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何谓交易?何谓交易费用?何谓“科斯定理”?
2014-01-24
字号:

  ——罗纳德-科斯的两大发现及其局促与升华(上)

  【内容提要】世界上其实没有“人”,只有一个个的“我”,“人”是一个个的“我”构成。尽管“我”也只是人性自利的代号,但从“我”出发与从人性自利出发是两码事,从“我”出发包括人性自利的含义,但从人性自利出发只是一种理论抽象,不像“我”同时还构成人性自利的具体承载者。一旦回归“我”,一切都可能豁然开朗。“我”必须克服“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的歧异或者说摩擦,通过别人的认同完成自己的价值度量,这就是交易——超越循环论证之谓,也正是为何交易需要费用,它是克服人际摩擦而产生的成本。与其称科斯定理为“科斯产权定理”,不如称科斯定理为“科斯整体均衡定理”。因为科斯定理面对的问题是“外部性”,强调的结果是外部性的内部化,达到整体均衡。让经济学回归“我”,一切从“我”出发来观察和思考,填补“所有者缺位”。这不仅是西方经济学唯一的拯救之路,更是中国经济学派“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康庄大道。

  【关键词】我 循环论证 交易 交易费用 所有者缺位 外部性 均衡

  科斯的两大发现

  罗纳德-科斯,被称为制度经济学的重要创始人,当之无愧。他在经济学上的理论贡献富有开创性,不仅极大提升经济学的分析能力,而且极大拓展经济学的帝国边界;更重要的是,科斯反对“黑板经济学”,提倡“真实世界的经济学”,认为经济学要大力回归和面对现实本身,他发出的“现有经济学是一个飘在空中的理论体系”的提醒, 恐怕值得每一位经济学人深思。

  一般认为,科斯有两大重要的理论发现:一是他1937年在《企业的性质》的文章中提出了“交易费用”的理念;一是他1960年在《社会成本问题》的文章探讨了产权界定与“外部性”的问题。实际上,这两者是内在联系在一起的,前者认为交易需要费用,后者提出在清晰的产权界定下,通过交易可以实现外部性的内部化。如果在思想史上给科斯粘贴唯一的标签,无疑就是交易及交易费用。原本,科斯的思考就是从有关交易的问题开始的,这是一个典型的从熟悉中看出陌生的问题:

  古典经济学中,市场上一个一个的交易者,他们对成本—收益的算计使资源得到优化配置,这应该是完全无摩擦的,可现实世界中为什么会存在大量不同于个体交易者的经济组织比如说企业呢? 正好比问:既然电脑里的一切东西市场上都有,为什么还会出现电脑整装机呢?

  科斯的回答是因为交易有费用。拿为什么会出现电脑整装机来讲,电脑里一切东西的确市场上都有,消费者可以硬盘专卖店买硬盘,讨一番价;在主板专卖店买主板,还一番价;在显示屏专卖店买显示屏,也讲一番价,然后自己组装自己的电脑,不仅享受DIY(Do It Yourself),而且价格会低于购买整装机。但事实上,DIY不仅需要时间和精力,而且讨价还价需要磨嘴皮的功夫与耐性,总体成本一算,可能还不如购买整装机,对绝大多数消费者而言,DIY及讨价还价所付出的机会成本都会大大高于所节省的费用。这正是电脑整装机及整装机企业出现的原因,它们为消费者节省了交易费用。

  科斯没有回答的问题

  交易费用堪称一个平凡而伟大的发现,解释力强,应用面广,乃至如今有所谓“交易费用经济学”的说法。科斯最初是用交易存在费用论证了企业的出现及其性质,他写道:“企业实质上是一个小的统制经济,其内部资源配置的方式与我们在社会主义经济中所看到的相类似。” 为什么在自由市场上会自由地出现不自由的“统制经济”呢?原因就在于市场交易有成本,当市场交易费用高于内部管理费用时,市场交易会被统制到企业内部,道理与“兼并”相类;当内部管理费用高于市场交易费用时,内部分工会被释放到自由市场,道理与“外包”相类。一定意义上,科斯的确如一般所认为的,找到了企业的边界。但有两个与企业的边界紧密相关的问题,科斯似乎没有作出回答,或者说回答得不彻底。

