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我们从来都没真正认清过中华文明
2014-01-10
字号:

  长久以来,我们认清过自己的中华文明吗?我的回答是:没有,从来没有真正全面、公正、客观、透彻地认清过!甚至可以说,这是我们自古至今都没能做到的!

  不信?我可以给大家讲三个方面的事实与理由:

  第一,在没有出现堪与中华文明分庭抗礼的“他

  者”文明之前,中国历朝历代的古人们(明清之前吧),深

  陷在自己长久构建起的“天下一道”、“中道中华”、“文明中央”、“天朝上国”之天地与迷思里,洋洋自得、无法自拔。那长达几千年的中华人,因为没有建立起中西方或东方、西方、 中间带文明的总体认知框架来,也就无法在一种坚实、扎实、真实的天下人类世界里,确认自身文明的恰当位置及其客观价值。所以,那个三五千年以上的时期,我们不能算作是真正认清中 华文明的-----虽然,比之对西方顶礼膜拜、对自身文明不屑一顾的大多数现代人而言,最起码,我们的古人,还是深知自身文明之高明高贵、站在自身立场上深切关心着自身文明的发展的。

  这,可以用过分自信、或“当局者迷”的说法来解释。但却并不这么简单。中华古人,对自己发现了“道”、“天下一道”和构建起了“道统天下”的欣喜与自信,无疑总体上是有根有据与 符合实际的。可接下来,自认为扼中道、合两面或行中庸大合之道的中华“大一统文明”,特别是以儒家“家国”“礼教”秩序主旨所构建起的伦理社会形态,便是普天下、全人类最足以统 摄一切的、或者最堪称真文明的唯一文明了,这,就未免太有些想当然与膨胀自大了。

  也就是说,古人几乎一致性地认为,天下世界及人类社会皆有道,这是对的。甚至,他们集体性地认定中华文明是行大合之中道的高超文明,这也几乎没有错。可问题是,就此,他们进而便 臆断性地认为,普天下全人类,就只有这一个、一种是文明或者真文明,只有我们的“家国”“礼教”中道是唯一正确的道,于此之外再无高强“他者”、也不可能会有什么不同的文明与文 明之道了。这,便犯下了大错。以至于,我们古人认知上的这一重大偏错,给盛唐以降的中华,带来那么多的衰败困苦与浴血挣扎;令我们这个日益走向僵化老化和固步自封的东方帝国,在 遭遇到迅猛突起的近现代西方文明后,表现出那样的睡梦中惊醒与极度不适应。

  很显然,中华古人看自己时,是不够全面、公正、客观与深透的。而这种因自信甚至自大导致的大偏错,更深层的原因是自我的偏狭与偏执,是对自身以外文明之可能的思考与想象不够,是 缺乏一种大不同之“他者”的临近迫近与充分交集的必然结果。这一切,更多的是历史发展的局限,是当时人类文明分立格局的客观制约,是中华人自我有限认知的时代必然。我们既不可抛 开历史的局限,苛求于古人;我们也不能将古人显然有太多局限和太多不知的昔日自我认知,当做绝对正确的金科玉律,不敢越雷池一步。不看清这一点,我们便会把中华文明,理解成一个 传统的、昔日时代的文明过程与样式;我们便不会把中华之道及其道理体系,视为一个活的、不断发展演进着的、必将跨越古今中华与人类未来的创造与功业了。而这,一定是不利于我们接 续传统文明与创建新的中华之道未来文明的。

  第二,与中华古人因自信和局限所形成的有偏差

  之自我认知不同,近现代慕学和推崇西方文明的人们,不仅离正确看待自己更远了,甚至因为从一开始就是否定与抛弃取向的、是以西方化标准为总标准的,所以,蔑视、漠视、无视中华几 千年知行构建及其伟大作为的反中华之态度,反而占据主流、大行其道。此一百年光景的反中华文明、去中华文明阶段,可想而知,更是与客观、全面、深刻、正确地认知中华,相去十万八 千里了。

  这是一种180度的大转弯、大转变!这是从昔日几千年的自信膨胀、固步自封之大极端,走向近百年唯西方马首是瞻、全面否定中华之反方向的另一大极端!一开始的站位与立场,便决定了其 根本不可能做到应有的客观、全面、贴合自身文明之实际、持守综合理性之原则,根本不可能做出超越中西之争的更大认知贡献来。这是从理论上来说的。

