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纽时制造和传播饿死数千万人是要把谎言变真理
2013-12-26
字号:

  每到毛泽东诞辰前夕,国内外一些势力就开始变着法的给毛泽东制造罪名,今年是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大庆,反毛,反华的声浪掀起的更早更大。纽约时报去年2012年12月11日和今年2013年10月17日刊登了资深记者JONATHAN MIRSKY的《3600万中国人的墓碑》("Unnatural Disaster")和《纽约时报》记者储百亮(Chris Buckley)的《大跃进究竟饿死多少人?》("Milder Accounts of Hardships Under Mao Arise as His Birthday Nears"),后者的文章呼应前文并渲染“大多数中外研究学者都估计,大跃进泡沫破裂后因饥饿和患病而死亡的人在2000万到3000万之间”,“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个数字高达4500万”。其实互联网时代“大跃进究竟饿死多少人”不难澄清,当泡泡吹的太大的时候,其结果不言而喻。当一个媒体一面倒地帮助制造和传谣,它的信誉就摇摇欲坠了。

  是文字游戏还是言之凿凿的铁证,老百姓心里最明白

  《3600万中国人的墓碑》引述“一名经验丰富的著名记者,也是一名共产党员” 《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杨继绳的观点,“杨继绳在书中得出的结论是,从1958年到1962年,共有3600万中国人死于饥荒,还有4000万人应出生而没有出生,这意味着大饥荒使中国人口损失大约7600万”。而杨继绳依据是什么呢?是数字游戏还是抽样统计呢?

  大跃进是一段并不久远的历史,经历过那个时代的许多人还活着,如果真是饿死了几千万,在这个互联网年代,几千万冤魂显然是隐瞒不住的。一个人一生中紧密接触者应该不下20人,正常人的生活圈包括父母,兄弟姐妹,子女,配偶的父母,兄弟姐妹,再加上祖父母辈,同事,亲戚朋友少说也有20人,农村更是每家的大事至少全村人都知道。如果20人中有一人饿死,活着的人不会不知道,以此推算,饿死3000多万应该至少有数亿人知道,为何直等到二、三十年后饿死了3600万才被杨继绳这样的学者们发现呢?为什么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有自由发声的便利,海外有几千万华人,却没有具有统计意义的声音为“饿死几千万”背书呢?

  1958年中国人口6亿,短短3年饿死了3600万,年均饿死1千多万。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每十几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在这三年中饿死了。这么短时间如此大规模的死亡即使战争年代都难以想象。日本人从1931年入侵中国到45年投降,中国给日本人算的总帐是14年屠杀了3千多万中国人,年均死亡200多万。日本人在中国实行的三光政策,烧杀抢劫无恶不作,在那不堪回首,兵连祸结的年代,中华民族遭受前所未有的浩劫。

  然而这比起纽约时报刊登的《3600万中国人的墓碑》文章中揭露大跃进饿死的人数就显得不足道了,如果大跃进死亡3600万属实,年平均死亡1000多万,如此说来大跃进这个“杀人机器”远比杀人如麻的日本人还凶残5倍。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1959、1960、1961三年中至少有一年作为死亡高峰年会大大超过那个1000多万的平均数,如此中华大地上应该是尸横遍野,白骨累累,到处都有死亡见证和报道才对。想想3600多万人不可能瞬间人间蒸发,就算每年埋葬1200万人,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也会有无数人目睹那惨不忍睹、永世难忘的画面,怎么就没有具有统计意义相关描述的记载呢?从1939年9月德国吞并波兰建立犹太集中营到1945年第三帝国覆没,臭名昭著的纳粹大屠杀包括饥饿、疾病、疲劳过度,极端的暴虐行为等造成的非正常死亡,和有目的的集体枪杀掩埋,毒气处死然后再焚尸等共有500多万欧裔犹太人被纳粹德国杀死。年均死亡100万,却给世界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记忆和伤痛。

  3600万生存能力极强的中国人,没有被关在集中营,没有人枪杀毒杀,难道都自己把自己关在家里等死?短短3年死了比纳粹大屠杀多5倍的人却没有留下痕迹和不可磨灭的记忆?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几亿人也都人间挥发了吗?

  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笔者近些年走访了许多地方,也十分关注网上大跃进死了几千万人的讨论,但是无论是网间还是笔者探访的许许多多的老人,当问及谁家大跃进饿死人了,谁见过困难时期饿死人了,回答除了抱怨吃不饱,饿急了什么招都能使出来,吃青、吃野菜、吃树皮、吃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就是没有人在家里饿着等死,笔者探访的人中没有谁见过身边人饿死的。当然笔者的探访范围不具统计意义,但地域上具有广泛的代表性,而杨继绳是怎样获取具有统计意义的调查结果呢?