  问题一:企业的边界究竟在哪里?为什么自由市场上自由地出现的企业有大有小,小到只有一个人,大到员工过百万,乃至有人数上千万甚至上亿的国家也被称为超级企业呢?如果一切皆有可能,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边界,那所谓的企业的边界,其意义何在?这似乎是科斯没有回答的问题。

  问题二:企业家协调与价格机制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科斯在《企业的性质》中写道:“本文的目的就是要在经济理论的一个鸿沟上架起一座桥梁,这个鸿沟出现在这样两个假设之间:一个假设是,资源的配置由价格机制决定;另一个假设是,资源的配置依赖于作为协调者的企业家。” 某种程度上,科斯的确架起了桥梁,但似乎也没有真正厘清企业家协调与价格机制之间的内在关系,价格机制仍被认为独立于企业家协调之外,乃至“市场=价格+企业家”的说法至今依然流行。

  除以上两个问题之外,更重要也更明显的是,至少从笔者所看到的文献和资料看,科斯也没有触及一个更基础的问题,那就是:交易为什么会有费用?就像科斯提出交易有费用是从熟悉中看到陌生一样,也可以从一个最平常不过的生活现象谈起。时下几乎人手一台手机,随时随地联络每一位亲朋好友,但查阅通信记录能轻易发现:每个姓名及号码的往来次数大不一样,有的一天一次甚至几次,频繁互动;有的一周一二次,偶尔互动;有的一月一二次,稀落互动;有的一年也没有一次,几乎不互动。应该说,决定因素首先是亲情与利益,但存在亲情与利益关系的人也不一定经常互动。原因可能更在于每一个人即“我”都是有限的,时间极其有限,精力极其有限,“我”只能进行极其有限的真诚互动,其次只能一般交往,再次只能应付甚至客套乃至“忽悠”,最次是连客套甚至忽悠的劲都没了,来信也不回,来电也不接。即便最纯粹的真诚待人者,也不可能做到一视同仁。回到交易为什么会有成本的问题,显而易见,原因首先就在于“我”本有限,“我”只能进行极其有限的交易,“我”的交易具有稀缺性;如果“我”本无限,“我”能够进行无限的交易,就无所谓交易费用,怎么交易都成。但“我”本有限只是一方面,构成必要条件,还不是充分条件。很简单,如果交易方对“我”言听计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交易成本事实上等于零,理论上仍可无限交易。概括起来讲,交易之所以有费用,不仅取决于“我”,而且取决于“我”的交易方。就是说,症结还是在于交易本身。

  对交易的探讨:从“自我交易”到“多了一个人”

  那什么是交易呢?这是经济学的基本概念,简单讲,交易就是买卖;再抽象一点,交易即价值的交换。好像定义了交易,但细一想,只是把问题作了推移,最明显的,什么是价值呢?为什么交易双方要进行价值交换呢?更一般的人际交往乃至社会行为,算不算交易?帅哥尤其美女出门前都要打扮一下,目的是给人一个好印象,这为什么就不是交易呢?尽管交易属于基础性概念,但西方经济学对交易并没有一个清楚的界定。倒不是没人努力过,史料显示,自从1937年科斯在《企业的性质》中提出交易费用的理念以来,一直到1969年肯尼斯-阿罗第一个正式使用“交易费用”的术语,不计其数的经济学人对交易及交易费用的概念进行了思考和定义,可谓洋洋大观。

