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从《旧制度与大革命》读出中国式腐败
2014-01-21
字号:

  大家已经看到,最近的反腐力度越来越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经推荐了一本书,叫《旧制度与大革命》。这本书我看完了,觉得写得非常好,书中写道:“从18世纪开始,当时的第三等级,富农不会超过两代,只要稍微攒下一点钱都会拼了命到巴黎买个一官半职。”贪污形态有三种,第一种叫作支出式腐败,第二种叫作审批式腐败,第三种叫作卖官鬻爵。这三个类型的腐败现象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书里面都有提到。于是我在新书《郎咸平说:改革如何再出发》中,将中国目前的腐败做一个归纳、分析和分类,看看应该用什么样的模式来解读贪腐行为。

  中国式腐败形态之一:支出式腐败

  什么叫支出式腐败?就是官员透过支出进行腐败,也就是说当政府搞支出的时候,比如说4万亿,就是贪腐的大好时机。4万亿之后,通过政府的支出上下其手,进而从中贪腐的行为更加普遍。这个现象在《旧制度与大革命》里面也谈到过。

  1740年以前,法国的总督大概有30多个,他们只负责两件事:第一是抽税,第二是维持治安。之后法国开始进行大量的公共建设,总督们到处修道路、修运河,开支一直在增加,因此整个政府可以说是债台高筑。到了1789年,政府的债务高达45亿里佛,每一年的利息支出就是3亿里佛,里佛是当时的货币名称。你们猜一下,当时法国一年的财政收入是多少?只有5亿里佛,负债是财政收入的900%。而且仅仅是支付利息就得用去财政收入的60%,那只剩下40%,也就是2亿里佛,我请问你这还能干什么事?钱根本不够啊。因此财政不堪负荷,逼得政府不得不继续借债,导致债台高筑。更严重的是,就是这种透支造成当时法国官僚的普遍腐败。

  那么,中国的情况呢?推出4万亿之后我们发现,以2012年为例,我们的各种负债加在一起是68万亿,而政府的收入呢?是11.2万亿,这是什么意思?就是我们的负债比例高达607%,跟法国当时的900%已经很接近了。因此这么大的支出是靠负债来支撑的,而且也使得官员有了贪腐的机会。

  支出式腐败又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中间人形式。腐败官员一般不自己拿钱,而是在幕后通过中间人收受贿赂,手段非常隐蔽。第二种方法,就是安插亲信,领导可以在油水最多的部门安插自己的亲信来进行腐败。

  中国式腐败形态之二:审批式腐败

  第二种腐败叫作审批式腐败,《旧制度与大革命》书中也谈到审批式的腐败。什么意思呢,我给各位做一个解释。法国大革命前三四十年,总督全面接替贵族和教会对地方的统治,出现了所谓的审批制度。就是政府什么都要管,哪怕是在一个偏远省份建一个小小的乞丐收容所也要中央派来总监亲自监督这些开支、制定规章,甚至参与选址。办一个乞丐收容所,总监竟然要知道乞丐的姓名,甚至乞丐进出的准确时间。一个小镇子要翻修一下自己的教堂,也要中央政府的批准,光是审批的过程就要一年多。所以这本书的作者托克维尔感慨:政府已经取代了上帝的位置!按照这个审批制度,所有项目不管大小都要批,政府官员就从中渔利,得到贿赂款。

  在中国,这种审批式的腐败也发生了,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什么项目都要发改委批准,这个环节的腐败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无论中石油的海外项目、铁道部的千亿工程,还是地方政府建设一个小小的发电厂,都需要发改委批准。腐败人员往往在审批环节上下其手,不行贿就不给你批条子。

  但是各位朋友,你以为拿到路条就可以了吗?错了,拿到路条项目才刚刚开始,后续的工作更多,比如:机组选型、工程建设方案、外部建设条件、技术经济可行性论证;开展土地、环境保护、水土保持、电厂接入系统、银行贷款等前期工作;并取得国土资源部、国家环保总局、水利部、国家电网公司和银行等相关单位的支持性文件。这每一个文件都要相关领导签字,都要审批,业内人士估计,整个审批链条加在一起耗费2000万,其中的腐败可想而知。