  从杨继绳的论述来看一部分来自公开出版的统计数据,部分来自地方志,部分来自个人言论。而统计数据的人口落差已经有权威人士解释过了,是因为大跃进年代大量农村人口进城,而“62压运动”是大跃进之后国家反思盲目冒进的错误,中央为减轻城镇人口负担,一次精简城镇人口两千多万,让这些大跃进泡沫时期进城的政府和企业的职工及家属又回到了农村。在农村呆过的都知道,当时的农村人口户籍登记十分不健全,统计口径是城市基于户口登记为主体,农村人口以估计为主体的统计年鉴,出现2000多万人的缺口就不足为奇了。

  互联网时代“大跃进究竟饿死多少人”不难澄清

  撰写《中国大饥荒,1958-1962》香港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周逊说,可能有多达4500万人在饥荒中丧命。“为什么全世界都知道犹太大屠杀,没有几个人知道中国的大饥荒”?答案很简单,因为最大的问题出自她自己,她们杜撰出来的历史如果有人知道就不是杜撰了。

  杨继绳做过许多实地调查,但探访的都是不具统计意义的个人结论,而且杨继绳们的所谓调查,是先有结果,再去找证据,完全偏离统计学基本原则。其实还是那句话,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许多人都还活者,资深记者杨继绳副主编为什么不鼓励他们在互联网张口说话?3600万人饿死,几亿人知道的事,总归还应该有百万千万的人能在互联网发声吧,特别是有相当数量的人身在海外,如果有几百万人张口说话,那就具有统计意义了。只有这样大家才知道你杨继绳们不是玩的数字游戏。

  网络时代,大V们,杨继绳们,纽约时报这些西方媒体们,动辄有千万粉丝,开动你们的宣传机器鼓励大家说话吧。如果还是没人说话,那么也具有统计意义了。

  中华文化从来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毛泽东时代是个均贫而相对公平的时代,这就是为什么至今还有那么多人仍然怀念贫困的毛泽东时代。那个年代虽然许多人饥肠辘辘却没有人揭竿而起就是因为包括政府高官在内大家都不富裕。但是硬要说那个时代饿死了几千万,恐怕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

  如果编造出饿死几万、几十万也许还有人信,编造饿死几千万就只剩下唾面自干的份了。大纪元统计的4千万退党和大跃进饿死4千万可有一比,已经成了天大的笑话。其实互联网时代真相并不难查询,许许多多经历过大跃进时代的人都还活着,如果真饿死了3600万人想掩盖也是掩盖不住的。公平地讲,当今计算机和电子通讯技术的普及,人人都有机会在电子媒介上发声。建议有实力的传媒不妨设立一个网站,让有苦诉苦,有冤申冤,或验证大跃进真的饿死3600万,或戳穿谣言,还历史的清白,让那些西方“主流媒体”现原形。

  纽约时报选择性刊登的文章,世界著名传媒的公平公正荡然无存。

  为了抹黑中国、抹黑毛泽东,纽约时报一贯的做法是把谎言重复一万遍。纽约时报于2013年2月22、25日和7月3日发表了三篇为《弯而不折》作者傅苹鸣冤叫屈的文章,分别是《夜莺在唱歌,因为没有真相》,《真相还是谎言?傅苹回忆录引风波》,和《谁有权回忆文革?》。特别是傅苹本人已经通过“南华早报”放话承认回忆录有误,愿向苏州大学道歉后,"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乔-诺切拉撰文为傅苹辩解:“傅苹的错误——如果你可以称之为错误的话——就是在回忆录中描写了一些她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成长经历…”“这里真正的问题不是傅苹的书中是否有错,而是由谁来讲述文革的故事”。显然作者字里行间有意把傅苹塑造成敢于揭开文革疮疤,讲文革故事的英雄,即使有错也被掩饰成揭露黑暗社会的无心之过错,甚至把傅苹的谎言当传奇故事再讲一遍:“10岁时,她被红卫兵强奸”,其故意误导读者,羞辱中国的用心跃然纸上。