  最宽泛的定义可能来自冯-米塞斯,被誉为“现代奥地利学派之父”的米塞斯提出,交易是“一种用更满意的事态替代不满意事态的企图”。 这充分彰显了交易者的主观意图及效应,但明显过于宽泛,没有点明要害,从主观意志讲,人都希望时间的流逝能带来更满意的事态。事实上,在米塞斯看来,人的任何行为都是交易,与别人无关的行为是所谓“自我交易”。如孤独的猎人为谋生而打猎,这就是用子弹和闲暇去交易猎物。这也未尝不可,问题是在人的全部行为中,是否真的存在与别人无关的自我交易,如存在的话,自我交易在人的全部行为中占多大的份额。

  威廉姆斯被称为交易费用经济学大师,如果说科斯是交易费用的“始作俑者”,那威廉姆斯就是交易费用的集大成者,他全面扩展了交易费用的分析,系统阐述了交易费用产生和增大的原因,被认为真正确立了交易费用理论的地位,曾提出:“当一项物品或劳务在技术上可分的结合部发生转移时,交易就发生了。” 这明显也过于宽泛,与米塞斯对交易的定义有遥相呼应的味道,米塞斯侧重于交易者的主观意图,威廉姆斯侧重于资源的配置。这当然更不能算错,问题是交易的要害在哪里。

  真正点出交易概念要害的,是一位经济学前辈——约翰-康芒斯,他不仅是威廉姆斯的真正老师,而且也是科斯的真正老师,他虽然不被认为是交易费用的创立者,但的确是他首先将交易作为经济学的基本分析单位,从而启发了科斯提出交易费用的理念。在康芒斯看来,交易不仅是简单的物品或劳务的转移,而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正是康芒斯的英明,虽然也强调交易是所有权的转移,但点出了交易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一个要害。

  康芒斯其实是制度经济学的重要奠基人,把交易作为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破题,极大拓展了经济学的视野,也迅速提升了经济学的高度,经济学的工具武装一下了得到升级。交易的确无所不在,岂独商品市场?前266年,赵惠文王去世,儿子孝成王继位,但年纪太小,实际是赵太后当权。秦国见赵国新旧交替,认为有机可乘,发兵攻打赵国。赵国向齐国求救,齐国提出信用担保,让孝成王之弟也就是赵太后最小的儿子长安君押作人质,所谓“必以长安君为质,兵乃出”。赵太后最为溺爱小儿,不愿让长安君去做人质,并公开表示:“有复言令长安君为质者,老妇必唾其面。”针尖对麦芒,形势十分紧张,但大臣们一个个触手无策。没想到的是,左师公触龙一番聊天打哈哈,整个扳转了赵太后,当场表示:“诺!恣君之所使之。”这一场惊心动魄而又悄无声息的谈判怎么就不是交易呢?

  康芒斯虽然为交易的概念破了题,但把交易作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来处理,仍显得过于宽泛。问题还在于,人与人为什么要发生关系呢?进一步还可以问,人与人发生关系为什么就需要费用呢?康芒斯似乎没有细琢磨,作为康芒斯的重要继承人,科斯和威廉姆斯似乎也没有细思量。一位华人经济学家作出了具有高度启发性的深度思考,这就是因交易费用而荣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科斯在获奖感言时特别感谢的张五常先生。作为交易费用理论的重要贡献者,张五常曾简捷地表示:“交易费用就是鲁宾逊一人世界没有的费用。” 应该说很明显,要义在于社会,交易费用就是社会费用。那社会又是什么呢?张五常在多个场合讲到,“社会的问题就是多了一个人”——多了一个什么人?

  交易即超越循环自证

  多了一个与“我”有歧异的别人!交易何谓?交易费用何谓?交易是克服“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的歧异,由此而产生的费用,就是交易费用。如果别人对“我”言听计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就像古典经济学所假设的无摩擦世界,哪会有什么交易费用呢?如果赵太后也像大臣们一样真切认识到形势需要长安君去齐国押作人质,还需要触龙绞尽脑汁去谈判乃至装痴卖傻以暗渡陈仓吗?

