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情感关爱,预防自杀”何时纳入社会公共服务?
2014-09-10
字号:
 ——为9月10日世界预防自杀日而作

  自杀人数超过灾害死亡

  8月3日云南省昭通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从政府到社会到民众紧急援救,救人治伤,前线与后方迅速组成救助队伍。我国对自然灾害援救的迅速与效率赢得国际社会的赞誉。

  但是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全社会对自杀事件表现的冷漠。我国每年自杀死亡28.7万人,大大高于交通事故死亡10万人、工伤事故死亡13万多人、各类刑事案件死亡7万人,更高于自然灾害死亡的人数。

  一人自杀将对周围6个人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不仅如此,自杀者有可能引起报复杀人案,更是对社会安定带来严重的威胁。2010年3月23日至4月30日不到40天连续发生5起针对学生、幼儿的凶杀惨案,造成共计10死63伤,引起全社会震惊。政府采取的对策是组织警力到校园巡逻值守。当时,我曾写文质疑,“把学校武装成堡垒,孩子在路上怎么办?孩子在其他公共场所怎么办?国家是不是给每个孩子配警察日夜守护?2009年中国各类在校学生2.5亿,我国需要配备多少警察?”本文写作期间,又发生湖北十堰校园凶杀案,造成3名学生死亡,6名学生和1名老师受伤。犯罪嫌疑人是一名学生的家长,作案动机是其女儿暑期作业没有完成,学校不让其报名。于是以给孩子报名为由进入学校后作案,行凶后跳楼身亡。这让警察怎么防备?

  2005年起全国连续发生9起“公交车纵火案”,其中2013年6月7日的厦门公交车纵火案最为惨烈,造成81人伤亡。6月12日我以《当草民失去理性,有谁理性地关注》为题,指出:“预计当地政府采取一些善后措施也就了事,一切照旧,又能如何?等下一次类似事件发生,舆论又热议一下,之后依然照旧,还能怎样?付出这么多生命代价,就不能换回社会治理的一点思考与进步?”

  果然,今年7月以来,杭州、广州连续发生两起公交车纵火案,造成多人死亡的严重后果。作为对策深圳市首批5000名安全员在公交车内上岗。我非常不明白,采取这种措施有什么效果?作案者可选择肇事的地方很多,防得过来吗?我们的理治水平、治理能力,不能只是头痛医头、守株待兔,总该有所提高吧!

  纵观自杀报复社会者,除恐怖分子以外,大体上是两类人,由于生活不如意,或者受到不公正待遇,产生厌世和愤恨,于是采取报复社会的极端手段,引起社会关注,表明他们的最后存在。

  厦门公交车纵火犯陈水总,是由于户口迁移过程时派出所把他的年龄填写错误,致使他的社保不予办理,找公安改错又到处踢皮球。用他的话说就是“当官张一下嘴,草民跑断腿”。他的愤怒、怨恨、委曲,能向谁说、又有谁听?跑了22次公安局过程中他的情绪极度恶化了,当超过临界点时就爆发了,于是选择对社会伤害最大的办法来报复。公交车纵火直接造成47人死亡,其中8名考生的生命也被无辜剝夺。32年前的1981年6月24日,也是厦门的公交车曾发生124人伤亡的更大惨剧。

  面对这种状况,政府的对策就是安排警力,媒体告知怎么逃生,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而我认为,这是社会认知的误区所致。

  重物质而轻精神

  我们是以物为中心的社会,重物质而轻精神,对待生命也是如此。由于物引起的死亡,比如饿死、烧死、撞死、炸死、压死,那很重视,地震、火灾、矿难、事故一旦发生,政府调查、媒体报道、社会救助、民众关注。可是由于精神痛苦、情感困惑发生的自杀,尽管人数大大超过前面的死亡者,全社会却没有什么反应。最多媒体报道一下某时某地某人自杀身亡,以至还发生围观跳楼、催促自杀等事件。社会可能认为,由于物引起的死亡,都是外部造成的,社会有责任救助。而自杀,是他自己的选择,与社会无关。所以政府、社会都无责任。其实,自杀者对社会造成的威胁危害更大。全国每年28.7万人自杀,如果有0.1%,即287人产生报复杀人的念头,这个社会还能安定吗?

