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民主的斤两
2014-06-09
字号:
真懂民主的人,绝不会轻言民主。因为,民主血腥,而绝少浪漫!

  民主的落脚点是议税权。民主的真谛在于和平议税(不革命)。没有议税权,要议会干什么(不如革命)?有时候,真不如拥戴一个伟光正的皇上!

  民主是一个可量化的权力。易言之,民主也有斤两。人民挣了一百块钱,化多少钱去养一个政府?这是一个根本问题,人民想清楚这个问题,人民就可以开始讨论民主了。

  民智未开的标志,就是民主浪漫主义。民智成熟的标志,就是斤斤计较地议税。我们挣了一百块钱,到底应该化多少钱去养政府?三十元够了吗?为什么是七十元呢?您知道吗?如果是三十 元,您就是主人,那就是民主,那就是文明;如果是七十元,您就是奴隶,那就是专制,那就是野蛮。这就是民主的斤两!

  我与香港的大学生们讨论过民主问题。我的结论是,孩子们根本还不具备讨论民主的资格。连要什么都没搞清楚,你就上街去游行吗,到底要争取什么?争普选吗?普选之后呢?在香港这个 没有经济主权的地方,争普选有意义吗?我是坚决反对一间公司去普选总经理的。股东大会搞不定,董事会搞不定,总经理就是摆设。我常常对孩子们说,你们到底想纳多少税啊?如果,仍 然要纳七十块钱的税,你要民主来干什么?

  民主的斤两,容不下一丝的浪漫!议会,在八百年前,就是一场预算会议。并且,大家都是带着剑去开会的。是议,还是打,有时候真的也说不清楚。代议,本身就是一种委托行为。议员, 大体上就是一个被授权的委托代理人,这个人能否履责确实是一个很大问题。当然了,连委托手续都懒得办,代议本身就是瞎胡扯!当我们看到演员和运动员“被委托”,你就明白瞎胡扯到 何等地步了!当然,还有更瞎胡扯的,就是一群资本家被委托。由“东家”集体开会决定“佃户”的租钱,这当然是厚颜无耻的“议会”。

  我们是社会主义者,我们不是无政府主义者。我们需要供养一个政府,我们决定用三十块钱供养一个政府。如果,我们的心愿成为现实了,这就是我们所要的民主。如果,我们花了七十块钱 供养一个政府,政府还要通过超级地租(高房价)再榨取二十块钱,我们也就不需要继续讨论民主问题了。民主容不得一丝浪漫(也谈不上高大上)!民主就是几十块钱的事情!为什么所有 贵族都恐惧民粹,因为民粹们懂得斤斤计较!换句话说,斤斤计较的民粹,就会催生真正意义的民主!西方国家的民主,恰恰就是来源于斤斤计较的民粹。不过,民粹主义思潮,往往被冠以 左翼思潮,或者称之为社会主义思潮。叫什么,不重要,没这思潮,还谈什么民主?

  老百姓总是会变得聪明起来的。在互联网的时代,老百姓是可以选择代理人的。一开始,资本制造了一堆明星做代理人,老百姓呜呜洋洋地去拥护这些资本的代理人。后来,终于发现,自己 上当了,代理人不仅住进了豪宅,而且大多变成外国人了。于是,老百姓开始反思了,到底应该拥护什么样的人比较靠谱。再于是,左翼思潮兴起了,左翼慢慢地成气候了。当然,这也让原 “代理”们愤怒了,反对民粹主义的声音不绝于耳,都还没有口诛笔伐就变成“文革余孽”了。明星们果然反抗了,他们本就没有离去,他们却梦想的着《归来》。归来,三十八年过去,弹 指一挥间;离去,会很短暂,往往只需要一个晚上。北非中东在玩什么?归去来兮!

  莫谈民主,我们只谈税政!谁要是非要谈民主,我们就送她到非洲去,请她们与央视一起去草原上追野牛!我们要像西方人一样现实,我们必须斤斤计较民主的斤两。请记住,我们只能出三 十块钱,我们必须找到用三十元就能搞定一切的人。我们不需要被代理,我们自己拥有议价能力。至于明星们,代理业务就要结束了,赶紧找地方跳绳去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民主,即人民当家做主。做谁的主?做什么的主?做生产资料的主。做工厂,设备的主。即公有制。公有制是最民主的制度。在过去,即前30年,工人在工厂里做工。厂长不能开除工人,不能随便扣发工资,企业赚了钱,不能装到厂长的兜里。必须给工人办福利,因此工人可以做到,看病不花钱,住房不花钱,上学不花钱,洗澡不花钱,剃头不花钱-----等等,在现在富裕的公有制的农村,甚至用水不花钱,用电不花钱,吃饭不花钱。许多,许多!!!!上交国家的部分,实际上是公共积累,国家用另外一种方式又送还给我们了。
       工人见了厂长,不用低三下四。厂长则要到车间去劳动,主动与工人打成一片,工人在工厂里的感觉是扬眉吐气。
      这就是公有制,这就是民主的感觉。
       现在私有制了,民主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工人成了弱势群体。
    2014/6/19 3:17:49
  • 人口小的国家可以是直接民主,如像圣马力诺、不丹这样的小国家。但人口众多的大国,需要联邦制,不要代议制民主是不可想象的。