  如果“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完全合同,没有歧异,没有磕碰,没有摩擦,也就无所谓交易费用,甚至都无所谓交易,既已合同,交易完成了,还交易什么呢?无论米塞斯,还是威廉姆斯,抑或康芒斯,他们都掌握了交易的某些方面,或意图,或效果,或人本,但都没有从根本上把握到摩擦是因为“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存在歧异。

  “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的歧异为什么需要克服呢?这涉及经济学另一个重大问题——价值度量。更进一步讲,交易是完成“我”的价值度量。“我”的价值度量应该“我”作主,为什么要多一个别人乃至不得不交易呢?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商品不可能自己度量自己,而必须通过交换、借助于别的商品来进行。 一个南瓜价值几何呢?肯定不能用南瓜来度量,因为一个南瓜就是一个南瓜,但可借助除南瓜之外的任何商品来度量,如一个南瓜价值两个西瓜,或一个南瓜价值三个灯泡……如果商品自己度量自己,“我”的价值度量“我”作主,自己肯定自己,自己尊重自己,自己承认自己,自己注目自己,自己致礼自己,说自己说自己是什么,就是什么,一个人自成意义世界——这是什么行为?循环论证!这是什么人?精神病!何谓交易?彻底地讲,交易即超越循环自证。

  这正是“注目礼”!人,一切人,任何人,都不能自己证明自己的存在,自己肯定自己的价值,必须透过别人来度量,要不然即沦为循环论证,两句与买卖紧密相关的歇后语早已经从反面点透,老鼠爬秤钩——自己称自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当然不能“老鼠爬称钩”,也不可“王婆卖瓜”,必须克服“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的歧异,通过别人的注目礼完成自己的价值度量,从而超越循环论证,这就是交易,也正是为什么交易会有成本。

       (待续,本文属于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与多个机构合办的罗纳德-科斯学术思想研讨会主题论文)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楼下阿灯兄:

    You are right~~
    2014/1/25 15:10:12
  • 博主提出的解决之道就是“注目礼”理论。

    不过偶一直指出,“注目礼”理论只适合于社会中下层或普通群众,而无法作为顶级的指导思想。
    2014/1/24 20:32:15
  • 谈到这里,可以说,这个新制度经济学派,的确是打破了“黑箱”。

    可是,基于西方经济学的人性基础假设——经济人假设【人都是自私自利,不停计算成本—收益,不断谋取其利益最大化的】,他们发现,企业这个“黑箱”根本就不会也不可能存在滴~~

    原因很简单,这会导致企业内部滴“交易成本”极高,企业必将解体,其内部成员与经济单位各自成为新的市场主体【因为这样“交易成本”相对较低,博主在博文中也有说明】。

    在科斯先生最初提出“交易成本”理论时,人们开始是用来解释这样的现象滴——为什么会出现企业?为什么在企业内部,“看得见的手”会代替企业之间滴“看不见的手”?

    答案当然很简单:因为内部交易成本低。

    但是,当发现了信息不对称与道德风险,乃至再进一步发现企业上下级之间的博弈关系后,新制度经济学学派又认识到,企业内部的交易成本很高很高。

    以至于,从经济人假设出发,企业其实是不可能存在滴。
    2014/1/24 20:10:42
  • 科斯的交易成本学说提出以后,经济学界开始讨论企业内部的交易成本与博弈关系,由此逐渐形成了新制度经济学学派。

    这个学派干滴嘛事?就是要试图打开企业这个“黑箱”。

    新制度经济学学派发现,企业其实并不是一架稳定运行的机器,而是一个层层“委托——代理”的权力结构。不过,这个结构,有两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不太好解决。

    第一,是信息不对称。而第二,则是道德风险。

    首先看信息不对称。在现代企业中,所有者往往是委托人,而经营者是代理人。在现实的经营中,委托人所掌握的市场外部与企业内部的信息,远远不如代理人来滴丰富,代理人完全可以利用其据有滴信息权或信息优势来为自己的无能与营私舞弊作辩护;