  精神上的痛苦更应重视与关注。一是普遍性。物质上需要救助的只是穷人,而精神上需要关爱的不仅是穷困潦倒者、打工失业者,也可能是腰缠万贯者、老板企业家;不仅是妇女、儿童、学生,也包括男人、成人、教师。二是严重性。精神上的痛苦、困惑得不到排解,就会酿成严重的社会问题,表现为自杀和犯罪。三是荫蔽性。物质上的贫困容易被察觉,没有吃的可以乞讨,还有救助站,而精神上的痛苦、困惑者不容易引起重视,一旦爆发往往会使人措手不及。

  探索与困惑

  在这种背景下,我创办了深圳市市民情感护理中心,2009年4月28日开通情感热线,截止2014年8月31日,免费接听了22570个电话,接待来访面询1400人次,成功处理高危事件 30起,其中企图自杀案14起,报复家人案9起,报复社会案7起。

  中心规定接到欲自杀他杀者电话,立即启动应急程序,劝说求助者来中心面询,全面了解对方的境遇、情绪、动机,然后有针对性地进行劝导,并做到事中跟踪、事后回访,直到问题解决,写出结案报告。

  自杀、他杀倾向的人来中心,并不寄希望于我们能解决他的实际问题,甚至也不想改变他的初衷,他只是想倾诉一下他的愤怒与怨根,让他活不下去的,不是他遇到的那个问题,而是无处发泄的情绪和不能容忍的内心。只要我们耐心、同情地倾听,关注、理解他的处境,肯定、支持他的合理成分,在这种情况下,再帮助他理性的分析,选择解决问题的办法,就会让他放弃原来的极端想法。一个企图杀两个洋人报复社会者,经我们的劝导,他痛苦流涕地说:“我并不是坏人,我从来没想过要杀人,但我实在找不到地方排泄我心中的恨,我只是想报复社会的冷漠。”

  中心的工作受到市民的赞誉和社会的肯定。一位姓李的女士在来信中说:“我是一名受益于情感护理的市民,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情感护理中心毫无功利之心的老师团队在我身后支持我,鼓励我重新振作。我想这个城市应该有很多像我一样需要情感帮助的人,一条热线挽救的就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一个和睦的家庭,一颗感恩的心灵,我代表所有曾经接受过帮助和未来需要帮助的市民感谢情感护理中心!”

  中心成为2011年深圳公益创新十佳项目, 2012年获中国社会创新奖入围奖,2012年为广东社会观察项目,2013年评为广东社会创新实验基地。

  实践证明,中心对稳定社会、化解矛盾、思想引导、培育心态具有积极作用,是保障精神健康、促进精神文明的好形式。

  中心对市民的服务是免费的,靠政府和社会支持。2009年市民政局拨付开办费24万,2010年福彩公益金支持50万、市民政局项目款43.2万。此后获社会捐助360万。今年筹资没着落,明年将断粮关门。

  社会认知滞后

  2013年深圳人均GDP22113美元,为我国大城市之首。2014年公共财政预算支出规模达到2000多亿,除了用于康宁医院的基建支出与运行费用外,没有将市民的精神健康纳入预算。叫了多年的政府购买服务,扶助社会组织,只听楼梯响,没见人下来。深圳有一笔福彩公益金,2010至2011年曾用来资助社会组织,本中心曾得到50万的资助。可是在深圳号召大力发展社会组织之后却冻结使用至今。目前正在制定《福彩公益金使用管理办法》,使用的范围限定于扶老、助残、济孤、救困,停留在物质救助的范围内,将精神抚慰、情感关爱、心理疏导排除在外。

  作为社会组织的基金会也缺乏关注。据对非公募基金会的统计,教育1054家、扶贫193家、文化167家、医疗161家、环境55家、体育20家。由于精神关爱没有纳入基金会的资助范围,中心筹资十分困难。

  从根本上来说,这取决于对我国社会发展目标的反思、感悟和调整。我们的目标与理念应该是,不仅要关心人的物质,也要关心人的精神;不仅要发展经济,也要社会安宁;不仅要生活富裕,更要精神愉悦。一个自杀严重、精神不宁的社会,不应该是我们的选择。

  把保障民众的精神健康作为社会发展目标,把降低精神障碍率与自杀率纳入政府规划,整合政府资源和社会资源,建立起预防自杀、情感关爱的体系,一定能起到有效的作用。

  社会治理的缺陷

  我国社会治理体系的一个严重缺陷是,民众由于社会不公、工作压力、人际矛盾产生的怨恨、愤怒、委曲、厌世、抑郁而没有渠道倾诉、排解、抚慰。我国有利益调节系统,但不是所有的利益诉求都能滿足,有的诉求不合理不能解决,有的诉求合理而由于制度不合理或官僚作风没能解决。这就需要情感疏导和情绪排解。