  从现实情况来看,刚刚见识与遭遇西方工业科技文明碰撞的起初阶段,我们更多地是惊愕、艳羡,是对固守传统、拟或广开“西用”的彷徨与试探。那时,现实的取向与选择,是要不要学习 西方?是要君主立宪、还是要进行革命?这些,才是占着压倒性之优先位置的大事情。无论对西方文明究竟是什么?是怎样的?还是对中华文明的自我重新认知,我们都还来不及去多思考, 都无法做到静下心来细细了解与分析一番,也就更无从谈起全面、客观、透彻地去认知了。

  共产党人找到了马列主义、特别是踏上了俄国革命与国际共运之武装革命的道路以后,中国的共产党人,也曾试图用马列主义的思想理论和方式方法来重新阐释中华人自己的文明。然而,由 于早前的中共,主要是革命党、践行党,而非建设党、思想党,加之,马列主义的创立者们,毕竟也是西方人,也在深入分析社会发展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带有“西方中心主义”的色彩和对 中华文明知之不多的局限,特别是在斯大林等共产运动领袖们绝对化、教条化的全面生搬硬套之后,马列对中国问题、中华文明历史及其阶段划分问题,便以一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方式固化了 下来。

  最显著的一个例子是,在马列主义进入中华大地之前,我们本土的学者、思想者们,几乎一致性地认为,中国的封建社会,早在秦汉时期,便已基本结束了。中国自己的分封制(而且就这个 分封制,也很大程度上不是西方的封建制),只是出现在为期不长的西周与西周之前时期。秦汉以后,我们实行的是郡县制,或者是郡县制基础上的中央集权与儒士乡绅之统合共治。可那时 ,于推翻帝制之洪流中成长起来的革命党人,用马列主义解剖西方资本主义以及西方文明发展历程的这把手术刀,不问三七二十一地便向着迥然不同的中华传统文明胡乱砍去,你说这其中有 多少恰如其分的成分?有多少真正考虑到了自身的客观实际?又有多少是经过全党上上下下全面、认真、深刻与系统地分析研究过?------这对最讲理论联系实际、最看重从实际出发、甚至 特别提出马列理论与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不是应该好好反思与检讨一番呢?

  “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面对现实、不贴合不同文明的社会历史与现实,便是牛头不对马嘴的空头理论、教条主义!这是人人都懂的常识性道理。我们应该看到,马列主义与西方思想 界关于人类发展和现代化的理论,在对待和认识中华文明及中华之道上,其实都历史性地有着同样致命的不足与局限,甚至,这种不足与局限,是他们自己在自身的位置上和阶段里,均难以 意识到与无法克服掉的。

  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中华文明跨越了多少个世纪、有多长?中华文明最具活力、创造力的极盛与大兴旺时期是在前半段还是后半程?而西方资本主义与直接向西方资产阶级宣战的马列主义, 又是在什么年代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在一个刚刚发生了西高东低之大逆转的西方主导时代,以一种被西方中心论与西式自信鼓胀起的认知思维所挟持,无论是马列经典理论家、还是前前后后 绝大多数的西方学者思想家,怎么可能对一个他们眼中落后、愚昧的远东文明投来更多的关注、尊重、探究、推崇呢?在西方及其西方资本主义最雄心勃勃、最兴旺强盛的那个时期,他们天 天所看到、所听到、所见识到、所解读到的,都是中华文明早已褪去了光环的种种弊端与难堪。此时,具有社会现实优势和心理优越感的他们,怎么可能静下心来、好好地去发现另一个完全 不同文明身上的可贵之处呢?所以,就像当年中国没能早一天发现西方一样,近二三百年,即便将一个活生生、自强不息、重新聚合器新的巨大能量来的中华,摆在自感高傲、优越、引领者 的西方人面前,他们同样是不会有什么总体上的全面透彻之认知的-------道理谁都知道:既不入眼,何来探究?心不在焉,必不可得。

  第三,现如今,人类历史的发展、特别是东西方的

  力量对比,又一次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虽然,西高东低、西主中从的格局,尚没有完全改换,但毕竟,西方资本主义的极盛期过了,戴在他们头上的光环也黯淡了许多,东西方此消彼长的大 变格局业已形成。这就为在全球视野下,重新认识中西、东西方,提供与奠定了一种渐趋均衡周正和足以通观统揽的基础。这是今后一个时期的长久大格局。

  然而,仅就目前来看,我们距离真正认清中华文明,还差得远着呢!首先,西方主导世界、西式思维根植于现代人的大脑中、西方中心论对人们的深刻影响,还不是一时半晌就可以完全改变 的。其次,尽管西方已有一部分人隐隐约约感到了东方、中华文明的闪光面,甚至一些有识之士还预言人类未来的希望,不在西方而是在东方、中国的身上;可毕竟,道不同、文明取向之大 不同、社会结构与形态的差异悬殊、思维和理念的迥异有别,也总是会让西方最好的中国问题学者、专家,与真正搞懂中华文明隔着一堵墙。加之,他们现如今越陷入现实的困境,越发迫切 需要解决自身的当下危机与问题,便越难腾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来,关注和研究对岸的中华文明。所以,想更多地去靠西方学者、西方人,恐怕是靠不住的。重新发现认知真中华的重任,最 终定需我们自己来担当。