  尽管纽约时报完全失去媒体起码的公平公正,一而再,再而三地一面倒地为傅苹辩护,拒绝刊登包括笔者在内任何与其媒体观点不同的声音,但是纽约时报也不得不承认“即使是现在,在事情发生近六个月后,仍有些难以理解,为何傅苹的回忆录《弯而不折》(Bend, Not Break)在一些华裔移民的社区引发了这样的愤怒情绪——在这近六个月里,亚马逊(Amazon.com)上充斥着成百上千条抨击傅苹的负面评论”。

  其实难以理解的恐怕不是华裔移民一面倒的,成千上万对傅苹的负面评论,难以理解的是纽约时报这个民主社会的重要传媒,一而再再而三地地编造谎言,传播谎言,却不愿相信全体华人的历史记忆这个铁一样的事实。

  面对文革,中国人之间有很大的分歧,很多人痛恨文革,但是没有人为此就超越做人的道德底线而像傅萍和纽约时报一样故意去撒谎。同样,如果有3600万人的悲剧,至少会有数亿见证者,但是就是没有人站出来为纽约时报作证,纽约时报,多少也该顾及点脸面,不要总是给中国人留下造谣者大本营的印象。

  许多传媒和文人失去独立思考和是非判断的能力

  编造出抹黑毛泽东、抹黑中国这样那样的故事不奇怪,纽约时报这些西方主流媒体刻意制造和传播谣言也不奇怪,因为西方对中国的你死我活的热战、冷战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奇怪的是许许多多的中国人,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出国的一些中国人,其中不乏博士、硕士,却如此轻信那些一点都经不起推敲的谎言并帮助传谣,难道谎言说一千遍在他们心中真的就变成真理了?可悲的是一些媒体的主编、版主、撰稿人似乎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独立思考、逻辑推理和以事实为依据的判断能力,自愿地助纣为虐。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现象呢?

  长期以来西方占据了世界文明的道德制高点,掌握着舆论话语权,许多人的潜意识中认为,西方代表着正义,具有高度“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的西方传媒的报道就是事实和真理,因此许多人心理上对西方“主流媒体”的意识形态宣传采用不加思考全盘接受的态度,于是在西方媒体的诱导下抹黑毛泽东、抹黑中国已经成了海内外,特别是年轻人中的一种流行病。这一波西方发起的意识形态攻势,不仅西方媒体摇旗呐喊,华文媒体也常常遥相呼应,甚至出现一些中国政府所属的传媒积极登载毫无依据的负面文章,而拒绝刊登用事实澄清是非的文章。直到18届3中全会后全面打击网络谣言期间,中国共产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微博2013年2月27日称赞“损毛泽东奇文” ,可见中国传媒有多么"自由"。就算美国号称世界上最自由的社会,也没有人敢肆意攻击自己的开国元勋。许多掌握着话语权的传媒已经没有是非对错、道德和尊严,他们所秉持的是所谓“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作为统治版面的唯一标准。