    再看道德风险,这本来是从保险公司与保险受益人之间的关系中形成的概念。比如讲,在发生火灾时,财产险的保险受益人不去努力灭火,而是取出家私细软等值钱之物,然后听任大火将房屋烧毁。这个,就是保险公司遇到的“道德风险”。用句通俗滴话来讲,就是钻制度的空子。

    如果再进一步发掘下去,你就会发现,企业的委托人与代理人之间的博弈关系。毫无疑问滴,这种博弈关系必将导致企业滴解体~~
    2014/1/24 20:00:33
  • 斯科定理只是从一个侧面解释了现实,即组织机构的边界与效益问题,其实是更能支持计划经济与我国现有的政治体制。我不知张五常为什么用来说明新自由主义与私有化?
    因为在计划经济内部,商品用不着交易,不存在交易费用。
    我国当前的策体制集中,用不着在国会的冲突与摩擦,也是极低的交易费用。由此说明,张五常既然是斯科的学生,怎的不明白这一点?是真学术还是伪学术?
    2014/1/24 19:26:14
  • 我想努力去学习,但学完之后,还是感到有些牵强。
    交易费用,应是为交易而产生的劳动量的花费,这样不是明白又简单么?
    2014/1/24 19:17:45
  • 6楼tec:
    博主原文:一个南瓜价值几何呢?肯定不能用南瓜来度量,因为一个南瓜就是一个南瓜,但可借助除南瓜之外的任何商品来度量,如一个南瓜价值两个西瓜,或一个南瓜价值三个灯泡……

    这是小孩子吃多了,撑的吧。写些这玩艺?我看着有点象金然寿的风格了,得了哲学综合症!
    2014/1/24 14:56:41
  • 5楼tec:
    知识往往是一个信息点。你会利用这个点就说明你运用经济知识。拿一个概念来玩有什么用。比喻,“交易”,明明白白的东西,你要下个定义,不是找抽吗。
    2014/1/24 14:53:34
  • 4楼tec:
    科斯是从学术态度来认识,作为大众要从应用角度来思考。
    比喻,通过降低交易费用,如何创办你的公司!!!举一个例子。
    大家交易A股,交易成本为1%,一天的波动为2%,那么交易者充分发挥了不过赚1%。你能否成交一家公司,让大家的成本降低呢?有没有办法呢,当然有,博主想到了吗?若想不到,那么科斯的东西你也白了解了。
    2014/1/24 14:49:43
  • 科斯的理论要想运行,首先这个世界上要没有国界...
    2014/1/24 12:43:03
  • 关于交易成本说的通俗易懂。我也表达过:前苏联的把国家搞成一个巨大的企业,其内部管理成本复杂且过大,超出了技术能力和管理能力的极限,所以僵化,被迫让内部个单元去适应计划。跨国公司呢?他的从原材料资源到成品到市场销售,产业链实在太长,超出了跨国公司的管理能力,所以有外包和贴牌。
    对于第三产业也是有类似道理:第三产业是社会分工深化逐步独立出来的产业,因有利于整个社会的生产力的提高和效率的提高。但脱离了以生产生活实际而发展的畸形形式的第三产业,就成了社会的负担。当资本通过展示权力实力,蛮横地以各种手段维持自己的统治地位,就像腐朽的王朝最后的挣扎,免不了危机爆发。
    美国的第三产业,特别是金融教育医疗,其在全球化下的分工,是为全球产业服务的,但由于资本的独裁,一次次就酿出危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重新工业化计划,成功的关键在于遏制华尔街的过度贪婪。因为,事实上,美国的第三产业实际是远超产业需要和生活需要。
    2014/1/24 11:11:13
  • 不错,这样的文章比不断的自我吹嘘强多了,点32个赞
    2014/1/24 9:23:3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天下事尽在“我”的注目礼争夺中!

微信公众号:注目礼学说(zhumulixueshuo)

E-mail:ouyangjunshan@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