  按理说,中国人,在获得了基本的衣食保证和发展自信以后,思考自身文明、特别是自身文明在中西、全人类文明中的地位作用,那不仅会使必然的,也将一定会是形成一浪高过一浪之势的 。对此,我丝毫也不怀疑。可就眼下而言,真还不能这么乐观。

  我给大家简单地算一笔账。在当今物质化、金钱化、私己化、西方化的大背景下,中国十三亿人中,有没有几千万人在用心思考国家、民族、人类和中华人类新文明问题?而在这几千万人中 ,本应是主力军的大学教授、学者们,又有几多人能够抛开经费、职称、专业局限、世俗干扰,去干那没人搭理、没人给钱、少有认同、不知何时能成气候的中华文明思考与研究呢?-----更 不要说,我们至今,连一所国家级高层次的、能够聚合各方中华文明思想者与研究者的研究中心、研究院也没有,甚至还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意向与议案呢!

  当官的,关注的与思考的,更多的是现实的难题如何应对、解决;执教者,没几个人能够做到为学问而传道授业解惑;从商者,不是钻在钱眼里、就是看那好便想着移民去罢了;低层民众们 ,即便想思考,也感到能力有所不足。感谢有了互联网,在互联网上草根平民的思想家、思考者,都可以同台思考、交流与同行了。可问题是,要想重新认知中华文明,那是需要有很多台阶 要上的。

  在思考人类文明、中西文明及中华文明的人群中,几乎一大半的人,跑去给西方的思想理论当奴仆了;剩下来的一半中,又有一大半的,走上了只能说中华传统好、不愿面对未来寻求新发展 的固有偏路;即便是好不容易走对了大路子,能够立足于甄别、继承、弘扬、发展中华文明的,又有一多半,抓不住实质、找不准方向。许多人,不是从民族国家入手,就是仅以有限的、排 他的文化形态为最高探求目标。最后,剩下不多的人,真的是关心中华文明在人类发展长河中之角色、地位与价值的。可这些人中,又有几多,是真正能够站位于全人类文明生存发展之全部 与全程的?--------也就是不仅能看到中西方,还要能看到东、西、中间文明与全人类文明之整体;不仅能够关照过去、几千上万年的过去,还能直面、综合全面地深刻领悟当今世界的现 实--------甚至,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能不能从必将到来与发生的未来身上,反观人类与中西方、各文明的过去和现在?真正在最完全、最根本、最全程、最综合丰满的意义上,达 成对中华及全人类一整套系统认知?