  我国的信访系统应该引入情感疏导功能。我们专门考察过信访部门,按国务院信访条例规定:信访工作主要是受理、交办、转送信访人提出的信访事项,而信访人大多数是经过各种努力、诉求不能满足跑来的,他们带着要解决的问题,同时也带着急迫、期待、冤屈、无助、愤怒的各种负面情绪,其中还有一部人存在人格障碍、心理疾病。在这种情况下,信访工作釆取“门诊挂号”法,要信访人转找有权处理的部门,往往不能为信访人理解与接受。于是有的破口大骂,有的就地打滚,有的甚至发生暴力倾向。为此,我写了“情感护理进信访”的报告,有关领导批示:“用情感护理的方法介入信访问题的处理是一种新的探索和实践。”。可惜,没有实施。各地政府都设立了12345市民热线,主要是解决民生问题,可考虑加设一条情感分线,可以起情感的抚慰与疏导作用。更重要的是政府采取购买服务的方式,扶助社会组织提供咨询服务,并引导公益基金向精神关爱倾斜。

  有政策需落实

  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创新有效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体制”,“建立畅通有序的诉求表达、心理干预、矛盾调处、权益保障机制,使群众问题能反映、矛盾能化解、权益有保障。”

  广东省《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体制改革建设服务型政府的实施意见》提出:“加强人文关怀,注重心理疏导。建立健全事故灾难、 突发事件心理干预机制和公众情绪评估预警机制。做好重点人群心理疏导。实施公民心理健康工程加强心理服务机构及队伍建设,引导社会成员快乐工作、幸福生活。”

  《广东省社会建设规划纲要(2012-2020年)》提出:“依托社会组织建立市民情感护理中心,通过热线电话约谈、事中跟踪、事后回访等方式解决情绪危机问题,通过进企业、进社区、进学校等实践宣扬‘情感护理’理念。建立和完善社会安抚机制,培育和发展专业社会安抚服务机构。 ”

  2011年8月30日《深圳经济特区心理卫生条例》第五条规定:“心理卫生工作应当作为特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市、区政府应当加强对心理卫生工作的组织领导,确立心理卫生工作经费保障制度。”

  中央文件、省的规划、市的条例都把精神健康列为政府的公共服务,全部问题在于没有落实到哪个部门主管与负责?我们把精神健康解读为心理卫生,而心理卫生,只能划给卫生部门管,医疗机构的管理已让卫生部门焦头烂额,哪有精力管心理卫生?最后归到康宁医院,而康宁医院治疗精神病人都忙不过来,怎么有精力管心理卫生?最终,心理卫生没有一个部门真正负责。

  那么,精神健康应该由哪个部门管呢?按现有的党政部门,由市精神文明办主管是最合适的。精神文明应该包括精神健康,精神健康是精神文明的基础和前提,精神不健康,谈何精神文明?建议由市文明办牵头,建立精神健康指导委员会,由发改、财政、卫生、公安、民政、教育、宣传、关爱办、工青妇、残联等参加。由市文明办归总,提出精神健康预算,纳入市财政。

  总之,深圳作为最富有的城市,应该有条件关心市民的精神健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动物是不自杀的,

    人类自杀者是被【非正义群生秩序】清除的精神弱者。

    犹太教有一句话说的很好——拒绝任何形式的绝望(非常人本)
    2014/9/11 0:41:18
  • ——为9月10日世界预防自杀日而作

      自杀人数超过灾害死亡

      8月3日云南省昭通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从政府到社会到民众紧急援救,救人治伤,前线与后方迅速组成救助队伍。我国对自然灾害援救的迅速与效率赢得国际社会的赞誉。

      但是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全社会对自杀事件表现的冷漠。我国每年自杀死亡28.7万人,大大高于交通事故死亡10万人、工伤事故死亡13万多人、各类刑事案件死亡7万人,更高于自然灾害死亡的人数。
    2014/9/10 12:59:24
  • “心理卫生工作应当作为特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市、区政府应当加强对心理卫生工作的组织领导,确立心理卫生工作经费保障制度。”
    精神文明应该包括精神健康,精神健康是精神文明的基础和前提,精神不健康,谈何精神文明?
    建议由市文明办牵头,建立精神健康指导委员会,由发改、财政、卫生、公安、民政、教育、宣传、关爱办、工青妇、残联等参加。由市文明办归总,提出精神健康预算,纳入市财政。
    2014/9/10 12:30:1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1年生于上海。196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先后在中央马列主义研究院、中央政策研究室、国家计委、国家体改委工作。1985年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副所长,1987年调深圳任体改委主任。深圳证券交易所第一任副理事长。为中国人民大学、深圳大学兼职教授。著有《经济发展与体制改革对策研究论集》、《深圳特区的崛起与中现代化》、《你的选择与中国的未来》三本书。现为深圳徐景安投资顾问公司董事长,深圳市新世纪文明研究会会长。

邮箱:xujingan@vip.sohu.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