不遵守中央制度,四处搞扩张,还把天子称号“王”封给自己的儿子。其所作所为,与当今一些自称“老粗”的人差不多。

  要想让大家舍弃这传播百年“概念”,也许不太容易。我再与大家分析一个众做周知的事儿。《孔子家语·相鲁》:“定公与齐侯会于夹谷,孔子摄相事,……献酢既毕,齐使莱人以兵鼓躁,劫定公。孔子历阶而进,以公退曰:‘士以兵之,吾两君为好,裔夷之俘,敢以兵乱之,非齐君所以命诸侯也,裔不谋夏、夷不乱华、俘不干盟、兵不偪好,于神为不祥,于德为愆义,于人为失礼,君必不然。’齐侯心怍,麾而避之。”这也是见诸《史记》、《左传》等文献的普通故事。说的是齐鲁两国国君聚会时,齐国指使莱国人劫持鲁君,大约是想吓唬、羞辱鲁国人。不少专家们将莱人说成是“少数民族”。在春秋战国时期的齐鲁大地上,何来“少数民族”!莱国,是商周诸侯国之一,不仅在《左传》、《史记》、《礼记》等文献均有记载,而且还有包括“莱伯作旅鼎”在内的不少莱国文物出土。此时,莱国已完全臣服于齐国。孔子说的这番话,意思十分明白:两国国君聚会,如此神圣庄严的场合,竟然闯入这么群粗人捣乱,太不成体统了!齐君您不觉得有损形象吗!

  用洋概念分析当今的国人也就罢了,但是,将这些东西强行套到古人的头上,欺负古人没法开口辩解,是十分不道德的行为。

  在中国,硬性将国民划分为若干个“民族”,不过是近几十年的事情。这种做法,人为造成了国民间种种隔阂,种种不信任,生造出诸多社会矛盾。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春秋战国,百家争鸣;汉唐盛世,傲视天下;宋辽金夏,美轮美奂;百年元朝,元曲流芳;明清不仅富甲全球,且四大名著将与人类共存亡。
    2014/9/17 19:10:24
  • “今人大脑中对中国历史、文化的印象,大多来自于近百年的“专家”们撰写的 “白话文”中国史。以白话文写中国历史的专家们,大多通过以洋概念圈定中国历史的模式,添加了大量的食洋不化的私货,比如重农抑商啦,比如封建专制啦,比如闭关锁国啦。诸多谬种流传的“概念”和伪学问,左右着人们的大脑。因此,要想了解原滋原味的中华历史文化,包括解决当下的许多社会问题,首先必须从“新文化运动”建立起来的一团浆糊、自残自贱的“知识体系”中走出来。”
    说得好!
    2014/9/17 8:54:04
  • gz3hua:“华夷之辨”,不是新课题。
    2014/9/16 20:22:05
  • 中国的土辫子与封建专制联结在一起,捆绑了中华的勃勃生机,陪葬着已腐朽的封建专制制度。当今的中华梳起了洋辫子,却又抛舍了自己的满面清秀和矫健的身姿。洋辫子、土辫子都是一条无形捆绑国魂的链子,觉悟了的人们一定会剪断它。
    2014/9/16 19:07:07
  • 关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出自《左传·成公四年》:

    秋,公至自晋,欲求成于楚而叛晋。季文子曰:“不可!晋虽无道,未可叛也。国大臣睦,而迩於我,迩,近也。诸侯听焉,未可以贰。《史佚之志》有之,周文王大史。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楚虽大,非吾族也。其肯字我乎?”公乃止。

    这是说:这里的“族”,指的是同一祖宗。说的是,楚国国君与鲁国异姓。绝不是当今所谓的“民族”。
    2014/9/16 18:41:04
  • 在中国,硬性将国民划分为若干个“民族”,不过是近几十年的事情。这种做法,人为造成了国民间种种隔阂,种种不信任,生造出诸多社会矛盾。
    2014/9/16 16:03:40
  • 用洋概念分析当今的国人也就罢了,但是,将这些东西强行套到古人的头上,欺负古人没法开口辩解,是十分不道德的行为。
    2014/9/16 16:03:17
  • 中华文明和中国文化是世界文明和人类文化的组成部分,理应受到世人尊重,作为母文化更应值得本民族继承和发扬。但是,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深,吸收世界文明成果并继承和掌握人类共同文化财富来建设并发展中国是必须且必要的!特别是现代社会,还固步自封并自慰陶醉于曾经的“家阔”与虚幻的“优越”,只有挨打、受欺凌、被压迫和被奴役的下场!所以,去粗取精地继承和发扬我们的母文化是正确的,无可厚非;但割裂人类共同文明资源与阻碍国人共享人类文化财富并由此阻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却是愚蠢的举动。这种迂愚(暂且定性)之举简直就是对民族及其后世儿孙的的犯罪!
    2014/9/16 13:55:35
  • 黑墨镜,小二黑有两根辫子,一根洋奴辫子,一根神奴辫子,一直拖过太平洋,抵达霉里奸!
    2014/9/16 12:38:0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生民无疆,原名黄忠平,1987年大学毕业后,供职于武汉某军工研究所。作品《包装出来的西方文明》于2012年5月由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