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说起民国史,有些人至今未明白的几个问题
2014-06-05
字号:
梼杌闲评,看兴衰成败,评古今得失,有些事情实在滑稽,譬如前朝故事,有些人至今也没明白到底为什么丢掉了江山,特别是对其中的几个问题,至今也没搞清楚道理何在,还在絮絮叨叨 地数黄道白,煞是有趣。

  大致说来,这些陈年旧事主要有如下几件。

  一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造反

  众所周知,一部短暂的民国史,从一个侧面看就是一部老百姓的造反史(当然其中主要是穷人),层出不穷的造反暴动把天下搞得鸡犬不宁,不管民国政府费了怎样的九牛二虎之力,就是压 不住造反的烈火,铲不尽反叛的暴徒。仅以大别山这个地方为例,大革命时期农民造反,1927年发生黄麻起义,起义之后发展成了红四方面军,国民政府费劲把红四方面军打跑了,此地又接 着兴起了红25军,红25军又打跑了,这里又兴起了红28军,红28军抗战接受改编走了,这里又出现了新四军第5师。有人不仅要问,这里的人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不好好过日子却一定要提着脑 袋造反呢?

  这是令一些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在他们看来,自由民主的中华民国治下,富人勤劳致富,是那么善良,那么扶危济困(他们直到今天还到处宣扬当年的富人是如何周济穷人的);国家政 治走向现代化,是那么地民主开明(他们直到现在还醉心于当年的国会与宪政),朗朗乾坤、昭昭白日,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造反呢?难道他们都活得不耐烦了吗?

  这件问题,不但当时的民国政府没搞明白,就是现在,那些民国的孽子遗孙们还是没能搞明白。

  二是为什么共产主义目标渺茫,却有那么多知识分子相信

  当年在中国造反的不只是基层百姓,领头当骨干并起号召引领作用的都是些知识分子,有些还是大知识分子,他们把共产主义学说当信仰,在中国闹起了革命,最后葬送了“可爱的”民国。

  中国真的能建设成共产主义吗?

  不要说过去二十世纪的中国,就是现在,拥有如此经济技术条件,中国离建设共产主义也遥不可及,所以,正面地说,共产主义目标远大,不客气地说,实在是遥遥无期目标渺茫。

  这样的道理,如果说普通老百姓不懂得、不明白的话,难道那些知识分子也不明白吗?特别是其中的有些人,或者书香世家,或者名门望族,个个儿锦衣玉食、身家巨万。可是,他们偏偏像 中了邪似的,疯狂地信仰起共产主义来,打出了社会主义拯救中国的旗号,并以此为精神武器在中国掀起革命。在三十年代中国社会问题大论战中,这些“歪理邪说”居然还占了上风,最后 弄得神州陆沉、华夏沦丧。

  他们为什么就把共产主义当成信仰了呢?而且还信仰的那么执着、那么坚定、那么超越生命?这其中的道理,至今仍然让一些人想不明白。

  三是为什么有自己队伍里有那么多人为对方效命

  直到今天有些人还为当年蒋公败给毛泽东而愤愤然,他们说,这不是蒋公无能,而是共产党间谍太厉害的,南京国防部的作战计划蒋公还没看到,却已经摆在毛泽东的办公桌上了,这样打仗 ,怎能不败!

  这故事还真不是笑话,这是真的。历史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现在更加清楚,国民党的政党、政府、军队,从上到下都有共产党的间谍。以南京长话台为例,解放战争时期南京民用电话交换 台的接线员几乎全是共产党的地下党,而军用台接线员中有三分之一是地下党;再以国民党的国防部为例,当时国防部的高官中,副部长刘斐是地下党,作战厅长郭汝瑰是地下党,战史局局 长(到台后升任副部长)吴石是地下党,至于中下级军官中的地下党,更不知有多少了。相比之下,国民党在共产党内安插间谍简直难如登天,基本上没取得什么成绩。可以说,在谍战上, 国民党蒋公是输得一塌糊涂、十分干净。

  但问题也就跟着来了。这些国军高官享受着蒋公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为什么要甘心为共产党效劳呢?如果说共产党有更多的金钱金钱收买、更靓的美色诱惑、更大的高官拉拢也就罢了, 但共产党穷得叮当的,什么都没有,究竟是什么吸引了这些人呢?