        还有民主需要经济基础。查看历史上的民主,基本上都是有产阶级的民主,奴隶社会的奴隶是享受不到民主的,有的是奴隶主和自由民的民主,如古希腊城邦民主制。进入封建社会,奴隶上升到佃农,不但不是可以买卖的工具了,有了简单的生产工具,还有了一定的自由,可以享受契约经济链条低端的权利了。在民主资本主义,无产阶级在政治上是自由的,因为在经济上受剥削,所以他们起来争取消灭经济剥削(消灭雇佣劳动)的社会主义。在资本主义阶段,由于现代生产力的高度发展,社会就没有形成两极分化的必要了(这是恩格斯说的)。如果形成了两极分化,这完全是为所欲为的贪腐的昂贵政府造成的。昂贵政府为维持既得利益就必须无限制地征税,就必须为为维持他们需要的稳定要化很多的钱。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民主印度、多党威权的俄罗斯能够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的原因了。其实,实行宪政民主对政府高官们也是有利的,就是既有权又有钱,不再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他们还会有很高的声誉。把民主权力还给人民大众,人民大众会善待他们、拥护他们。
    2014/6/18 15:44:57
  • 楼主说的对,税收宪政是民主的核心,英国资产阶级民主就是从税收宪政开始的——1215年的大宪章。但没有争取民主的浪漫主义就没有税收宪政,因为“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人民大众有政治权力把国家权力关进宪政制度的笼子里才能打造一个廉价政府,人民大众的公共福利才能得到保证——才能永远推掉“三座大山”;还有,不同意楼主对民粹主义的评价,因为政府管理社会的权力和社会主人的权力处于平衡的状态,这个社会才是良性发展的社会,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社会。
    2014/6/18 15:03:11
  • 177楼沙子:
    卢博主 你最近的一篇文章怎么只发在红网 而没发到草根网?
    2014/6/15 22:20:02
  • 卢麟元先生总能站在最新的角度来诠释真理,每一次的文章都给人以醍醐灌顶的感受,真不愧为是高屋建瓴的理论家,学者!
    2014/6/15 15:43:44
  • 175楼knowdo:
    民主是人类社会的悖论存在,绝对论意义的民主是真忽悠,唯有相对论意义上的民主才是真现实。
    2014/6/15 12:44:14
  • 亚里士多德拿经济同货殖作对比。他从经济出发。经济作为一种谋生术,只限于取得生活所必要的并且对家庭或国家有用的物品。“真正的财富就是由这样的使用价值构成的;因为满足优裕生活所必需的这类财产的量不是无限的。但是还有另一种谋生术,把它叫做货殖是很适当、很贴切的。由于货殖,财富和财产的界限看来就不存在了。商品交易按其性质来说不属于货殖范围,因为在这里,交换只限于他们自己<买者和卖者>需要的物品。”他又说,因此,商品交易的最初形式也是物物交换,但是随着它的扩大,必然产生货币。随着货币的发明,物物交换必然发展成为商品交易,而后者一反它的最初的宗旨,成了货殖,成了赚钱术。货殖与经济的区别是:“对货殖来说,流通是财富的源泉。货殖似乎是围绕着货币转,因为货币是这种交换的起点和终点。因此,货殖所追求的财富也是无限的。一种技术【生产】,只要它的目的不是充当手段,而是充当最终目的,它的要求就是无限的【不停的科技创新、产品工艺改进,在这里,是生产,是使用价值】,因为它总想更加接近这个目的;而那种只是追求达到目的的手段的技术,就不是无限的【生产的结果是商品,是价值,更是价值增殖,是不仅实现这些价值,更要保留价值,甚至永远保留下去,代代相传,千秋万代!】,因为目的本身已给这种技术规定了界限【一切私有制社会都有这样的界限,因为追求权力不断往上爬,因为追求金钱、资本不断积累积聚,所以发展经济的法门就是通过有限的资本的积累达到无限的富:投资、发债别无其它!】。货殖则和前一种技术一样,它的目的也是没有止境的,它的目的就是绝对的致富。有界限的是经济而不是货殖……前者的目的是与货币本身不同的东西,后者的目的是增加货币……由于把这两种难以分清的形式混为一谈,有人就以为,无限地保存和增加货币【货币本身越来越成为一种形式:价值符号,钱多的人不正是这样吗?QE、购买资产等等,通过杠杆10倍-20倍地放大这一切,放大这些想象中的财富】是经济的最终目的。”
    2014/6/13 10:29:42
  • 劳动资料、劳动工具、劳动对象、土地->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劳动->劳动力:过去的劳动)生产(正在进行的劳动,活劳动力)->产品->商品(一般商品、奢侈品,不仅包含价值,更包含剩余价值)->货币(商品的一般等价物,社会劳动与财富的一般化身)->资本(现实资本、货币资本、虚拟资本)->债务(虚拟资本:国债、债券、股权、债券)->(对未来劳动的索取权,未来劳动的收入的无偿占有)金融衍生品、次级贷等,这些就构成完整的现代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在这个资本主义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颠倒过来的,把关系“->”反过来就是这样:“<-”;

