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中国高铁主要不是刘志军的贡献
2014-08-14
字号:
高铁是中国高端制造的名片,饮水不忘挖井人,有人因此把刘志军捧上高铁最大功臣的崇高地位。

  这是典型的黑白颠倒。反问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刘志军,中国的高铁就不存在了吗?有没有可能效率更高、发展速度更快?

  中国高铁时代的到来是市场大环境呼唤的结果,中国城镇化的过程是人类史上从未经历的大迁徙过程,市场从区域分割、恶性竞争到全国统一,意味着物流、客流大规模增长。传统的物流工 具进入瓶颈:成本最低的水运,速度最慢;成本最高的航空,平均客流量多年来以两位数增长,但空域管理的滞后与成本的高昂,使航空不可能成为中国城镇化过程中最大的载体;主要靠汽车 运输,会让中国拥堵增加十倍,人口第一大国不可能依靠汽车运输。只有快速铁路,能融合水运与航空的优势,而中国铁路多年来人均铁路里程只有一支烟的现状,为中国铁路的后发优势提 供了空间。

  中国高铁当时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金与技术,现在同样如此,刘志军活学活用“以夷制夷”,逼迫合作方拿出核心技术合资,是一个进步。我国汽车产业“以市场换技术”被实践证明完败, 僵化的国企躺在洋品牌、政策红利中不思进取,高铁领域“以市场换技术”取得极大成功,正是吸取了汽车行业失败的教训,要市场可以,先拿出技术。

  高铁建设的资金难题迄今未能解决,刘志军任人唯亲、管理混乱,不可扼制的贪腐加剧了中国铁路资金困境,拍类似《红楼梦》这样的片子,资金不知道去了哪条暗沟。刘志军没有给铁路公 司带来现代管理,带来严格的财务控制,反而以草莽土豪的形象,加剧了市场混乱,现代公司所必须的要素铁路公司未能具备。

  中铁总公司2014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还本付息资金高达654.38亿元,而同期内铁总用于基建投资的资金为1487.28亿元,还本付息资金达铁总基建资金的一半左右。截至财报当期,铁总的总负 债已高达32690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64%,可比较的是,2012年底、2013年底铁总的负债分别为:27926亿元、32259亿元;这两年的负债率则分别为62.23%、63.93%。

  总部尚可糊口,下属子公司度日维艰,据中铁隧道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对《经济观察报》介绍,中国中铁各分局目前资金运转水平非常差,不少公司负债率高达90%以上,包括电气化部 门。中国中铁电气化方面目前亏损约几十个亿,不少下设局的负债率几乎到了90%。和中铁建两家公司近2000亿元工程款,其中大部分都是中国中铁的欠债。

  为解决资金难有一系列举措,如铁道债的发行,债券所得税的免除,以及大量廉价贷款,都是民间财富的转移,与其感谢刘志军的贡献,不如感谢“沉默的大多数”所承受的巨大付出。这些 牺牲体现在承受物价上涨上,体现在对高铁票价的理解上,体现在对城镇化的期盼上。

  从披露的已有信息看,刘志军是个工作狂,但强调一点不足以突显立体的个人,他同时还是一个权力狂,“其他狂”。神化刘志军个人在高铁上的作用,是中国神化历史的延续,如果这样, 我们不如把清末有名的能臣盛宣怀喊出来,主持中国铁路工作,理智的人都清楚,那样的环境、那样的财政,就是有十个盛宣怀,都不可能让中国成为快速轨道交通上的国家。

  作者:新京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客货流量这么足的中国高铁,掌握着经营权,还有这样的欠债。看来收入只够还利息,归本无期。中共现在要把高铁建到客货流量更低,更穷,贪污风气更盛,中方缺乏经营管理权的东南亚地区,印尼的高铁由中国全数贷款,才拿下合约,以后一带一路的费用估计都是以这种模式放出,这一带一路是个什么前景,叶博主与读者诸君能不能谈谈看法。
    2015/11/3 22:14:56
  • 著名经济评论家叶檀女士于2014年8月14日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中国高铁主要不是刘志军的贡献>>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62258.html,笔者随即写出<<评叶檀“中国高铁主要不是刘志军的贡献”一文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62317.html  2014-08-15),文中指出:“如果真要分个贡献(功劳)的秩序的话,那么,在中国高铁整个宏大的规划与实施过程中,特别是一些重大事项的决策及过程,需要明确地整理出来,公布出来,进而才有说服力,否 则,只能是个人的猜测而已。”的今天看见<<高铁风云录>>出版,一些真相终于公之与众。中国铁路人,我们有铮铮铁骨与聪明智慧。
    2015/10/28 9:04:50
  • 17楼RanD:
    总比那些当初市场换技术搞汽车的决策者强吧,比那个决策运10下马的家伙更是强了不知多少倍!
    2015/10/5 16:57:33
  • 叶檀在文中说:“中国高铁时代的到来是市场大环境呼唤的结果”,请问汽车市场换技术为何没有这样良好的结果,而是相反呢?
    2015/10/5 16:42:23
  • 完美理想主义者
    2014/11/2 0:17:37
  • 评叶檀“中国高铁主要不是刘志军的贡献”一文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62317.html
    2014/8/17 8:41:27
  • 叶檀“中国高铁主要不是刘志军的贡献”一文,在新浪网的评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18dcb0102v0ar.html
    2014/8/17 8:38:49
  • 正如博主说的那样,有些人就喜欢把黑的说成白的。我们从俄国买苏35飞机的图纸也才花了15亿美元,合10亿欧元;8000万欧元买高铁图纸嘛,也算还行。但是高铁的核心是自控技术,那个好像西门子没卖。我们买高铁前前后后花了900亿。你不能只算某一次交易的成交价。