  中国式腐败形态之三:卖官鬻爵

  第三种腐败就是卖官鬻爵。《旧制度与大革命》里面谈到,法国国王们最开始是卖贵族头衔来创造收入。因为在法国贵族是有免税权的,这些中产阶级们权衡一下发现,花钱买爵位很划算,因为得到贵族头衔之后不但能得到社会的尊敬,更重要的是自己不用缴税。但是法国国王通常都是不讲道义的,授予你贵族头衔之后随时都可以取消。举个例子,法王路易十四一口气把过去92年所卖的贵族全部都取消了,然后让他们重新交钱;又过了80年,路易十五又重新干这个事;路易十六呢,取消10万个官员职位,然后再让他们交钱买官。买贵族和买官的好处太大了,买贵族可以免税,买官就可以贪污。但是法国的官员名额不够怎么办?有人甚至会开动脑筋帮助政府发明新职位,然后自己交钱去当这个官。按照书上所讲的,当时法国一个中等城市大概只需要10个法官,但最后竟发展到109个法官以及126个传令官,卖官的钱全部到了法国政府手中。

  类似的问题在我国清朝也有,当进入了清中期之后清政府也开始卖官,卖的是荣誉性的官职,像道台等,但是不补实缺,没有真正的实权,如像总督、巡抚这类要职是不可能卖的。而且,卖官的钱也直接进入国库,而不是进入个人口袋。所以比较起来,清政府在卖官上的腐败还算较轻。但现在的中国呢?这种卖官鬻爵的现象是不是比当时的大清王朝、法国严重,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这些卖官的钱都统统直接到了官员的口袋当中,而不是政府手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法国大革命促使资产阶级上台,推行自由市场经济,用资本的统治代替了国王的统治。政府掌握的资源减少,权力运用的范围缩小,自然官员的油水少了,寻租的机会减少,所以,自由主义的市场机制是医治腐败问题的良药。此结论符合逻辑吗?有道理但不尽然。现实中由于我们的民营资本相对较弱,对于大型投资缺乏相应的能力和财力,对于公共设施类的公益性质的投资,或投资回收期长,或利润率低,由于我国国民收入构成的特点,这类公共设施实际起到二次分配的作用,总之,民营资本处于“无力投““不愿投“的情形。所以完全靠市场的自发性还做不到,还需要国有企业和政府的投资和调控。所以,不是是否需要权力的问题,而是这个权力能否反峡人民的意愿,决策的过程是否科学,制定的政策是否符合客观规律。所以加强权力的相互制约,权力运行的公开透明,以德为先选拔任用干部,将那些对精神追求看的重,愿意为人民服务并以此为乐的选拔到领导岗位,利用各种力量和规章制度对权力加以监督。做到这些即是对腐败的制本之策,也是遏制腐败的现实选择。
    2014/1/22 23:39:55
  • 法国大革命促使资产阶级上台,推行自由市场经济,用资本的统治代替了国王的统治。政府掌握的资源减少,权力运用的范围缩小,自然官员的油水少了,寻租的机会减少,所以,自由主义的市场机制是医治腐败问题的良药。此结论符合逻辑吗?有道理但不尽然。现实中由于我们的民营资本相对较弱,对于大型投资缺乏相应的能力和财力,对于公共设施类的公益性质的投资,或投资回收期长,或利润率低,由于我国国民收入构成的特点,这类公共设施实际起到二次分配的作用,总之,民营资本处于“无力投““不愿投“的情形。所以完全靠市场的自发性还做不到,还需要国有企业和政府的投资和调控。所以,不是是否需要权力的问题,而是这个权力能否反峡人民的意愿,决策的过程是否科学,制定的政策是否符合客观规律。所以加强权力的相互制约,权力运行的公开透明,以德为先选拔任用干部,将那些对精神追求看的重,愿意为人民服务并以此为乐的选拔到领导岗位,利用各种力量和规章制度对权力加以监督。做到这些即是对腐败的制本之策,也是遏制腐败的现实选择。
    2014/1/22 23:39:49