    在这个关系当中,劳动资料、劳动工具、劳动对象、土地->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劳动者->产品,是与资本无关的物质要素,构成(劳动)生产力,它生产使用价值,而生产力、商品、货币、资本->债务构成社会生产力,它生产价值,更重要的是生产剩余价值,资本主义的生产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剩余价值,为了赚钱,为了发家致富,再无其它。

    工人->(产业)资本家->(商业资本家)商人->(金融或货币资本家)银行家->(社会->国家)->官吏->军队->警察->监狱->法官->律师->医生->教授->高管->职业经理人->主管【以他们从事的社会职业作为他们的收入来源、源泉,这个庞大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队伍】......,前4者是整个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后者的长长的劳动锁链则是对工人阶级生产的剩余价值的转移与间接剥削,这些不仅是阶级关系,也是对抗性的分配关系;

    国家、社会、法律、道德、思想、修养、文化、哲学、历史、艺术.....,这些是上层建筑。
    2014/6/13 10:05:31
  • 直接剥削【东莞裕元等工人阶级】的条件和实现这种剥削【直接剥削他们的产业资本家阶级,间接从资本家转移剩余价值的天朝政府、打手,以及各类文人骚客】的条件,不是一回事。二者不仅在时间和空间上是分开的,而且在概念上也是分开的。前者只受社会生产力的限制,后者受不同生产部门的比例和社会消费力的限制。但是社会消费力既不是取决于绝对的生产力,也不是取决于绝对的消费力,而是取决于以对抗性的分配关系【说的真妙!】为基础的消费力;这种分配关系,使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消费【工人们就只剩下生存下去的消费能力】缩小到只能在相当狭小的界限以内变动的最低限度。这个消费力还受到追求积累【不仅仅是尽情的享乐】的欲望的限制,受到扩大资本和扩大剩余价值生产规模【投资,再投资,赚更多的钱】的欲望的限制。这是资本主义生产的规律,它是由生产方法本身的不断革命,由不断和这种革命联系在一起的现有资本的贬值【看西方发达资本主义,不仅GDP增长率直奔0,就是中长期国债收益率也直奔0,真是讽刺: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三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跌至各自18世纪和19世纪以来的最低点。】,由普遍的竞争斗争以及仅仅为了保存自身和避免灭亡而改进生产和扩大生产规模的必要性决定的。因此,市场必须不断扩大,以致市场的联系和调节这种联系的条件,越来越采取一种不以生产者为转移的自然规律的形式,越来越无法控制。这个内部矛盾力图用扩大生产的外部范围的办法求得解决。但是生产力越发展,它就越和消费关系的狭隘基础发生冲突。在这个充满矛盾的基础上,资本过剩【QE、购买资产、ABS债券犹如洪水般涌来】和日益增加的人口过剩【美国人10个人里面4个人啥事不做只知道吃大锅饭】结合在一起是完全不矛盾的;因为在二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所生产的剩余价值的量虽然会增加,但是生产剩余价值的条件和实现这个剩余价值的条件之间的矛盾,正好因此而日益增长。

    6月11日,新钢业三千多工人大罢工进入第六天。尽管9日晚上和10日下午人群中几次传出消息“特警要抢人”,但工人仍然坚持着阵线,看守着苏钢、杨希茂、刘学清三大新钢业资本家。虽然传说20号给方案,部分工人有所期待,但也有很多工人不抱希望,还有人认为这是缓兵之计,并将之与2001年国企私有化改制时的教训相提并论。
    2014/6/12 22:25:24
  • 如果说“资产阶级的民主”不值几钱,天朝价值几何:

    据6月11日中国劳工通讯网站报道,吴贵军的代理律师庞琨在听到检察院撤诉的消息后表示,“虽然撤诉也不是什么坏的结果,但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无罪判决,我们想要的是一个光明正大的无罪判决。因为现在只是撤诉,并没有撤销这个案件,所以这个案件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没有结束,还可能有其他的变数。”如果检察院撤销这个案件,吴贵军将会获得国家赔偿。但检察院也可以认定吴贵军犯罪情节轻微,不予追求,“这种是我们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如果是这样的话,吴贵军就无法获得国家赔偿了。”http://t.cn/RvSWCOR 在庞琨律师的微博下,有些亲政府法律人士急于为政府在吴贵军案上的“进步开明”表示欢迎,但是这些亲政府人士却无视了有关当局在借助法律的幌子打压罢工工人之后,其实是想在司法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逃避自己打压罢工工人的责任,企图消灭工人争取罢工无罪、捍卫争取罢工权的斗争。吴贵军案之所以值得重大关注,正因为它是目前最集中反映中国当局如何对待罢工工人的一起劳工政治案件。读者可以检索到过往一系列报道及详尽的资料合辑。围绕吴贵军案的政治斗争远远没有结束,**社将继续高度关注、追踪报道。
    2014/6/12 22:11:08
  • 今年春夏以来,国内工运有新一轮高涨的显著趋向,继4月份持续12天的东莞裕元鞋厂4万8千工人大罢工之后,进入6月以来从福建、广东等沿海工业区到四川、河南、安徽等内地工厂,从年轻的农村出身工人到老一代的国企职工、农民工都爆发了越来越多工人追讨历史欠账的集体行动http://t.cn/RvSNkel,大有复兴两年前全国工潮的势头。近日有关当局在厦门、深圳对罢工工人的那些动作,就是在这种工潮兴起背景下,对劳工界和工人运动的一种十分草率的企图逃避自身罪责、希望息事宁人的动作。这些动作背后的实质就是资产阶级当局对工人阶级斗争的恐惧,害怕工人正在日益萌发的争取罢工无罪、捍卫罢工自由的阶级觉悟。因为,一旦大批工人突破争取经济利益的局限、开始以直接行动要求基本抗争权利,势必将动摇资本统治根基,可能引发触动中国政治版图的重大历史变化。十八大以来天朝极右专政政权对工人运动的高压严打态势,激发了中国工人更具政治性的反抗(捍卫罢工无罪、争取集体谈判权及劳工三权呼声越来越高),这一点是当今中国工潮与以往十分不同的一个新趋势。
    2014/6/12 22:08:43
  • 关于厦门罢工仲裁案,**社特别注意到境外媒体“自由亚洲电台”6月10日的报道,其中援引了“海外的中国工党名誉主席方圆”围绕该案件对天朝政府的欢迎称赞态度。据这位“海外的中国工党名誉主席”说,“这个事情的结果还不错,终于开始保护工人权益了,尤其是保护罢工这种方式了。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个案还是未来有一种趋势。如果是未来还有其他个案出现的话那当然就更好。……我首先认为它是一种进步,即便是一个偶然的个案,也需要一些条件的。但很罕见,就这么一例,说明中国仲裁委员会和政府,不是站在中间,以中间人的姿态维护劳工大众的利益。”http://t.cn/RvSl1qA 工评社认为,这位急于为天朝政府评功摆好的“海外的中国工党名誉主席”,也许是在澳大利亚的上流阶层里呆惯了,离中国工人阶级可能已不止十万八千里距离了。如果这位“中国工党名誉主席”也像深圳工人吴贵军那样莫名其妙地被人间蒸发、然后在牢房里静静呆上一年零6天,也像东莞裕元鞋厂工人一样“享受”防暴警察全副武装带狼狗进车间暴打一顿的“待遇”,也像去年广东许多罢工工人一样“享受”一下催泪瓦斯和警棍的味道,是否还能做出像现在这样为朝廷评功摆好的优雅姿态呢?

    另外,“自由亚洲电台”对中国工运的报道有事实性的错误,在6月10日上述报道中援引“广州民间组织平机会的程渊”的话:“一些很著名的,林东、吴贵军这样的工人运动领袖现在还在被拘禁当中”(原话)。但事实上,林东已于5月21日释放,吴贵军已于5月29日取保候审。工评社欢迎一切对国内工运的报道和传播,无论海内外何方何种立场的报道,但一切报道应以事实为准绳。
    2014/6/12 22:08: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卢欣,字麒元。祖籍四川,生于山西,就读于东北,工作于北京。现居香港。

本博客内容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任何个人以及网站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署名原创作者名及文章来源或与本人联系!联系方式:evenluxin@hot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