    我说那些为贪官辩护的家伙就省省吧!越描越黑!如果你一定要赞扬刘志军的话,我觉得他拍的新红楼梦还算是一个文化遗产,虽然他把金陵十二钗都睡了,但片子质量还可以。
    2014/8/14 20:16:34
  • 刘志军买下西门子高铁技术一事令人久久不能忘怀.第一轮谈判无果而终.刘表现出毫不在乎.随即西门子降价.愿以八千万欧元成交.刘首肯.
    历史关头总是”成非常之事.须有非常之人“.刘这一笔买下的不仅是几张图纸.是几十万几百万铁路工人的辉煌前途.大概是”洋务”几十年干得最漂亮一件事.
    贪固然有罪.但功却不宜抹去.
    2014/8/14 19:57:36
  • 叶博主的观点没有错,中国高铁的现状主要不是一个贪官的功劳,高铁是高铁,贪官是贪官。相反,楼下一些“极左”,为了给铁路系统说好话居然为个贪官辩护,太愚蠢了吧!现在划清界限还来不及呢,你们还上赶着去把高铁和刘志军捆绑在一起,你们实际上是想把高铁往火坑里推,对吧?有些爱国者要补脑啊!

    如果说高铁是刘的功劳,那么“五粮液”,天价烟就是中国贪官们的集体功劳,幸亏他们大吃大喝,公款特供才资助了中国高档酒类的大发展;东莞的发展是中国嫖客们的集团功劳;东北的工业基础是日本人“九一八“事变的侵略功劳......这都是什么逻辑??

    中国铁路的现状跟刘志军的贪腐是有关系的。就拿高铁来说,刘的主要错误是为了那洋人的回扣而力主从日德手里买高铁技术,而不是资助国内的科研团队搞研发。仅此一项,刘就贪了20亿,而中国科研界损失了900亿的研发订单。900亿是个什么概念?900亿就算一半用于人工费,也相当于30万个中国本土科技人员3年的工作岗位(5万/年计算)。中国有多少大学生失业??这种高端的工作岗位就轻轻松松的让给了德国和日本的工程师。对于刘可能节约2年时间用上了高铁,但是对于中国失业的大学生来说,这是卖国通敌。

    高铁票价为什么那么贵?你900亿的天价成本让洋人赚去了,这成本当然只能均摊到中国老百姓头上啦,不贵怎么还那900亿的债?假如当时的900亿开发成本让中国本土的工程师去赚,就算高铁票价还是那么贵,但是中国工薪阶层赚了那900亿,消费能力也提上去了,高铁也就有更多人坐得起了!再说高铁的布局,刘在任的时候好大喜功,高铁线路乱修,没有客流量的地区修了高铁,其结果必然是上座率低。高铁今天的困局就是当年的错误布局造成的!刘志军怎么就没有罪了?他的问题不光是贪污嫖妓,更重要的是,事情也没有办好。
    2014/8/14 16:54:27
  • 功是功,过是过,不能因为“过”而全盘否定其“功”;刘志军对中国高铁的贡献是巨大而卓越的,很多关键决策是非常智慧的,而且也能经受人民和时间考验;纵观其人生历程和高铁发展历程,其功劳是主要的,个人过错是次要的;中国如果鼓励在核动力、大飞机、转基因、发动机等关键领域出现一大批刘志军一样的领军人物,把人类文明中的顶级科技和智慧融入中国工业体系,形成综合国力,中国焉能不强大?
    2014/8/14 12:47:53
  • 中国高铁票价是否昂贵,需进行国际同比。
    2014/8/14 9:14:0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历史博士,财经论者。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以我手写我心,用事例与逻辑说话,对事不无小补,对己无愧于心,且文章不遭斧钺之害失去原意,于愿足矣。邮箱yetan@vip.sohu.com

从历史到现实,从经济到政治,期间并无轩轾,常有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因此谴责任何以牺牲个人充当某种崇高理想祭品的行为,以及脱离生活常识的高深理论。赞赏尊重常识的理论,同情任何凭辛苦工作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转型期的人面向不可知的未来,或许彷徨,但好在并未象但丁一样,对未来失去信心与感受。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