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欧洲:世界第一的“太监”集散地
2014-09-01
字号:
  按,这是本人的一篇旧作,之所以翻出来,是因为不时看到网友拿太监说事。他们可能不知道,欧洲历史上,不仅有太监,而且欧洲“太监”的规模之大,举世无双;他们不知道,从法制上取缔太监,欧洲仅仅比中国早10年。

  首先,要指出的是,耶稣先生是赞成割男人的鸡鸡的。在《圣经。马太福音(10-12)》中,耶稣指出:

  “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唯独赐给谁,谁才能领受。因为有生来是阉人,也有被人阉的,并有为天国的缘故自阉的。这话谁能领受,就可以领受。”

  根据耶稣的指示,古希腊、罗马,尤其是罗马皇帝的宫廷,太监多多。但是,这些,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东罗马帝国始终是政教合一的、基督教文明、古希腊文明、古罗马文明的集大成者。为贯彻 耶稣 的 最高指示,很早很早以前,早在罗马帝国时期,君士坦丁堡的 宫廷里,就创造性地执行耶稣的指示,发明并培育出了 由 被割掉鸡鸡 的人 组成的 歌唱团体。东罗马文明坚持认为,只有 这些 人唱出的 歌唱 耶稣、歌唱皇帝的歌儿,才是圣洁的。于是,这一伟大的古希腊罗马文明,在东罗马,不断被发扬光大。当然,将这一文明发展到极致,必须由更加伟大的西欧人来完成。

  东罗马有如此先进的 歌唱 耶稣的 艺术形式,可是,西欧天主教的罗马教廷,由于地处蛮荒的西欧,始终未能知晓。

  在耶稣的安排下,11世纪,罗马教廷组织了十字军东征。十字军路过君士坦丁堡,终于发现了 东正教的伟大创造。12世纪,被割掉了鸡鸡的 歌唱艺术,作为这个世界最先进的艺术,在 代表西方文明的意大利登台,按照耶稣的旨意歌颂耶稣。

  随即,在意大利语中,有了一个新词汇:CASTRATOR----阉人歌手。

  很快,耶稣托梦给罗马教皇:建设 不男不女 的歌唱家队伍很重要。

  第一,耶稣早就指出,女人 是不干不净的,由女人 歌唱耶稣,耶稣肯定不高兴;

  第二,男人容易犯错误---比如教皇自己就时不时玩玩女人,犯过错误的男人歌唱耶稣,耶稣也是不高兴的。

  第三,鉴于必须歌唱耶稣,而且耶稣早就明确指出,不男不女的人是上帝的旨意的结果,有这些人歌唱耶稣,耶稣一定很高兴。

  禁止女人唱歌的罗马教廷,终于笑了。

  1600年,克莱门特八世亲自批示:同意被割了鸡鸡的歌唱家加入伟大的教皇合唱团。

  划时代的 割 屁民 鸡鸡 的运动,在欧洲大地迅猛展开。

  你想啊,欧洲大地有多少教堂呀!有多少教堂,就得有多少个唱耶稣的赞美诗的 戏班子。

  欧洲屁民穷啊,没饭吃啊,割了鸡鸡,教堂就给饭吃,多好的事啊!

  欧洲达官贵人是最愿意向耶稣表忠心的,虽然不肯割自个儿的鸡鸡,可是他们有钱啊,便花钱高价收购割了鸡鸡的屁民献给教堂。

  民主自由的欧洲,在耶稣精神的引领下,全民割鸡鸡的时代到来了。须知,教会在执行耶稣的指示时,是不打折扣的,而且能够一夜之间将耶稣的指示精神贯彻落实到欧洲的每个角落。

  比如吧,圣徒 马克西默 就指出:为忠于上帝,仅仅是禁欲还不够,必须根绝性欲。于是,大批大批的教士,拿起剪刀,剪下自己的那话儿。据基督教坊间的消息灵通人士---18世纪苦行派领袖谢利瓦诺夫透露:仅仅在18世纪的某一时期,“受印的有14万4千”---所谓“受印”,就是向基督奉献自己的鸡鸡。这就是说,一会儿工夫,一次性的,14.4万欧洲男人自行了断了男人生涯。

  到底有多少欧洲屁民被割掉鸡鸡?