  • 法国大革命促使资产阶级上台,推行自由市场经济,用资本的统治代替了国王的统治。政府掌握的资源减少,权力运用的范围缩小,自然官员的油水少了,寻租的机会减少,所以,自由主义的市场机制是医治腐败问题的良药。此结论符合逻辑吗?有道理但不尽然。现实中由于我们的民营资本相对较弱,对于大型投资缺乏相应的能力和财力,对于公共设施类的公益性质的投资,或投资回收期长,或利润率低,由于我国国民收入构成的特点,这类公共设施实际起到二次分配的作用,总之,民营资本处于“无力投““不愿投“的情形。所以完全靠市场的自发性还做不到,还需要国有企业和政府的投资和调控。所以,不是是否需要权力的问题,而是这个权力能否反峡人民的意愿,决策的过程是否科学,制定的政策是否符合客观规律。所以加强权力的相互制约,权力运行的公开透明,以德为先选拔任用干部,将那些对精神追求看的重,愿意为人民服务并以此为乐的选拔到领导岗位,利用各种力量和规章制度对权力加以监督。做到这些即是对腐败的制本之策,也是遏制腐败的现实选择。
    2014/1/22 23:31:17
  • 老郎的批评非常不结合实际。没多少实际意义。
    2014/1/21 17:03:20
  • 知耻为勇,犹未为晚。中国官场历来非常可怕,如今更是登峰造极!改革开放的实质,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就是放任贪婪的人性合法化,甚至鼓励、奖励了无数贪婪成性的人。在这样的体制机制下,中国怎么可能不变成一个可怕的“人吃人”的社会?要根本改变这个状态,单纯靠官来管官,显然是白日做梦吧?如何做到人人负责,共同来关心政治,共同来制约官,监督官,逼迫官员都只能当好公仆,绝对发不了大财,一发财就让他倒霉,才可能会有点成效吧?
    2014/1/21 16:28:32
  • 借博主宝地推荐杨恒均的文章:间接民主与直接民主
    2014/1/21 11:39:05
  • 以王岐山的智慧,提出改变旧制度的方案应当不是问题。当为而不为,莫非要留下千古遗憾?
    2014/1/21 11:37:52
  • 这些只是现象,实质是制度造成!在旧社会解决无方,最好办法就是地方制治,腐败在所难免,政府只能收钱草草了事!相信油榨到最后就不会在有多少油水可捞,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只是可怜了屁民!
    而今有了群众路线,让这种腐败有了解决的希望,但延续几千年的郡县制必须废除,让权力直接到达基层,而不是到县为止;不然,群众路线就没有根基,取而代之的必然是“精英“之路.问题依然照旧.
    2014/1/21 11:23:08
  • 看看广东人大代表林慧这批所谓的“人大 代表”不应该叫人大代表,应该叫特权代表,官吏代表,既得利益代表,请他们不要亵渎“人大代表”的四个字。现在中国工薪阶层有多少人有一个月一万多少元的收入?大部分工人都生活贫困线上,农民就更不用说了。这些个公检法人员,在现实生活中,工资不仅高于当地的平均水平,更是吃了原告吃被告。他们嫌平时作威作福还不够,享受着旱涝保收的高工资还不够,还要再比他人再高出一头他们才感到心里舒坦,这是一种什么心态?这不是当官做老爷的心态吗?这那还人有一点点为人民服务公仆的意识?这些人畜生都不如。没有了毛泽东思想的中国就象一匹脱缰的野马失去了方向,失去了控制,任由其在原野狂奔。
    2014/1/21 11:00:32
  • 过来的的人都知道,旧社会是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了人。而这30年有多少人变成了鬼。毛泽东时代,人性中的善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30年了,人性中的恶无所不用其极的利用。人民怎么不去怀念伟大领袖毛主席?
    2014/1/21 9:14:2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