  我行很孤单,自此可见一斑。但我相信假以时日,加入者会越来越多,能攀上更高台级的人也一定会多起来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对中华文明和人类文化有深刻的思想见解和社会认识。
    2014/2/16 14:17:43
  • [41楼] 评论人: wdldw888  
          “信仰的缺失是根本,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无为的民族!”
           -------第一,我不认为中华民族是没有信仰、或者更准确说是没有根本之信奉的;第二,按您所讲的道理-----没信仰的是无为的-----中华文明和中国人从来就是有为和有大为的,因此,一定应是有信仰的了;第三,我们感到自己的民族没信仰,一方面是因为丢失了自己原有的对道的信奉和追寻(其实很大程度上还是丧失了自己一套话语、而非真正彻底地丢失了之结果),另一方面,是我们用西方宗教引申义上的信仰之小框框,来套根本不同且高大上的中华自然综合理性信奉,所以,一叶障目地看不到罢了。    
          关于此,我以后会有专文来阐释的。
    2014/1/20 10:32:29
  • 41楼说的不错.不过再具体一点更好.比如信仰自由 公正 兼爱 更具体一点如 有益于自己 家庭 社会的知识与技能.
    但是,我们不要信仰宗教 金钱万能等等这些.我们对这些东西里面那点人类共有的兼爱 生存的合理需求予以保留也就是了.
    我们就是要这样去探讨.这样我们就会找回我们的本我的良知.
    至于那些没有起码的责任感、使命感的文章 文字,那就让它见鬼吧!因为他 它不配在这里 在媒体弘扬 它没有什么正能量!
    2014/1/20 8:44:19
  • 信仰的缺失是根本,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无为的民族!
    2014/1/19 23:12:10
  • [38楼] 评论人: qianqianhaili
    -------我说"在追求一种内心的成绩感和享受罢了",并不是不承认有人在其中能够升华出责任感、使命感来的。责任和使命,在有责任感与使命感的人、特别是自己给自己赋予责任与使命的草根思想者那里,说到底也是自己内心的东西罢了。我是从这个意义上说的。
    2014/1/19 19:45:23
  • 对于我们中华文明与西方现代文明,我们可以做一个系统的有选择的取舍.
    这是一个文化工程!
    我们国家历史上不同时期 尤其国家变革时反复出现过!
    但是,我们清楚的看到:那是有政治目标的!也就是是一个阴谋 一个事先设定的让国民入套的过程-----好像 洗脑!
    这是不对的!是一种误导得逞的过程.
    我们上过无数次的当!
    今天:我们应该做一个彻底的人类文明的数字化过程!保留精华 剔除糟粕!
    在古今中外的文明史上来一次仅仅就文明 就有利于我们人 人群 人类的文明取舍 提炼.
    那才是有益的!
    作者仅仅的片面否定与扬弃是很不足的.但你的这个文章的提醒作用,我觉得是很好的!这就是你的文章的现实意义与价值所在.
    2014/1/19 9:40:41
  • 对于博主的"您不想思考这些,只是因为你还有在你看来更重要的事,而这些整天思考人类、国家、文明前途命运的人,只是暂时地走出了自己的许多俗世羁绊,在追求一种内心的成绩感和享受罢了。都没什么不对的,各有各的道嘛"
    这段话,我觉得
    "在追求一种内心的成绩感和享受罢了"这句话不合适:
    我们应该有责任感才对!
    "成绩感和享受" 这不对.
    作为理论战线的探索者 先驱 有责任感的的人,他们从来不应该被功利意识主导.那样,他的思想就带有了其他色彩与不该的立场与狭隘!
     我们更多的时候应该是 中立 卓尔不凡 甚至有点自鸣得意的去展示我们个人真实的主观思考与观察与解决现实问题的思路.所谓一家之言!
     这种固然的狭隘是由于知识与阅历 而不是功利目标 立场. 千万个敢于这样狭隘的人的智慧,就是我们的合力------我们国家 乃至人类想要的.
    他 他们 我们其实正如你的那句相似的意思 我们是在各自不同的岗位上尽责!
     ---那怕没有一点那些功利主义者所要的收入与名誉.
    我们身在地球,我们必须为我们 我们的同类 我们的未来思考!
    所谓:"人生不过百 常虑千年事"是也!
    2014/1/19 9:27:09
  • qianqianhaili朋友:
           站在不同的立场上,我们各自便会有不同的视野及看法。思想文化上的事,并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干瞎掰掰。人,本来都是有精神与物质两方面的生活和需求的。您不想思考这些,只是因为你还有在你看来更重要的事,而这些整天思考人类、国家、文明前途命运的人,只是暂时地走出了自己的许多俗世羁绊,在追求一种内心的成绩感和享受罢了。都没什么不对的,各有各的道嘛
    2014/1/13 10:37:52
  • 很简单:中国人不仅仅需要钱币的数量,更需要钱币的质量-----也就是购买力! 看 人民币外升内贬:国内人感受是越来越“不值钱” 2014年01月13日 02:32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马文婷 高晨 有感
    2014/1/13 8:33:45
  • -----另外,你把一分为二、对立统一的世界,看成是中华古代文明偏错的原因;我则更愿意以合之道不识、不解分之道所导致的。
         西方一分为二、两极对立的分之道,与中国为首的东方文明不同而和、道合一统的合之道,都看到了这个世界的一面,都是有许多创造性建树、开拓出一系列的大道小道来的。未来最正确可行的办法是,用你所说的对立统一或我将更进一步阐述的大分大合乃至最高的分辨之道,来统合全人类的一切思行。我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着。
    2014/1/13 8:15:59
  • 马云呼吁放过张艺谋:不要让一个父亲失去尊严
    2014年01月12日 17:56
    来源:凤凰娱乐综合
     我想说:不要让一个民族失去制度 法律 做人的原则!不要让一个男人失去担当!
    如果你是个守法经营有成就 有所得的人,马云,你应该告诉我们所有的中国人:我们应该像张艺谋一样敢于承担自己所取得的成绩 同时也有面对所犯错误之后的应该承担!这样的人才堪称好爸爸!孩子们的好榜样!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的尊严!父亲的尊严!即使倒下,也要像个汉子!也要不为人唾骂.
    2014/1/12 20:49:35
  • 得罪了!对不起.
    我太为我们屈辱的生活 国民的生活及生活态度所痛心疾首了!
    2014/1/12 20:31:2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