  这么说吧,18世纪初期,仅仅意大利,每年就有4000个以上的男童被割。

  16世纪以来,在伟大的意大利,正在搞引领欧洲的伟大的“文艺复兴”----复兴古希腊罗马艺术,而东罗马正是 古希腊罗马文化 的全面继承者。意大利的艺术家们自然以复兴割鸡鸡的艺术为己任。而罗马教廷,尽管它啥都缺,唯独不缺钱,养了一大批作曲家。同心同德呀,文艺复兴的伟大成果之一----专门为 被割了鸡鸡 的歌手创作的歌曲,轰轰烈烈的诞生了。这曲儿,一唱,就唱了几百年,一直唱到20世纪初。

  罗马教皇亲自主导的艺术创新活动,欧洲屁民不懂也要叫三声好。更何况,有无数作曲家们辛勤工作,被割了鸡鸡 的歌手的演出大获成功。

  接着,被割了鸡鸡 的歌手被引入商业化的演出团体。一夜间,大批欧洲屁民如痴如醉,一些 被割了鸡鸡 的歌手粉丝如云。

  这,大大地感动了有着伟大的罗马法传统、坚持依法治国的 欧洲法律界。比如,那不勒斯王国就专门制定法律:有四个男孩的家庭,可以把其中一个男孩奉献给上帝。

  在教皇的精神引领下,在罗马法的保证下,在文艺复兴的中心意大利,在商业繁荣的意大利,一个新的产业链,很快形成了:有人专门收罗有歌唱潜质的男孩,有人专门割鸡鸡,有人专门培训被割了鸡鸡的男孩唱歌跳舞,有人专门买回成品唱歌。仅在那不勒斯,就有四个名闻欧洲的被割了鸡鸡的歌手培训基地。

  教皇精神的引领、罗马法的保证、文艺复兴的策划、欧洲商业的推动,被割了鸡鸡的歌手的事业,越做越大。

  被割了鸡鸡的歌手们,更是不负众望。德国一位学者写道:“年轻的阉人歌手嗓音清脆、动听,无与伦比,任何女性都不可能具有如此清脆、有力而又甜美的歌喉。”

  18世纪英国音乐史学家查尔斯。帕尼这样描述1734年法里内在伦敦演唱时的情景:“他把前面的曲调处理得非常精细,乐音一点一点地逐渐增强,慢慢升到高音,尔后以同样方式缓缓减弱,下滑至低音,令人惊奇不已。歌声一停,立时掌声四起,持续五分钟之久。掌声平息后,他继续唱下去,唱得非常轻快,悦耳动听。其节奏之轻快,使那时的小提琴很难跟上。”

  伟大的启蒙运动的思想家 伏尔泰也承认:“他们(阉伶)的歌喉之美妙,比女性更胜一筹。”

  法拉内利,1705年生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15岁起开始在那不勒斯登台演唱。17岁时,他在罗马以一曲超高难度的咏叹调演唱令音乐家和观众为之倾倒。据记录,他的嗓子可以涵盖三个半八度,在一次呼吸中变换250种音调,持续超过一分钟之久。他演唱时,常使乐队忘记演奏,女性观众则成批成批地晕倒。当时,西班牙国王菲利浦五世精神不正常,1737年,法拉内利被作为最神奇的精神药品,引进到了西班牙宫廷,专为国王唱歌治病,这一唱就是10年。

  被割了鸡鸡的歌手的生意一直火爆,还养活了一批人---这才叫做产业化、市场经济嘛。“阉人歌手塞内西诺(Senesino)从1740年那不勒斯狂欢节歌剧季的四场歌剧演出中共收入3693杜卡特。为同一歌剧季创作一部歌剧,作曲家波波里诺(Porprino)收入22杜卡特,抄写员8杜卡特。”

  不知怎地,19世纪初,被割了鸡鸡的歌手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1830年,最后一部阉人歌剧黯然告别欧洲艺术市场。

  但是,这一“产业”并未消失。因为教会需要没有了鸡鸡的人歌颂耶稣。直到20世纪初,梵蒂冈还保留着被割了鸡鸡的歌手。1903年11月22日,新教宗碧岳十世还颁布“法律”:教堂中凡女高音和女低音声部只能由男孩儿担任。西斯汀教堂最后一位阉人歌唱家莫瑞席在1922年过世,他是史上唯一留有录音的阉歌手。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学习了,所以欧美并不像精英们想像的那么神圣!
    2014/9/1 22:04:07
  • 学习了,所以欧美并不像精英们想像的那么神圣!
    2014/9/1 11:09:5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生民无疆,原名黄忠平,1987年大学毕业后,供职于武汉某军工研究所。作品《包装出来的西方文明》于2012年5月由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