  中国社会绝不容许让谎言变成真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29楼沙子:
    饿死人  完全是浮夸风 是干部的作风品格问题造成的。
    2014/1/15 21:37:03
  • 225楼沙子:
    面见总理陈情省委搞冒进  大跃进时,张钦礼任兰考县长,在省里的大会上直接点名批评省委领导吴芝圃搞浮夸。以下犯上,冒犯了某些权力人物。立刻取消参会资格,押送兰考接受群众批斗,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送回农村劳动改造。牛皮吹得大,破得也快,张钦礼在农村改造不久,河南开始大量饿死人,1961年,张钦礼突破重重封锁赴京越级上访,还居然见到了周总理,周总理说张钦礼是全国2000多个县中第一个向他反映真实情况的县委领导。由于张钦礼的仗义敢言,导致当时各级领导,多人被免职。
      与焦裕禄并肩作战
      1962年冬,焦裕禄调到兰考任县委书记,立即宣布为张钦礼彻底平反,同时给抵制浮夸风、共产风的2000多名农村干部平反,张钦礼受命制定治理“三害”的规划。一年多后,焦裕禄病死累死在水利工地上。后来张钦礼把焦的事迹告诉了新华社来采访的记者陈建,于是焦裕禄成了“县委书记的榜样”。报纸的通讯中多处写了张钦礼的事迹,以及他与焦裕禄不寻常的关系,称他俩为“亲密战友”。实际上,通讯的作者之一周原先期去兰考采访焦裕禄的时候,就发现张钦礼的先进事迹己在兰考广为流传。
      刘少奇搞四清运动时张钦礼被整
      焦裕禄去世后的两个月,四清运动开始了。真是“冤家路窄”,地委派来宣传部长秦一飞任团长、某局周化民为副团长、包括两千多名团员在内的四清工作队。他们一到兰考,就全面夺权。当时四清运动的主要对象是大小队干部,而秦一飞、周化民的四清对象首先是县委县直机关干部。再具体地说,首先对准张钦礼。周化民担任兰考书记。张被清查批斗了半年多,什么问题也没有查出。这期间新华社记者发表了《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的长篇通讯,特别是通讯中多处写了张钦礼,这是秦、周二人始料不及的。客观上起到了保护张钦礼的作用。但不幸恰恰是因为这篇报道,让张钦礼的风头压过了当时的县委书记周化民。
    2014/1/14 17:37:42
  • 223楼沙子:
    毛泽东1958年指出:“经过十年八年奋斗,粮食问题可能解决。在十年内,一切大话、高调切不可讲,讲就是十分危险的。须知我国是一个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吃饭是一件大事。”
    2014/1/6 14:45:56
  • 沙子有着鲁迅一样的战斗精神,佩服!
    2014/1/4 12:54:28
  • 外部出现的问题归根结蒂还是中共内部的问题。几十年来,我们逐渐体会到,中共高层内部就有人一直想扳倒毛泽东、共产党。这些高层内部的人不是自己直接出面,而是煽风点火,蓄意纵容,利用外部敌对势力和国内的反动势力出面,达到自己的意图。中国目前出现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内部的结果。所以我们常说,中共内部团结了,纯洁了,先进了,中国全民就团结了,中国社会就纯洁了,中华文化就先进了,中国就有指望了。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所以,毛泽东历来是将国际斗争与国内斗争尤其是党内斗争紧密结合起来,是有道理的。
    2014/1/4 12:44:20
  • 1958——1961三年自然灾害究竟饿死多少人问题,国际敌对势力与国内反毛反共人士众口一词,一唱一和,遥相呼应,企图以此作为诋毁毛泽东的一个有力证据,彻底否定毛泽东、进而否定共产党、推翻共产党的领导。三年自然灾害时,我已经在小学一年级读书(60年),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的“过来人”。全国究竟饿死多少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绝不相信所谓“饿死3千万的谣言”!我老家村子的情况我是非常清楚的。那时,我们村子共16户人家(原是一个大家族),80余人。三年自然灾害间,我的三个远房堂叔由于年岁已高(都在50-60岁左右),加上营养不良,去世了。我家当时9口人。父母、兄弟、嫂子6人,是人口大户。最小的弟弟出生于1958年。虽然吃不饱,三餐不周,但命都保住了。主要是以蔬菜、野菜为主粮。我出生于1954年,与我同年同龄村子里共有11人。我们都有幸度过了三年自然灾害的苦难岁月,现在都是60岁的老人了。我以我们的小山村为例,事实充分说明三年自然灾害并不像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渲染的那样,饿死了3千万、4千万!有没有饿死的?就全国而言,不能排除有这种现象的发生。极右分子最令人失望的是人云亦云,鸳鸯学舌,跟着敌对势力屁股后面转,令人厌恶!
    2014/1/4 11:17:27
  • 支持216楼
    2014/1/2 23:27:30
  • 愤怒声讨纽约时报对温总理和毛主席的无耻造谣诽谤。
    2014/1/2 17:26:09
  • 216楼FUZHI:
    抹黑 抵毁的根本是害怕 真正的强大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 让毛泽东思想在中国人的意思形态里消亡怠尽 才是反华势力的目的  才是在中国大捞其赚的根本 没有这些年对毛泽东的抵毁与淡漠 就不会有国际财团在中国的盆满钵满的大赚 更不会有国内小部分人占有国家资源的富有与民众贫富的诺大差距
    2014/1/2 14:49:29
  • 我要是和你们说人的灵魂是不死的,你们懂吗。不要在这里究结了,把希望放在未来
    2013/12/31 18:36:40
  • 要是没有问题 早拿出来了!谁不知道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啊!为啥不拿出来?唐山地震的数据还是三年后公布的呢?
    2013/12/31 13:43:48
  • 210楼过河:
    好象杨松林最近出版过一本驳此论调滴书。值得一看。特此推荐。哈哈~~
    2013/12/30 23:04:2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清华大学毕业,曾在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工作,参与和见证了改革开放前期中国的大变革。90年赴美留学,现在美国从事信息安全,系统控制和管理工作。出国后,延续国内的经历,一直用心体会,观察,比较,和反思中美的政治制度,文化差异;分析,探索两国的国家战略;汲取西方工业化社会成熟的企业文化和管理经验;站在海外的视角,为祖国的崛起而思考。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