  这也是一些人至今也想不明白的事情。

  四是既然民国的大学那么好,为什么学潮却风起云涌

  学潮给国民政府究竟带来多大的麻烦,大概一个故事可资证明。据说,逃到台湾的蒋公,只要别人一提起当年的学潮就勃然大怒,粗话脱口而出“娘希匹”!

  但是,现在大陆公知们所热衷的一件事,就是描摹民国时期的大学是多么包容,多么体现大学精神。在他们的描摹下,那时的大学才堪称是人才的摇篮、学术的圣殿,相比于那时的大学,今 日中国的大学简直就是垃圾,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里面就又出矛盾了。既然民国大学培养人才是如此得法,可为什么当时的学潮却一波连这一波、一浪高过一浪呢?当时的学生运动对国民党政府的冲击是如此严重,以至于国民党不得不多 次以武力镇压,并为此背上了镇压学生运动的恶名,弄得焦头烂额、里外不是人。

  这又是一件一些人至今也想不明白的事情。

  俗话说得好,死也要死个明白,如果一个人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在中国的语境下,那是非常窝囊的。同样,一个政权,如果最后连丢掉政权的原因都搞不清楚的话,那也同样是非 常窝囊的。这个道理,上升到历史认知的高度,用司马迁的话说就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天人之际”“古今之变”都是大道理,但大道理寓于小事例,上述几桩就是小中见大者 ,没把这几个问题搞清楚,就意味着还没有摸到“天人之际”与“古今之变”大道理的边。这大概是一种令人可怜的、深深的悲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好好研究当过北京大学校长的蔡元培,在校长任内他提倡思想自由、学术自由,对各种理论都可以容纳,被说成是最开明的大学校长。
    蔡元培聘请《新青年》主编陈独秀为文科学长,并聘请李大钊、胡适、钱玄同等“新派”人物在北大任教,采用“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办学方针,提倡学术民主,支持新文化运动。陈独秀和李大钊是著名的共产党员,但他们只是具有左翼思想的文人,蔡元培是开明的文人,文人和文人相惜。
    一旦共产党进行实际的革命活动,领导工农群众打土豪、分田地,蔡元培作为文人的狐狸尾巴就出来了。他成为坚决的反共分子,主张坚决镇压共产党。
    毛泽东一生主张知识分子和领导工农群众相结合,甚至采用劳动改造的方式,结果得罪了所有的知识分子,直到今天。
    我是主张民主选举的人,而我知道要在中国实行民主选举,最大的难度是要克服文人不把工农群众看在眼里的心态,他们说话好听,但想尽办法要把工农群众排除在外。
    有一个现成的例子,香港精英始终反对设订“政党法”,而他们所建立的以“有限公司”注册的政党,因为没有工农群众基础,实际上和明朝的朋党一模一样,只懂得做无谓的党争,但一个个以为自己是为“人民的利益”奋斗到底,实际上是什么事都做不成。
    2014/6/5 20:36:27
  • 人们做事有两个动力:1 性冲动  2  追求伟大    对于个人来说两个均可    对于政党来说只有后者   国民党绝对不是个追求伟大的政党
    2014/6/5 17:42:53
  • 张老师这是留给我们的作业吗,怎不把你认为的原因说清呢?
    2014/6/5 16:08:51
  • 农民起义的直接原因,是分配不公与极度贫穷所造成的。二十年代中国,这两个方面都具有典型性,因而风起云涌就不足为怪了。
    2014/6/5 10:09: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